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八:

 

昏暗的酒吧內,本來只做些小生意的館子,如今擠滿了人,在靠近吧台邊,穿著西裝戴著墨鏡的允兒俯視著趴在地上的男人們。

「你們,知道權侑利在黑市內喊價到多少了對吧。」這句話不是以疑問句做結尾。

男人們被週遭許多黑衣男子拿著槍抵著額頭,嚇到直搖頭:「知道是知道,但是我們可一次都沒對那女人出手啊!!」

允兒輕輕搖晃著手上的酒杯,冰塊與杯子發出了清脆的撞擊聲。

「為什麼不對她動手。」

男人沉默了一會,接著小心翼翼的說著:「因為……有人喊價到比這更高,要求是不准對權侑利動手…道上有些不識大體的兄弟不理這件事,結果骨頭也被打斷了,四隻殘廢,因此大家寧可接受那要求也不願對她動手……」

果然權侑利的背後有個十分大牌的人在幫她撐腰的樣子,一想到這裡林允兒便感到不是滋味,她在酒保添了些紅酒後又問道:「那人是誰?」

這次男人沉默了更久,簡直像是不肯回答似的低下了頭。

允兒不耐煩的把酒杯重重的放到桌上,杯子與桌子的撞擊聲讓眾人又屏住了呼吸。

「不要在讓我發問第二次。」允兒扶著額頭藐視的看著趴甫在地上的男人。

所有人都知道得罪了林允兒之後可不是說被圍毆、砍個幾刀就能了事的,甚至有人因此而從世界上消失了,沒有人敢正面與林允兒的強大對抗,除非你擁有富可敵國的資產或者超乎常人的能力,否則是不可能和允兒能與之抗衡的。

因此當允兒的語氣稍有不滿時,男人就害怕著自己的下場,就算是囂張的黑社會,還是會怕死的,尤其是不知道怎樣的死法。

「那是個女人,不過我…我不能說出她是誰啊……」男人哭喪著臉看著允兒。

允兒沒有做出什麼事情,她只是淡淡的笑了,接著身旁的黑衣人便掏出了手槍,指著男人的太陽穴。

開槍只是早晚的事,男人深知這點,他狼狽的哀號著,匍匐的爬到允兒腳邊:「我真的不知道她是誰啊!!拜託別殺我啊!!」

沒有理會男人,允兒一仰頭把剩餘的酒都飲完,她站了起來。

然後她突然掏出槍,不是像身旁的黑衣人一樣僅僅只是威脅,她朝著男人的膝蓋開槍,巨大的槍響迴盪在小小的酒館內,本來在看戲的旁人也開始驚恐的紛紛逃出酒館,畢竟林允兒接下來的目標是在場的誰,誰也沒膽承受。

看著男人抓著膝蓋痛苦哀嚎哭泣的樣子,允兒又準備開第二槍時。

「不愧是林允兒,動手殺人都沒在眨眼的呢。」朝著他們走近的女子諷刺的拍手笑著。

倒在地上的男人突然指著女子叫道:「就是她!!就是這個女人!!!!」

允兒打量了女子一眼後,走向了女子:「我是林允兒。」

女子握住了允兒伸出來的手後,以眼神示意膝蓋負傷的男人走開,然後她也笑著:「崔秀英。」

「我見過你,去年慈善晚會的時候。」

「那還真是榮幸。」秀英冷靜的應對著允兒的話。

允兒再次撇了一眼這個對自己絲毫不感到警戒的女人,有些鬱悶的嘖了聲:「你和權侑利是什麼關係。」

「是什麼關係,重要嗎?」

「你保護她做什麼?」

「因為比起妳,我更知道她要的是什麼。」崔秀英的語氣中充滿了怒氣。

允兒按住了自己的太陽穴,她克制著自己想要殺人的衝動。

「林允兒,你知道我和Yuri一起度過幾年的新年嗎?你知道我和Yuri一起度過幾年的聖誕節嗎!?」崔秀英揪起了允兒的衣領,她略帶不爽的低吼著。

身旁的黑衣人紛紛緊張的掏出手槍,允兒搖了搖頭示意他們別插手,然後她拉開秀英的手:「我沒興趣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秀英不屑的哧笑:「所以你永遠都不會暸解Yuri想要的是什麼。」

