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放下了手中的文件,Yuri揉了揉眉間,牆上的時鐘已經指向了九,為了明天能順利出庭,她又反覆的閱讀了關於這個案子的相關事宜,直到注意時間時,才驚覺自己已經熬了一夜。

難怪ssica會這麼痛恨她的工作,Yuri拿起椅背上的外套時這麼想著。


她漫步的走向外頭,目的地正是三個禮拜前巧遇林允兒的咖啡廳。

從那次的偶遇後,Yuri開始習慣在晨跑後刻意繞到允兒的店前張望,或者是工作後來到咖啡廳喝一杯咖啡。

因此才僅僅三個禮拜的時間,她和允兒的關係就變得十分親暱,對權侑利來說,允兒真的可以算是和她十分熟的朋友,不是那種相處久了才培養出的默契,而是她和允兒之間有種更特別的羈絆,她很難解釋是什麼感覺,但是允兒真的非常瞭解她,甚至從眉間的變化就能知道她今天的心情。

所以Yuri很喜歡溺在允兒的店裡,很舒服,比起自己那個雖然寬大,但是卻寂靜的家,Yuri有時候甚至會覺得允兒的店更讓她有回家的感覺。

因此她也熟悉了一些事,像是允兒不是那種準時開店的人,她睡到幾點起床就幾點開店,這是某次Yuri中午十二點想要買杯咖啡時發現的。

她向允兒抱怨到這點時,允兒依然是靠著杯櫃喝著黑咖啡,然後順手丟給她一隻鑰匙「下次自己進來吧。」允兒這麼說著。

當然一開始Yuri認為隨意進別人的店面似乎不太好,但是她在某次經過時看到ssica抓著玻璃想要出來散步的樣子時不禁無奈的打開了門。

就這樣幫允兒開了幾次店面後,Yuri發現自己的擔憂實在很無謂,畢竟允兒的店裡有時候一個早上隻有兩個客人,就算放著店面不管大概都不用擔心吧?



Yuri打開了咖啡廳的門後,熟練的沖泡起自己的咖啡,當允兒把店裡的備分鑰匙交給她時,她也一併請教了允兒基本的咖啡沖泡的技術,免得她到時遇到了客人時無法端出一杯像樣的咖啡。

接著Yuri拿出了自己帶來的書,開始翻閱起來。

ssica在她的腳邊依靠著她的鞋子躺了下來,才剛翻閱了幾頁,店裡的門很難得的被打開了,和允兒同樣染著金棕色的頭髮,身高卻矮小的少女走了進來。

「Yuri?允兒還在睡呀?」她走向吧台時不太驚訝的問道。

「嗯。」Yuri認識她,她是T大醫學院附屬醫院的知名外科醫生─ ─ 李順圭,以前Yuri曾經幫他們醫院處理醫療糾紛時有和她打過照面,但是實際上熟識是在允兒的店裡。

在某一次也是這樣的早晨時順圭踏了進來,本來還疑惑的望著她,可是當兩人聊了一下子後卻意外的合拍,Yuri也是在那時候知道,順圭比較喜歡被稱呼Sunny,據說這是她曾經動刀的孩子告訴她的,說她就像是太陽一樣溫暖。

Sunny也算是店裡的自助常客之ㄧ,她熟練的泡起咖啡後,也順道在Yuri見底的咖啡杯內添入新的咖啡。

「最近還好吧?」Sunny不像允兒一樣喜歡依靠著東西站著,她端著咖啡走出吧台並在Yuri身邊坐下。

「除了一個麻煩的案子之外一切都還不錯。」Yuri闔上書後笑道「你呢?最近醫院忙嗎?」

Sunny搖了搖頭,然後小酌了一口後加了顆糖進去「有點苦呀……」

平時的Sunny正如她的綽號所言,的確就像陽光一樣開朗,笑起來非常好看,人也非常爽朗,是個在身邊就能感受到溫暖的人,但是今天的Sunny似乎有點黯淡,她平常喝咖啡是不加糖的。

「醫院那裡有問題嗎?」

「能這麼說,但不是全部。」Sunny拿著攪拌棒攪著隻加了一顆糖的咖啡「我手上最近有個病人,是腦瘤,但是卻執意不要開刀,讓我很困擾。」

雖然Sunny這麼說了,但是Yuri卻感覺這件事並不是讓她煩惱的主因,打破沙鍋問到底也不是她的個性,於是她又往Sunny的咖啡裡丟了顆糖「如果想說的話,我很樂意傾聽的。」

