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篇。

 

如上篇,如果不知道或不清楚Mayuki是誰的,請看下面動圖(夠了!!!!!!!!)

 

cf465a2d23631e6a4ec22655.gif  

後面那隻,TB的腹黑隊長柏木由紀,前面被騷擾的那隻,TB的王牌,次世代的ACE,渡辺麻友

節目上別Back Hug啊混帳!!!!!!!!

那身高差,手臂圈住的力道,頭從背後輕靠著那孩子的肩膀,你們到底要讓人多麼不淡定啊混帳!!!!!!!(翻桌)

 

 

正文:

 

 

 

「渡辺麻友?」CinDy逐一點名之後,有點訝異的喊出那個很少翹掉社團活動的名字。

今天的部活,很不一樣。

一進門便死氣沉沉,ゆきりん雖然是發呆的狀態,但是冷漠的表情讓人不寒而慄,らぶたん、なっちゃん那一夥人,竟然也一樣低著頭,像是做錯事的孩子,大家似乎都被這些人的情緒所感染,每個人都神情黯淡。

「你們是怎麼啦?」CinDy皺起了眉頭「さっしー你說。」

被指名的指原驚悚的站了起來「指原是無辜的啊!!!!!」

佐伯用一副你別看我,我什麼都不知道的表情聳了聳肩。

米沢很乾脆的低著頭抄寫著筆記。

雖然早上就隱隱感覺到了,果然主因還是柏木由紀吧。

但是不好在部活上公然詢問私事,CinDy放棄似的拿出了樂譜。

「不好意思我遲到了...」

神情憔悴的麻友從門口走了進來,她拿著小低音號走到了第一排田名部的座位旁邊坐下。

「有到就好啦。」CinDy笑著說道,眼神卻很明顯得看到,柏木由紀在看到麻友進來後,突然坐直了身子的樣子。





部活的氣氛十分低靡,這種情況下,CinDy也不想在給這些孩子壓力。

於是她只要求逐一上台把基本的音階表演一遍,並選擇自己喜歡的樂曲簡單的吹奏一段。

「よねちゃん,來吧。」

CinDy看著米沢點了點頭,然後米沢拿起小號,吹出了非常不雅的聲音。

台下的人瞬間笑翻了一半,CinDy首先開玩笑的捏住鼻子「よねちゃん真是、別這樣!!」

自己也笑出來的米沢,再次的吹奏了音階的第一個音,出來的聲音依然十分怪異。

「嗚哇!!!」仲川遙香發出了受驚嚇的尖叫聲,然後把椅子往後拉了幾步。

台下的笑聲更大了,被仲川的反應激到笑點的米沢大笑的揮了揮手「吹不出聲音了啦!!」

第三次嚐試了Do,吹出來的聲音依然怪異到不行,這次台下的學生有致一同的學著仲川做出了集體受驚嚇的反應。

「大家噓!!」

調整了情緒,米沢再次挑戰音階,這次終於完美的吹出了小號的正常音色以及完美的樂曲。

CinDy把眼角因為大笑而流的眼淚擦掉後,看著米沢「よねちゃん今天狀態很不好啊,下次不可以在這樣了喔。」

給予鞭子卻也給予糖果,不僅僅嚴苛,與大家相處的方式就如同朋友一般,這就是CinDy能把管樂社駕馭的這麼好的緣故吧。

米沢俏皮的吐了吐舌頭,快速的拿著小號回到了座位上。





輕鬆的度過了部活時間,CinDy在最後又如同往常的告知著「大家回去要洗手、漱口喔。」

「CinDy好囉唆。」朝CinDy揮手的佐伯笑著調侃道。

「CinDy老太婆~。」推著佐伯的遙香吐了舌頭說著。

「はるごん!!!」

「啊~レインボーババア(彩虹老太婆)生氣了,快逃啊,美香ちぃ~」

無奈的看著仲川和佐伯,CinDy真的有種被學生調戲的感覺。

看到CinDy揪起的眉間,夏海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CinDy我走囉。」

「嗯,なっちゃん回家可不能偷吃蛋糕喔。」

「我只有吃上面的草莓而已啦------!!!!!」

看著夏海氣呼呼的走出去,果然能調侃的學生才是最可愛了啊。

這時CinDy才注意到,還有一個孩子還沒離開,渡辺麻友坐在椅子上,卻好像什麼都聽不見也看不見,彷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走到麻友身邊,也是依然沒有激起對方的注意。

