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Yuri依約來到了對方所約定的餐廳,在服務生的帶位之下,她在挑染著金色的少女面前坐了下來。

意外的,權侑利對面前這個沒有打過交道的女人一點都不陌生「金泰妍?怎麼會是你?」

金泰妍─ ─金氏企業的董事,年僅25歲便展現出完美的交際手腕以及行商技巧,堪稱這幾年來商場數一數二的天才,甚至連許多公司都不惜下過重金想要挖角。

別說權侑利對她不陌生,隻要翻過商業雜誌的,應該都時常看到她出現在上面的專訪。

這種人,除了法律上的事情之外,權侑利真的想不出來她會和Ssica有什麼關係。

泰妍拿下了墨鏡,炯炯有神的雙眼有如獵鷹般的盯著Yuri「我知道你和Ssica之間的關係,而且就算Ssica不想說,我覺得還是有必要告訴你事情的真相。」

「我不懂…  」

「Ssica三年前離開你了,而我,則是這三年裡照顧Ssica的監護人。」

Yuri從泰妍的語氣中感受到了壓迫,泰妍宛如在宣示什麼,又像是在強調什麼似的。

「所以你知道Ssica在哪裡?」如果對方是橫行商場的霸者,那權侑利就是橫行於法律界的王者,泰妍身上的確散發著強者的氣息,但是她權侑利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角色。

眼見Yuri的氣勢沒有一開始見面時那軟弱,泰妍不僅在心中配服著眼前這位法律界叱吒風雲的女人,果然有點… 名不虛傳啊。

「我知道她在那裡,但是我要讓你明白一件事,秀妍她深愛著你。」

Yuri稍微愣住了,從剛開始見面她就從泰妍的身上感受到了所謂的敵意這種事,而她們兩人在事業上又不可能有過節,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情敵。
但是如今泰妍又說出了這樣的話,實在有點矛盾。

「而且正因為秀妍愛著你,所以才離開妳。」





接著Yuri隨著泰妍的引領之下來到了T大醫學院的附屬醫院內。

最後泰妍停下了腳步,她回過頭望著Yuri「她在裡面。」

然後泰妍推開了標示著245的病房門,Yuri走了進去,在聽到身後的門關上的聲音後,她又繼續往病床走去。

她的注意力很快的被病床旁小櫃子上的照片所吸引。

那是她和Ssica在大學時一起拍的照片,當時他們沒有現實上的隱憂,隻是單純的愛著,所以笑著。

「Yuri?」她的視線接著望向了發聲處,Ssica在病床上虛弱的望著她,神情中有些許的驚訝。

Yuri走到了床邊,在小凳子上坐了下來「我不知道你生病了… 」

「泰妍帶你來的嗎?」Ssica的聲音已經大不如前,Yuri記得以前的Ssica看到鬼片時那尖銳的叫聲,還有纏綿時那柔情的呻吟聲,但是如今的Ssica隻剩下了病奄奄能形容。

「嗯,是泰妍帶我來的,但是那不重要,為什麼不告訴我你生病了?」Yuri焦慮了起來,從以前就是這樣,沉穩的權律師隻要一遇到有關鄭秀妍的事便無法保持住自我。

Ssica淺淺的笑了,或許是她已經虛弱到無法在控管自己表情了。

Yuri的心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抽痛著,畢竟如果當時她能多關心Ssica的話,那現在Ssica就不會是這樣了,換而言之─ ─ 一切都是她,權侑利所造成的。

手上溫熱的觸感拉回了Yuri的注意力,她望著Ssica努力的放到自己手背上的纖細的手掌,淚水不知何時已經溢滿了眼眶。

「你好像變了。」Ssica伸出手,顫抖地撫上Yuri的臉頰「以前的你眼神沒有這麼柔和,而且身上沒有這麼濃厚的咖啡香的。」

權侑利愣了一下,沒想到在允兒的店面待久後,自己的身上竟然沾染了咖啡的香氣。

「我遇到了一個人… 一個很善良的人,她讓我重新體認了愛。」

「所以你愛她嗎?」Ssica注視著Yuri的眼睛,認真的問道。

Yuri沉默了一下,她握緊Ssica那已經不再白皙的手,勾起了痛苦的笑容「不,隻是她一直單方面的追求我而已。」

Ssica感覺到自己那被握緊的雙手,有點痛,她笑了「笨蛋,你從以前就不會說謊呢。」

Yuri有些慌張,Ssica本來支撐著,撫摸著自己臉龐的手已經無力的垂下,而Ssica的眼神半瞇著,好像隨時都會離開似的。

Ssica勉強的撐著眼皮,她苦笑著「抱歉,讓你看到我這麼難看的樣子… 」

Yuri感覺到了自己鬥大的淚滴滴了下來,她搖頭哽咽的哄著「不會,不會的,秀妍一直都很漂亮的,在我心中秀妍你一直都沒有變吶,還是那麼的漂亮,而且你會沒事的,我不會再丟下你一個人的… 」

Ssica的雙眼已閉上,卻還是努力的說出了最後幾句「謝謝,抱歉… 讓我睡一下好嗎… 」

權侑利在床邊悶哭了許久,她擡頭看著旁邊小幅度跳躍著的心跳儀,胸口又彷彿被揪住了一般,痛到讓她無法喘氣。

凝視著好久不見但卻熟悉的睡顏,她站了起來並輕聲的走向外頭。

泰妍依然站在門口等候著,她安靜的望著Yuri,然後轉向走廊的盡頭,身穿白色大掛的女醫師朝著他們走近。

女醫生在他們面前停下腳步後,朝著有些楞住的Yuri笑了笑「好久不見、Yuri,我是鄭秀妍的主治醫生。」

Yuri完全沒有想到Ssica的主治醫生會是Sunny,但是如果主治是Sunny的話,那有些事情,就說通了。

「Ssica得了腦瘤是嗎?」Yuri帶著些許埋怨的眼神望著Sunny。

泰妍揉了揉眉間,緊閉著雙眼淡淡的代替Sunny回答「惡性腦瘤,而且已經已經感染到了許多的器官,離開… 隻是早晚的事…  」

Yuri忿忿的揪住Sunny的衣領,她顫抖地低聲道「你不是醫生嗎!?腦瘤不能切除嗎!?你就打算什麼都不做然後看著秀妍死去!?」

Sunny嘆了口氣,她沒有對Yuri的態度發脾氣,因為她看過太多的生老病死了,她依然照著她的專業回答了Yuri「當她送進醫院時,已經是末期了,腦瘤已經病發成了腦癌,而且她的器官已經有半數受到了感染… 那已經不是我有辦法的事了… 唯一幸好的事,她沒有因為腦瘤而壓迫到視神經,所以還能保有視力… 」

不等對方說完,Yuri便一把推開了她「為什麼會這樣… 」

Sunny整了整自己的衣領「你現在能做的,就是好好陪著她走完最後一程。」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