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侑利。」林允兒趴在沙發上輕聲喚著。

「嗯?」被呼喚的人依然坐在桌前專注的改著試卷,只是附和似的應和一聲。

「權侑利、權侑利、權侑利、權侑利… 」林允兒看著權侑利愛理不理的態度,不禁賭氣的毫不間段地一直喚著這個名字。

終於桌前的人不耐煩的拿下了眼鏡,她轉過身來瞪著允兒:「你是太閒了嗎?」

林允兒無辜的點了點頭。

「那就去找事做,別一直來煩我。」

「我也想啊,你倒是說說看我能做什麼啊!!」

「我起碼能告訴你一百種打發時間的方法。」

「說來聽聽?」允兒挑起了左眉。

「去看英文閱讀書,基礎電學,在不然莎士比亞的仲夏夜之夢… 」話還沒說完,林允兒便先皺著沒打斷。「這一百種選項裡有個選項叫出門的嗎?」

權侑利仰起了微笑「沒有。」

「啊!!真的快瘋了!!」林允兒向後仰躺然後按耐不住的嘶吼著。

這一個禮拜內,允兒身上的傷痕大致都痊癒了,所以活潑好動的允兒,怎麼甘心就這麼被囚禁在家中,現在她三不五時就開始吵著權侑利要她帶她出門。

但是擔心遇上其他黑社會的權侑利光是躲就來不及了,哪有可能讓林允兒出門,於是這兩個人之間開始型成了微妙的心理戰。

權侑利嘆了口氣,決定無視掉允兒的抱怨,她轉身戴起眼鏡繼續著方才被打斷的事情。






權侑利任職的學校是這個學區內數一數二的明星學校,而她、權侑利,以開朗的個性和漂亮的外貌得到很多學生的喜愛。

但是這樣的喜愛,不僅僅只有在學生之間,老師之間也是,每一天試圖向權侑利邀約的老師不斷,甚至有一到學校就開始詢問共進晚餐這樣的荒唐事情。

「權老師,今晚…」隔壁桌的金老師挑起了眉毛,嘴角的微笑更讓人不寒而慄。

「抱歉,今晚我家裡有客人,所以不是很方便呢。」權侑利再一次笑著回絕,以往總得想上半天的回絕台詞,因為允兒的出現很自然的就套上了。

「這還真是可惜呀…」金老師失望的表情持續不了多久:「那明晚…?」

本來還想笑著回絕的,但是權侑利的眼角撇到從導師辦公室進來的那人後不禁有些訝異的喚道:「俆玄?你有什麼事嗎?」

俆玄是權侑利的學生之ㄧ,全校頂尖的資優生,完美的社交和課業還有生活作息讓她在同學們之間流傳著女神這樣的稱號。

而這樣的學生出現在導師辦公室的確也讓許多老師感到訝異,俆玄向其餘老師打了招呼後,走到了權侑利的面前:「權老師…」

「怎麼啦?」權侑利有些緊張的詢問著。

「是教世界史的那個老師找俆玄來的啦。」跟著俆玄一起進入導師辦公室的Nicole在俆玄開口之前回答了。

「咦!?為什麼要找你?」

Nicole又代替俆玄回答道:「因為俆玄這次世界史小考的分數是97分。」

俆玄的成績之好是讓所有老師瞠目結舌的,從入學到現在,所有大大小小的考試除了一百分之外沒有拿過其他分數。

這樣的俆玄突然考了一百分之外的數字,難怪世界史的老師會這麼緊張,權侑利無奈的聳了聳肩,她撫著滿臉倦意的俆玄的頭,溫柔的說:「世界史老師那裡我去幫你解釋,但是能告訴老師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俆玄眨了眨眼,然後細聲的說道:「我的姊姊失蹤了…」

「失蹤!?」權侑利的音調不自不覺提高了些:「是被綁架還是?有報失蹤人口嗎?」

「姊姊她…不太方便報失蹤人口,而且姊姊的工作性質十分危險,所以四五天沒回家也是常有的…」俆玄低下了頭:「但是這次姊姊連一通電話都沒打來,我很擔心…」

權侑利無奈的不知該如何是好,Nicole卻搶先一步拉起俆玄:「別和外人說那麼多啦!總之老師我們先走了。」

「等…」來不及叫住匆忙出去的兩人,權侑利搖了搖頭。

這麼說起來,Nicole在剛剛就一直對她投射了很不友善的視線呢。

她有當過Nicole嗎?




在一天的課程都結束後,權侑利把改完的考卷都放在牛皮袋裡,擡頭一看,時間竟然已經過了五點,算算時間在來都是進修部的學生的課了,自己早該回家的。

她趕緊把東西都收了起來,穿起卡其色大衣踏出門後,她楞住了。

林允兒戴著墨鏡,咬著棒棒糖,背靠著牆,完全痞子樣的看著剛出門權侑利:「哈囉~ 因為實在是悶不住了,在這樣下去我的腦袋都要長豆芽了,所以我就很乖的跟著你到學校了。」

不理會允兒的解釋,權侑利揪起允兒的衣領:「你這傢夥!!你想害死我的對吧!?你是故意的對吧!?」

「什麼啦!?」林允兒把抓著自己的手甩掉後,不滿的瞪著權侑利:「我才沒有到處亂跑呢,也沒有被誰認出來。」

扶著額頭,權侑利只感到身子一陣虛脫,她無力的靠在允兒身旁:「借我靠一下…」她的腦中開始迅速的播放著許多可能的死法與悲劇。

林允兒卻笑了:「原來這就是學校啊。」

「你是失憶到連學校是什麼都忘了嗎?」權侑利這時被剛剛想到的灌水泥丟入大海中的可怕刑法給嚇到顫抖了一下。

「不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只是…」林允兒撫著身旁的牆壁:「我沒有對學校的印象,我知道去超市該怎麼做,買了東西,給錢,這些我都知道,但是對於學校,我沒有這方面的認知,很陌生,完全陌生。」

權侑利停止了可怕的思考,她望著身旁的允兒,從側臉看去,帶著一絲苦澀的味道。

她也跟著沉默了,和允兒互相接觸的地方溫熱的很舒服,簡直讓她有想要全身依靠上去的感覺。

「我剛剛一路到這裡,隨然四周都是人,但是卻有種:啊,原來教室是長這個樣子啊的感覺。」林允兒的聲音不同一往的稚氣,反而有點像她在日本遇到她時那樣,不帶感情,空洞的語調:「為什麼我會對學校這麼陌生?這不是每個人都該經歷的嗎?」

權侑利安靜的聽著,外頭學生喧嘩的聲音彷彿在另一個世界般,林允兒心中那股寂寞感,慢慢的滲透她的心中。

「我失憶前到底是怎樣的人,連我自己都開始害怕會知道…是不是,不被人需要的…」

「笨蛋。」權侑利再次輕敲了允兒的額頭:「這種話別輕易說出口,不被人需要?少唬人了,你可不適合這樣垂頭喪氣的。」

按著額頭,允兒望著權侑利。

「別在亂想了,允兒,回家吧。」權侑利不著痕跡的牽起允兒的手。





看著兩人相牽的雙手,允兒笑了:「你剛剛叫我允兒了。」

「…有嗎?」

「耳根,紅透囉。」

「吵死了!!」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