麻友像是掉入了很長的沉思之中,CinDy搖了搖麻友的肩膀「麻友,沒事吧?」

「嗯、啊?CinDy?」

「怎麼發呆成這樣呢,要是被陌生人拐走了那多危險。」

麻友淺淺笑了一下,接著她環顧了四週「大家都走了?」

CinDy點了點頭。

麻友把包包拿了起來,因為隔天早上管樂社有晨練的關係,麻友選擇和多數人一樣,把樂器留在社團內。

然後她和CinDy道別後,不等CinDy的叫喚,便逃出了社團。











反正CinDy又是要囉唆一堆了吧。

逃跑反而更好。

這麼想著的麻友,卻在看到走廊上的那個人後後悔了。

由紀依靠著牆壁站著,似乎正在等人,如果不是因為由紀的眼神緊抓著麻友,麻友打算逃跑回社團聽CinDy囉唆。

但是被這麼注視著,連逃跑都不行。

麻友只好低著頭快步的向前走,然後在心中暗自祈禱著由紀在等的人其實不是自己。

但是現實往往與想像的有所出入,由紀在麻友到達身旁時,站出去並擋住了麻友的去路。

眼神不敢注視著對方,麻友盯著自己視線平行上的由紀的領帶。

「...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沒什麼事、」

由紀沒有說話,麻友皺著眉頭期望著對方不要在問了。

畢竟由紀的領帶還沒找回來,和她的冷戰也還在進行中,麻友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以什麼身分來接受由紀的溫柔。

「領帶、呢?」

果然、紙包不住火,越是想要隱藏的事情,就越容易被看穿。

麻友慌張的抬起頭,她對上了由紀那憂慮的眼神。

「領帶...丟了。」

「丟了?」

「嗯、」

丟了和還給對方的意思不知道是不是相同的,畢竟學園中還沒發生過戀人把戀人的領帶丟失這種事情。

所以麻友自己也沒辦法肯定這樣說會讓對方誤會成什麼意思。

由紀沒有沉默很長的時間,她嘆了口氣後,突然把自己的領帶解了開來。

「欸、等...」

由紀靠向麻友,如同初次一般,她輕柔的撩起麻友的馬尾,把領帶繫上,打上完美的領結,一切的動作依然是那麼的呵護。

最後由紀從口袋中取出銀白色的領帶夾,她把領帶拉直後,在3/1處夾了上去。

「好了。」

低頭看著胸口的領帶,麻友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

「為什麼...!?」

由紀仰起笑容,卻拒絕回答。

眼淚大斗大斗的滴落,麻友撲入那人的懷中,緊緊地,擁住由紀「不要、我不要跟由紀分手!!!!!!由紀是我的、我不要由紀離開----!!! 」


這是真心話,沒錯。


一直以來,以各種事情作為藉口,天真的自以為魚與熊掌都能兼得。

但是心中卻很清楚,如果得了魚,勢必就沒了熊掌,如果拿了熊掌,就得捨棄魚。

渡辺麻友很貪心,不管是魚或是熊掌,她都想要。

沒有考慮到有得有失的後果,導致了自己無法面對得捨棄一方的情況。


她、無法捨棄由紀。


所以故意的處於被動,但是、不抓緊機會,魚是會溜走的。


現在的麻友,用力的就像在抓住那即將逃跑的魚兒,緊緊地,連指節都泛白了。


悅耳的輕笑聲在耳際響起,抬起頭,麻友看見了柏木由紀帶著笑意的臉龐。

「你----!?」

滿臉歉意地用指腹溫柔的抹掉麻友眼角的淚珠,由紀的笑容,很燦爛,卻很欠揍「我的戀人、真的好可愛。」



等等、被耍了嗎!?


麻友傻愣愣的任憑那人擦拭著臉上的淚水,連順道落在眼角的親吻都無力抗拒。



難怪不管是一、二、三年級,都有著二年B班柏木由紀是個超級ブラック的謠言。


欸!?這麼說來我真的被耍了!?


