ケイダジ豪可愛!!!!!!!!!!

 

 

慣例的人物科普(x

 

姓名:凱伊(ケイ)

桑德斯大學附屬高中的隊長。

假美國人,卻被真的誤認為是美國人。(#

 

 

 

 

姓名:大吉嶺(ダージリン)

聖葛羅莉安娜女子學院的隊長。

假英國人,就真的是很假掰的假英國人。(##

 

 

這對其實一點交集都沒有,...不對這麼說戰車除了西住姊妹其實什麼都看不到啊(###),但是聽說是同人推出來的。我是跟朋友去看劇場版時隨口說了句「除了西住姊妹之外真心沒有百合能看啊、少女與戰車」,朋友就推了我美英。

看了一些大手的圖跟文之後,覺得還挺可愛的。在自己腦補了相處模式後,就覺得這對超級可愛的。(##

相處模式很可愛什麼的在下面的噗整理會提到,先放幾個偏官方的東西→

 

劇場版的特典。

 

 

跟蹤狂大吉...,喔不是,我是說LA2的漫畫中兩人的不期而遇

 

同人圖的話、好麻煩(#),請上P站打『ケイダジ』搜索洩洩。(###

 

因為下述的東西都是在噗浪上隨便發廚的,所以看起來亂亂的,可是應該還不至於看不懂吧ww
總之就是各個噗中整理出來的美英喔(艸

 

 

本篇(?):

 

 

 

喜歡三不五時就飛聖葛羅的凱伊跟、不曾去過桑德斯的大吉嶺

大吉嶺有注意到一些因為凱伊太常跑聖葛羅而造成的『變化』,像是從本來應該有的訪客通報到最後變成那人大辣辣的自己走了進來之類的(ry)
但是一旦凱伊那方突然掉了線,這才意識到自己對那個人的世界一無所知的大吉嶺意外的很美味

 

 因為那人失蹤了將近一個月左右,發去的郵件就像是落海的大石一般音訊全無,打了電話給桑德斯的戰車道,喜怒哀樂掛於臉上的桑德斯學生彆腳且努力的說著斷斷續續的句子,最後乾脆怪罪給收訊問題的把大吉嶺的電話切掉了。
聖葛羅的孩子成天疑惑地詢問敵校的隊長是出了什麼事嗎,桑德斯的學生又是如此過於怪異的舉動。大吉嶺放下手中的茶杯忍著些許的怒意――即使人不在也要給我添麻煩嗎?

 

沉澱了一下子,把杯中的紅茶喝完後,「我出去一下。」「咦、」,大吉嶺起身,在出門前摸了摸困惑的白毫的頭,「去桑達斯一趟。」「――咦!?」

 

好不容易踏上了桑德斯的學園艦,大吉嶺忍不住地吐出了長長的嘆息,真虧那個人可以把到別人的學園艦搞成很輕鬆一樣。多虧這好幾個小時的航程,大吉嶺完全沒有想再來第二次的念頭。
以為踏上了地就能比較輕鬆,結果熱情的桑德斯學生又是大吉嶺的另一個難關。

 

在戰車道的孩子的帶領下來到了凱伊的房前,大吉嶺輕輕的敲了敲門「咦?...請進?」,熟悉的聲音中帶著的困惑,大吉嶺雖心想著,也許桑德斯的人都比較習慣於直接無告闖入,但是現在心中佔最多的想法,卻是既然確認了這人還活著、應該可以離開了吧?的、有些糟糕的念頭。

 

結果只是腳扭到的凱伊在看到來人是大吉嶺時興奮地跳下床就往那人衝去,預想中應該是這樣,凱伊在腳踏地的一瞬間就哀嚎一聲後的跌倒在地、嗚嗚嗚的自己撐著床想要爬回去。
狼狽的樣子讓大吉嶺也不忍心的把視線拉到了旁邊。嗯...顫抖的肩膀絕對不是因為憋笑的關係、...大概...

 

因為從戰車上跳下去結果沒注意到積水而滑倒然後從前方的樓梯上滾下去因而扭傷了腳這種糗事怎樣也不想被喜歡的女孩子知道而下達封口令的桑德斯隊長。
「......,這樣只有扭傷、也滿厲害的」「對吧!」

 

「並不是在誇獎你喔。」大吉嶺把那人幾乎要掉落至地上的毯子撿起來並順手疊折起來後,把要給凱伊的伴手禮至於床頭櫃邊,「好好休養吧,我該走了。」「欸!?這麼快?」,悶壞了的桑德斯隊長露出了失落的表情,「不再多留一下嗎?桑德斯也有紅茶喔!我去泡...」「凱伊さん。」,大吉嶺不慌不忙的制止住過動的患者。


看到凱伊後自己的心塞也有些釋懷的、連大吉嶺自己都覺得很不可思議。「......我今天只是來見你的喔。」――沉默的前言,是大吉嶺難得給凱伊的溫柔。其實本來想說是來確認你是否還活著的...。


凱伊有些感動的、期望著這人是否會特例給自己個KISS撫慰一下自己。
大吉嶺似是故意無視了這點的,自顧自地走向了門口。回頭看了眼床上那團神色黯淡的桑德斯隊長,大吉嶺輕輕笑了的,「下次的見面、就在聖葛羅莉安娜吧。我會備好紅茶和司康餅等你的。」

