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G番外篇(仍主允侑)

正文:

 

 

前略,給親愛的瑜斌姊,在特一的生活比想像中的還要難受,尤其是泰妍姊的眼神不在我身上時,真的…好難過…… ─ ─ By  宣美

自作自受,活該。  ─ ─ By 金瑜斌



☆ ★



「你啊。」在高三十三樓的屋頂上,Sunny撥開了被強風吹散的髮絲,她撇頭看向自己今天的新搭檔「是跟權侑利吵架了嗎?」

鼓著臉頰坐在旁邊的允兒踢踏著雙腳「哼。」

看見允兒如此幼稚的反應,Sunny只得聳了聳肩,接著她瞇起了眼睛向下面宛如玩具般的街景望去「好像出現囉。」

本來毫無精神的允兒也跟著站了起來,視線也隨著Sunny看過去。

幾條街外的巷子裡,有隻超乎想像的龐大身影。

「是未成年狼人。」Sunny看向允兒「是在巷子裡所以更好辦,速戰速決,Ok?」

允兒興致缺缺的點了點頭,然後拉起了帽子罩住自己鬱悶的臉孔。

Sunny前腳一蹬,便從三十三樓跳了下去,途中她靈巧的已各種突出物做踏點,快速的朝著目標物移動。

允兒也緊跟在後,她沒多久便追上Sunny,然後倚著牆以斜眼偷喵在巷子中的狼人。

陰暗的巷子裡,一隻突兀的巨大狼人正朝著月亮嘶吼著,腐敗的味道隨著牠的接近而濃厚,野獸的低吼聲越來越接近兩人。

「Cover我。」Sunny這麼說著,腳下便出現了火紅色的法陣。

不等允兒反應過來,Sunny首先衝了出去,她的左手不知何時積滿了熊熊的火燄,在接近巨大的狼人時靈巧的扔了過去。

被砸中的狼人吃痛的吼叫著,牠憤怒的瞪著Sunny。

揮舞著鋒利的爪子,Sunny一一靈敏的躲過,時不時還游刃有餘的朝著狼人噴發了幾撮火燄。

被耍的團團轉的狼人低沉的嘶吼著,這時突然一聲尖銳的尖叫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巷子口不知何時站了個女人,她指著狼人顫抖的說不出話來。

「竟然能看的到異界之物!?」Sunny皺了眉頭。

緊接著,狼人突然張著血盆大口衝向女子,見這情勢,允兒掏出了手槍,朝著狼人的臉發射。

這一槍的確達到了威嚇的作用,狼人停下了腳步瞪著允兒,但是那一槍,卻是不偏不以的打中Sunny的左肩「林…林允兒啊!!!」

察覺到自己失準的允兒掩住了面「對不起啦…」

女子傻愣愣的看著肩膀滲血的Sunny,再看了一眼兇手的允兒「我以為你們是一夥的?」

Sunny瞪了一眼這個早已從狼人驚嚇中復元的女子「是一夥的啦,該死的允兒妳竟然誤射??」

精準的閃開朝著自己衝來的狼人,允兒面帶歉意的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準頭… 」

允兒的射擊能力是特一中最差勁的一個,所以允兒的搭檔時常是準頭最好的Yuri,因為允兒的附屬能力是一個小時的拷貝能力,她能靠身體接觸完全拷貝那個人的能力,深知這點的Sunny無奈的搖了搖頭。

被擺了一道的狼人站住了腳步後,回頭又朝著允兒準備攻擊,允兒煩躁的嘖了聲,她閃過銳利的堅爪後朝著狼人的臉頰一踢。

狼人被踢飛了幾步之遠,雖然看起來好像是允兒佔了上風,但是憤怒的狼人並不是光靠體術就能贏的,這點允兒心知肚明。

Sunny的左手拇指與食指相互一搓,火焰便噴發向狼人的身上。

趁著這個空檔她拍了允兒的肩「林允兒!能力借給你吧。」

嘆了口氣,允兒的腳下出現銀白色的法陣,過一會兒狼人再度衝過來時,她的左手也像Sunny一樣積蓄了火燄「今天,難怪會這麼悶熱!!」

她丟出了一顆巨大的火球,直直命中狼人的臉頰,頓時燒焦的味道四溢,允兒朝著正用雙爪滅火的狼人又是一踹,她把被踹倒在地的狼人用腳狠狠的踩住頭。

「我今天… 很不高興… 也很不爽!!」火焰不斷的從她的左手燃燒著,狼人哀嚎著,然後拼命掙扎,但是被允兒踏住的地方紋風不動,最後火勢逐漸越來越大,淡淡的烤肉味也傳了出來。