看著眨著淚眼卻驚訝的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的麻友,由紀寵溺的又藉機在臉頰上落下一吻。

「麻友,在呆愣下去我可是會親嘴唇的哦。」

和這孩子,雖然是戀人的身分,卻不曾接吻過,除去這孩子意外害羞的個性,兩人之間倒也還沒發生過自然而然就接吻的氣氛。

果不期然,麻友焦急的拉開兩人的距離,並用手掩著嘴唇。

滿意的又笑了,這樣的舉動卻讓麻友不高興的皺起眉間。

「你在耍我?」

由紀歪了頭,露出了無辜的表情「什麼意思?我只是、因為麻友說領帶不見了,所以先把麻友的領帶歸還保管,等到我把領帶拿回來後,就會要回來的、只是這樣而已、喔。」



ブラック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難怪なっちゃん和はるごん在由紀面前都不欺負我!!!!難怪優子ちゃん和あっちゃん他們總是說由紀某方面來說令人害怕。
       

這樣的裏屬性太可惡了吧----------!!??



「麻友。」撫摸著好久沒碰觸的戀人氣漲的臉頰,白皙皮膚的觸感讓由紀滿足的淺笑「這幾天我想了很多,最後、我想要為了自己而自私。」

由紀稍微俯下身,在那孩子想要閃開的臉頰上親吻著「我想要你。」

渡辺麻友的臉頰紅透了,甚至連耳根都紅得發燙,她更加向後退,想要拉大和由紀的距離「這種事情...就算是男女之間、也是結婚之後才做的吧...。況且我們才交往不到一年....這樣展開不太好吧...連接吻都還沒...當然也不是說接吻之後就可以!!!只是、得按步驟吧...喝茶聊天之後,還要進一步的瞭解對方...」

由紀笑了,這孩子可愛到讓人完全不想放手啊。

她雙手扶住麻友的臉頰,止住了對方的語無倫次「你又誤會了、我想要你...」

由紀的手往下探並握緊了麻友的手,舉起了十指相扣的手,她把額頭靠著麻友的額頭「想要、就這樣在一起就好...。」


臉上的紅暈依然無法退去,麻友把視線挪開,巧妙的躲過了由紀的注視。


「嗯、」


「但是,麻友誤會的那種想要,有機會我會動手的。」


「由紀------!!!!」





「戀愛真是、越吵越恩愛啊~」

同時轉過頭去,拿著公事包的CinDy一臉大叔的笑容瞇著眼睛看著他們。


「CinDy!!!」

「まゆゆ,大復活了呢。」CinDy看著朝她跑來,雖然眼眶紅潤,但是笑容幸福的孩子。

柏木由紀到底是施了什麼魔法啊、想到這裡,CinDy不禁無奈的笑了「太好了呢。」

「嘿嘿、」

然後漫步走來的由紀禮貌的打了招呼,絲毫對剛才被撞見的親密行為豪不在意。

「ゆきりん在讓まゆゆ哭的話,我可是會讓你吃不完兜著走的哦。」雖然撂下狠話,但是CinDy依然笑著。



和兩位孩子道別後,看著餘暉突然有感而發的嘆了口氣。


青春、愛情啊...


什麼時候、CinDy我的王子大人才會出現呢?


