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抽痛的劇烈,權侑利稍微睜開了眼睛,卻被那刺眼的日光燈給照的睜不開眼睛。

再度閉起眼睛,她知道秀英把她送回家了,但是從剛剛開始那股陌生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只不過是少了一個人的屋子,竟然會這麼冷清,以前到底都是怎樣的生活,她記不起來了。

「醒了嗎?」記憶中那熟悉的聲音響在耳畔,權侑利不顧仍然隱隱抽痛的頭疼,她坐起了身子並望向發聲的地方。

林允兒穿著牛仔褲,和以往一樣的白色襯衫站在廚房門口:「早安。」她笑著說。

沒有預想過這種事情,權侑利無力的笑著,眼角卻開始積蓄了淚水,第一次,她感覺到,這個家應該要有兩個人才算家。

「雖然我泡了咖啡,不過你昨晚喝了那麼多,還是先喝點葡萄汁吧。」允兒拿著兩個馬克杯坐到了權侑利身邊。

「你怎麼會在這裡?」這真的是權侑利非常想知道的事情。

允兒聳了聳肩:「或許沒有失憶的話,我會記得俆玄她是我的家人,但是對於失憶的我來說,你更像是我的家人。」

權侑利沒有說話,緊緊握著手中那杯允兒所給的馬克杯。

允兒頓了一下後接著又說道:「我不想丟下家人。」

沉默了許久,權侑利想敲敲腦袋好試著讓抽痛的頭不是那麼疼,一切的一切都有點…太虛幻了。

「就像這個馬克杯一樣。」權侑利看著手上那水藍色的馬克杯:「本來是一個而已,在你來了之後,它成了一對的馬克杯,牙刷也是,毛巾也是,拖鞋也是,甚至是衣櫥裡,都多了一個人的衣物。」

這次換允兒靜靜的聽著。

「你怎麼可以…」權侑利哭了,淚水滴答滴答的落在馬克杯中,她不想哭的,甚至不知道為什麼而哭,但是她就是哭了。「你怎麼可以… 擅自填補了我人生的另一半後,又離開!!在日本的時候也是,回到韓國的時候也是,為什麼偏偏遇到的是你,為什麼?!」

看到權侑利哭了出來,林允兒緊張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她的認知中沒有"安慰"這種東西,她想要讓權侑利不再哭泣,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最後她一把把權侑利擁入懷中。

林允兒的這個舉動,就像是默許了權侑利的哭泣,她靠著允兒的肩膀,終於放聲大哭起來。





幾分鐘後,允兒望著自稱沒事了,但是眼眶仍然紅腫的權侑利。

「好點了嗎?」允兒打探似的問著。

「嗯。」

「真的好點了?」

「嗯。」

這什麼敷衍的態度!? 林允兒在心中吐槽了。

「對了…。」林允兒攪著咖啡時隨口問道:「填補了人生的另一半是…?」

林允兒還沒說完,便被權侑利尖銳的尖叫聲嚇著,權侑利掩著臉頰哀號道:「拜託忘了那個,太丟人了… 丟臉到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見人了!!」

「所以是指?」林允兒玩心大起的開始逗弄道:「靈魂伴侶?生活伴侶?」

「不能簡單點就像是親人嗎?」權侑利白了林允兒一眼。

看著林允兒嘟嘴耍脾氣的樣子,權侑利的嘴角不禁向上仰了些。


「吶,允兒… 歡迎回家。」

「…我回來了。」



☆ ★



「那麼,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裡。」權侑利微笑的結束了A班的課程後,她叫住了正在收拾東西的俆玄:「俆玄,借一步說話好嗎?」