Sunny明白Yuri話中的話,於是她笑了「謝了。」

把加了兩顆糖的咖啡喝下去後,Sunny蹲下去逗弄起ssica,而ssica也興奮的追著Sunny手上的逗貓棒。

Yuri再為自己添了杯咖啡後,繼續翻開了自己看到一半的書。

本來安靜的Sunny突然淡淡的問道「你知道T-ara嗎?」

「唱Bo Peep Bo Peep的那個團?」Yuri望著蹲在地上的Sunny「我們公司很多人都是他們的粉絲呢。」

Sunny沉默了一下,接著她又問道「如果這個時候,他們其中一個團員退隊的話,應該會對他們造成很大的傷害吧?不管是對團隊或者是退出的…」

Yuri思索了一下「或許吧,而且像他們這樣現在這麼紅的團體,解約的話毀約金肯定非常高的。」

「是嗎…」

Sunny最後那一句話比較像是在低喃,Yuri不懂她為什麼要問這個,但是能聽得出來Sunny的語氣十分困擾。

在ssica終於撲到逗貓棒時,允兒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這間咖啡廳的樓上正是允兒的家,而此刻允兒似乎才剛睡醒,她揉著眼睛走到Yuri身邊,二話不說便拿起Yuri的咖啡喝了下去。

「喂,那是我的咖啡呀。」Yuri無奈的提醒道。

允兒笑笑道「又沒有寫上妳的名字。」

權侑利瞪了允兒一眼,她差點忘了,這個看似年輕又帥氣的少女,卻是個十足的幼稚鬼。

「Sunny,事情解決了嗎?」允兒在旁邊的椅子坐下問道。

把逗貓棒放回了桌上,Sunny嘆了口氣「兩件事都還沒。」

「病人那件事就順著她吧,不想開刀的話就別開了,或許她自己也知道成功率很低吧,既然她不想強迫她也沒用,不如就順著她吧。」允兒在Yuri的咖啡裡添入了三顆糖。

「最近我也放棄勸說她了,真的沒看過比她更固執的人。」

正當允兒要開口時,咖啡廳的門又被打了開來,露著額頭的淡金髮少女有些微喘的說道「Sunny언니,醫院那裡有緊急的手術,Narsha언니要我趕快讓你回去。」

Sunny站了起來「我知道了,允兒、Yuri,我先走囉。」

隨即跟著少女跑了出去,本來熱鬧的店裡瞬間又沉默了起來。

Yuri喃喃的說道「醫生還真的很忙吶。」

已經走到吧台後吃起吐司的允兒聽見後,有些好笑的問道「權大律師說這種話不太對吧?」

「這是諷刺嗎?」Yuri擡起頭望著允兒燦笑的說道。

允兒也跟著露出了不比Yuri遜色的笑容「我說權律師,你也想太多了吧。」

她突然伸出手越過吧台並撫住了Yuri的臉頰,Yuri能感覺到允兒的大拇指輕柔的滑過自己眼角的溫熱感「你熬夜了對吧?就我看來醫生和律師都是同樣忙到會死人的職業吧。」

自從ssica離開後,Yuri已經好久沒有感覺自己的心跳跳的如此劇烈,她深怕著這樣的心跳會被允兒聽到,趕緊撇過了頭「是嗎?我都不知道黑眼圈這麼明顯啊。」Yuri尷尬的笑著,然後拿出鏡子假裝在檢視著自己的容貌。

允兒的手僵在半空中,她也沒想到Yuri會就這麼撇開,但是很快的她也縮回了手,若無其事的拿起咖啡小酌著。

Yuri趁著這空檔用眼角喵起允兒,這樣的事情在最近已經不隻一次發生過了,她承認自己對允兒是有好感,甚至說的上是喜歡也不為過,但是每當允兒觸碰自己時,她想到的是ssica的容貌。