雖然已經放開了腳,但是允兒卻沒有輕易放過對手的打算,她依然憤怒的低聲呢喃著「跟朋友出去!?單純出去後領子會有吻痕?笑死了。」

像是為了發洩心中那一股怒氣,本來艷紅色的火焰逐漸變成淡青色,連離允兒尚有一絲距離的Sunny都感覺到那炙熱感。



「權 侑 利 你 把 我 當 白  癡  嗎!?」

當白色火光亮起時,Sunny聽到了這麼一聲吼叫。



☆ ★




「這是…?」隨後趕來收拾殘局的環境課的成員們看著一遍焦黑的現場。

「本來是個狼人啦。」Sunny無奈的解釋著「但是現在… 如你所見囉。」

環境課的人嘆了口氣,雖然他們也負責特一的善後,但是環境課與特一的相處要比刑事課好太多了,他們無奈的搖了搖頭,示意允兒和Sunny先行離去。



和允兒並肩走在街上,Sunny按著左肩「這個傷大概到明天才會消吧…」

「抱歉啦…」

嘆了口氣,Sunny拍了拍允兒的肩膀「沒怪你啦。」

這時一名女子跑向了他們兩人,正是方才在現場差點遭受到攻擊的女子「你的傷,沒事吧?不用送醫嗎!?」

Sunny稀奇的挑了眉毛「你看的到剛剛那東西?」

女子點了點頭。

「很稀奇啊…」Sunny上下打量似的看了女子「簡直都可以加入我們了。」

「現在是說那個的時候嗎!?你中彈了耶!!」女子驚呼道。

Sunny聳了聳肩「明天就會好的。」

女子依然不肯輕易放過Sunny,被逼急的Sunny轉頭想要向允兒求救,卻不知對方早幾何時已經不見了。







推開特一的門,允兒沉著一張臉走了進去。

早已過了下班時間,如今特一只剩留守的宣美和fany獨自坐在位置上。

「Sunny呢?」fany首先抬頭問道。

情緒不滿的允兒不帶好氣的回問「權侑利呢?」

「不知道,剛剛還在這的。」

允兒走到自己的位置上,重重的摔上了報告書。

平時一副大大剌剌的允兒,現在一臉『我很不高興』的樣子就寫在臉上。

fany接受到宣美疑惑的眼神,聳了聳肩表示無奈之後又把視線放回購物網頁上。

看著自己座位上什麼都沒整理的報告和書籍,允兒更加不滿的皺起眉頭。

平常下班時總是第一時間幫她把東西都整理好的,如今卻把她丟下獨自一人。

隨意的把東西都掃進包包裡後,允兒走向了門口,卻剛好碰到匆忙準備進來的權侑利。

「哦!允兒,你回來啦,我還以為會等不到你下班耶。」Yuri傻傻的笑著,然後撇到了允兒手上的包包「你要走啦?等我一下─ ─ 喂!」

允兒壓根沒有理會Yuri,她氣呼呼的自顧自的往外走。

快速的把自己桌上的公事包抓了起來,Yuri快步跑向允兒身邊「怎麼啦?剛剛出任務發生什麼事了嗎?」

平時總是和自己組成一組的允兒今天卻舉手說到想要換搭檔這件事讓Yuri稍微感到不對勁,只是自己也沒做錯什麼事,沒道理允兒會不搭理自己吧。

允兒突然停下了腳步,她抓著Yuri的衣服直往脖子處嗅。

「允兒?」Yuri不知所措著。

「你剛剛去哪裡了?」允兒放開她後,滿臉不悅的瞪著。

Yuri吐了吐舌「我才沒有去哪裡呢。」

本以為這樣俏皮的撒個嬌允兒就會釋懷,但是權侑利錯了,允兒依然故我的往前走去,這次還拿出了電話「喂,ssica언니,今晚能借宿一夜嗎? 我會帶蛋糕的喔。」

