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設定

大概想說的都在這噗理了owo/

 

 

 

 

加蓮的身子一天比一天更加糟糕。
那不正常的慘白與消瘦的臉頰,以及、頻繁的暈厥。一件一件事、彷彿都在傳遞著,北条加蓮的生命已如風中殘燭一般,經風即熄。

最早提起這件事的,是凜。
她告訴奈緒,加蓮雖然會排斥血液,但她非吸食人血不可。人的血液比起不乾淨的、放置過久的血袋而言,更加營養、更加有吸食的價值。
加蓮身體衰敗的原因之一,便是長期吸食血袋。

凜很嚴肅的,直接詢問奈緒願不願意幫他的忙。因為加蓮很固執的關係,即使強逼她也要讓她吸食人血。這件事讓其他人來插手的話,會很麻煩。所以凜希望能讓認識的來幫忙。
奈緒幾乎沒有猶豫的,答應了。她甚至連細節都沒有過問,想都沒想的、就答應了。


當天晚上,凜出現在他們的房門外。
單肩揹著黑色的背包,凜的神色看起來有些怪異,他跟著奈緒一起進入了房內,凜四處張望了一下。
他將背包順勢滑落在地上,快步上前,在奈緒還沒反應過來時,跨上床的、把趴伏在床鋪上的加蓮壓制住,「...凜!?」,被唐突的壓制嚇了一跳的加蓮,睜開眼見是澁谷,驚慌轉為不悅,加蓮瞇起了眼的,瞪著那跨坐在自己身上,不禮的來客,「你在幹麼?」

凜沒有回答,他從外套口袋中掏出了銀亮的手銬,「...哈?」,不顧加蓮的掙扎,早已顯露出耳朵與尾巴的凜,很輕易的就把加蓮雙手上銬。
「奈緒。」,凜抬頭看向一臉訝異呆站在入門處的奈緒,「該你了。」

「等等、你們到底在搞什麼?」
奈緒嗯、啊的隨口應答著,小步的跑到床邊、他跪在床上,把袖子捲了起來。在加蓮瞪的灼熱的視線下,奈緒膽戰心驚的把手臂湊到加蓮的唇邊,「...請、請用?」

北条加蓮簡直氣壞了。他沒想到神谷奈緒會做出這種事情,但是轉念一想、加蓮把狠瞪拋向了另一個,更有可能是指使奈緒做出這種事情的元兇,「凜!」

「你不咬?」
「怎麼可能會咬!」

凜低垂下眼的,嘆了口氣,「加蓮、老實說吧...你是不是連掙脫這個手銬的力量,都沒有了?...如果你不吸食的話,遲早會死的」,見加蓮撇開了眼的、沒有說話,凜把視線轉向跪在床上,一臉憂慮的奈緒,「奈緒。手。」

雖不明究理,奈緒還是乖乖的把手伸向凜。那人握住奈緒的手掌,比起加蓮、更溫暖的,凜沉默了會,「對不起。」
還不明白這道歉的原因,下一秒、凜的另隻手不知何時的伸入了口袋中,他從裡面拿出了美工刀,在奈緒倒抽了一口氣還猝不及防的瞬間,銳利的刀鋒劃開了奈緒纖細的手腕,長達10來公分的傷口,在細線閃現後、湧出了鮮血,「痛――!!凜!!!」,抽回手臂的奈緒,揪起五官的、按壓住傷口。

「奈緒――!!」,不顧奈緒還在哀號著,凜瞥了眼那人,「把傷口湊到加蓮嘴邊,用逼的也要逼他喝下去。」

愣了幾秒,奈緒才意會過來凜的意思。她強忍著痛的,把劃的不淺的傷口湊向加蓮的嘴唇。
涓涓的鮮血滴染上米白色的床單,滴落在加蓮的衣服上、臉頰上,鮮甜的香氣刺激著本能的渴望,加蓮沒注意到、在他強烈拒絕的同時,那一雙毛茸茸的耳朵與尾巴,早就順從本能的顯露於外。
即使如此、他還是拒絕張口,縱使奈緒的手臂磨蹭著唇瓣,加蓮還是緊咬著下唇的、拒絕張口。

「只要給我沾點味道就行了!!」,凜顯然生氣了。
在凜再度開口時,奈緒制止了他,「我來吧。」,他說。

奈緒用另隻沒受傷的手的指頭,觸撫著已經被緋紅染滿的手臂,讓另手的指頭、也被那腥紅沾染上,滑過傷痕的地方很痛。奈緒用著顫抖的聲音,「ごめんね...」,他用受傷了的手、捏住了加蓮的臉頰。那沾染了腥紅的手指,從被擠壓出的縫隙中、強行的進入。

