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NqHgNb52TXTAbIHMy80Iq  

 

 

最近、福本愛菜的節操救不回來了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然後比起愛娘菜、我最近超級喜歡里球跟迷路彩的J.GIF  

 

相信我、里球超有優菜初期的即視感。(認真)

很認真的一直強調自己的推是里醬,一直宣揚自己的愛意、卻又喜歡和別人親親熱熱,讓人搞不懂所謂說出的喜歡到底是不是認真的。

不過這種CP最有趣的果然是傲嬌的另一隻微妙的細微變化wwww

 

如果要我說,優菜=里球、麻里菜=迷路里醬。←用這樣來比喻應該很容易就瞭解了吧?(爆)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正文:

 

 

 

 

福本愛菜的父母對她的管教非常嚴格,禮節和基本的禮貌是福本家特別要求的,因此愛菜在同班同學及親友眼中,是個無可挑剔的好孩子。

 

而愛菜也非常潔身自愛。對與錯,她總是能果斷的判斷。

 

 

 

但是如今,愛菜卻無法壓抑想要打開手中這粉紅色信封的犯罪衝動。

 

 

 

粉紅色的信封,用愛心貼紙貼住封口,似乎還有淡淡的香味,上面寫著――……

 

 

 

――所以到底是要給誰!?

福本愛菜如同內心的吶喊般揪起了臉部。

 

眼前這粉紅色物體,就算是被稱為最純情的福本愛菜眼中看來,是情書沒錯。

 

這裡是山田菜菜的房間,又是從菜菜的抽屜中發現的,愛菜也能篤定上面的字跡是山田菜菜的。

 

總結下來、這封情書百分之百是山田菜菜要寫給某人的。

 

 

一想到這裡愛菜糾結的表情顯得更加苦悶。

她和菜菜是從國中同班至今,甚至就住在隔壁,非常要好的朋友,稱之為摯友愛菜也覺得不為過。

愛菜也可以很肯定菜菜應該是沒有喜歡的人才對。

 

 

……該不會是我不知道而已吧?

福本愛菜的肩膀如同心情一般垂喪地垮了下來。

 

 

「唔、」愛菜把信封高舉起來。

想試試透著燈光,能不能喵到裡面的內容。

 

 

 

 

あいにゃん!!!!

突然的大喊讓愛菜愣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手上的信封便被抽走。

山田菜菜把信封藏在身後,有些不快的瞪著愛菜。但是福本愛菜更在意的是、山田菜菜臉上明顯的紅暈。

 

沒有注意到愛菜很不是滋味的表情,菜菜只顧著在乎自己的東西。「我還在想妳怎麼去那麼久,為什麼偷看我的東西啦!」

 

被菜菜這麼一提,愛菜才想到她是來菜菜房裡來拿洋芋片的。

但是比起這些瑣碎的小事,愛菜果然還是很在意那封情書。

 

 

「是說菜々、那是什麼?」愛菜盡量讓自己像是不經意地問起

 

 

「沒、沒什麼啦!好啦好啦、大家都在下面,あいにゃん也趕快下去吧!!」山田菜菜把信封往桌上一擺,然後往愛菜背後推著,讓依然對信封很好奇的福本愛菜不得不往門口出去。

 

 

 

 

但是即使回到了正在玩鬧的友人們的身邊,即使身浸在熱鬧喧嘩的情緒當中,福本愛菜總開心不起來。

 

 

 

 

――不行、果然在意的不得了啊……

 

 

 

 

 

 

 

 

愛菜把這件事老實的和小笠原茉由及山本彩說了。

在發現那封情書後的幾天。

 

 

原本福本愛菜是心想,什麼都不要問,讓菜菜自己主動找她談這件事。但是與以往都不同,菜菜始終沒有和愛菜談到那天的那封情書,甚至、像是那個東西根本沒有存在過一樣。

 