Yuri眨了眨眼睛,她不解的跑了上前「允兒妳要去住ssica家?為什麼不回家?晚餐呢?」

林允兒闔上電話後,燦爛又不失優雅的笑道「關 你 什 麼 事 。」



不理Yuri的叫喚聲,允兒自顧自的走去。

她怎麼可能說的出口─ ─

權侑利的身上有昨晚和唇印一起纏繞在身上的CHANEL(香奈兒)的香水味。


☆ ★


「唉。」Sunny煩躁的抓了抓頭髮「今晚的搭檔又變成你?」

蹲坐在一旁的Yuri像隻被遺棄的小狗似的不時發出低吟聲,她哀怨的看著Sunny「為什麼允兒不理我了……」

「我怎麼知道!?」Sunny忿忿的踢了路旁的空罐「因為你們兩個的關係我連續兩天出勤夜班了!」

「唉唷,陪我出勤又不會怎樣…」

「隨便啦。」Sunny更加煩悶的嘆了口氣,依著牆然後把外套拉的更緊「所以不繼續巡囉?」

「我沒興致…」Yuri開始用手指在地上畫小圈圈。

嘖嘖兩聲,Sunny用腳踢了Yuri的屁股「走啦,去高處視野比較好,然後我聽妳抱怨總行了吧。」

Yuri露出了感激的眼神。







在昨晚和允兒一起挑望的三十三樓世貿大樓的頂端,Sunny端著剛剛在路邊超商買的熱咖啡細細酌飲著。

Yuri捧著熱咖啡,卻只是單單望著下方閃爍的街景。

「說吧,你和允兒怎麼啦?」Sunny輕鬆的坐上三十三樓的欄杆上,一點都不在意是不是會摔下去的危險。

「她最近都不理我,昨晚還去住ssica家,還說關我什麼事,今早去ssica家接她上班時還刻意錯開時間讓我沒遇到,在辦公室遇到也裝做沒看見,巡邏也不知什麼時候和fany說好了一起去,午飯時一回頭就不見人影,我真的… 覺得快死了啦…」

Sunny不語,只是又酌了幾口咖啡。

「我又沒有做錯什麼,可是感覺就是在跟我賭氣嘛!!」Yuri煩躁的長嘆一口氣。

「這麼說起來,昨晚… 」Sunny撇了頭,想起來昨晚允兒那殘忍的屠殺方法中喊的名字「允兒似乎是把敵人當成你在痛毆…」Sunny盡量用了很委婉的方式解釋了允兒昨晚的暴行。

「果然是討厭我了吧…」Yuri又開始掩著臉低吟著。

Sunny拖著下巴「是討厭嗎?比起討厭來說,更像吃醋或忌妒的表現吧?」感覺到Yuri注視著自己的視線,Sunny無奈的解釋「你知道的,美英時常這樣。」

「吃醋?我有做什麼嗎?」Yuri傻傻的撇了頭。

接著她掏出了槍,黑色的法陣出現在腳下,她看似隨意的朝著下方的街道開了幾槍。

「是不是誤會了?」

權侑利把槍放回了Leg Holster(腿部槍套)中,Yuri的魔法是近乎絕對的命中能力,所以就算是在三十三樓的高空上,也能百分之百命中目標物,這是身旁的Sunny動用魔法也做不到的事。

Yuri煩躁的撐著額頭「我最近誰也沒見啊!!」

Sunny看著好像要下雨而打起雷的天空「好像快下雨了。」

「嗯,不知道允兒有沒有帶傘…」

嘆了口氣,Sunny站了起來「走吧,回去吧。」

「咦?」

「泰妍那裡我會解釋的,

如果她問起的話。」Sunny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允兒。」因為提早回來的關係,Yuri正好堵到了準備要回家的允兒「你要回家了?還是…」