只要沾上了點味道,是難以反抗那鮮甜的誘惑。最後加蓮放棄掙扎的,鬆開了口。奈緒再度把手臂湊上時、他已經不再反抗,張開嘴、用那兩隻比凜更加短小的虎牙,咬入奈緒柔軟的肌膚下,「...唔、」
曾經聽說過,吸血鬼在進食時、會給獵物帶來如性愛般的愉悅與高潮般的快感,但是當加蓮的牙根徹底插入奈緒的肌膚時,感受到的就彷彿是被兩支鐵釘插入身體一般,很痛、非常痛。

這時奈緒才注意到――加蓮哭了。

緊閉著眼的加蓮,臉上滿是受盡屈辱的、憤怒的、難過的表情,委屈的眼淚不斷地從眼角流出,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為了報復,被咬著的地方、真的很痛。

奈緒抬起眼,跟凜交換了眼神。凜的表情看起來安心了不少。
才剛準備要收下心,加蓮的牙突然抽了出來,她用著被禁錮的雙手,試圖推開凜。
「這樣的份量根本不夠...,奈緒、繼續!」「...啊、嗯。」,加蓮反抗的四肢被凜緊緊的壓制著,奈緒只管把滿手的腥紅讓那人吃下便可。
但是加蓮的唇才碰到,便緊皺著眉頭的。壓抑不住的噁心、酸意一股湧上喉嚨,加蓮發出了陣陣的乾嘔。她一邊乾嘔、一邊哭泣了出來,「不、不要...不要看我、不要看我」,加蓮的臉染滿了奈緒的鮮血,混雜著淚水,很是狼狽,很是難看,很是、醜陋。
這句話是說給誰聽的,凜比任何人都清楚。她看了眼不知何時也落下了淚水的奈緒,「奈緒、手臂給我。轉過頭去吧...」「......。」,奈緒努力的壓抑住哭聲,早已沒那閒工夫講話,她點點頭、把手臂伸向凜,把臉瞥向了後方。

之後、奈緒能從那彷彿被釘子穿入的疼痛感覺到加蓮的吸食,吸食的進行斷斷續續,她時而停止、時而嘔吐、哭泣。

奈緒的淚水模糊了視線,加蓮的身影卻是越發、清晰,
――她注視著那被書桌上的立鏡反射著的、一切。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ish208805
  • 雖然加蓮不想傷害奈緒,但又無法戰勝慾望,結果逼不得意的給奈緒咬咬。
    這種在理性和本能之間痛苦掙扎的矛盾感好好吃 (嚼嚼

    可是如果這兩隻立互換感覺也會發生差不多的事情www
    奈緒一方面想咬加蓮,但又怕把体弱的加蓮給弄壞,只能一直拼命忍耐,
    要是最後忍不住咬了下去,事後又會各種自責和自我厭惡。 (欸

    感覺加蓮和奈緒這兩位溫柔善良的孩子都很適合虐設定 (快住手
    喜歡加蓮被逼做著各種違背自身意願的事情的的矛盾感 (喂
    也喜歡奈緒看著加蓮痛苦,卻難以改變現狀的無力感。 (你夠了
  • 我比較偏向加蓮除了是不想傷害奈緒之外,更像是不想讓自己顯得"不同",可能以前也有吸食過活血,但那情形就如同今日這般,慘不忍睹。
    因此加蓮不想讓凜、甚至是奈緒覺得他是"特殊的"


    這樣的奈緒讓我想到本田末央(等#),小尾巴的設定中本田好像就是這樣的孩子(########

    奈緒看著加蓮痛苦卻難以改變現狀的無力感好帶感!!!!(等##)
    輪迴梗嗎?我可以!
    像是吸血鬼的奈緒在好幾個世紀前就遇到了加蓮,那無辜又可憐的女孩被捲進了自己的命運之中,加蓮在16歲的時候死去,然後、經過好幾年,那女孩又出現在自己面前,不論奈緒逃到天涯海角,那女孩總是會出現在自己面前。
    如同那第一次見面一般。
    然後,總是活不過16歲的,在奈緒的面前死去。

    不知道第幾次的目睹加蓮慘死,奈緒已經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心情去面對了,眼淚已經流不出來了,她看著加蓮的屍體,因為些微的麻木而感到恐懼,他苦苦地、笑了出來,――「下次見,加蓮」
    神谷奈緒無力反抗命運。


    的,好帶感!!(艸(等等#######

    於 2016/11/16 14: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