話才剛說完,允兒忽然一拳揍向了秀英的臉龐:「Yuri、Yuri的,你是在跟我炫耀你和她有多親暱嗎!!」

撫著被揍的嘴角,秀英瞪著允兒,她也突然一拳揍向了允兒:「我就是和她親暱怎樣?!!!」

「你…!」

不只身旁的保鏢,甚至連允兒都感到驚訝,敢動手打她的人,除非是早已不要命了,否則根本沒有人敢動到允兒一根毛髮的。

「告訴你,你知道Yuri的生日願望是什麼嗎?」她瞪視著允兒:「沒有錢也好,沒有權也好,她想要安安穩穩的平靜的過一生!!」

允兒沉默了,秀英再次抓起允兒的衣領:「你懂這意思嗎!?你以為我不喜歡Yuri嗎!?為了她的這個夢想,我甚至欺瞞她說我是醫生,就因為她想要平靜的生活!

你是誰,林允兒耶!像你這樣的人憑什麼出現在她身邊,像你這樣的人只會把她的夢想粉碎的連灰燼都不剩!!」

「我可以保護好她…」允兒也些心虛的放低了音調,不知為什麼,她的氣勢被崔秀英壓的快擡不起頭。

「保護?或許你可以沒錯,但是你怎麼知道哪天她看著窗外的天空時想的是從前嚮往的平淡生活!?」秀英放開了允兒的衣領:「她要的人生,不是你給的起的,同樣的我也給不起,權侑利不是屬於你或者我的女人。」

秀英拉了拉自己的衣領,然後她高傲的看著允兒:「你很有能耐沒錯,或許等會我走出去就會被人從這世上抹滅掉,但是請別忘了,我家老闆和你姊姊的關係,我在怎麼說都算在你姊姊的保護之下。」她狡詐的笑了,然後頭也不回的走出酒館。

允兒扶著桌腳好讓自己不會跌倒。

第一次,她深深感覺到輸了。

崔秀英說的一字一句,她連一個逗點都無法反駁。



☆ ★



權侑利放下梳子後,她看著鏡中的自己。

她不是沒有談過戀愛,只是這次,出乎了自己的預料,對方竟然是個女性,而且還是黑道的老大。

像她這樣的人,在允兒的世界裡反而顯得格格不入,洗澡時搞不清楚那個鈕才是放熱水的,甚至瓶瓶罐罐中都不知道哪一瓶是洗髮精。

她不知道腳下穿的拖鞋有多昂貴,她不知道自己到底過的有多奢華。

甚至她不知道,允兒出去後是不是會平安回來。

開門的聲音讓她快速的轉過了頭,允兒沉著一張臉站在門口,臉上的紅腫清晰可見:「呀?你被打了?」權侑利跑上前,她撫著允兒的傷處然後詢問道。

「嗯…」那一瞬間,權侑利彷彿看到允兒的眼神溫柔了下來,本來冰冷的眼神多了些柔情。

扶著允兒來到床邊,權侑利轉身準備去找藥水時,允兒拉住了她的手臂。

幾乎是一個用力,她便把權侑利推倒在床上。

「允…」不等權侑利開口,允兒便不由分說的堵住了她的唇,深深的吻著她。

一時之間,權侑利完全不能理解發生了什麼事,她驚訝的都忘了抵抗。或許是因為權侑利的柔順,允兒更大膽的把手探入她的睡衣之中。

原本只是輕輕的撫摸,沒多久就變成了熱切的愛撫。

「唔嗯…!」

權侑利開始想掙扎時,身體已經無法動彈,強行進入口中的舌,靈活的鑽動在她的口中。

舌尖激情的遊走,權侑利受到愛撫而從喉頭發出呻吟。

濕潤的唇被溫柔的吸吮,霸道又富有感情的舔舐著,權侑利的理性一絲一絲被抽走,甜美的快感令她感到目眩,全身的體溫都在升高,失去抵抗力的身體,被允兒更加的恣意玩弄著。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反覆不斷的親吻之下,權侑利朦朧的思考著,允兒的吻雖然溫柔,但是卻好像少了感情似的,一昧的只是在佔有。