允兒燦爛一笑,用力抽出自己被Yuri抓的緊緊的手腕「失陪,權前輩。」

看著允兒離去的背影,Yuri愣住了。

fany拉了拉Sunny的衣角,小聲的問道「怎麼了?」

嗑著蘋果的Sunny挑了眉「吵架了。」

「Why?」fany似乎有些驚訝「特一的Couple搭檔也會有吵架的一天?」

Sunny笑了笑,她拍了拍fany的頭「誰說CP就不會吵架,我們一個禮拜之內吵的次數不也很多。」

fany鼓起了嘴沒有回應,只是默默的看著依靠在門口,心靈受創的權侑利。




★ ☆



緊接著幾天允兒仍然是對Yuri不理不睬,而兩人之間低瀰的氣氛也讓特一的人不是很好受。

金泰妍揉了揉眉間,下屬之間都已經變成這樣了,不插手看來是不行的,她看了Yuri和允兒一眼「等會夜巡你們兩個一組。」

Yuri霎時露出了感激的眼神望著泰妍,而坐在另一頭角落的允兒不滿的拍桌「我不要!」

泰妍瞪了允兒一眼「放心,也不會讓你們兩個單獨去的。」

見到允兒稍微緩和的樣子,泰妍緊接著道「我和Sunny也會跟著去的。」


又換來允兒的瞪視。





身為隊長的泰妍夜巡反而不像其他人一樣在街上閒逛,她直接帶著眾人到了世貿大樓的頂樓,然後她依著牆看著允兒和Yuri「你們兩個到底怎麼了?」

允兒雙手抱胸撇過頭,Yuri也不知所措地。

Sunny坐在牆邊,雙腳踢踏著「難道要這樣吵一輩子嗎?」

允兒忿忿的轉過身「反正某人也沒有打算和我解釋的意思。」

「咦咦…?」

看著Yuri一副小狗受傷的樣子,泰妍不禁淺淺笑道,她看著允兒「但是你也沒有告訴某人你希望得到她的解釋呀。」

「這種事情應該不是我問起,她才來跟我解釋的吧!?」

「或許是這樣沒錯,但是那個某人是誰,你想她有聰明到這種程度嗎?」泰妍似笑非笑的看著允兒。

撇了一眼在身旁發出低吟聲的Yuri,允兒煩躁的抓了抓頭「好啦!!我說就是了!!」

話才剛說出口,Sunny便低聲制止道「很抱歉你有這個勇氣,但是工作上門囉。」

允兒轉過頭去,不耐煩的說「那就隨意打…」

一抹黑影從黑暗的天空中急駛而過,泰妍跑到了Sunny身邊,她的眉間難得又皺在一起,她瞇著眼睛張望著漆黑的夜空。

這時黑影又俯掠而過,但是這次黑影朝著他們發動了攻擊,尖銳的利爪彷彿在熱刀切奶油般,輕易的劃開了地板。

「是什麼?」允兒皺著眉頭警戒四周然後低聲問道。

泰妍搖了搖頭,漆黑的夜空彷彿給那怪物做了十足的遮蔽。

無可奈何之下,泰妍的腳下出現金色的法陣,她閉上眼睛,然後輕聲喚道「照明燈。」

金色的霧氣散去後,數十架工業用的照明燈出現在身旁,瞬間讓漆黑的夜空變為明亮。

Yuri倒抽了一口氣,隱藏在黑夜中的怪物現出了身影。

「天使…?」

「不,是samele。」泰妍似乎比以往更加嚴肅起來。

以牆為掩護的允兒不解的問道「samele?」

Sunny苦笑了一下「俗稱堕天使,是背叛了上帝之後而被放逐出天堂的天使。」

「本來不應該在人間的。」泰妍看向允兒「透過異界的縫隙跑到人間的樣子,你們能碰上可真是… 運氣不錯?」

看著泰妍不自然的挖苦,允兒可真的完全笑不出來,平常他們對付的異界之物幾乎都是書上或傳說故事裡有聽過的,在不然都是以往的前輩對付過的,如今這個堕天使在允兒的認知裡,沒有一個前輩跟她說過,更不用說會想到有天要對付這種東西。