雖然僅是三天的時間,但是愛菜認為自己已經到了臨界點。

雖然說是找朋友們討論,但是愛菜其實單純地,只是想宣洩胸口的鬱悶感罷了。

 

 

但是當福本愛菜把事情都說出來後,小笠原茉由咬著漢堡、眨了眨眼睛,露出了很不以為意的表情。

 

而坐在小笠原身旁的山本彩更是直接的就點出了這點。「所以……

 

 

菜々應該告訴我的吧?」愛菜露出沮喪的臉「我們都認識這麼久了,如果有喜歡的人了、應該告訴我的吧

 

 

小笠原茉由放下咬到一半的漢堡,用紙巾擦了擦嘴角後,她拍了拍愛菜的肩頭。あいにゃん。我不是故意要潑你冷水的,但是、我真的不能認同你的道理

 

 

咬著薯條的山本舉起手「我也是。」

 

 

「但是」欲言又止的愛菜最終放棄似的垂下了肩膀。

 

她也知道的。

菜菜就算在她不知道的時候談戀愛了,也沒有義務必須告知給愛菜知道。

 

 

他們只是朋友

 

 

但是、逐漸膨脹的鬱悶與酸醋幾乎快要讓愛菜喘不過氣來。

福本愛菜只要一想到菜菜交了男朋友,就覺得鼻頭一酸、難受到眨眨眼睛就會落淚。

 

愛菜覺得自己變得很奇怪。

對於菜菜寫了情書這件事,她竟然充滿了負面的情緒,除了忌妒與厭惡、鬱悶與不快之外,她真的連一絲為朋友感到高興的情緒都沒有。

 

照理說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愛菜還記得,後輩的岸野里香在得知好友吉田朱里跟松田栞在交往後,露出欣慰的笑容並抱住朱里恭喜她。

照理說愛菜也應該那樣子才對。

 

 

 

「啊、さや姉。」

剛走進店內的吉田朱里馬上就注意到了山本他們。走在朱里旁邊的渡辺美優紀也跟著走向山本等人。

 

CA部的吉田朱里因為高雅的氣質跟高挑的身材和姣好的臉蛋,在加上時常被攝影部找去當模特兒。在難波女子學園中,意外的擁有極高的人氣。

 

美優紀則是學園少數能在成績上與學生會長山本競爭的資優生。

 

因此在朱里以及美優紀來到山本等人的桌旁時,店內不少女孩子開始興奮地蠢蠢欲動。

 

 

Yaho。」小笠原茉由把擺放在一旁椅子上的書包拿起來,把位置讓給朱里。

 

渡辺美優紀則是坐在山本旁邊的空位上。

 

看著山本毫不抗拒的態度,愛菜忍不住輕笑著。

 

畢竟不久前,山本才被家人告知有個指腹為婚的對象,而那個人正巧是同校的渡辺美優紀。

最初兩個人都很抗拒,甚至一度以離家出走做威脅。

 

 

但是、最後還是喜歡上了啊……

 

 

 

――喜歡?

 

愛菜愣了。

 

 

 

被叼著吸管一臉狐疑的美優紀用手在眼前揮了揮,愛菜還是沒有反應過來。

 

 

 

愛菜看向正拿著手機和松田聊天而洋溢著幸福笑容的朱里,然後撇向身旁、看著美優紀跟山本,愛菜像領悟似的表情明朗了起來。

 

在小笠原茉由聳聳肩說あいにゃん最近好像有點怪怪的時,雙手掩住面止不住地笑了出來。

 

 

「咦――――!?!?」小笠原茉由嚇了一跳而站了起來。

 

美優紀含著吸管,更加不解的偏著頭。

 

 

 

「對了!」

 

 

掛上了電話的朱里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菜々ちゃん交男朋友了啊?」

 

 

本來還無法壓抑笑意的愛菜頓時覺得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胃開始隱隱在抽痛著。

朱里把手機轉向眾人。

 

小笠原茉由把手機拿了過來,山本湊頭來一起看。

這男的是……

 

朱里昨天在街上逛街時遇見的。」朱里拿著薯條。因為周遭偷拍的聲音而皺起眉頭。「因為很親暱的關係,所以才會猜想是不是菜々ちゃん的男朋友。

 

 

美優紀默默的看了一眼後,把手機轉向愛菜。あいにゃん覺得呢?

