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決定把放在果壇的坑全部移來私家(默

 

這篇的梗源自於允侑的Witches Generation,因此設定幾乎和Witches Generation相似。

 

 

55494965201107102122012839473653402_001

(圖左:柏木由紀,中:平嶋夏海,右:渡辺麻友)

神喜歡Team B的(哭)

 

翼の折れた天使 = 折翼天使

 

 

正文:

 

 

 

這個世界除了人界之外,還有所謂的異界,充滿了非人與鬼怪,當人界與異界之間產生了縫隙,不屬於人界的東西將會跑到人界。

為了維持人界的安全以及對抗這種事情,韓國政府首先成立了特殊犯罪課。

兩年之後,日本也不堪其擾,開始跟進著成立了特殊犯罪對策室,其成員隸屬政府,卻是自治的單位。

本部位於東京,分支有名古屋分部、福岡分部等等,不過各方重視的,還是首先成立的東京分部。

他們處理的案件,是刑事課所無法解決,被認定為是非人所引發的案子。

就像是現在平嶋夏海在追捕的罪犯,與其說是追捕,不如說是追殺,身穿深藍色軍裝的夏海,在漆黑的夜空裡以不可思議的方式跳躍、穿梭在大樓之間。

胸前口袋連接到肩膀的金屬鍊條叮叮作響,她眼看著前方黑影與自己的距離越拉越遠,在低下頭看著腕上的乳白色陶瓷手錶,離作戰開始的時間只剩不到五分鐘。

無奈之下,夏海的腳下出現淡粉紅色的魔法陣,粉色的迷霧在夜空中散去之後,一小隻日本柴犬用力邁著小步伐跟著夏海。

「招喚失敗!?」夏海躍到屋頂後按著額頭無奈的看著蹭到身旁的柴犬。

假如召喚成功,要扭轉這情勢勢必是沒問題了,但是如今召喚失敗,出來的魔物與一般寵物大小無異,更別說是指望追上目標物了。

小柴犬似乎不知道主人的煩心,在夏海身邊打轉著,並愉悅的搖著尾巴。

沒有考慮太久,夏海便按著耳上的無線電麥克風「麻友...抱歉,我沒辦法在時間之內把目標物引到你那裡了...」

『沒關係,我已經看到目標物了,在和泉小學校的這裡。』

「嗯,我馬上趕到。」

掛上了無線電後,夏海再次邁開步伐往夜空中躍去,與此不同的是,這次身旁跟著一隻奮力追趕主人的可愛小柴犬。

夜晚的飛吹撫著夏海的髮絲,在經過幾分鐘的路程之後,到達了神田和泉町附近,只是夏海的腳步不在像方才如此急湊。

她啞然失笑著慢慢走入小學校的操場,操場上的目標物,她終於能看清楚是什麼鬼怪。

是一隻名為陰魂的漂浮型鬼怪,專門以吸食人類的快樂情緒作為糧食,而眼前這隻陰魂的體積似乎比以往的都來的龐大。

嘛、畢竟也是五起跳樓自殺案的兇手嘛。夏海看著被鐵鍊栓著的陰魂閃神的想著。

但是讓夏海失笑的並不是目標物的現形,而是纏繞在陰魂身上重重的鐵鍊。

被束縛著的陰魂似乎也很不滿,它用力的脫拉著自己黑色又帶著腐敗氣味的翅膀嚎叫著。

鐵鍊開始出現碎裂的聲音,夏海掏出槍正擔心著它又要逃跑時,與自己的淡粉紅色不同的迷霧,是更深、更艷麗的粉紅色迷霧飄散在操場間。

接著,迷霧散去後,無數的鐵鍊加諸在陰魂的身上。

夏海把槍收回Shoulder holster(肩式槍套)後,抬起頭在校園的屋頂上找尋著。

在最後一棟五樓的校舍屋頂上,漆黑的軍服大衣迎風搖擺著,渡辺麻友坐在柵欄上,鄙視的眼神注視著操場上的陰魂。

在陰魂甩開了第二波的束縛時,麻友的手指在空中繪圖著,手指經過的地方,出現著粉紅色的光跡,當最後一筆繪畢,麻友的手指離開了完成的繪圖時,粉紅色的迷霧又再次出現,這次是巨大的鐵籠困住了陰魂。

