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章的字數似乎有點少ww

 

雖然是這麼說的,不過也有三千左右的話我覺得還好。

我最少一篇短文的字數好像都在三千至六千左右?

 

b226f5193d3b7a3bdab4bdb8  

放這張圖我好想自殺(淦你####)好啦我真的吃不下SaeYuki,宮澤太男孩子氣過頭了整個... 對不起宮澤、untitledk.JPG

我喜歡帥氣的女孩子,但是並不是像男孩子一樣的那種帥氣的意思。然後討厭這CP的原因有少許也是飯的緣故、 在優菜時期我小接觸了女兒和女婿的Mayuki,因為很好奇所以特別去搜尋了Mayuki結果不知道為什麼查到了SaeYuki的相關發文。

內容大致就說SaeYuki有多真實,一起怎樣又怎樣,做了什麼什麼,然後怎樣怎樣,反正就是完全說是一對情侶就是了超可笑、、、

最討厭的就是會把麻友像個是不關己的第三者丟在一旁,明明由紀是不可能會輕易丟下那孩子的大家都很清楚不是嗎?(哭)在說SaeYuki一起去迪士尼時請想想Mayuki也去過,還去過兩次,甚至帶著由紀的媽媽。

算了麻里子大人可能是SaeYuki的福利,但是我堅信阿醬是站在Mayuki這邊的!!!(握拳)

好啦總之可能也是因為私心在麻友身上的緣故,我各種原因下完全吃不下SaeYuki抱歉m(_ _)m

但是雙塔(宮澤/秋元)我不討厭喔。相反的非常喜歡wwwww

 

 

正文:

 

 

不知不覺時間已經來到12月中旬。
距離12月23、24、25所舉辦的冬祭盛典也只剩9天。

柏木由紀和渡辺麻友放棄了社團活動,利用下午社團活動時間加緊冬祭的準備。甚至連運動部的許多社團都被借了人手過來。

新聞部沸沸揚揚的宣揚著這次的冬之祭典,在這個白雪紛飛的季節,彷彿白皇的每個人都期盼著它的到來。因此生徒會更不敢馬虎、每一個活動的流程、裝飾都非常細心的安排。前田敦子的身影也難得出現在忙碌的人群之中。

因為沒有多餘的時間來進行射擊練習,由紀向CinDy請了一段長假。然後CinDy體諒地笑著,拍著她的肩道“你們就放心的揮灑青春的汗水吧。吸血鬼就全交給CinDy我吧。”——不過CinDy、不是堅稱才17歲嗎?

搬著小箱子經過排球場,聚集在那邊的人讓她有些好奇。隨著冬祭的時間漸近,許多班級都在忙著各班的活動,時常會看到許多人聚在一起,但是排球場上的那些人中,有個身穿和由紀一樣款式外套的人影。

柏木由紀忍不住好奇走上前去,她看見除了板野友美之外,還有不久前認識的宮澤佐江。

「りんちゃん!」佐江看見由紀時,率先露出燦笑並朝她走來。

幾天前和宮澤佐江聊過天後,由紀發覺她和宮澤滿合得來的。所以她並不討厭宮澤,反而像老朋友一樣地也露出笑容。「さえちゃん。」

「りんちゃん拿這些東西不重嗎?」佐江看著由紀把手上的小箱子放在地上,微微皺眉。「要不要我幫忙呢?」

「沒關係,不會很重的。    倒是那些東西是…?」柏木由紀好奇的指著板野友美正在盤點的幾口大箱子。

佐江轉過頭去。「那個啊、是手帕喔。」

「手帕?」

「嗯,後夜祭的舞會上要用到的。」佐江彎身把附近的一口箱子打開,純白色的手帕整齊的擺放在箱內。「是傳統喔。」

由紀疑惑的偏著頭。對於沒經歷過冬祭或者是夏祭的她來說,任何事物都很新鮮。但是手帕跟後夜祭,她想不到有任何關聯處。
雖然有聽說過為期三天的冬祭最後一天會舉辦聖誕舞會。據說那是取代了傳統後夜祭的篝火圍舞,改為聖誕舞會。

不過就算是聖誕舞會,她也想不到跟手帕能有任何關聯。

宮澤佐江看著由紀疑惑的神情輕笑出聲。「りんちゃん聽好喔,說不定後夜祭對你來說很重要呢。   … 到時候,在體育館一樓會有人給你一條白色手帕。」佐江晃了晃手中那條手帕。