與其去想這個,不如先傳簡訊給可能正在偷吃蛋糕的なっちゃん吧。



浦野一美,25歲,事後才知道,因為這一封簡訊害得學生平嶋夏海差點被麻糬噎死。










把麻友送回家後,由紀從口袋裡拿出了手機。

按撥了友人的號碼後,她朝著車站走去。

「さっしー,查到了嗎?」

『查是查到了...但是指原可以不要告訴你嗎?』

「那你就等著看我把まいまい的寫真集燒掉吧。」

『請不要這樣做!!!!!!』

「ゆりな的FLOWERAGE一起燒了或許能烤兩人份的地瓜哦。」

『啊、住手啊!!!!!你把指原殺掉算了吧!!!!!!!!』

「說出來是誰的話,まいまい和ゆりな的寫真集都送你。  我可是、有排隊簽名的喔。」




掛上電話後,由紀吐了口氣。

麻友丟失領帶的事情,早在案發後沒多久,就被內線平嶋夏海第一時間告知。

當然夏海也順便報告了自己的懷疑。

於是拜託指原去線民無所不在的新聞部打探消息。


果然新聞部的ACE峯岸みなみ非常厲害。由紀在心中暗暗想著。











一年B班的早晨,五個人如同往常一樣聊天著。

「昨天、真的差點就走過奈何橋了...」

夏海想著昨晚偷吃麻糬時,突然收到CinDy的簡訊,嚇得麻糬突然哽噎在喉嚨,眼前一陣刷白,以為自己的生命走到盡頭時,剛好被回到家的母親救了一命。

平嶋夏海仍然心有餘悸。

坐在夏海後面的麻友手上的畫筆飛快的舞動著「なっちゃん不可以死掉啊,要是なっちゃん死掉了,誰陪我去男裝咖啡廳呢?」

「麻友!!!你在乎的只是誰能陪你去男裝咖啡廳這點嗎-----!?」

「還有誰會陪我去看寶塚呢?」

「夠了,夏海我突然感到一陣心寒啊...」

把巧克力牛奶的空盒壓扁,遙香用疑問的眼光看著麻友「まゆゆ怎麼今天心情變得特別好了?」

和仲川遙香抱著同樣的疑問,愛佳也撇頭看向麻友。

被突然質疑的麻友畫筆停頓了一下,接著嘴角莫名的仰起笑意「はるごん的錯覺吧~」


合好了嗎?


愛佳看著麻友的側臉想著。


應該不可能的吧?


就在愛佳思索時,班上的小森美果拍了拍她的肩膀。

「外面有人找你。」

雖然往外看去,並沒有其他的人,但是愛佳還是起身往門外走去。

踏到走廊後,她的臉垮了下來。

柏木由紀站在隔壁的教室外,看來是不願意被班上的人看見才刻意站在那裡。

她笑了笑「愛佳、聊聊好嗎?」










和柏木由紀走到了頂樓。

頂樓都是會上鎖的,但是只有少數知情的學生才知道,其實頂樓的樓鎖是裝著好看的。

掛在上面的鎖根本沒有鎖上,只要把鎖頭打開,就能上去頂樓了。

平時和麻友、はるごん、なっちゃん、あやりん會一起跑上來,麻友喜歡在頂樓畫畫、はるごん和あやりん則是覺得頂樓的風吹著很舒服,適合睡覺,なっちゃん是不放心他們所以一起跑上來的。

由紀穿著冬天的制服外套,她把被風吹亂的髮絲撩到耳後。

有時候愛佳真的覺得,由紀是個讓人摸不透的人。

麻友的事情也一樣,明明就和宮澤曖昧,卻又從小野那邊傳出是在和麻友交往。


但是愛佳不討厭由紀,反過來說,如果不是因為由紀也喜歡著麻友,愛佳其實還滿喜歡由紀的。


「還記得上次你說,你喜歡我的事嗎?」


由紀轉過身看著愛佳說道,這時候愛佳才注意到,由紀的領口沒有繫著領帶。


啊、還有...她是叫愛佳,而不是らぶたん...是知道些什麼了嗎?


「其實當時我還滿訝異的,但是、不是這樣的吧,愛佳你、根本不喜歡我的吧?」

「...為什麼?」

「愛佳看著我的時候,眼神不是喜歡喔。喜歡的...是麻友吧?」

由紀所說的,愛佳其實不怎麼意外,因為由紀是很敏銳的人,遲早會發覺的吧。

「愛佳為什麼不告白呢?因為怕被麻友拒絕吧。拒絕了,就可能連朋友都做不成了。但是、麻友也是一樣的不是嗎?在愛佳你、做出了那種事情之後,麻友有多痛苦,你也看到了吧、你也知道的,不是嗎!?」

她朝著愛佳走近了幾步。

「哪一邊都不想捨棄,哪一邊都想要。那孩子想要我,卻也想要你,雖然是兩種不同的感情,但是在麻友心中...這說明了我們都是她最重要的人,不是嗎?」


由紀伸出了手掌。


「把領帶、還給我。」

咬著下唇,愛佳似笑非笑的從口袋裡拿出了領帶。

她把領帶放到由紀的手掌上。


「我、我只是暫時把まゆゆ讓給你而已。」有些怒瞪著由紀「如果你在讓まゆゆ傷心的話,絕對、會把まゆゆ搶走的。」


由紀笑了,她摸了摸面前這彆扭的孩子的頭。


「才不會讓你有機會的。」



長呼一口氣,愛佳拍開由紀的手。

「我要走了。」










愛佳從頂樓上逃走後,躲在後體育館大哭了。


完全的、輸給了柏木由紀。


連一點點勝算都沒有。


但是這樣,麻友就會快樂了吧?