 

見那人一下子明亮起來的眼神,大吉嶺心情愉悅的離開了凱伊的房間。――「大吉嶺!」,身後的呼喊讓大吉嶺停下腳步的回頭,單腳站著讓身子倚靠著門板的凱伊頓了會,「不好意思啊...讓你特地的跑到桑德斯」,凱伊其實知道的,大吉嶺不喜歡桑達斯的學生的個性,奔放與熱情、在大吉嶺看來就是粗魯與野蠻。


大吉嶺沒有否認的沉默,在凱伊說著那你回去的路上小心的自說自話時,「凱伊さん。湯瑪斯‧傑佛遜說過『若你想得到你從未擁有的東西,你得願意做你從未做過的事』。那我就先就此告辭了。」

 

頭也不回離去的大吉嶺並不知道,她無意識露出的笑顏,瞬間就把桑德斯的隊長擊沉。
凱伊順著門板滑坐至地的,雙手掩住了臉。「――太可愛了啦!!」

 


養好傷的桑德斯隊長在得到醫生的許可後的下午,馬上就飛往聖葛羅的,一如即往風風火火的直接撞開大門,「お邪魔致します~~~~~~~~!!」――累績的太久而異常興奮著的桑德斯隊長讓聖葛羅的隊長さん非常頭疼。 

 

 

像這樣會為了凱伊而特地去到自己不喜歡的地方的大吉嶺感覺很可愛(艸

感覺最後會是兩個人就這麼相處了一年,凱伊早就覺得自己的倒追應該已經沒望了。結果卻是大吉嶺先若無其事的說著,「一年了呢。...要交往嗎?」「...咦?」太震驚而說不出話的、剛跟聖葛羅結束練習賽的桑德斯隊長。

 

各種討厭身體接觸,可是跟桑德斯的練習賽結束後,那位新上任的桑德斯隊長就突然抱住大吉嶺第一印象就是厭惡w

 

跟聖葛羅的練習賽中對敵方隊長さん一見鍾情的凱伊


「真是的...難道大吉嶺不歡迎我嗎~?(笑」
「不速之客只有在告辭之後才最受歡迎喔。(冷笑」


桑德斯隊長又再次從戰車上帥氣地跳下來,卻沒注意到因為是在雪地,一下子就又扭傷了腳的,被真理的隊長笑個半死,回程乾脆直接跑到聖葛羅找親愛的女朋友療癒心中的傷,卻沒想到被對方冷眼以對,「...這都第幾次了」「我又不是故意的!」,環抱著親愛的戀人,凱伊撒嬌著。

「這次倒是很爽快的就說出實情了呢...」情況相似的、讓大吉嶺忍不住想起未交往前發生過的、幾乎相同的事。「...不想讓你擔心呀」「是呢。憂慮的度過一天,比起工作一周還令人勞累。」

 

上述是看完劇場版後的隔天腦補的(#
之後研究了一下後發現除了本番以外的大吉嶺都很有事wwww

 

 

看著大吉嶺就想起凜的事情了啦ww「那個女人有什麼地方值得喜歡的嗎?」「......,臉、臉吧」

矮壓,這不就是直美vs凱伊的對話嗎? 

「我、...我去研究一下再來跟你報告」「你給我回來!!」

「...凱伊さん。知道嗎?這麼盯著別人是十分失禮的事喔」「啊!抱歉,我在試圖尋找大吉嶺除了臉以外的可取之處」

被後輩詢問了「失禮了大吉嶺大人,真穗さん的話我們完全可以理解,但是您在意凱伊さん的地方到底是什麼!?」「...臉、?」

 

「凱伊。其實你們意外的還適合的呢。」突然認同了的直美(###


不過說真的,美英的接觸點到底在哪裡?www我只是在看劇場版的時候被同行友人推了美英很不錯喔,然後就站美英了,可是我還是不知道美英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XDD

 

就財大氣粗的美國人追內斂矜持又驕傲的英國人(X

 

「聖誕禮物送百夫長給你會跟我約會嗎?」「......、當然不會了呀。」――「大吉嶺大人您剛剛猶豫了一下對吧!?」

 

我能吃得下的美英德大概就是:會為了大吉嶺三不五時飛聖葛羅的凱伊、為了真穗三不五時跑黑森峰的大吉嶺

 

並不是喜歡真穗,只是覺得這個能三番五次擊敗自己的敵手很值得研究。可是那位桑德斯隊長可就不這麼想了,每每與大吉嶺擦身而過、每每的撲空,都讓凱伊對大吉嶺的心意越來越質疑,「大吉嶺。喜歡真穗、對吧?」

看著桑德斯的隊長落寞的詢問,大吉嶺覺得有些好笑。雖然大概知道凱伊的心情,但是沒想到和這人第一次聊感情的事情,竟然不是表明自己的感情,而是先詢問大吉嶺的心意。凱伊黯淡的眼神彷彿就好像被棄置的小狗一般。大吉嶺不急不俆的端起紅茶,細細酌飲了幾口。
沒有被正面回答的舉動也許是被誤會成了默認,凱伊嘆了口氣的把臉埋進手掌之間,「我就知道...」
「凱伊さん。知道這麼一句話嗎?『口頭的推測不過是一些懸空的希望,實際的行動才能夠產生決定的結果。』」