『叩叩』敲門的聲音讓允兒暫停了手上的動作,她微微喘著氣看著權侑利,嘴上敷衍的說:「給我滾,我現在不見任何人。」

權侑利的睡衣已被敞開,半接近赤裸的胸膛暴露在允兒的目光之下,允兒雖然一邊應門,指尖卻像在撫摸寶物一樣,細膩的愛撫著她的肌膚。

「[嗯嗯…」受到手指充分的刺激而發燙的胸口,光是這樣的感覺就讓權侑利的身體發熱到幾乎要燃燒的程度,從喉嚨洩出的聲音幾乎無法在壓抑,權侑利開始恍惚的擺起頭來。

「不要憋著,我想聽你的聲音。」允兒溫柔的說著。

方才門外的人似乎還沒離去,她又接著開口:「大小姐,但是這件事你還是知道一下比較好,老闆她剛剛到家了。」

聽到這句話,允兒完全停下的手上的動作,她沉默了一下:「我知道了,馬上過去。」

直到理智稍稍回來後的現在,權侑利才聽出剛剛那個聲音好像是朴奎麗。

允兒扣起權侑利的釦子,看著允兒的眉頭,權侑利情不自禁的主動吻了上去,彷彿開關一樣,允兒又摟緊了她,兩人舌尖相纏,渴求似的瘋狂的吻著對方。

「現在不行…」好不容易拉回一絲裡智的允兒壓抑著聲音說道。

拉開了兩人的距離,權侑利看著允兒:「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有,什麼都沒有。」拉了拉自己的衣領,允兒起身並朝著權侑利伸出手:「走吧,去見大姊。」







允兒口中的大姊,權侑利幻想過就像電視上那樣的大姊頭般,咬著口香糖或菸,吊兒啷襠的樣子,但是實際上見到後,權侑利不禁大大的失望了。

「Yuri?」對象正是幾年前的同班同學鄭秀妍。

她高興的撲上權侑利,彷彿見到親人般詢問著住家和工作,然後拉著她坐到價值匪淺的沙發上。

「怎麼是ssica…」權侑利把視線轉向允兒,一臉瞞不住的失望道。

「ssica姊姊怎麼了嗎?」允兒給自己倒了杯咖啡後不解的問道。

搖了搖頭,權侑利完全不懂身旁這個像隻家貓蹭著自己的ssica有哪一點像大姊頭的。

這時門口走來了兩名女子,其中一個正是俆玄,她親暱的拉著身旁另一位略矮的女子的手臂。

見到那名女子後,權侑利倒抽了一口氣,掌握著全國一半的經濟,僅僅一個笑容就能讓股票大漲,一個噴嚏就讓股票大跌,如此傳奇性的人物,金氏企業的老闆金泰妍坐到了單人沙發上。

「泰妍姊。」允兒彆扭的打了招呼。

「允兒,你的臉怎麼了?」泰妍看到允兒紅腫的左臉頰皺起眉頭問道。

「沒什麼。」允兒掩著臉頰搖搖頭道。

跟著泰妍把視線拉到了依然驚訝到出神的權侑利身上:「權小姐,我們允兒給你添麻煩了。」

「欸!?不,不… 一直都是我給允兒添麻煩的。」


直到這場家族會議結束為止,權侑利依然沉浸在金泰妍這個傳奇人物的身上,允兒搖了搖她的肩後,她才驚慌的回過神來。


「允兒!!我剛剛跟泰妍講到話了啊!!」她興奮的抓著允兒的手:「忘了問泰妍最近買那支股好…」

允兒淺淺的笑了,然後撫著權侑利的臉龐:「問我也可以的哦…」她挑逗似的在權侑利耳畔吹氣道。

「別這樣…」伸手推開允兒的手反而被對方捉住,允兒的唇再次侵略上權侑利那早已被吻到紅腫的嘴唇。

她的手撫摸著權侑利的大腿內側,壓著聲音,她喃喃道「好想要你…」


「嗯哼 ~ 」


權侑利快速的推開允兒,然後望向發聲處,不知何時又折返回客廳的ssica愉悅的笑著。

允兒不滿的瞪了ssica:「為什麼這個家裡的每個人都要壞我的好事…」

ssica又再次黏到權侑利身旁,她用腳踢了踢允兒:「泰妍叫你去書房,好像有事找你。」

心不甘情不願起身的允兒,在臨走之前又怨念的回頭看著兩人。

直到允兒踏出客廳後,ssica也放開了權侑利:「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呢。」

「是啊,只是你怎麼會在這裡?」

ssica拖起下巴:「我可是泰妍的戀人喔。」語氣中沒有炫燿的成分,只是淡淡闡述事實般的語氣。

「咦?真是想不到耶…」

ssica用著打量的眼神看著權侑利,不久後她淡淡的開口:「你和允兒在交往的事如果被泰妍知道,泰妍會殺人吧…」

「 ……咦?」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