但是麻友也沒繼續閑著,她的手指在次在空中舞動著,鐵籠的週遭出現數十根巨大的鐵樁,下一秒,鐵樁尖銳的那頭全數突刺進了鐵籠中。

像是小時候玩的海盜筒的光景一樣,但是陰魂身上不斷噴發著漆黑的鮮血讓夏海忍不住撇開了眼神,然後淒烈的尖叫聲迴盪在安靜的夜空中。

過不了多久,再次抬頭時,陰魂早已被消滅,只剩下些許粉紅色的迷霧在飄散著。

身旁的小柴犬突然搖起了尾巴並發出興奮的咕咕聲,順著柴犬的視線望去,從頂樓下來的麻友正往他們這裡走來。

夏海忍不住嚥下喉頭裡的口水,真不愧是被稱為"狂氣的繪師"的少佐,麻友的裡面也是穿著深藍色的軍服,但是外頭又穿著一件黑色的軍裝大衣,胸口上兩條相連的金色橫條和一顆金星在夜空中格外亮眼。

「半藏。」麻友蹲了下來,小柴犬很快的便往那飛奔過去。

看著蹲在地上逗弄著柴犬的麻友,夏海有時候會想,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本來單純的麻友變成如今這個樣子。

在夏海失神的時候,麻友抱著小柴犬走到了身邊「なっちゃん在想什麼?」

「嗯?...啊!沒事沒事,還有まゆゆ你在這樣下去會把我的魔物寵壞的。」看著被寵溺的抱在懷中的柴犬,夏海真懷疑是不是因為以這副模樣出來比較討喜所以牠才常以招喚失敗的模式出現。

「有什麼關係,半藏真是可愛啊。」麻友的臉頰在柴犬身上蹭著,而柴犬也高興的以舌頭舔舐著麻友的臉頰「簡直就像主人一樣ーー。」

被補上的最後一句打了一槍,夏海皺起了眉毛「夏海我才沒有長的一副柴犬臉啦!!!」

「哼哼~誰知道呢~~~♪」抱著半藏朝著校園外走去,麻友突然停下腳步「なっちゃん記得和環境課的連絡並收拾善後喔。」

被遺留在校園內的平嶋夏海看著那相處了五年的親友豪不留情離開的背影,忍不住發出了像小狗委屈的低吟聲。








早晨的陽光火辣的把特殊犯罪對策室成員宿舍外的柏油路曬的發燙,麻友用雙手遮著頭頂快速穿越著,頭上的太陽照的她有些暈眩,雖然身為T7的其中一人,但是卻意外的是個夜行族。

