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就當是尋回手感用的吧、別跟我說什麼...、我不聽!!untitledk.JPG  (此人自暴自棄中)

 

標題是白桑取的喔,感謝白桑  (*´艸`*)

 

 

04 - 1fyif  

小笠原茉由(左),近藤里奈(右)

 

 

03 - 1G  

 

里醬かわいい~ (*´艸`*)

 

 

 

 

 

 

正文:

 

 

 

很討厭麻球。――在公演上,大家對於最近小笠原與近藤關係良好的事情而調侃般問起時,近藤皺了皺鼻頭,說出了讓小笠原一下子就發出泣鳴的回答。

 

「嗯哼、」,那方提起的渡邊,僅是笑著。

 

看著這樣的渡邊,近藤隱隱約約的,覺得渡邊已經知道了她們的關係。雖然很喜歡渡邊,唯獨和小笠原交往的事,怎樣也不敢說出口。

 大概是因為、渡邊太疼愛她的關係吧?,近藤覺得、渡邊不樂見她與小笠原的交往。但是即使沒告訴渡邊,她卻感覺已經查覺到了般,也曾經拐彎抹角的問過些邊緣的問題,自今、沒有反對也沒有表露贊成,繼續、是用她的方式,守護著近藤。

 

「…?」,站在前排的小笠原,投來了有些灼熱、又帶著哀怨的視線。彷彿、在埋怨著近藤的那句討厭一樣。裝得楚楚可憐。

 

刻意無視那人的視線,理所當然的又惹來小笠原的悲鳴。然後、招來了山本的吐槽,「就算一直看下去,討厭也不會變成喜歡的啦!」

 

最終這個話題,在得到觀眾的大笑後落幕了。

嗯,刻意在台上提起這種事,就是為了這個吧。因為NMB的武器、就是搞笑與相互回應的笑聲。

 

所以這件事從一開始,就是安排好的。在MC稿上的,一樁、鬧劇罷了。

 

但是,『到時候喜歡還是討厭,里醬就隨心說吧』,彩排的時候,被這麼叮囑了,因此、說岀討厭,這也是近藤自己的選擇。只是、真的…不在意嗎?――近藤望著那個,在大家都走的差不多了,仍安靜且緩慢地換衣服的小笠原茉由。

近藤內心有些擔憂,畢竟也是、在交往中嘛。

 

無奈地嘆了口氣,近藤走到了小笠原身後,輕輕地、揪住那已穿上的外套後擺,「剛才、對不起…」

 

「咦?哪件事?」,小笠原似乎有些困惑,把櫃子裡的圍巾掛在手上後,轉身,「最近天冷,小心別感冒了。」,這麼叮囑著,小笠原貼心的把圍巾繞上近藤的頸項。

 

頸項上的圍巾非常溫暖,跟小笠原一樣、讓人感覺溫暖。這樣細心的舉動,一直、讓近藤有被愛著的感覺…――,我有給麻球,愛著的感覺嗎?

 

最近、近藤對這個問題很是困擾,雖然她們是在交往沒錯。但是比起交往,其實更像是單方面的付出而已,她不像小笠原那般貼心、懂得在天氣冷時多帶一條圍巾,或者在生理期來時、體貼的泡紅棗茶等補血的熱飲,――甚至、嘴巴很拙,無法坦率的向自己深愛的戀人好好的說出喜歡。

 

如果要給自己這樣的情人打個分數,別說及格了,近藤覺得有20分就真的算不錯了。

 

「啊啊、怎麼啦,表情很難看喔。」,看著近藤皺起的可愛臉龐,小笠原有些疑惑的,「別想太多,里醬、只要被疼愛著,就可以了喔。」

 

「、!?」

 

用自己的手掌拖起那孩子可愛的臉蛋,小笠原寵溺的笑著,「並不是、希望里醬改變什麼,才交往的。里醬就繼續、照自己的方式下去,但是啊、」,小笠原惦起腳尖,用唇瓣、磨蹭著那孩子的下唇,「給まゆ一些甜頭,才會原諒說出討厭的里醬喔。」

 

看著那孩子紅燙的臉頰,小笠原有時候真覺得自己在這樣下去會心律失常而死的感覺。尤其是那、因為緊張,而抓著衣物下擺的雙手,――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內心的躁動已經壓不下來了,小笠原稍微拉開了距離,難得的、帶有些惡意的,「說喜歡跟KISS、里醬要用哪個補償まゆ?」

 

不出意料的,近藤彆扭的咬著下唇。即使交往也有一個月,告白也好、接吻也好,近藤都是被動的那方。雖說是喜歡著的,但是、卻很難主動做出讓人羞恥的事。

 

正猶豫之際,那早已無法忍耐的人一把便拉下近藤,在溼潤的唇瓣互相碰觸後,是小笠原放肆探出的舌頭。「、!?」,如同誘惑一般,小笠原伸入的舌頭,與那方的舌交纏在一起,「唔、」――,啪喀。的,開門聲讓兩人慌忙的拉開距離,山田有些疑惑的,看著很不自然的她們,「你們還沒走啊?」

 

「喔、菜々ちゃん,你也還沒走啊?」,小笠原一邊慌張的假裝收拾著東西,一邊彆扭的假裝自然。

 

「現在要走了喔,忘了帶手機所以回來的。」,山田嘿嘿傻笑著,然後把桌上的手機放進了包包中,「一起走吧?」

 

「嗯、」,回答的、是一直紅著臉沉默著的近藤。「那我先去外面等你們囉」,看著山田哼著小調的離去,小笠原想、也許並不是想在外面等,而是想給福本打個電話吧…。

 

無奈的嘆了口氣,小笠原把包包掛在肩上後,關起了儲櫃,「里醬、走吧?」

 

近藤點了點頭,握住了那人伸出的手掌。然後、在小笠原關上休息室的燈後,以那人能聽見的聲音呢喃,――「後續的事…,下次、繼續做吧…」

 

「噴咳、」,也許是太過刺激的關係,小笠原像是被冷空氣嗆到了鼻腔,很遜的咳著嗽。「里…里醬?」

 

 

 

 

 

「因為、喜歡跟KISS…如果都不要的話…,用這個做代替、也可以吧?」

 

 

 

 

 

那人,在休息室門口、僵住了腳步。

即便因為有些漆黑而見不著表情,但是、肯定是,露出很好笑的樣子吧、――近藤忍不住心想。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