 

...莎士比亞呢」,大吉嶺自認已經做出了很清楚的表明。凱伊沉默了一杯紅茶的時間,這也是大吉嶺自認給予的最大的等候,也許是傳達的沒有被桑德斯的隊長給理解,大吉嶺站起了身,來到了桑德斯隊長的面前。

 

在那人疑惑地抬起頭時,大吉嶺已經先勾住了那人的下顎,上下擺弄著、如藝術品般地端詳著凱伊的臉龐,「果然是很好看的臉呢。但是凱伊さん,『美貌和智慧很少結和在一起』,所言不假呢。」「英國人面對戀愛與戰爭會不擇手段,也是所言不假呢。」,凱伊捉住了那雙玩弄著自己臉頰的,「雖然我已經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是畢竟是告白,你也要給我一點心理建設啊。」


「已經給你很多時間心理建設了喔。」,大吉嶺抽回了反被凱伊掌握住的手。「再等下去,我大概又要重新評估一下凱伊さん了呢。」「好啦好啦!!...再說、你也太積極了吧?」
「因為我會、不擇手段。這不是凱伊さん說的嗎?

 

不少女孩子深愛著的桑德斯的隊長,在這方面意外的純情許多。大吉嶺看著凱伊猶豫的樣子,心想。


「凱伊さん應該被不少女孩喜歡吧?」「嗯?不不、大家都是朋友喔。有很多良友,勝於有很多財富。」
「阿拉,莎士比亞呢。」,大吉嶺笑了笑。

 

輕輕地敲門聲在大吉嶺應聲後,橙黃白毫探頭進來,「不好意思大吉嶺大人。真理高中的學園艦已經抵港了喔。」「這就來。」

撇了眼因為又錯失了良機沒有告白而消沉的凱伊,大吉嶺伸出了手,「凱伊さん。來觀戰吧?」「啊、啊嗯...」,被大吉嶺牽著,凱伊看著眼前的女孩,在低頭看了眼被牽著的手。

 

――英國人,只會跟戀人牽手喔。
腦中想起了不知道是誰說的這麼一句話。
「嗚哇哇...,進攻的有夠猛烈的。」「阿拉~是這樣嗎?」回頭瞥了眼似乎已經注意到了而單手遮掩著臉無奈著的凱伊,大吉嶺難得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大吉嶺!尚未開戰前你就笑成這樣!是看不起卡秋莎嗎!?」

 

被拐回家的美國隊長(X

 

戀愛上處於非常攻方的大吉嶺、床上卻是...嗯哼,誘受超棒的呢(

 

 

 

 

其實更喜歡的設定上是對大吉嶺一見鍾情的凱伊,但是這個階段上大吉嶺正厭惡著分裂出去的美國、喔不是,是看不起桑德斯的作戰方式所以對桑德斯的人一概無興趣,但是大洗vs桑德斯時注意到了桑德斯隊長的騎士道精神而覺得『桑德斯裡也有這樣的人?』而對桑德斯隊長感到好奇。

 

然後愚笨的美國人在難得聖葛羅隊長答應與桑德斯友誼賽之前看著對方好看的臉不自覺吐出了,「我喜歡你。」,露出了厭惡表情的聖葛羅隊長,桑德斯隊長趕緊改口,「我想追你!」――阿完蛋了,聖葛羅隊長露出了看螻蟻一樣冷的眼神。

 

聖葛羅隊長對桑德斯的評價從厭惡無關心到好奇突然又回到厭惡了

 

友誼賽上被邱吉爾追著打的桑德斯隊長www

 

「隊長明明不是旗車為什麼會一開始就被邱吉爾追著打啊?」「......。」總不會是因為賽前那個唐突的告白吧?凱伊抹臉心想。

 

整個戰術彷彿要攻略的不是桑德斯的旗車而是凱伊所在的雪曼上一樣,不久便被擊倒的凱伊、看著邱吉爾囂張地從身邊呼嘯而過,探出身的女人依然那麼端莊的端著紅茶、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俯視了眼凱伊。――...完全被擊中了啊」,心臟。
坐在地上的桑德斯隊長抑不住笑意的,讓同車的隊友們都摸不著頭緒。聖葛羅的隊長卻莫名感到一陣惡寒(x

 

雖然是贏了,可是面前的人卻露出無比的笑意這點讓大吉嶺很是不爽。
「決定了,我要追你。」「...還沒學夠教訓嗎?凱伊さん。」咬牙切齒說著的大吉嶺在凱伊眼中十分可愛。

 

聖葛羅隊長對桑德斯的評價從厭惡無關心到好奇又回到了厭惡,現在進階為更厭惡 (x

 

喔不、這評價標準僅限於桑德斯的現任隊長。W

 

第二天在聖葛羅上空請求停機的桑德斯的直升機 (X

 

一個月來三次的桑德斯隊長,豪爽的個性加上好看的臉,開始成為聖葛羅的女孩們愛戀的對象。

 

