ケイダジ豪可愛wwwwww

最近根本一直沉迷於gup,美英真的是超級可愛的w

喜歡統帥著桑德斯、立於萬人之上的凱伊,僅對著那一個女孩臣服。喜歡被聖葛羅莉安娜的後輩崇拜、景仰、追隨的大吉嶺,目光會追尋著那抹燦黃色。縱使分處不同兩校,也沒什麼交集,但是依然被彼此吸引,在人群中尋找對方的身影這種感覺很棒(艸

 

 

因為是在噗浪上隨手寫的,所以滿潦草的、雖然有稍微整理一下可是還是頗慘不忍睹的...(##

下收:

 

 

 

基於兩校逐漸的交好,聖葛羅莉安娜獲邀至桑德斯參加派對。

在眾人狂歡的、吵雜的廳中,桑德斯學生瘋狂的跳舞,雖然此處與此景和聖葛羅莉安娜的信念相差甚遠。但是偶爾與他校的交際、也是需要的,大吉嶺是這麼認為著。
站一旁的阿薩姆卻呼出了沉重的嘆息,正想著要叮囑一下友人時刻不能忘的優雅儀態時,熟悉的嗓音在身後響起,「大吉嶺,要不要去哪裡逛逛呢?」,那一直很繁忙的主辦方隊長,似乎終於空閒了下來,帶著人畜無害的燦爛笑容,桑德斯的隊長在對上了大吉嶺的眼神時挑了挑眉的。
「…例如?」
「戰車庫之類的?嘛、不會帶著淑女去太奇怪的地方啦~,啊啊~直美跟亞里莎也會帶你可愛的後輩們到處去參觀的不用擔心~~」,這麼說著的同時,站在凱伊身邊的直美似是憋笑的撇開了頭的。亞里莎則顏朝上的露出了一副淡然的憂嘆神情,――天知道他們偉大的桑德斯隊長為何會認為夜晚的車庫就不是太奇怪的地方?
接著大吉嶺的回答,讓這兩人都不約而同的,露出驚愕的神情。

請把嘴巴闔上。――很想這麼提醒著兩位,但是大吉嶺只是默默的、向著桑德斯隊長的副官與後輩禮貌性的輕笑,與邀約者一同離開了派對的會場。
――「…那個聖葛羅莉安娜的隊長竟然想看我們的車庫!?」,亞里莎崩潰的詢問在大吉嶺走遠後,才以幾乎要聽不見的聲音傳入了耳中。

 

 

聖葛羅莉安娜與桑德斯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友誼,大吉嶺不希望這僅是他就任隊長這一年的曇花一現。刻意的留下白毫與桑德斯預定的下任隊長進行交流,是大吉嶺在放任自己在自私中唯一的一個考量。
就是有些對不起阿薩姆
不過想著還有薔薇果這個燙手的山芋,想必阿薩姆也不會太過無聊。
大吉嶺內心的歉意也就稍微的降低了些。她拉回了思緒的,看向站在一旁滔滔不絕的講著桑德斯派對有多美好的凱伊。
大吉嶺倚著雪曼、把身上那件不屬於自己,凱伊強加披上的戰車夾克拉緊了些。
那人的笑容,在月光下也是那麼的耀眼

大吉嶺很清楚,自己早就完完全全的敗給了這位桑德斯的隊長。

「ケイさん、…月が綺麗ですね」
「……。」凱伊愣了。
大吉嶺向來以自律自豪。但是她從沒想過自己會有這麼一天,因為一時情迷脫口而出什麼的。單手掩著嘴的,大吉嶺有些慌張的瞥開了視線。
――她不敢想像,萬一被眼前的人拒絕了…。


「對吧!桑德斯的月亮看起來超大超漂亮的啦~不是我在自誇…――欸、你不高興嗎…」
看著大吉嶺惡恨恨地盯著自己的視線,凱伊完全摸不清楚自己什麼時候又摸到了聖葛羅莉安娜隊長的逆鱗。我、說錯什麼了嗎?」「……。」
――「那、那個…凱伊さん!!!!」在僵持之間時,語調高漲的聲音在車庫裡特別響亮。穿著桑德斯制服的女孩子朝著兩人跑來。

「怎麼了「這個、!」女孩擅自打斷了凱伊的話,低頭遞出了粉紅色的、看起來明顯就是情書的信封,「我、我很喜歡凱伊さん,…可以的話,請你收下…」「我們、去旁邊聊聊好嗎?」,凱伊困擾的皺了眉,轉頭看向大吉嶺,「不好意思我」「您請自便。
不知道是不是凱伊的錯覺,聖葛羅莉安娜的隊長怒意似乎上升了。


凱伊和女孩細聲的交談,讓沉默著的大吉嶺,很難不把持住自己想窺探的好奇。
大吉嶺和凱伊再怎麼的交好,總歸是『外人』,為了給勇敢告白的女孩留一點面子,凱伊的行為無疑是給女孩的體貼。
「…唉、」,大吉嶺悠悠的長呼了口氣,捉著戰車夾克的袖子的、把臉埋進了掌間。讓呼吸中充滿著那人的味道,「…ケイさん這個笨蛋」

 