嗯、又會像以前一樣笑,又會像一前一樣了。


眼淚滴在地上,渲染開後又消失。


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沒事吧!?」


一雙手拿著手帕遞到面前,愛佳抬起頭,二年D班的宮澤佐江擔憂的看著她。

「啊、你是らぶたん嘛,這麼可愛的女孩子怎麼會自己一個人哭泣呢?」

佐江溫柔的用手帕擦拭著愛佳臉上的淚水。

「你認識我?」

宮澤佐江憑藉著帥氣的外表以及精湛的球技,在校刊部第二次所舉辦的人氣風雲排行中拿下第九名。

這樣的人,照理說應該跟自己決然無關係才對。

佐江露出陽光又溫暖的笑容「りんちゃん、就是ゆきりん啦,她有和我提到你喔,你是まゆゆ無可取代的親友。ゆきりん和我這麼說的。」


無可取代的、親友嗎?





「愛佳!!!!!」




很耳熟的聲音在體育館內響起,甚至帶著一絲焦急、一點擔憂的語調。

佐江朝著愛佳不敢看去的方向大力的揮了揮手「まゆゆ,在這在這。」

腳步聲越來越近,愛佳終於鼓起勇氣朝著來人望去。

滿臉怒意的渡辺麻友在她面前止步。

麻友沒有說話、沒有責罵、沒有任何反應,僅僅只是,注視著多田愛佳。

佐江識趣的拍了拍愛佳的肩膀,說了聲道別後,便踏著輕快的步伐離去。


麻友的表情讓愛佳害怕了起來。


該不會是ゆきりん回去之後和麻友說了領帶是她偷走的事情吧?


這也難怪、那天麻友找的那麼著急...

那麼重要的東西,竟然是好朋友偷走的,肯定非常生氣吧...。


麻友的身子向前傾,誤以為要被打的愛佳閉上了眼睛。


接著,她被溫暖的懷抱包圍住。


「你難道不知道大家會擔心嗎!!!」麻友的聲音帶著一絲哽咽。

用力的、緊緊的抱著愛佳。

「ま...まゆゆ?」

「就這麼離開之後,沒回來也不說一聲,到底在想什麼啦、笨蛋!!!!」


啊、對了。  和ゆきりん告別之後,好像翹掉了一堂課了。是英文嗎...?