「真虧這位大人能把AH-1當成交通工具這樣跑呢。」,橙黃白毫看著窗外的天上那台十足眼熟的直升機喃喃著,「『一個無賴之徒,由於他的本性,自然會認為他所使用的工具是做一切無賴的事都必不可少的。』」「(苦笑」

 

「但是、」,大吉嶺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我很在意。」「在意什麼嗎?大吉嶺大人。」
大吉嶺沉默了一會,直到廊上出現了那不該在聖葛羅莉安娜中會有的急促腳步聲後,大吉嶺才嘆了口氣的,「究竟是、...怎麼做到不用通報就直接進「YO~~~~~」大吉嶺的結尾、被凱伊粗魯的開門聲跟嗓音掩蓋過去了。

 

「我帶了現在在桑德斯很流行的蛋糕來了喔。聽說搭配紅茶很適合,就趁熱帶了呢。幸好帶的量很足夠呢,一路發下來還有剩」,沒有主人的招待與應和,凱伊自說自話的開始拿盤子準備把蛋糕盛盤。
「原來是被收買的啊...我們學校的學生、」橙黃白毫苦笑著。

 

大吉嶺苦笑了一下的,難得的起身走到了凱伊的身邊,「看起來不錯的點心呢。」「味道也很好喔!」
ーー「大吉嶺大人您這不也是被收買了嗎...?」

 

因為桑德斯隊長努力不懈的殷勤造訪,聖葛羅隊長對桑德斯隊長的評價從厭惡無關心好奇厭惡更厭惡無關心 
太好了評價上升了(咦?

 

有來就當看戲、沒來就是清靜。聖葛羅隊長的想法(X

 

剛剛洗澡時就想到,相處兩、三個月後,正式交往起的英美,沒有特地的告知任何人,聖葛羅的學生們也只是胡亂猜測,但是看到兩隊隊長在公共場合都不怎麼互相交流溝通時,聖葛羅的學生們終於一致認為、――太可疑了

 

最終是在蔷薇果口無遮攔的一句「大吉嶺大人?您制服的領帶是不是、掛錯了?」,那位平時都靜如湖水的大人竟一瞬間的露出了異樣的神色時,眾人有默契的堵住了蔷薇果還想繼續下去的話,――桑德斯的制服也是黑色領帶。

 

被阿薩姆撞見在空無一人的停機棚中似乎正打算偷偷把領帶交換回來的雙方隊長。
「原來細看還是不同的啊。」,凱伊接過大吉嶺遞過來的領帶、稍微看了一下後隨意的就往肩上一擺。小心翼翼的把自己脖子上的領帶解下來後、凱伊幫不為所動的大吉嶺細心的繫上領帶,「好啦~」「非常感謝。」,接著自己便把肩上的領帶隨意打個稀鬆的結。

 

絕對不會幫凱伊打領帶的大吉嶺卻會讓凱伊幫自己打領帶,只有偶爾心血來潮才會幫凱伊打領帶。(太饒口了####

 

大吉嶺是個自律很強的人,身為友人的真穗從以前就這麼覺得,他幾乎沒看過大吉嶺無防備的時候,隨時都是那麼的凜然、那麼的自信著。隨著時間熟識,真穗還是發現了能讓友人無防備的幾個地方。
像是聖葛羅的紅茶園中、自豪的座車邱吉爾之中、以及自己的房間中...,但是因為共通的都有紅茶在手,所以真穗目前還是無法得知這位友人是只要有紅茶就能安心、...還是...

 

看著眼前的友人窩在桑德斯的隊長懷中熟睡的模樣,真穗忍不住笑了出來,「看來大吉嶺很安心呢,對你。」「欸?從哪裡得到的結論啊?」――「無防備的程度?」「――!?」,緊戒的把懷中的女孩抱緊的桑德斯隊長。

 

 

想探探傳說中的冒牌貨所以順手抓了隻很閒的金毛大犬一起來,躲在遠處看了一會後、凱伊認真的:「糟糕大吉嶺、...這個性不是模仿的挺到位的嗎?」「......。」,「等、等等,對不起!...い、いてぇ!」ーー被聖葛羅隊長扭耳朵的桑德斯隊長(艸

 

其實一直都認為同人設定上都是美國各種倒追英國,可是實際看起來感覺是英國在大洗vs桑德斯一戰注意到桑德斯裡也有這樣的人啊後,對桑德斯的現任隊長稍微感興趣,而桑德斯隊長只覺得聖葛羅隊長好KY、腦袋沒問題嗎?(困惑(住手##

 

聊個天三五句就突然冒出一句格言,桑德斯隊長的臉都沉了下來。――這人肯定是沒朋友的吧...