 

 

「喂!」

みるきー!

小笠原茉由跟山本想要制止不識趣的美優紀。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比起直到前幾分鐘才頓悟自己的感情、過於鈍感的福本愛菜,愛菜和菜菜周遭的友人們,早已察覺出這兩人之間曖昧的氣息。

 

感情的事,誰也無法介入、誰也沒有資格插手。

大家只能默默的看著這兩人的發展,偶爾私下吐槽這已經持續快一年的友達以上戀人未滿

 

 

時間彷彿過了好久,愛菜把臉從手掌中抬了起來。視線的正前方就是美優紀大辣辣遞過來的手機畫面。

 

 

果然如朱里所言。照片裡的菜菜與高挑的男性雖然沒有過於親暱的接觸,但是菜菜仰著頭和他聊天時臉上的笑顏讓愛菜的心臟緊緊糾在一起、很痛……

 

 

――那是愛菜不曾看過的笑容。

 

 

 

 

あいにゃん、沒事吧?」小笠原茉由皺著眉頭,擔憂的看著彷彿靈魂出體的福本愛菜。

 

 

打擊不小啊。

――山本與小笠原交換眼神後一致地如此認同。

 

 

 

 

 

 

最終福本愛菜是怎麼從麥當勞走回家門口的,一點印象都沒有。

 

而且、她到底是耗了多少時間?

――愛菜看著長針已經指向七的手錶皺了皺眉。

 

 

愛菜握住門把,正準備打開門時,忍不住看向隔壁棟。

 

山田家是在愛菜初一時搬來的。

 

愛菜房間的窗戶正巧對著隔壁房間的窗戶,原本是空屋所以愛菜並沒有格外在意過,但是山田家搬來後,愛菜才注意到,自己房間的正對面搬來的新主人、是和自己同校的同學。

 

就是以此為契機,和菜菜的關係急速升溫的。

 

愛菜記得兩個人喜歡趴在窗口,隔著不遠的棟距嘻笑聊天。

或者伸長手臂交換字條或零食。

 

偶爾、菜菜會在一早醒來時迷迷糊糊的就脫起衣服,惹得已經打理好準備出門上學的愛菜羞紅了臉。

 

 

 

菜々……」愛菜哽咽的抱膝蹲下。

 

假如愛菜沒有察覺自己的心意,那最多就是對於自己的苦澀感到莫名,然後給予菜菜祝福。但是、察覺了長久的友情原來是愛情後,福本愛菜做不出給予祝福這種大氣的事情。

 

她很忌妒,非常忌妒。

 

 

但是即使忌妒、也無能為力……

 

 

 

 

あいにゃん~!

 

 

耳熟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愛菜急抬頭,看見的是菜菜俯視著她、有些擔憂的表情。あいにゃん。怎麼了?不舒服嗎?」

 

菜菜雖然穿著制服,但是從手上的提袋看來,似乎是放學後就去逛街的樣子。

 

 

愛菜腦海中浮現了朱里的照片。

 

 

菜々、去哪了?」

 

「嗯?……啊、對了。」菜菜一邊翻找著提袋一邊道「我今天逛街時,看到一個髮飾、很適合あいにゃん,所以就買了唷

 

 

「跟誰一起去逛街……

 

「欸。秘密」菜菜有些靦腆的笑著。

然後像獻寶似的把找到的髮飾小心翼翼地捧在手上,遞向愛菜「あいにゃん時常在運動的關係,都會用髮圈綁頭髮。今天看到這條水藍色的髮圈覺得超可愛的,吶、我們學校的運動服不是深藍色的嗎?配起來會很好看吧?……あいにゃん