快速的穿越的柏油路並進到校舍後,她快步的到達二樓尾端的房間門前,稍嫌用力的打開了門。

巨大的碰撞聲讓正在收拾東西的浦野一美有些訝異的轉過了頭「まゆゆ,門跟你有仇嗎?」

「CinDy!!!為什麼不跟我說一聲就擅自決定轉隊!」

渡边麻友生氣的原因,正是特殊犯罪對策室中、チームB分隊的精神支柱兼導師浦野一美,在她出任務的時候,接受了上層的建議,轉隊到新成立不久的北海道分部。

浦野一美淡淡的笑了,然後繼續手上的收拾動作「因為那個地方需要我。」

「但是我需要你、チームB也需要你!」麻友沉默了一下「なっちゃん知道了也會很難過的…」

浦野一美和なっちゃん,是チームB的元老成員,兩人之間是什麼關係,眾人就算在愚鈍,也稍微能感覺的出來,加上指原提出的多點可能性,大家早就深信這兩人之間的不單純。

和麻友一起出任務回來的平嶋夏海,因為大家氾濫的同情心,於是到現在都還不知道浦野一美即將離開チームB。

為了不想看到好友的眼淚,為了不想讓チームB少了支柱,於是麻友才決定在任務回來後只睡了四個小時的時間就單獨來找CinDy。

CinDy果然在聽到夏海的名字後愣了一下,雖然很快就恢復,但是對於麻友來說,這樣的細微是逃不出她的視線。

「如果是夏海她的話,不用擔心的。」CinDy蓋上了行李箱,站起身子看著比自己矮小的麻友「我更加不放心的,是まゆゆ呢。」

「欸!?」

「まゆゆ是TOP 7 的 No' 5,同時也是チームB的ACE,這樣的まゆゆ,會不會因為承擔太多而倒下、會不會因為壓力太大而哭泣,CinDy我ㄧ想到這些,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呢。」

CinDy雖然有"鬼教官"之稱,讓許多チームB的新人所害怕著,但是渡辺麻友比誰都清楚,チームB因為有CinDy在而團結,她自己也正因為有CinDy的存在而能更沒有拘束的發展。

一想到這些,麻友紅了眼框「CinDy,我捨不得你…」

浦野一美笑著,把小朋友抱了起來,親暱的蹭著麻友的臉頰「我也捨不得まゆゆ,但是並不是永遠不會再見面啊,下一次見面時,讓我看到更堅強的まゆゆ好嗎?」

難得的主動摟住浦野一美的脖子,麻友吸了吸鼻子「嗯。」



浦野一美離開房間前,和麻友說的最後那一句話,讓渡辺麻友的眼淚緩緩落下,撐起手掌擺在眉毛的梢邊,對著離開的人的位置做出了舉手禮。


─ ─「代我好好照顧夏海和チームB。」








依依不捨的離開了CinDy的房間後,麻友拖著沉重的步伐回到チームB分隊的休息室。

除了出任務剛回來的夏海和麻友之外,其他人應該早就知道CinDy要離開的事情,所以該難過的早就過去了,大家依然是往常的樣子。

惟獨坐在窗邊發呆的夏海,略紅的眼框,看來是哭過了,愛佳來到麻友身邊「剛剛CinDy要離開之前有來找過なっちゃん,之後なっちゃん就一直是那副樣子了。」

麻友揪著難過的心情,走到夏海身旁「なっちゃん,別難過了…」

夏海把視線從窗子拉到了麻友身上,突然面無表情的臉上掛起了燦爛的笑容「聽說某位小朋友哭的西哩嘩啦的啊?」

「什…!?」

「CinDy要走之前還特地強調說『まゆゆ那孩子哭的很厲害啊,可以的話請好好安慰她吧。』這樣的話,想不到まゆゆ除了休斯死掉之外,還會為三次元的人哭的這麼厲害啊?」

平嶋夏海的語氣盡是勝利的姿態,顯然對於昨晚被麻友捉弄這點懷恨在心。

「囉唆…!」被夏海玩弄的麻友很是不滿的坐了下來,並有點懊悔自己剛開始還這麼憐憫夏海,正如CinDy所說的,なっちゃん的話,沒問題的。

嘟著嘴生著莫名的悶氣。

夏海隨意的開口:「まゆゆ知道嗎?那個要來代替CinDy的人。」

麻友抬起了頭,微微皺著的眉頭透露了自己不會喜歡那個新來的隊長的反應,愛佳把手上的奶茶遞給麻友,跟著坐在兩人身旁。

「聽說是個有來頭的人。」

「不管是誰,別以為她能輕易取代CinDy的位置。」二十歲的渡辺麻友,臉上帶著莫名堅定的神情。

夏海和愛佳相視,無奈挑眉,此時踏入休息室的仁藤萌乃在四處張望後,看到了坐在窗邊的三人「まゆゆ,總隊長找你。」

麻友回應了後,和愛佳與夏海道別,默默往總隊長室走去。

從回來到現在,CinDy的事讓她還騰不出時間碰觸電腦和畫筆,就馬上又有事情,渡辺麻友,二十歲,發出了像老人般的長嘆。



總隊長室聚集了七個人,正是所謂Top 7的其他六位和チームK的隊長秋元才加,但是七個人雖然都難得的聚在一起,卻是在各做各的事,麻友走到了高橋的桌子前,對著正在和前田敦子聊天的高橋南行禮並問道「たかみな找我有事嗎?」