「在來,生徒會成員帶頭和舞伴跳完開場舞後,一般學生開始各自尋找舞伴跳舞。假裝我的第一支舞跳完後…」接著她俐落地把白色手帕綁在右手腕上,然後走到柏木由紀的面前,她左手背在腰後,右手做出了邀請的姿勢。佐江抬頭,彷彿王子大人一般的笑容說道:「可以跟我、跳第二支舞嗎?」

「欸…!?」由紀有些不知所措。板野友美依然還沒處理好盤點的事,加上大家似乎都很忙的關係,沒有人注意到這白色雪景中淡淡地曖昧情愫。

由紀猶豫了一下。接著她點了點頭並伸出手掌擺放在佐江的右手上。

宮澤佐江握住由紀有些冰冷的手掌,挑起了左眉戲笑道:「如果答應了,りんちゃん就算是答應我的告白囉?」

沒有預想到這樣的發展,由紀發出不得了的驚呼聲和誇張的表情反應,宮澤佐江有趣的鬆開由紀的手。「那天、把白色手帕綁在右手腕上,並向心儀的人邀約第二支舞的話,就是在暗示我喜歡你。假如答應的話,就把白色手帕同樣繫在右手腕上,然後接受對方的邀舞。」佐江把手帕解開,吐出舌頭俏皮的道:「這是女孩子們之間的秘密喔。」

白皇的傳統,比想像中來得特別呢。——由紀把玩著手上的手帕心想著。說起來,“喜歡你”這個是告白吧。女孩子對女孩子的告白嗎?
柏木由紀想起大島優子。優子是全校出了名的愛戀著小嶋陽菜,所以那樣的感情,是真的喜歡囉?

「さえちゃん那天也會、告白嗎?」

「嗯?  不會喔,那天さえ會把手帕繫在左手腕上的。啊,這沒有任何意思。」

「欸,那我也要繫在左手腕上…。 さえちゃん,你在笑什麼?」

「不、那個,りんちゃん不打算跟まゆゆちゃん邀約第二支舞嗎?」佐江笑得非常燦爛,就像是大島優子那種看熱鬧的感覺一樣。

由紀無奈的笑著。「我和まゆゆ只是很普通的朋友而已。」

佐江準備開口的同時,板野友美的聲音首先傳到並打斷兩人的對話。「ゆきりん,你怎麼會在這…?」拿著厚厚的盤點單的板野友美走到兩人面前,臉上的表情似乎有些不悅。

「不好意思りんちゃん,我看我先去忙好了。」這麼說著的佐江快步的跑回了原本所在的位置。

「笨蛋。」

看著佐江離去的視線因為板野友美的聲音而拉回來,她不解的看著板野。「你被偷拍了…。」板野友美低聲說著,然後用眼神示意著左邊的樹叢。

二年A班的峯岸みなみ拿著輕便的單眼相機在偷拍著宮澤,似乎並沒有發現由紀早已注意到她。峯岸みなみ,二年A班。由紀從同是A班的生徒會成員那裡聽說過這號人物。新聞部的頂尖社員,在挖掘秘密與偷拍各方面十分擅長。麻里子曾經示意她要注意峯岸みなみ。

生徒會的成員雖然新聞部不太敢胡亂報導,但是據說一旦遇上新聞缺乏期,他們照樣會把生徒會的是非醜聞通通報出來。

「要怎麼辦?」

柏木由紀想到了像是搶回底片或威嚇對方之類的手段。但是板野友美只是皺了皺眉頭然後把手中厚重的盤點單全放到由紀手上。「好重。… 隨她去吧,反正最近應該不會有新聞缺乏的問題。」

板野友美指的是最近新聞部大篇幅報導有關冬祭的新聞。的確,在即將祭典倒數的前夕,誰也沒有興趣想知道生徒會成員和籃球部ACE成了朋友這種小新聞吧。

這時峯岸みなみ的相機突然對準了板野友美與由紀身上。疑惑的不知道該不該告知板野時,耳熟的聲音在身後響起,順著板野的視線回頭望去,和由紀同班的河西智美小跑步的朝著他們跑來。

河西在他們面前停下腳步並喘著氣,板野遞出手帕,雖然嘴上說著“不必用跑的也可以吧”,但是仰起的笑容非常燦爛。

柏木由紀想起好一陣子以前片山陽加遞給她的校刊內有一小篇幅報導著板野友美與河西智美的事。難怪峯岸みなみ的鏡頭對準了這裡。但是板野友美似乎忘記了有偷拍這件事,和河西有說有笑。——兩人世界過頭了啦! 由紀無奈的想著。

和河西笑著打了招呼,她伸手拍了拍板野的肩頭。「ともちん,你也被偷拍囉。」

板野的身子明顯愣了一下,隨即她甩開河西牽著的手,然後非常彆扭地說:「河西さん… 你剛剛說你們班需要什麼?…」聽到“河西さん”和極度不自然的語氣,柏木由紀忍不住心想,板野友美さん意外的是個可愛的人。