 

 

菜菜看著愛菜。

――「為什麼要哭?」

 

 

福本愛菜狼狽地用手臂抹著眼淚。

 

她其實想裝作若無其事的。

但是無法做到,看到菜菜雀躍的樣子,就像槌子敲打著一般,一字一句都、重擊著胸口,快要無法呼吸了……

 

 

「對不起、」愛菜緊咬著下唇,匆匆忙忙的轉身打開門把。

她聽見菜菜在喚她的名字,但是愛菜逃避似的加快腳步直接跑向自己的房間,甚至、連鞋子都忘記在玄關換下。

 

 

 

砰的一聲,愛菜把房門用力的關上。

 

菜菜似乎是在愛菜轉身逃跑時馬上也跟著上來,在愛菜的身子無力地倚著門板滑落到地板時,菜菜已經來到了愛菜的房門外。

 

除了用力拍打門板和呼喚聲之外,還有菜菜止不住的哽咽聲。

 

 

愛菜、怎麼了嗎?別嚇我啊、……拜託、開門好不好?

 

 

菜々、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好嗎?」愛菜抱著膝蓋緊緊蜷曲起身子「我們還是暫時、別見面吧

 

 

 

隔著一扇門。

愛菜卻清楚地聽見了菜菜吸鼻子的聲音。

 

 

「我不要!」菜菜又大力地拍了拍門板「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不能跟我說呢!?……就這麼跟愛菜分開的話,我不要!!

 

 

 

菜々都已經有男朋友了,就算沒有愛菜也無所謂不是嗎!?」

愛菜有些生氣,有些任性的吼了出來。

 

平時十分溫馴的福本愛菜此刻卻只想隨便找些方法把仍然不斷在膨脹的情緒發洩出來。

但是自己竟然遷怒到了菜菜身上,愛菜痛苦地抱著頭。

 

 

 

「什麼!?等、我什麼時候有男朋友了!?」

 

 

「情書、約會什麼的……不是都露餡了嗎?菜々、我真的不要緊你讓我獨自………

福本愛菜的話說到一半。

因為山田菜菜跑開的聲音讓她有些納悶。

 

 

 

菜菜終於放棄了嗎?

 

因為被知道了交男朋友的事所以走了嗎?

 

 

 

愛菜還沒從疑惑中回神時,菜菜又跑了回來。

 

 

 

「你這個笨蛋!給我看清楚!!

愛菜聽見菜菜這麼怒罵著。

然後從底下的門縫,粉紅色信封的情書被推了進來。

 

愛菜把情書拿了起來。

 

 

 

反正怎麼樣都好了吧……

才這麼想著的同時,背面本來沒寫上給誰的名字讓愛菜震驚的說不出話。

 

 

 

 

 

――福本愛菜

 

 

 

 

 

「咦咦咦咦――――!?

愛菜發出了怪叫。

 

 

遞進來的粉紅色信封的確是愛菜那天在菜菜的抽屜中發現的情書,唯一不同的是、本來空著的名字那邊,如今被菜菜帶有些怒意而歪斜的字體所佔據。

 

那是福本愛菜的名字。

 

 

 

給我的?

愛菜偏著頭十分疑惑。

 

然後菜菜突然的輕咳聲讓愛菜意識到自己因為訝異而忽略了菜菜的存在。

愛菜趕緊把上鎖的門給打開。

 

山田菜菜哭紅了雙眼,但是臉上帶著羞澀的笑容。她雙手擺放在背後,稍微歪了歪頭「福本さん、回答呢……

 

 

「诶?」愛菜不能理解的搔了搔臉頰「惡作劇

 

「喂揍你喔!!