Top 7雖然是菁英的七人,但是私下卻像朋友一樣彼此沒有稱謂和階級的相處,尤其是渡辺麻友,是Top 7裡的老么,因此頂上的六人對她十分愛護。

高橋看了來人是麻友,帶著微妙的眼神與敦子相視後,她看了看錶「人還沒來,先坐一下吧?」

「誰還沒來?」麻友環顧了一眼室內,Top 7都到齊了,甚至連チームK的隊長秋元才加都到了,麻友不懂還缺誰。

「チームB的新隊長。」高橋突然收起了笑顏,認真的看著麻友。

果然麻友露出了厭惡的神情「除了CinDy之外的隊長,我不想承認。」

「我知道喔,所以這個人,是能勝任這個位置的人。」

還想反駁的同時,麻友聽到了背後傳來有些耳熟的嗓音。


「打擾了。」


高橋和前田站了起來,回過頭,渡边麻友愣住了,片山陽加朝著她笑著。



如果這個人出現在這裡,就表示……



「不好意思打擾了,柏木由紀報到。」在片山陽加的身後緊接著進來的人,果然是她。

柏木由紀的眼神在撇到麻友時,微微笑了。

「麻友,ゆきりん將擔任チームB的新隊長,可以吧?」高橋走到麻友身邊。

用手按著太陽穴,麻友似笑非笑的搖著頭,好不容易用三年的時間忘記的人,竟然就這麼又大剌剌的出現在這裡「開什麼玩笑啊!」

麻友推開片山陽加,無視室內的所有人,自顧自的走了出去。







隨意的把路旁的空罐踢開,渡辺麻友還是很不高興的握緊了拳頭。

其實チームB的元老不只是浦野一美、渡边麻友、平嶋夏海等人,柏木由紀、片山陽加同時也是チームB的元老成員,但是在三年多前柏木由紀突然選擇和チームK的DiVA小分組遠赴韓國實習,聽說陽加當時也隨同由紀一起前往。

留下了看著空無一物的房子,無助大哭的渡辺麻友。

「可惡!」麻友輕捶了牆壁,柏木走後,她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改變自己,因為CinDy告訴她"哭不能改變任何問題,無法讓ゆきりん回來,唯一能做的,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堅強。"

她已經夠堅強了,由紀走後,她開始嘗試獨自帶隊;由紀走後,她不再把背後仰賴她人。

渡辺麻友認為自己已經夠堅強了,但是她真的沒想到,在見到柏木由紀的那一刻,她心軟了。

「麻友。」

身後傳來不怎麼意外的聲音,麻友很清楚的,由紀會追上她的,於是麻友回過了頭。

「好久不見了呢……」

麻友沒有回應,只是冷冷的看著自說自話的由紀。

「你好像比以前更高了。啊,不再綁雙馬尾了嗎?那樣很可愛呀…啊、不過麻友已經是大人了嘛…」柏木由紀也稍顯的有些尷尬,不過眼神仍然堅定的注視著麻友「麻友、我,很想你…」

說沒有動搖是騙人的,麻友的眼光很不爭氣的先撇開了。她無法面對說出這種話的由紀,更無法面對,輕易就原諒了由紀的自己。

「算了… 。反正你和大家都很熟,就算新隊長是你,我想也不會造成什麼影響。」麻友被打敗似的嘆了口氣「柏木隊長,我先走了。」

「麻友、恨我嗎?」

麻友停住了腳步,看著三年不見卻仍然沒有任何改變的柏木,她搖了搖頭。


然後轉身離開。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