有著人模人樣的天使用著空洞的眼神掃視了他們,漆黑的翅膀唰的在夜空中伸展開來,牠從喉頭發出了尖銳的怪叫。

「允兒、Yuri,我沒有在開玩笑,這次的對手不是能開玩笑的,所以你們兩個的事情先暫時放下吧。」泰妍擔憂的看著他們兩人。

深知泰妍的心情,允兒深深的吸了口氣,銀白色的法陣在腳下閃閃發亮,然後她拉起自己的帽子「Yuri언니,允侑Couple暫時復活吧。」

微微笑了一下,Yuri的腳下出現黑色的法陣,她和擦身而過的允兒互擊了手掌。

Sunny的腳下也出現了火紅的法陣,她一邊用大拇趾與食指互搓來噴發出一撮一撮的火燄,然後她回頭看著泰妍「我做誘餌,先把牠引到郊區,Ok?」

泰妍點了點頭「你自己小心點,讓允兒和Yuri cover你。」

點了點頭後,Sunny慢慢的移動了腳步。

而顯然堕天使對Sunny手上發出的聲音以及噴發出的火焰感興趣,牠的視線跟著Sunny移動著。








而此刻在特一待命的夜班人員正無趣的打著哈欠,他們正在等夜巡人員回來後好準備換班。

這時泰妍桌上的電話響起,他們都知道,那是所謂的緊急電話,於是秀英從位置上跳了起來,大剌剌的踩著大家的桌子直達電話旁「喂。」

其餘的人緊張的看著秀英,只見秀英本來充滿倦意的眉間突然皺了起來,掛下電話後秀英看著剩餘的人「Boss需要支援了,出發吧。」

接到命令的那一刻,ssica套上了制服外套。



★ ☆



「Sunny언니!!」允兒掩著左肩上的傷口,然後她緊張的喚了剛才被突襲而腳滑從高樓上墜下的Sunny。

Sunny捂著肚子,肋骨貌似被打斷幾根了,她難受的以各種物品做踏板,止住了正在向下墜的身子。

漆黑的天使尖叫著又向允兒俯衝過去,一顆子彈不偏不移的打中了天使的眼睛,牠快速的拉高距離,流著漆黑的鮮血的左眼似乎已經報廢了,牠難受的用剩餘的一隻眼睛瞪著朝她開槍的Yuri。

「抱歉,就是這麼準。」Yuri聳了聳肩,然後拔腿就往後跑。

他們現在最主要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要先把這怪物引到無人的地方後,才能恣意的進行攻擊。