 

 

 

 

凱伊是個直來直去的人,大吉嶺可以從第一眼的見面、就能大致猜出戀人今日的心情。
今天的凱伊難得沒有從聖葛羅的冰箱中拿出她私藏的可樂,而是選擇坐下來與大吉嶺面對面的細飲那對她來說算是苦澀的紅茶。

 

大吉嶺不發一語的,只是慢慢等著。
凱伊在一杯紅茶結束後,如同自言自語般的吐露了心中的、關於感情的不安。趁著這段時間,大吉嶺在自己見底的杯中注入了紅茶,也順帶的為凱伊添上一杯,雖然她並不喜歡這種喝法,但還是在戀人的茶中默默地多投入兩顆方糖。

 

凱伊一口氣地把心底話都講完後,大吉嶺才悠悠開口「...To the world you may be one person, but to one person you may be the world」「...雙城記?」凱伊若有所思的低喃著句子,大吉嶺正好趁機把自己好看的戀人的側顏盡收眼底。

 

然後在那人嘴角仰起笑意前,不慌不忙的收回了自己失禮的視線。
凱伊似乎想通了什麼,那勘比金色的髮絲更燦爛的笑容,「是呢。大吉嶺就是我的全世界呢。」

 

――阿拉,解釋有點反了呢。
不過看著回復了好心情的凱伊,大吉嶺也就沒有說破這件事。

 

喜孜孜的把紅茶一飲而盡,一掃鬱悶心情的凱伊彷彿搖著尾巴一樣的拉著椅子蹭到了大吉嶺的身邊。「大吉嶺、真好看啊...」「...嘴巴真甜呢凱伊さん」
大吉嶺把杯中餘飲而盡後,將杯子輕輕至於杯碟上。沒有在注入新的紅茶,是給等待中的凱伊的默認,「大吉嶺真可愛」,凱伊握著大吉嶺的手、確認了沒有抗議後的下一步,湊上前的親吻著大吉嶺的臉龐。

 

游移在臉頰上的吻癢癢的,雖然對不起戀人,但是大吉嶺此時此刻想到的、卻是老家中養著的那隻好動的黃金獵犬。明明是民風開放的桑德斯的學生,意外的卻有些彆腳,在某些事情上。「凱伊さん」,大吉嶺將那看起來不正經的臉龐轉了過來,帶些霸道意味的親吻上凱伊的唇。...在桑德斯不接吻的嗎?」「...What?」

 

「聽說你在桑德斯的後援會很壯觀,而且情人節的巧克力收獲也不少,上次跟黑森峰的練習賽不也跟那邊的學生很親密的樣子嗎?實在不像沒什麼經驗的樣子...」「Wait、要說的話,在聖葛羅被這麼多可愛的後輩景仰,情人節的時候巧克力收獲也沒有低於我吧?」,凱伊撇開了視線,默了下,「...而且、還傳著跟真穗在交往什麼的」

 

凱伊的感情困擾,雖然已經言明了。但是也許這最後一句,才是真正被隱瞞在心中,凱伊沒有講出來的秘密。
大吉嶺撫住了戀人的臉頰,再次吻上那張似乎又想抱怨什麼的嘴。雖然一開始是大吉嶺主導著,但是被挑逗著的凱伊不久也不干示弱的迎合上大吉嶺。

 

幾乎是到了極限,兩人才拉開了些微的距離,「凱伊さん,『懷疑只能由行動來回答』」「...但是你為什麼又咬我了」,凱伊用指腹擦著被大吉嶺咬了一口的下瓣。「沒有流血吧?」「......。」,大吉嶺輕笑而不語,「流血了啊...。」「要留下痕跡只能這種力道了呢。」
「加害者竟然還一臉我很仁慈了的表情,真是...」「有人問起,要怎麼回答呢?桑德斯的萬人迷小姐。」,大吉嶺在凱伊找小鏡子時,添了杯茶。

 

「就說被戀人咬了一口!」「『誠實為上策』。」,大吉嶺想著隔天桑德斯會有多少人因為這件事而心碎哭泣,便為了自己心中那一絲絲的愉悅而感到歉意。「......、下次我一定要在你遮掩不住的地方留下吻痕」「好喔。我會等到凱伊さん向天借膽的那一天到來的。」

想起上一次的沒有節制而被阿薩姆跟橙黃白毫兩個人捉來正坐三個小時的說教,凱伊縮了一下。「...總有一天」「我會期待著。」,端著紅茶的大吉嶺輕輕笑著。

 

 

本來超喜歡美國倒追矜持冷豔色氣滿點的英國,唐突的進入了大吉嶺的世界,莫名的就把除了風暴中心的大吉嶺之外的事情全都牽上線的、交際手腕很強的凱伊。

 

現在完全變成矜持冷豔色氣滿點還很KY的英國驕傲的跟對自己有一咪咪好感的美國說著「凱伊さん,你知道嗎?『美貌比起金銀更容易引起歹心呢』」,壓倒著大吉嶺的凱伊注視著那水藍的瞳色沉默了會、撇開了眼神。――不是啊、剛不就說了...我只是摔倒不小心推倒你而已啊。無法溝通啊這人...