而河西像是習慣似的喵了一眼四周,鼓起嘴巴忿忿的配合道:「是、是,とも剛剛說我們班還少十五張椅子チュウ。」

柏木由紀笑著搖了搖頭,她推了一下板野的肩膀,意有所指道。「去吧,剩下的工作我來就好。」板野點了點頭,跟著河西離去,由紀隱隱約約聽見河西智美呢喃著ともちん是笨蛋這樣的話。

 

 


 

 

峯岸みなみ看著板野和河西走遠,卻沒有要跟監上去的意思。新聞部不能太越矩的跟拍生徒會的成員,這是新聞部與生徒會之間的約定,但是比起那個,峯岸みなみ真正沒有想要跟拍上去的原因,在停留原地的柏木由紀身上。

平凡的轉學生卻進入了生徒會,和“神七”並肩而席。不只峯岸みなみ,全校學生都在質疑這個人的能力,到底是有什麼天大的本領,能讓她破例被生徒會招收。

「みぃちゃん~」

熟悉的聲音在耳後響起,峯岸みなみ有些心虛的把相機藏在身後並快速轉身。前田敦子懶洋洋的走到她的身邊。「看來是拍到不少好東西囉?」

峯岸みなみ知道前田指的是什麼,她鼓起嘴嘟嚷著然後準備要把那些前田禁止她拍攝的照片刪除時,前田敦子卻按住了相機。她把單眼相機拿了過去,一張一張翻閱著。

「あっちゃん你不要往前看啦!我真的沒有偷拍你們生徒會的什麼…」看到前田停留在方才才拍攝到的宮澤與柏木的曖昧照,峯岸みなみ又補上。「除了剛剛這幾張之外…。」

那幾張照片如果單看畫面也能察覺到曖昧的情愫,說是一對相愛的戀人也讓人深信不已。前田淺淺地仰起了笑容,她把相機遞還給峯岸みなみ,順道從西式外套的口袋中拿出了幾張照片。「這些也一起用上吧。」

峯岸みなみ疑惑的接過照片。照片中杵於白色雪景中的兩人正是宮澤佐江與柏木由紀,佐江撫摸著柏木的頭,而柏木由紀低垂著頭,狀似害羞。這樣的照片總共六張。

她抬起頭看著前田敦子,比起喜悅、她更感覺詭異。禁止新聞部干涉生徒會的人正是生徒會會長前田敦子。如今卻又拿出了這樣的東西提交給新聞部,她不懂前田敦子的用意。「這是、什麼意思?」峯岸みなみ的語氣有些遲疑。

「足夠上明天的頭版吧?」前田注視著排球場。「畢竟那個人,可是籃球社的ACE。」

「咦?可以報嗎!?」

前田疑惑的看向峯岸みなみ。「難不成みぃちゃん你要自己收藏用?」

「才不要好不好。」峯岸みなみ輕拍了前田的肩膀。「只是あっちゃん、 你不是說過,別對生徒會的成員出手嗎? 」

前田敦子的嘴角仰起了燦爛的笑容。在峯岸みなみ看來,就像是不懷好意的壞人狡猾地笑容一樣。「我只有說、別對我們生徒會的六、個、 人出手吧。但是其中、可沒有說有包含柏木唷。」

意會了前田言中之意的峯岸みなみ點了點頭。她把照片收進了外套口袋中。「對了。」把相機收好準備離去時,她抬起頭看向前田。「要到什麼樣的程度呢?」

「什麼意思?」

「就是、要把這件事搞到什麼樣的程度收手好呢。」

「唔嗯…。」前田故意地發出了困惑的嗓音,像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接著卻用燦爛的笑容說道:「把柏木由紀弄壞了也沒關係的喔。」

「あっちゃん你啊…、」峯岸みなみ無奈的搖了搖頭。「到底是跟柏木さん有什麼仇啊?」

見前田敦子沒有說話,峯岸みなみ知道前田不想說的就絕對不會輕易開口,因此就算在待下去,前田仍然不會說的。她拍了拍前田的腰際,示意正在發呆的前田先行一步。

當峯岸みなみ走後沒多久,前田敦子瞇起眼睛注視著那個即將成為明日頭條的新聞焦點人物,低聲呢喃著:

 


「不速之客只在告辭以後才最受歡迎…。(*1) 不是嗎…、」

 

 

 

 

to be continued...

 

*1不速之客只在告辭以後才最受歡迎…。  摘自 莎士比亞。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