 

 

「可是、那昨天跟菜々在一起的那位男的是?」

 

「昨天?」菜菜撇著頭。接著用手掌敲擊著手心「不會是說優馬吧?」

 

 

「優馬?」

 

「嗯。中山優馬,我弟弟。」

 

 

「哦。原來是弟弟呀……喂!!菜々你有弟弟!?」福本愛菜只知道山田菜菜有個妹妹,有弟弟這件事根本沒聽說過。

 

「我本來是姓中山的唷。父母離婚後,媽媽之後改嫁到山田家,而我跟妹妹是跟媽媽的,所以就跟著改姓叫山田。」

菜菜輕鬆地說著,然後走到愛菜的床邊,在床沿坐了下來。「優馬在東京讀書,平時很少回大阪,這幾天跟著球隊來打友誼賽,趁著有空閒,就相約一起出去了。」

 

愛菜發出欸的感嘆聲並且跟著坐到菜菜的旁邊。「沒聽過菜々你說這些呢。」

 

 

「嘛、比起這些,愛菜……

 

 

喜歡、討厭,到底是哪個啦

 

 

 

菜菜的臉頰又紅了起來。

因為害羞的緣故,甚至無法面向愛菜。

 

不過福本愛菜為此而感到慶幸,因為她感覺自己的臉頰也是紅得發燙。

 

愛菜與菜菜各自撇向旁邊,雙方都過於緊張而無法轉頭對視。

 

 

「我、喜歡……菜々。」愛菜盯著牆上的掛飾,耳朵彷彿已經要燒起來一般的紅燙。

 

心跳聲撲通撲通地跳著,彷彿剛跑過百米一般的激烈。

愛菜擺放在床上的手慢慢地移向菜菜的方向,然後在觸摸到菜菜的指尖時,緊張的深呼吸道「所以、和我、交往………

 

 

「嗯

菜菜反過手,從下緊緊握住愛菜的手掌。

 

 

 

菜々。」愛菜用力的握緊那嬌小的手掌。「大好き

 

 

 

 

 

 

 

 

End。

 

 

「りいちゃん~」

 

 

放學時間已過。

近藤里奈也知道福本、山本等三年紀的約好放學後要去麥當勞。

 

因此她不解地看著應該是又折返回學校的小笠原茉由。「まーちゅん?」

 

「みるきー說你今天是值日生,所以會比較晚走。」小笠原茉由隨手拿起板擦,擦拭去黑板上的文字「都弄好了嗎?」

 

「まーちゅん有什麼事嗎?」

「嗯?」小笠原茉由轉過頭「大概是あいにゃん害的吧…、まゆ也開始想要談戀愛了呢。所以就想到りいちゃん了唷唷唷~~。

 

 

這句話,近藤里奈不知道聽過多少次了。

但是唯獨這次,小笠原茉由的表情與以往輕浮的樣子不同。

 

「前提是、りいちゃん答應的話~。不如和まゆ談戀愛吧、りいちゅわん~~~~~。」

――啊、搞錯了。

欠揍的樣子果然還是一樣的。

 

 

 

近藤里奈有些生氣地抓起書包往外走去。

 

「等等我啦!!」小笠原茉由加快腳步在後頭追著「りいちゃん~。你就看在まゆ剛剛從校外跑回來,那麼努力的份上,稍微放慢腳步嘛~~。」

 

 

――如果、在稍微認真一點的話

近藤放慢了腳步,在小笠原追到身邊時,白了她一眼。「笨蛋、」

 

「咦?」

 

「不正經!」

「為什麼突然生氣了啊?」小笠原茉由無奈地笑著「りいちゃん要不要去麥當勞呢?さやか、みるきー他們都還在那喔。」

 

「我要吃雪糕。」

「唔~。りいちゅわん這麼可愛,要什麼まゆ都買給你唷~~~。」

 

近藤稍微仰高了頭,就躲開了小笠原的強吻。

這樣的舉動惹得不夠高的小笠原憤憤不平。「欺負人啊。」

 

 

近藤看著失落的小笠原吐出了舌頭。「活該~。」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