 

太積極的戀愛白癡大吉嶺大人進攻的方式太...有個人風格的讓凱伊「額...」的退後了三步(X

 

不行了我積極進攻的美國怎麼退縮了啊(笑爛

 

幹要變成凱伊整天收到來自聖葛羅的邀請函,內容不外乎就是關於練習賽的討論、關於OOO的討論、關於OOO的意見交流。七天來七封,完全不給凱伊喘息空間的大吉嶺大人wwww

 

但是還是認真的各種跑聖葛羅的凱伊,「所以...,討論呢?」雖然早就知道什麼見鬼的討論都是騙人的,但是凱伊還是忍不住的,想要提出這個問題。
大吉嶺酌飲了小口的紅茶後,笑著,「『要和一個女人相處的快樂,你應該多愛她,卻別想要瞭解她。』」――WTH...。在內心罵了髒話的凱伊さん。

 

一整個『我允許你來愛我喔』高姿態的女王樣的大吉嶺跟只是對大吉嶺稍微有好感的凱伊

 


「怎麼辦...,聖葛羅的隊長讓我好有壓力」,直美看著友誼賽前各種不像話的煩躁糾結的桑德斯隊長,無奈地,「...輸了的話、?」「約會!!」
「上次是一起享用下午茶會,這次是約會啊。真有趣呢~」「...絕對不能輸、」

 

開始給桑德斯的隊長開各種戰敗條件的聖葛羅隊長wwww

 

幾個月後的某一場練習賽中,只差些微的差距,聖葛羅險勝了桑德斯。凱伊跪坐在地上一動也不動,表情淡然的彷彿已經丟失了魂魄一般,「凱伊,沒事吧?大不了就是約會嘛」,桑德斯隊長默默地起身,從外套口袋中拿出了銀色的戒指,套倒了無名指上,「...從現在開始、是交往中了」――噗呼。差點笑出來的直美。(x

 

總覺得大吉嶺用這種不入流的方式拐了丈夫回來實在太糟糕了,但是以大吉嶺那種愛情白癡估計也沒辦法想到什麼更好的方法,阿薩姆對大吉嶺的作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沒有多餘的干涉。
但是偶爾看著大吉嶺那個拐來的戀人,阿薩姆總會想、假如下一次的練習賽桑德斯不幸獲勝了,那位看起來特別憔悴的敵對隊長會提出怎樣的『戰敗條件』。

 

也許大吉嶺心裡也想過同樣的事情,因此當裁判宣判最後的結果是桑德斯獲勝時,大吉嶺皺起的眉頭已經是非常的動搖了。

 

見好就收。
阿薩姆真不懂大吉嶺為什麼沒有意會到這點。當凱伊滿面春風的朝著邱吉爾走來時,阿薩姆瞥了眼大吉嶺的側顏。
第一次看到大吉嶺露出這麼不安的表情呢。雖然有些對不起友人,阿薩姆還是忍不住仰起了嘴角的笑意。

 

「贏了呢~」「是呢。邱吉爾曾經這麼說過,『不學習歷史的人註定要重復錯誤。』,凱伊さん看來還是有在學習的呢。――不酸一下是會死人嗎這女人。

 


跟大吉嶺也不是一天兩天認識了,經過了這幾個月蠻橫的專制體系,凱伊也逐漸明白大吉嶺並不是那麼不解風情的孩子,也許是笨拙了點,但應該都是沒有惡意的。...大概、
「還記得戰敗條件嗎?」「......。」,看著大吉嶺呼了口氣低垂下的眼簾,平時驕傲的神情、如今卻佈上了黯淡的低落。大吉嶺翻弄著指上的戒指,似是已經猜出了凱伊會提出的戰敗條件。

 


「戰敗條件就是、『一個月禁止說格言』!!」
――為什麼要露出一副做不到的表情!? 默默在一旁看著一切的阿薩姆忍著吐槽。

 

似乎比起分手更難以接受這個戰敗條件,大吉嶺掙扎了好一會兒,「我知道了。畢竟當初是我先提的,我也有遵守這個規則的必要。」「太好了~」,凱伊燦爛笑著,跟著大吉嶺並肩走著,「說起來、原本還以為你會露出鬆了口氣的表情耶。被禁一個月的格言比起分手更值得震驚?」「不,其實更希望你能提分手的。」

 

「欸!?」「因為就算凱伊さん提出分手的條件,我也會很快再讓你變成我的東西的。我、面對戀愛是不擇手段的呢。」ーー帶著自信輕笑著的大吉嶺,讓凱伊愣了一瞬間的。
可惡、心跳的也太快了...。揪著胸口,凱伊加快腳步跟上自己那霸道的戀人。「...明明都不說喜歡的啊」「『若非在做你喜愛的』......。」

 


停頓了話語的大吉嶺,明顯是在把差點脫口而出的格言收回去。「少了格言還真的安靜許多了呢。可是、貌似變得不太會講話了啊?」「......這種時候還有什麼可以說的嗎?雖然我是很想說『沉默是金』」
「技術犯規啊!」,身邊的戀人似乎被不能使用格言給拘束了,顯得有些不自在,看起來卻彆扭的十分可愛。凱伊忍不住牽起大吉嶺的手,「老老實實的,說我喜歡你不就好了。」「......我也是。」

 


「又一次技術犯規。大吉嶺完全不能被奪走主導權啊!...等、好痛!!不要掐我的肉啊、痛!」

 

 

 

 

 

 

 

 

被後輩推了一堆意見,帶著鮮花跟禮物去見大吉嶺。
看著在自己眼前的凱伊穿著不慣的正裝,束著的領帶彷彿快把那崇尚自由的桑德斯隊長給勒死。
大吉嶺困惑的挑起了眉毛,示意著凱伊給點解釋。「..那什,桑德斯的、告白方式貌似是這種樣子的...」,支支吾吾的凱伊似乎也從別人的注視中注意到了自己的不對勁,一下接受太多意見的下場、就是落得個不上不下的。