「還有、ゆきりん的事情,我...。」

愛佳搖了搖頭「ゆきりん的事情,和さっしー的事情一樣,都是一時衝動下脫口而出的,只是誤會而已...對不起呢、まゆゆ。」



「...但是らぶたん不是說還滿喜歡さっしー這樣親親抱抱的嗎?」


「まゆゆ!!!!!!!!」



臉上的淚水還沒有擦乾,但是愛佳也反手抱住了麻友。

「算了、讓你擔心了,對不起まゆゆ...」



和麻友穩住了情緒之後,愛佳有些彆扭的撇開頭。

用衣角擦拭掉眼角最後一抹淚水後,麻友從口袋裡掏出一顆巧克力「らぶたん、給。」

「巧克力?」

「嗯。」

麻友不著痕跡的牽起愛佳的手掌。

看著手上的巧克力,愛佳笑了,卻馬上又彆扭的收起笑容「又不是什麼名貴的巧克力、嘛,我就姑且收下吧。」

麻友嘿嘿笑著「らぶたん收了我的巧克力耶,最喜歡了喔、らぶたん~ 」

「我也是、最喜歡了哦...」愛佳看向一臉得意的友人「巧、克、力。」


「----打擊!!!」


「哼哼~~♪」



ーー『才怪,我可是最喜歡、最喜歡了...まゆゆ你...。』











拿著為了學園祭所設計的宣傳單來到體育館,麻友順利的找到了籃球部長兼活動委員長,三年級的秋元才加。

把宣傳單以及流程讓對方預覽過後,才加也順道提出幾個改善的地方。

「這裡和這裡有點太趕了吧?不如安插幾個表演...麻友?」

麻友的眼神,不知何時從流程單放到了體育館內籃框柱子旁的兩人身上。

帥氣的王子大人和美麗的公主殿下、對...就像羅密歐與茱麗葉一樣,好像註定是一對完美的戀人。

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文化祭的記憶湧上了腦海,因劇情需要而接吻的兩人、那還是第一次看到呢...


ゆきりん害羞到臉紅的樣子...。


「まゆゆ~~~!!!」


就在麻友暗自想著等會就這麼默默的離開體育館時,突然的叫喚聲引起不少的注意,包括柏木由紀。


「えれびょん、我真是被你害慘了。」露著笑容,麻友卻有些不滿地瞪著友人。


一年A班的惠令奈跑了過來,顯然在體育館看到麻友讓她很高興,惠令奈拉著麻友的手「最近都不常見面了呢。等會和みゃお要一起去站前新開的咖啡廳吃聖代呢,まゆゆ一起來吧?」

「學園祭快到的關係,沒什麼時間呢。」麻友苦笑著,然後她拍了拍惠令奈的手臂「晚上在傳簡訊給你吧。」

從才加那裡接過修正後的流程單,慌張的轉身想要逃走的時候。

非常不想聽到的聲音叫住了她「まゆちゃん,急著去哪呢。」

轉過頭,麻友盡可能帶著合善的笑容看著由紀「原來ゆきりん也在啊,我沒注意到呢。」

柏木用很危險的笑容看著麻友。

甚至擅自對才加和惠令奈道別,霸道的拉著麻友的手離開體育館。









由紀的背影不寬,但是很讓人安心。

麻友發呆似的看著走在前頭的人,烏黑的髮絲和白皙的皮膚,由紀就是這麼完美。

然後、應該要和王子大人在一起...吧?

小時後聽到的童話故事結局都是這樣不是嗎?

漂亮美麗的公主,和英俊帥氣的王子大人。


自己、是什麼...?


童話故事裡,沒有屬於自己的角色吧?


啊啊、竟然悲慘到連ゆきりん的世界一角都混不進去。


但是,我應該還是可以混在、王子大人和公主結婚時的那一些平民之中的吧 、 大概...。



「麻友?」

由紀好笑的看著發著呆,明顯不知道妄想到哪裡去的孩子。

然後在第二聲的叫喚時,終於把對方的靈魂拉了回來。

「...這裡是?」

看著週遭的景象,麻友很快便從腦海中辨識出位置,這裡是、她和由紀成為戀人的開端,是交換領帶的,那條走廊。



由紀伸手,把自己的領帶解開,並抽了出來。

接著,她伸出手,溫柔的拿下麻友的領帶夾,並解開領結。



ーー「我只是、因為麻友說領帶不見了,所以先把麻友的領帶歸還保管,等我把領帶拿回來後,就會要回來的、只是這樣而已、喔。」

啊、由紀找到領帶了?還是又買新的?

不過,只適合混雜在平民之中的我,有資格、嗎?



身體早在頭腦這麼思考時,先一步的動作了。

麻友後退躲開了由紀準備抽掉領帶的手,甚至、用左手按住被解開的領帶。


「まゆゆ?」


「吶、由紀...觸碰公主的平民,會觸犯眾怒的吧?因為童話故事、不是這樣的結局啊...。」


啊、眼淚快要不受控制了...。


「那條領帶、まゆゆ沒有、收下的資格吧?」

 

由紀抿起嘴唇,似乎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似的看著窗外。

突然落下的大雨讓由紀笑了。



ーー簡直、就和那天一模一樣。
面前的這孩子、鼓起勇氣在走廊上叫住她,好像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吐出告白的話。