所以權侑利使勁了吃奶的力氣跑著,她橫跨過數棟大樓,以不可思議的跳躍力跑跳著。

「不愧是特一跳躍力成績第一的權侑利。」緊緊跟在Yuri後頭的Sunny有些佩服的讚嘆道。

Yuri雖然沒有被追上,但是距離也沒有拉開,最後在踏上郊區的那一瞬間,早已在奔跑上用盡魔力的她竟忍不住跪倒在地。

逃跑肯定也會被抓住,Yuri掏出槍想要反擊時。

天使的脖子上出現了鐵鍊,金泰妍拉著鐵鍊,卻止不住重力加速度的力量,反而是泰妍被反作用力往前拋去。

「泰妍!」看著被拋到自己身後的泰妍,Yuri驚呼道。

泰妍以煞不住的速度飛在空中,她不慌不忙的喊道「牆。」,泰妍的面前出現一道高牆,她反身雙腳一踏,止住了這空中飛行。

「Yuri,別再讓牠飛起來了!!」泰妍沒有停頓很久,她緊接著跑向天使,在牠揮出尖爪攻擊時「鐵鍊。」泰妍抓著手上出現的鐵鍊,順速的鉤住天使的翅膀。

被鉤住的天使揮舞的翅膀想要逃脫,這時無數的子彈直直命中牠的臉,雖然威力不大,卻也達到嚇阻的作用。

翅膀被徹底限制住的天使用力的搖晃身子,順利的金泰妍從自己的身上甩了下去。

牠張開嘴巴,黑色的火炎從嘴裡噴了出來,泰妍慌忙的跳開。

「你打斷我的肋骨!痛死了啊!!!!!!!!!!」伴隨著這麼一聲吼叫,Sunny的淡青色火燄宛如風暴般捲繞上天使。

天使用力的拍著翅膀,火焰被吹開,又纏繞上,被痛苦燃燒的天使突然朝天發出了尖銳的怪叫,本來青色的火燄逐漸變為黑色,彷彿變為天使的東西般柔順的圍繞在天使的四周。

「Sunny언니,成反效果了啊!!」林允兒哭笑不得的看著宛如祝融般渾身繞著火焰的天使。

當大夥都不敢輕易靠近時,泰妍拉上了帽子,她快步的跑向天使「炸彈!!」

這一瞬間,數十顆炸彈出現在天使的身上,由於火焰的關係,炸彈幾乎是一出現便爆炸。

龐大的風壓和後座力把距離最近的泰妍撞飛到好幾十哩外,她捂著肚子準備起身,卻嘔出一口鮮血。


被爆炸炸的血肉模糊的天使又尖叫了,允兒的腳下出現銀白色的法陣「借用一下泰妍언니的能力。」

Sunny笑了,然後允兒喚了幾支長矛出現,接過矛後的Sunny用力的把矛拋向天使,夾雜著火焰的矛刺入天使的手臂,牠尖聲怪叫著。

然後瘋狂的拍起翅膀,不同以往的強大風壓讓Sunny根本無法投擲,甚至連Yuri的子彈都被吹開來。

當三人束手無策時。

一抹黑影躍過天使的上方。

巨大的太刀劃開天使的翅膀,在鮮血噴發出來之前,秀英跳開了敵人的身旁「唷,來遲啦。」

Yuri淺淺笑了「你怎麼每次都這麼慢…」

允兒趁著天使吃痛時和Sunny互換了眼神,長矛又不斷的出現,帶著火焰的矛再次不斷的刺向天使。

再加上秀英的攻擊,本來半漂浮在天空的天使墜跌在地。

牠趴伏在地上扭頭嘶吼著。

「你的叫聲,真是吵死了。」本來還在扭動的天使突然快速的結凍。

ssica帶著厭惡的表情瞪著這個生物。

允兒轉頭看向泰妍「最後一擊?」

泰妍點了點頭,卻拉住正在思索著要用什麼來攻擊而嘴角上仰的允兒「知道嗎?Spear of Longinus(朗基努斯之槍)。」

允兒歪了頭,她不解的看著泰妍。

「堕天使也曾經算是神聖的,不要給牠太難看,用Holy Spear(聖矛)來結束牠的性命會比較尊重。」

泰妍的嘴角稍稍上仰了,她輕閉雙眼然後比以往都還要嚴肅、還要久的想像之後,她輕聲喚道「Lance of Longinus(朗基努斯之槍)。」

帶著淡金色的長矛刺穿了被冰凍著的天使的身體,天使的身體隨著冰晶破碎,宛如玻璃破碎一般,銀白色的碎片分散在四周。

泰妍揉了揉身旁的允兒的頭髮「辛苦了。」

允兒仰頭看著四處飛散的碎片,她又望向一臉疲憊的泰妍「언니怎麼有辦法招喚聖物?」

「那不是真正的聖物,只是我腦中曾經看過書上的記憶所想像出來的聖物。」泰妍擦拭掉嘴角的鮮血「雖然不是真的,但是心中是真誠的,那就足以達到效果。」

ssica朝著他們兩人跑了過來,她扶住重傷的泰妍「沒事吧?」


允兒也不是這麼不解風情,她稍微後退了幾步,來到Sunny的身邊「언니的肋骨沒事吧?」

「斷了四隻左右不知道算不算沒事…」Sunny掩著腹部痛苦的說道。

「嘛!會沒事的啦,誰叫我們是Witches。」允兒打氣似的拍了拍Sunny的肩。

卻來喚來一聲吼叫「我肩上也有傷啊!!」Sunny瞪了允兒一眼,隨後無奈的搖了搖頭「你去後面啦。」

被Sunny這麼一推的允兒向後踉嗆了幾步。

她撇到了身旁的人「嗯… Yuri언니,還好嗎?」

Yuri沒有說話,她快速的勾搭住允兒的脖子「我腿軟了。」

被勾住的允兒沒有反抗,她跟著扶住Yuri「抱歉。」

「嗯?」

「對你發脾氣。」

Yuri笑了「我沒有生氣啊。」

允兒不解的看向Yuri。

「只是很受傷。」

「抱歉。」