 

對方一下子低沉下來的表情讓大吉嶺失笑了,她伸出手、把凱伊脖子上那讓她幾乎要喘不過氣的領帶鬆開些的。雖然看起來是如此不檢點,但是果然這人、還是適合這個樣子。
「凱伊さん,知道這麼一句話嗎?『老老實實最能打動人心』」「はい...」

 

――那什、桑德斯的隊長跟大吉嶺大人真的不是交往中嗎?
躲在戰車後的薔薇果困惑低聲詢問著身邊一臉無奈的阿薩姆大人。

 

 

 

 

 

對於涉世未深的聖葛羅莉安娜的大小姐們來說,熱情親切的凱伊就像旋風一般,很快便給這些小姐們帶來了『改變』。
起初面對這位我行我素的客人,大吉嶺也拿她沒辦法的,只能任由著她。但是時間一久,大吉嶺開始有些無法忍受。放下手中的茶杯,大吉嶺難得的沒有把紅茶喝完。她按壓著額穴,顯得有些疲憊。
...那位大人在聖葛羅莉安娜的人氣似乎越來越高了」橙黃白毫從窗戶望去,看著由那燦黃色為中心而展開的風暴呢喃著。而這正是讓大吉嶺煩心的主因。

 

聖葛羅莉安娜的學生幾乎沒用多少時間便被這外來客給吸引,似乎還組成了粉絲團什麼的,越來越不端正與檢點的行為讓大吉嶺很是困擾。沒有前例、人數甚多,面對這件事情大吉嶺與橙黃白毫及阿薩姆不知開過多少次的會議。卻總是找不到辦法整治聖葛羅莉安娜這些為了外來客瘋狂的『感情』。

 

雖然凱伊本人還是懂得拿捏分寸的。但是這分寸也許在民風開放的桑德斯是適用的,對於聖葛羅莉安娜的女孩子們來說,卻是讓他們越陷越深的泥沼。


...實在感到非常羞愧」,聽著不應該在聖葛羅莉安娜中會有的少女們的尖叫,大吉嶺垂下肩的、嘆息。

 

鬧哄哄的聲音消停了,代表著這人已經進入了學生會的樓層,橙黃白毫起身準備去為那來客泡壺熱茶以及拿來招待的點心。
縱使是不速之客,聖葛羅莉安娜也不會給予無禮的招待。

 

不久、門被無告的闖入。
那笑嘻嘻的桑德斯隊長雙手插著口袋的,走向一臉愁容的聖葛羅莉安娜的隊長。「好久不見~」「...是嗎?上次見面不是三天前的事嗎?」
凱伊來到大吉嶺的身邊,從口袋中拿出了樣東西。神秘兮兮的,「來送你禮物的喔。」「小精靈嗎?」,聖葛羅莉安娜的隊長眼神中閃過一絲的期待。


「哈哈~比那個更好。」,凱伊笑著,把握著的面向上、攤開了拳頭。
是一枚銀製戒指。大吉嶺把它拿起來端詳,上面有著一朵鑲著碎鑽的美麗藍玫瑰。「很漂亮吧?呀~因為覺得很適合大吉嶺,就買下來了喔。」

 

看著實在不是很便宜,可是從那財大氣粗的桑德斯隊長口中說的話聽來,價格彷彿不值一提的樣子。
大吉嶺不想收下那麼貴重的物品,卻也明白如果今日不收下,就是明日騷擾的開端。
正當大吉嶺左右為難時,帶來困擾的禍首首先張開了手伸展了一下,「好啦~我該走了」「這麼快?」


「之後還有事情,沒辦法久留呢」,凱伊會這麼說,肯定是把時間拉得非常緊迫。要不然、這位桑德斯隊長一定都會給自己留段能在聖葛羅莉安娜喝一杯紅茶的時間。
她欲言又止的頓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著「其實,就只是、突然很想見你而已」

 

在遲鈍的大吉嶺,都能嗅得出這股曖昧的味道。
更何況眼前這笑得燦爛的人,多番言明的表示很喜歡自己、想追求之類的話語。
大吉嶺不討厭凱伊,雖然一開始是討厭的、但是隨著時間的相處,解開了誤會,看到了這人真實一面的大吉嶺,著實有些為了這人而動了心。

 

大吉嶺看著手中的戒指出了神,突然才意識到什麼似的,叫住了已經準備出門的凱伊。她匆匆走到那人面前,拉起凱伊的手,把戒指放回了對方的手心。「自己戴著。下次見面,再給我。」「咦?!不要!」
「如果拔下來的話就不需要再來跟我說話了。」好一記的威嚇,喃喃碎唸著的凱伊鼓著一張臉的離開了學生會室。
大吉嶺回到座位上,閉眼等待了一會。

 

不同於凱伊來時少女們的尖叫與雀躍,滿滿的哀嚎與泣聲讓大吉嶺愉悅極了。――只要讓聖葛羅莉安娜女子學院的人明白對象是死會的那不就行了。
過於遲鈍的聖葛羅莉安娜學生會長竊喜著自己終於為此想到了辦法,卻沒意識到為此傷害了桑德斯隊長的心。