「公主、是指我嗎?」


「嗯...」


由紀的視線一直看著室外滴落在窗戶上的雨滴,卻在得到這個答案時,轉頭看著麻友。


「不對吧。

我是、柏木 由紀喔,17歲、身高163cm、體重秘密、喜歡偶像、西瓜、鮭魚和まゆゆ、出生在鹿兒島私服被說土死了的普通女孩子,柏木由紀喔。」


麻友的淚水又落了下來,她忘記去擦拭,只是望著由紀。


「因為不是公主,就算麻友是平民,接觸也沒關係的。」由紀的手掌撫摸著那孩子滿溢著淚水的臉頰「因為我只是、土包子的柏木由紀,所以想要的也不是王子大人,我只想要渡辺麻友ちゃん一個人而已。」

由紀的手掌很暖,說的話也很溫暖,麻友甚至對不信任這段感情的自己感到慚愧。

她用手背抹掉淚水,然後毅然決然的抽出領帶。

「可以、讓我幫由紀繫上嗎?」

點了點頭。麻友緊張的撈起她柔順的髮絲,然後把制服領口翻開,因為身高的關係,由紀得稍微彎下腰才能方便麻友動作。

而從側邊看去,麻友認真的計較著那一點點的微妙對稱的側臉,十分可愛。

不自覺的湊上去親吻了那孩子的臉頰,果然、連耳根都紅透了。

「好...好了。」麻友似乎很滿意,她看了一下後突然焦急的翻著口袋「糟糕、沒有領帶夾...」

麻友在一開始入學時,沒有用領帶夾的習慣。

但是和由紀熟識之後,由紀總是會在每一天內碰到的第一面時把多帶的一個領帶夾夾到麻友的領帶上。

由紀說,領帶亂飛的感覺很糗。

麻友也認同,不過卻依然沒有去買領帶夾,因為她習慣了那個人每天幫自己親手夾上。

所以麻友的身上,怎麼可能會有多餘的領帶夾。

懊惱的想著時,由紀伸出手,攤開的手掌上,放著銀白色的領帶夾。

接過,並思索著印象中由紀夾著的高度。

麻友終於露出滿足的笑容。

「謝謝。」低頭看著與平時有些打法不同的領帶,由紀撫著領結笑了。

然後她也把自己的領帶幫麻友繫上,依然是那樣的輕柔,在把領帶夾夾上後,由紀在那孩子額頭上落下一吻。



「今後、一生互相關照吧。」



「由紀、好喜歡你...。」


麻友低著頭細聲的說著。從告白後,麻友不曾在說過這句話,『說出口好像就會害羞的窒息死掉。』,麻友紅著臉頰向由紀解釋著。

但是這孩子卻不忌諱的向愛佳說喜歡,關於這點,號稱穩重的柏木由紀,第一次感受到吃醋的味道。

「什麼嘛...」無法自拔的親吻著那孩子的臉頰,由紀喃喃的報怨「根本就不會窒息死掉的...。」

知道由紀指的是什麼,麻友一面努力的嘗試想要推開由紀越來越接近的距離,一面解釋「我只是說"好像"而已嘛...」

「所以為了鍛鍊麻友的心臟,每天都說一次吧。嗯~?」

「那我會羞恥到想自殺的...。」

由紀停下了親吻的動作,她看著麻友。

少了某些親密感,麻友疑惑的望著由紀,卻在下一秒訝異的連眼睛都忘了閉上。

由紀的唇吻上了麻友的唇,像是渴求什麼般親吻著,被逼了後退一步的麻友,背部頂到了冰冷的牆壁,有了身後的依靠,由紀更放肆的撬開麻友的唇齒。

舌尖互相勾纏著,麻友勾著由紀的脖子,淺意識的激烈的回應著對方。

直到由紀依戀的離開了嘴唇,麻友喘著氣,這一秒,她真的以為自己會窒息而死。

「我說過,麻友誤會的想要,有機會我會下手的。」由紀的嘴唇仍然磨蹭著麻友的耳鬢,隨著語句所呼出的溫熱氣息讓麻友顫抖了身子「為了、不讓親愛的麻友ちゃん會羞恥到想自殺,作為戀人的我,會每天逐步幫麻友鍛鍊羞恥心的。」