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出乎大吉嶺意料之快的,凱伊便回到了大吉嶺身邊。
不同於被女孩唐突告白時的困擾,現在反倒是交了個新朋友般的歡愉表情

――聽聞桑德斯的隊長沒有敵人。

看著女孩雖眼角帶淚仍微笑著的向凱伊揮手離去。

大吉嶺不禁稍微的有些佩服這能把事情處理得這麼圓融的桑德斯隊長。

「呀~現在的小朋友好厲害啊,告白都好直白。嚇了我一跳~」「…沒辦法的事呢。誰叫不夠直白的話,凱伊さん會聽不懂。」,大吉嶺酸溜溜的,用著責備的眼神看了眼凱伊後,從雪曼、以及那個一頭霧水的桑德斯隊長身邊走離開。

――聽聞桑德斯的隊長沒有敵人。
看來凱伊さん也並非傳聞中的那麼完美。」「…你怎麼好像很生氣、」,跟在聖葛羅莉安娜隊長那團低氣壓身後的凱伊有些怯怯的,「到底啦…我做錯什麼了嗎?喂、大吉嶺~不要不理我啊」

 

大吉嶺自顧自揚長而去。
被丟下的凱伊,回到派對會場已不見那抹深藍色的校服與梳包整齊的金黃色。只好跑去跟直美泣訴大吉嶺好像很生氣,可是我完全不知道她在氣什麼。「說起來、…」,凱伊想起了大吉嶺疑似生氣的開端,「…好像說了什麼月亮很漂亮之類的,大吉嶺好像就是說了這個後開始心情不好的…是覺得聖葛羅莉安娜的月亮更漂亮嗎?」――「噗呼。」這次直美沒能憋笑住。「果然很有那大小姐的告白風格啊~」

 

 

 

幾天後的聖葛羅莉安娜,阿薩姆在忙碌的處理公事中接起了唐突的電話,請稍等片刻的這麼說完後,她用隻手遮住了話筒,看著這幾天氣壓低迷的隊長,「大吉嶺…、桑德斯的飛機請求降落…」「――不允許!」

幾分鐘後又是一通電話,阿薩姆持續的面有難色,「…那個、桑德斯的凱伊さん請求會面」「――拒絕!」

不到十分鐘後,把文件上繳給校方的橙黃白毫回來時,身後跟著的那位不屬於聖葛羅莉安娜的外來客,「…通報的意義到底何在?」
交際手腕高強的凱伊,在聖葛羅莉安娜總是很有辦法。

「那個是…」阿薩姆注意到了外客手上提著的,印有聖葛羅莉安娜標誌的提袋。「這個啊、」,凱伊把手上的袋子舉了起來、笑著,「剛剛進來時料理科的部長送我的,說是一些小點心。啊對了~大家一起來吃吧?」

看著凱伊自顧自地張羅起聖葛羅莉安娜的午茶,阿薩姆只能無奈的嘆息,「曾經聽說過這位現任的桑德斯隊長沒有敵人,看來此言不假呢」,都被這麼登門踏戶了,竟然還能拉攏到這麼多的朋友,桑德斯隊長展現出的交際手腕,讓阿薩姆打從心底非常敬佩。
――「誰說的?」,大吉嶺冷冷的、戒備著的瞪著忙碌的桑德斯隊長,「…這裡不就有一個嗎?」

忙碌完的桑德斯隊長招呼著大家來品嘗。
來者是客。――橙黃白毫跟阿薩姆雖然無奈,也只能加入桑德斯隊長的茶會之中,縱使那人喝著的是與茶會完全無關的可樂。
「大吉嶺也來嘛~」,看著坐在辦公桌後一臉低沉的大吉嶺,凱伊笑著。

「……。」,深深吸了口氣、大吉嶺清了清嗓後,刻意加重了語氣中的用詞,「您遠赴重洋的來到聖葛羅莉安娜,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凱伊さん。若非有重要之事,就恕我…「啊對~」,因為打斷了話而被大吉嶺狠狠瞪了一眼的凱伊燦爛的笑著的,「我也喜歡你喔。就是為了說這個而來的~。就是那個嘛,上次月亮的答覆。是說、要交往嗎,我們」


「……?!」「咦?大吉嶺??」――阿薩姆想捉住凱伊,但為時已晚。那位敏捷的桑德斯隊長早已小步的跑到把臉藏在雙手中、仔細注意是連耳根都紅透了的聖葛羅莉安娜隊長的身邊。「…不舒服嗎?」「沒事!」
「…那讓我看看?」「不行!」,試圖把那掩著面的雙手拉開而捉著大吉嶺的雙手。似乎還是在擔心著會被嫌惡,所以凱伊並沒有過分的用力。一拉一推的樣子、讓阿薩姆跟橙黃白毫同時嘆出了氣的,――似乎是春天快到了呢…

 

把甜點與茶都享用完畢後,阿薩姆站了起身,「我還有點事,先行告退了」「啊、我也是…」跟著阿薩姆一同慌忙起身的橙黃白毫。
「等…」,大吉嶺用著眼神示意阿薩姆來救自己。但是阿薩姆只是嘆息的搖了搖頭,――在當初沒能捉住凱伊さん往你那裏去時,就萬事休矣了啊大吉嶺。「那我們就先離退了。」,剩下就請你自己加油了。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