「ナオミ,大吉嶺給我退貨啦」,跟副官哭哭的桑德斯隊長。一連被聖葛羅莉安娜的學生會長打槍的自家隊長,每每都能讓直美爆笑出來。「初戀就追那種大小姐對你來說難度太高了啦」「...桑心OAQQQQQQ――按著手機準備約大洗的隊長西住美穗出來約會撫平情商的桑德斯隊長。


第二天聖葛羅莉安娜難得來了罕見的貴客,黑森峰的隊長滿臉不悅的向大吉嶺報告桑德斯的隊長約了自家妹妹出去的事情。
過於詳細的,讓大吉嶺第一時間忍不住詢問了,「真穗さん是去跟蹤了嗎?」

 

「你不是說你們進展的很順利?為什麼凱伊還會跟美穗哭訴說被你甩了啊?」「...我可沒有拒絕凱伊さん喔」――發現兩人話中兜不攏而決定把桑德斯隊長叫過來的很霸道的兩個人。


「大吉嶺不是把戒指還我了嗎?」「但是我並沒有拒絕喔。我不是說了下次見面再交給我嗎?」,送戒指表達心意的桑德斯隊長對上用凱伊與戒指來維持聖葛羅莉安娜秩序的聖葛羅莉安娜的學生會長。
「總之先把戒指放到一邊。凱伊你對美穗到底有什麼想法?」,只關心自己妹妹的黑森峰隊長。


――今天又是很和平的一天呢。
橙黃白毫細飲著紅茶看著藍天想著。


「唉、」大吉嶺難得吐出了嘆息,「我沒有收下戒指,不代表我拒絕你喔。」「知道了啦。就是誤會嘛,沒有好好告白的我也是有錯...」,一瞬間停下話的凱伊讓大吉嶺跟真穗有些不妙的感覺。果不其然那位自由的隊長拍了拍口袋後,苦笑了一下,「糟糕,昨天好像一氣之下就送給美穗了...

 

一下子惹怒兩位隊長的桑德斯隊長。


...凱伊さん。這就是你所謂的『真心』?」「不是啊,因為很難過嘛。本來要丟到海中的,被美穗制止,就想說乾脆...,咿、真穗你不要這樣看我,我真的沒做什麼、――

 

難道不是擅自把別人的真心拿來利用的大吉嶺大人更有錯嗎?――看著自家隊長理直氣壯的生氣,橙黃白毫心想。
但是也許也只有凱伊さん才會這麼過度溺愛自家隊長。「現在、馬上,去大洗把戒指拿回來!不要讓美穗有無謂的誤會!」――喔、過度溺愛的還有一人呢。

 

「真穗さん不能等等嗎?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談。」「對啊對啊、真穗真是十足的妹控呢。」――真穗臉色一沉的,「...實在不想被笨蛋情侶的兩位這麼說。」

 

突然覺得美英德搭在一起好有趣ww

 

在橙黃白毫眼裡看起來,應該是滿羨慕的吧。當大吉嶺大人卸任之後,自己是否有辦法像大吉嶺大人一樣和黑森峰的隊長、桑德斯的隊長這般一邊喝茶一邊爭執、嬉笑著。

 


然後以前有說過,凱伊大吉嶺真穗美穗這樣的線我也可以。想看凱伊一直追求無果,可是大吉嶺雖然喜歡真穗也沒有放手凱伊的意思。「...到底要我做到什麼程度,你才會回頭看看我?」哭哭的對大吉嶺咆哮的凱伊。
感覺很美味

 

說起來,因為放任凱伊一直跑聖葛羅所以引來畢業生三大會的其中一些人的不滿,因為對方是階級高位者所以只能道歉跟吞忍的大吉嶺。
結果為了大吉嶺而槓上他們的凱伊,這種劇情也滿想看的。桑德斯隊長帥帥的(

 

被上任隊長格雷伯爵笑說「是個很好的對象呢」「...是的。」,對凱伊的感情明顯動搖了的大吉嶺


事件解決了後在茶會上突然被畢業生問了所以畢業後就要結婚了嗎?本來對凱伊還稍微有些好感,瞬間又嫌棄起來的大吉嶺
到底都自作主張了些什麼wwwwwwwwwwww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oso
  • 英美超可愛!!!!
    不管哪種設定都超棒啊www
    不過個人對美英德會有點心疼凱伊的QQ
  • 美英超級可愛的!!(艸),個性上搭在一起各種很有趣www
    不管是倒追英國的美國還是戀愛白癡英國追美國都超好玩的XDD
    美英德以朋友的方式相處在一起我很喜歡。美穗對大吉嶺超苦手,每次都是苦笑沉默跟無奈,真穗看到妹妹這樣應該會慎選對象,絕對沒考慮過跟大吉嶺...(##

    於 2016/08/05 22:54 回覆

  • 黑犬
  • 戀愛上處於攻方,但在床上是個誘受超讚的!!
    大吉嶺倒追凱伊www
    凱伊大概會認為這女人到底有什麼問題,莫名其妙wwww
    美英超讚的(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