或許是懷著對ssica歉疚的心情,她的身體很抗拒允兒,就算真的喜歡,也想碰觸,但是一想到因為自己而最後心碎離去的ssica時,她就認為自己這麼幸福是不對的。

但是現在更讓她心痛的,是每當被拒絕時,允兒那稍微垮下的笑容和微微皺起的眉頭。

她有些尷尬的另起了話題「看不出Sunny喜歡T-ara呢。」

允兒停住了手上的動作,她望著Yuri一會後,又咬起了吐司「她隻喜歡孝敏吧…」

「孝敏?」這個名字Yuri不陌生,不管是綜藝節目或者是新聞上,甚至是公司中都時常聽到,T-ara中的樸孝敏。

「嗯,嘛 … 有機會的話你應該也會遇到她的。」允兒打開果醬後敷衍似的說著。

Yuri不懂允兒的意思,但是她還是把這些事情牢記在腦海中,畢竟她認定了Sunny這個朋友,如果有機會,她也希望能幫助她。



☆  ☆  ☆  ☆  ☆  ☆


事情有時候往往都是發出的出乎預料,這天Yuri還以為是個平靜的早晨。

而今天意外的沒有賴床的店主人正在沖泡著義式咖啡,權侑利翻著雜誌喝著允兒泡的咖啡隋口的與允兒聊上幾句。

翻過了一頁後,T-ara的鬥大團名出現在眼前,原來是一篇專訪T-ara的報導。

正想要仔細的研讀時,咖啡廳的門"碰"的一聲被撞開了,Sunny有些狼狽的跑了進來。

Yuri還搞不清楚狀況時,Sunny直直的往吧台後走去,她喘著氣蹲在吧台後,並對茫然的Yuri搖了頭。

「又來了…」

還來不及問允兒這句話的意思,咖啡廳的門又再度被打開,上次見過的露著額頭的少女正拉扯著另一個少女。

而另一位少女的面容十分眼熟,Yuri瞇起眼睛仔細想著自己是在哪裡看過這位少女,直到少女的眼神與Yuri對上時,Yuri驚訝的把視線拉往方才看的那本雜誌上。

貿然闖進的少女,正是T-ara的樸孝敏。

「那個,Sunny呢?」孝敏有些細聲的向允兒問道。

允兒揉了揉眉角「我說你啊,你好歹也帶個墨鏡或帽子,就這麼大剌剌的到處找人,形象管理也注意一點啊!」

「我當然也有戴帽子和墨鏡啊!隻是剛才太過急忙了所以忘了嘛…」

露著額頭的少女拉了孝敏的手臂「你趕快回去了啊,Sunny언니沒有在這裡啦!」

不知是Yuri的錯覺還是因為Sunny真的就躲在這裡的原因,露額頭的少女的語氣似乎有點著急。

孝敏掙脫了少女的拉扯,她用半哽咽的聲音說道「我不要!!我要找到她!! 她不可以這樣,對我說了喜歡之後又跑掉!!」

原來是感情糾紛啊,不過真想不到Sunny竟然會搭上知名偶像樸孝敏。

「李順圭!!!你既然說了喜歡,就不要這麼懦弱的又逃掉好嗎!?我也說過了,我喜歡你,我真的、真的很喜歡你啊…」孝敏蹲了下來,她哭吼著。

「你不喜歡我做偶像,那我就不要做了,這樣你還想要推開我嗎?」她的臉埋在膝蓋之間,悶悶的啜泣聲回盪在這間安靜的巷弄咖啡館中。


這一刻權侑利似乎明白了某些事。

「如果這個時候,他們其中一個團員退隊的話,應該會對他們造成很大的傷害吧?不管是對團隊或者是退出的…」

Sunny沒有接受孝敏,是因為她在保護著樸孝敏,感情這種事雖然是兩個人的問題,但是有時候卻不得不向現實低頭。

如果孝敏和Sunny在一起了,那事情如果曝光,不管是對偶像的孝敏、或者是名醫的Sunny,都是莫大的傷害。

所以李順圭才躲著她,Yuri不禁為Sunny的貼心笑了一下。


她走向孝敏,並拍了拍了她的肩膀「Sunny她,很愛你呢。」

「咦?」這聲疑惑的聲音不是孝敏發出來的,而是站在孝敏身邊,那名少女所發出來的。

「你能被這麼保護著,很幸福啊… 但是有時候,如果不把話說清楚,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再說出口了,不管是你,或者是她,難道要一輩子抱著遺憾生活下去嗎?」Yuri平淡的說著,但是最後這些話,是說給誰聽的,她也不清楚。

畢竟這些事情,以前的自己從來不曾想過,因為以前的她,不曾在意過那個陪在自己身邊的人的感受,一直抱著隻要對方懂我愛她,那就夠了,沒想到直到對方離去後,她才發現,她連一句我愛你都不曾對她說出口。

「李順圭,你以自己的方式在保護著孝敏沒錯,但是你知道你這樣帶給她的也是更大的傷害嗎?你沒看到嗎?… … 她的眼淚。」

咖啡廳瞬間陷入一片寂靜,Yuri沒有回頭,卻仍握有十足的把握。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失,過了一段時間後,清晰的腳步聲響起,而且逐漸朝著Yuri和孝敏這邊過來。

Yuri笑了「幸好你能理解。」

Sunny在兩人旁邊停住了腳步「你真的很愛管閒事。」她扶起孝敏,然後細心的用指腹擦去孝敏眼角的淚珠「我先陪你回去公司,然後有什麼事,晚上再說好嗎?」

孝敏點了點頭,乖乖的任由Sunny幫她戴上墨鏡和帽子,在轉身踏出咖啡廳時,孝敏回過頭看著Yuri「謝謝。」

Yuri看著三人走出去後,不禁喘了口氣。

平常的權侑利,對於愛情的一切都是處於愚笨的狀態,要是ssica看到剛剛自己那樣,肯定會嚇一跳吧。

「權律師除了法律之外竟然對愛情顧問也特別有一套呢。」帶著笑意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聽到這個聲音,Yuri才想起,自己能這樣指點別人,除了ssica之外,她想到的另一個人,就是她…

Yuri轉過頭去,允兒依然是那副懶傭的樣子,她仍就是背靠著吧台,但是雙眼直直的注視著Yuri。

「我隻是把我想的說出來而已。」

「那,權律師願意聽聽我的煩惱嗎?」

「嗯?」Yuri不知為什麼地,她無法把眼神從允兒身上移開,縱使她感覺到了有種不妙的預感。









「我愛上你了,權侑利。」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