「...什?」

「可愛いね、Chu~♫」

「等等!!」麻友緊張的胡亂推著把自己逼到牆角,形成現在除了被那人的手臂圈著之外,已經沒有任何地方逃跑的人「由紀的發言未免也太危險了吧?加上腹黑什麼的、更加危險了啊!!!」

雖然麻友極力想要推開兩人之間的距離,但是柏木學姊似乎對親吻她這件事顯得樂此不疲。

由紀的唇在麻友的環頸間游移著,並嗯嗯、啊啊的附和著麻友所說的話。

到最後,放棄了一絲掙扎的機會,渡辺麻友不滿揪起眉頭。



「由紀ーーー。」


柏木由紀抬起頭的那一瞬間,雖然只是快速的一個吻,但是她還是樂得連眼睛都笑彎了。

「まゆゆ~~~!!」

「等等、抱太緊了啦!!」由紀不經意朝著麻友的耳朵吹氣的舉動,讓麻友縮起了脖子「我需要喘息的空間!!不對、這樣的發展太奇怪了啦!!!」



「啊啊、我還在想是誰呢,原來是終極的笨蛋情侶啊?吵完架後就像強力膠一樣黏得緊緊的,是想讓CinDy我羨慕嗎?」



浦野一美老師,依然像上次一樣,非常不識趣、卻適時的出現在走廊上。


「CinDy。」這一刻,某隻小朋友趁著這段空檔,彎身鑽出了由紀的禁錮。

寵溺的摸著麻友的頭,CinDy有時候也覺得,就如なっちゃん所言,自己好像太過寵溺她了。

比起一般的學生,要更加的注意麻友,簡直、就像是把這孩子當成了親妹妹一般的存在。

五味雜陳的抬起頭看著由紀,那邊也是個讓人心疼的孩子。


唉、煩惱著這種事...CinDy我真的老了嗎?



上課的鐘聲響起,CinDy從思索中拉回了注意力,她對著兩個孩子說道

「去社團吧。」


朝著由紀點了點頭,麻友主動的牽起她的手。


「這是、鍛鍊羞恥心的第一步。」


雖然這麼說著,卻紅著臉撇開頭的麻友。



看著走在自己前頭,卻輕輕牽著自己的手的,渡辺麻友、由紀忍不住加重了握著那孩子的力道。


―― 我、才不是什麼公主啊。因為在我面前的妳,才是讓我心甘情願臣服的小公主啊...。



End。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謝
  • 跟著大大搬家到這裡來了~
    我沒有痞客的帳號~
    呵呵~我現在也有追妳在果壇的那篇 (絆)
    我絕對不是要來催文的(笑)
    請問要怎麼稱呼你呀~小熊嗎?
  • (驚悚豎毛)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那個...我、坑了...的說(撇頭)

    於 2011/12/22 16:04 回覆

  • 小謝
  • 什麼!!(抓
    不要阿~~~我入坑了說
    您忍心嗎~大人~~
    那篇真的寫的很棒欸
    由紀和麻友的感情才剛開始呢...
    嗚嗚~你可以慢慢填但是請不要棄呀(跪

    是說你很喜歡少女時代呢!
    現在是改寫少女時代的文章嗎(笑
  • 對不起!! (掩面)。好啦我試著慢慢填但不棄坑...
    是說真的很感謝你能喜歡,欠揍的是我這個寫手太....(ry

    但是Mayuki真的、是能媲美Real的CP呢w。


    我很喜歡喔。本來就是九隻的飯,但是三次總選時跳到了AKB,10月左右又跳回孩子們的懷抱裡了。
    本來就在寫九隻的文。九隻真的很棒,但是因為國家的關係,往往都讓人沒去關注,就直接抹滅了他們。

    於 2011/12/23 02:17 回覆

  • 小謝
  • 哈哈 謝謝你呀!!答應我這個無理的要求(跪
    我真的完全融入那個劇情了說...真牙敗XD
    其實你真的寫的很棒耶!我跟另個朋友都好喜歡~

    mayuki他們之間的那種繫絆真的很棒
    所以才會這麼喜歡他們
    如果不是他們我也不會就這樣喜歡上AKB吧

    嗯嗯~我身邊也有朋友是少女時代大粉絲
    雖然我自己本身是日飯還有AKB飯
    可是也是會稍微看一下(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