無人的走廊上,俆玄望著權侑利,正在等她開口似的看著。

「你為什麼不帶允兒回去呢?」

俆玄微微笑了,然後把視線轉向了窗外:「很老套的理由,但是是真的,我很少看到姊姊笑得這麼愉快。

而且,對沒有記憶的姊姊來說,我更像陌生人對吧,既然已經知道姊姊的所在地,那麼就大可不必太擔心了,我是這麼告訴大姊。」

「原來如此啊…」

「說起來。我似乎不應該在叫您權老師了。」俆玄看著權侑利然後仍然微笑著。

誤以為俆玄所指的是可以像平輩一般相稱的意思,權侑利也欣然的附和著:「好呀,喊…」

權侑利的話還沒說完,俆玄便搶先一步高興的喚道:「姊夫。」

『哧…』權侑利挫敗的發出了洩氣聲,她怒瞪著俆玄:「為什麼是姊夫啦!!」

此時此刻,已經二十六歲的權侑利眼角似乎泛著淡淡淚光。

「那…」俆玄苦惱的撇著頭,思索了一會後,她又開口:「嫂嫂?」

和方才的稱呼大同小異的另一個稱呼跑出來的瞬間,權侑利有種想從四樓直接跳下去的衝動。

她搖著俆玄的肩膀,含淚的抱怨道:「你是和你姊姊一樣,已經認定什麼了嗎!?難怪所謂有其姊必有其妹…」

突然的腳步聲讓權侑利嚇了一跳,並不是普通的腳步聲,而是快速奔跑的聲音,而且是朝著他們兩人的方向前進著,她警戒的回過頭,只見Nicole已經一腳朝著她掃了過來。

在這麼短短幾秒的時間中,權侑利反射性的向後一閃。

被躲過第一腳的Nicole似乎也很驚訝,她雙眼瞪大的望著權侑利:「你怎麼…」

「嫂嫂可是空手道亞洲區域的季軍呢。」俆玄皺著眉解釋道,然後她不滿的看著Nicole:「Nicole,不是說不需要這樣子對待我的嗎?」

「但是二小姐…」Nicole微微低垂著頭。

「我說過別用那個名稱叫我。」俆玄嘆了口氣,似乎有些無奈的樣子。

「也別用嫂嫂這個叫我了。」權侑利欲哭無淚的說著。

Nicole望著權侑利一會後:「少夫人?」

「我跟林允兒根本沒什麼啊!!!!!!!」權侑利虛脫的靠著牆。

俆玄和Nicole交換了眼神後,俆玄不經意的笑了出來:「因為姊姊跟您在一起時的樣子真的十分少見,所以我們才…」

「少見… 嗎?」權侑利看著窗外在超場上奔跑的足球社學生,不禁沉默了。





☆ ★



這些日子的相處下來,林允兒的手藝從本來一下廚就炸壞廚房到之後一下廚就是專業級的,權家的晚飯和早飯自然就落到由允兒來打理起。

雖然當事人自稱只要看過書後實際操作起來一點都不是難事,當然這又讓權侑利在一次的體認到人與人之間的不公平。

「所以你在我面前真的是很少見的樣子嗎?」權侑利看著允兒攪拌著黃豆芽時問道。

林允兒看了權侑利一眼後,又把注意力拉回手中的工作上:「連我都不知道不在你面前的我是什麼樣子了,我怎麼回答你。」

「說的也是…」權侑利依靠著牆壁然後喃喃道。

又望了權侑利一眼,林允兒拿起一小撮黃豆芽遞到權侑利面前:「啊 ~」

「啊。」咬著清脆的黃豆芽,權侑利似乎也也在不知不覺中習慣了被林允兒餵食這件事:「不夠鹹。」

「是嗎?」林允兒自己嚐了一小撮後,細微的加了點鹽下去:「說起來是誰和你說那些的?」

「俆玄囉。」權侑利打開大醬湯的蓋子,聞著滾煮中的湯鮮美的味道,她不禁脫口的讚嘆道:「允兒妳肯定會是個好老婆。」

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允兒沒有說話。

苦澀的笑了後,林允兒實在說不出口『比起做人家老婆,我更想做你的戀人』這種話,尤其是在第一次告白被權侑利徹底拒絕後。

嘆了口氣,她拿出碗筷:「可以吃飯囉。」





雖然權家的晚餐是由林允兒在打理,但是碗盤會由兩個人一起洗,然後吃完晚飯後的時間,權侑利會先把學校的工作都做完後,拿著熱騰騰的咖啡坐到允兒身邊。

不管是看電視還是玩遊戲機,她都習慣性的坐往允兒右手邊的位置。

「最近好像都沒什麼好看的。」林允兒轉著電視,一臉乏悶的樣子。

「嗯。」抱著咖啡色抱枕,權侑利稍微有些睡意了,畢竟今天改好試卷的時間比平時長了一點,她開始瞇起了眼睛。

注意到這點後,林允兒搖了搖她:「想睡覺嗎?」

瞇著眼睛的權侑利乖乖的點了點頭。

「最近天氣也冷了,睡沙發不太好,睡床吧。」林允兒這麼說著,關掉了電視。

「那你要睡哪?」

兩人互望了一下,林允兒歪著頭疑惑的反問道:「… 一張床不能睡兩個人嗎?」





隔天,權侑利遲到了。

並不是因為所謂地甜蜜的相擁而眠而遲到,而是因為早上林允兒被鬧鐘吵醒後一氣一下把鬧鐘丟到窗外。

他們倆人的同床只有過一次,當晚權侑利沉著一張臉要求要睡回沙發。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