「允兒啊。」Yuri看著微微低垂著頭的允兒,有些好氣的笑道「有時候有些事情不用道歉就能解決的,況且我也沒有生氣。」

「嗯…」允兒不語,然後走向特一的公家車。


★ ☆


接到電話後趕回特一的fany,看到滿室的隊友滿目瘡痍的樣子,不禁訝異的挑起眉。

「美英啊!!」她接住自家戀人飛撲而來的擁抱,卻不解為何使火魔法的Sunny身上反而有燒焦味。

「你們去打仗啊?」fany皺著眉頭。

簡易包紮好的泰妍笑著回道「比打仗更要命。」

「美英啊!我可能沒辦法回家了。」Sunny不甘心的硬把自家戀人的注意力拉回來。

「嗯?」

「我左肋骨其實好像都斷了。」

雖然搭上了可愛的笑臉,Tiffany漸漸沉下去的臉龐不禁讓Sunny有些後悔實話實說。

「給我去醫院。」fany拖著Sunny的衣領往外走,雖然是準備帶去醫院,但是對待的方式卻一點也不像是在對待一個肋骨全斷的人。


大家無奈的笑著,然後Yuri看向已經收拾好,正在等她的允兒「走吧。」

和眾人都打過招呼後,允兒和Yuri並肩走向門口。




「Yuri언니。」身穿和特一相似的服裝的女子叫住了Yuri,只是特一是黑色,而女子身上的是米白色的。

女子跑向兩人面前,允兒認得這深制服,是和俆玄一樣鑑識科的人。

「泫雅,還沒回去啊?」Yuri高興的笑道。

允兒的眉頭又不由自主的糾在一起,那CHANEL(香奈兒)的香水味和女子身上的味道十分相似,允兒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肯定。

和泫雅道別之後,Yuri回到在一旁等候的允兒身邊。

「真是漂亮呢。」允兒挖苦般的說著。

「對呀,泫雅真的長的好可愛,可愛中又帶著性感。」不解風情的Yuri傻傻的附和道。

本來打定主意不要在幼稚的林允兒不自覺又加快的腳上的步伐。

「允兒!?」察覺到允兒的怪異,Yuri拉住了允兒的手腕「你在生氣?」

「沒有!」不爭氣的眼淚突然滑了下來「討厭!」

制止了允兒要用手擦去的動作,Yuri貼心的拿著手帕擦拭著「為什麼要哭?」

見允兒不語,Yuri嘆了口氣,她抱住允兒。

「嗯?到底怎麼了嘛,你知道我笨,你不說,我怎麼會知道呢。」

允兒哭蹭著Yuri,悶悶的聲音從懷中傳了出來「你要我怎麼問,問你和她上床了是嗎?」

聽到允兒的話,權侑利不自覺的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瞪了權侑利一眼,自覺丟臉的允兒掙脫Yuri的懷抱,自顧自的又準備走人。

Yuri帶笑的又拉住允兒「我怎麼可能跟泫雅上床,你想太多了。」

「領子上有吻痕。」允兒瞪著Yuri。

「那是玩真心話大冒險時輸的留上去的,我承認沒處理好是我的錯。」

「CHANEL(香奈兒)的香水味。」

Yuri有些訝異的睜大眼睛「你怎麼知道?」她從口袋裡拿出了一瓶小罐的香水「上次在泫雅身上聞到了這香水味,覺得很香,如果讓允兒也噴這種香水的話一定很適合,所以我就去找泫雅請教了是哪種牌子的香水,怎麼樣,喜歡嗎?」

看著Yuri像孩子一樣天真笑著的樣子,吃醋忌妒的允兒突然覺得自己很幼稚。

她接過Yuri的香水,然後像是撫摸寶物般的輕柔摸著瓶身「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歡。」

看到允兒露出的笑容,Yuri不禁臉紅的撇過了頭。

所謂小別勝新婚,這幾天來允兒刻意疏離和冷淡,如今再看到允兒的笑容時,彷彿絕世美人般的動人,Yuri不禁感到口乾舌燥。

「Yuri언니?」單純的允兒不懂為何Yuri會耳根通紅成這樣,她稍微把臉靠了上去。

「啊啊!!」驚慌的Yuri向後退了一步,卻踉嗆跌倒在地。

「언니在做什麼啦。」允兒哈哈笑著,然後伸出手想要拉Yuri起身時,卻被對方一把也拉倒在地。

還來不及反應,允兒便感受到Yuri湊上來的唇。

她沒有反抗,她抓著Yuri的衣服,渴求似的擁吻著。

放開了允兒後,Yuri不好意思的吐舌笑道「允兒真的好可愛。」

無奈的噗哧一笑,允兒拉起了Yuri,這時雪白色的雪花落了下來。

「啊,是初雪。」允兒高興的牽住Yuri的手掌「我想喝紅豆湯。」

「嗯,回家煮給你。」寵溺的握緊允兒略冰涼的手掌,Yuri笑道。


★ ☆



瑜斌姊,我好像花瓶一樣被泰妍姊無視著啊!!!!0___QQQQQQQQ但是今天出任務時的泰妍姊真是帥翻了♥♥♥♥   ─ ─ By 宣美。

三更半夜不睡覺,你這混帳傳錯簡訊了吧……╬ ╬  ─ ─ By 金瑜斌。




End。



後記:雖然在允侑站更過了,不過還是放上自家好了(拭淚)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