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笠原茉由你給力點,麻球飯也加油!!雖然速報沒圈內,日產一定要站上去!!!!!!!!!!!!!!

 

 

里醬也是喔,希望至少能在圈內...。(嘆)

 

總之雖然今天是一陣哀號與歡聲的總選速報,不過、人生還是要過、飯還是要照吃,文還是要照發wwwwwww

所以我來發文了啾咪☆

 

 

今天依然是里醬的傲嬌發言:(小笠原茉由生日那天的博)

まーちゅんほんと大好きo(^▽^)o
本当だよ!!!
いつも冗談で嫌がったりしてるけど
本当はめーっちゃ嬉しいよ♪

(真的很喜歡麻球

真的唷!!!

一直都開玩笑的說討厭

其實是非常開心的)

 

←說不是傲嬌的出來跟我戰!!!這天使根本妥妥傲嬌到爆untitledk.JPG  

所以我們在回顧一下上一篇的傲嬌註解(等)

傲嬌:僅指對心儀對象有意,但為了各種原因而刻意以帶刺的態度給予差別待遇,直到陷入無法繼續逞強矯情偽裝的狀況、或是確定與對方兩情相悅時才轉變為羞赧者。

←大家想的都是跟我一樣的吧?untitledk.JPG  (什麼鬼啦##)

還有121110的事:

小笠原茉由   11/10 22:57 +1287 500 件

み、み、みるきー。


かわうぃうぃ。
かわうぃうぃよぉ。



うししししししししし

 

近藤里奈   11/10 23:10+53

解散しろDD

 

 

←她在吃醋喔、她在吃醋喔、她在吃醋喔、她在吃醋...(下收)untitledlgg.JPG  

明明平時就表現的沒有這麼喜歡人家,可是一當小笠原說了別人可愛就馬上生悶氣。多可愛的這孩子!還有驕縱隊又不是只有麻球一個人、不要每次都因為麻球就解散驕縱隊,里步都快哭了wwwwwwwwwwwww

 

 

yvjj-5irYgdzKbyjBEXdykyct3p  

 

 

15 - 1 (2)DTRDD  

 

 

 

 

正文:

 

 

 

小笠原很寵近藤這孩子。與其說是寵,驕縱更為正確。

她會不分對錯的縱容這孩子,就算是錯的,她也不會責備這孩子。幾乎達到了這孩子要什麼就給什麼的程度。

 

偶爾山本會看不下去低聲訓斥近藤幾句,這時候小笠原也同樣會掩護近藤,讓山本只能無奈的嘆氣作罷。

 

她真的很疼這孩子。疼到,說了好多、好多次,不管近藤做了什麼都不會生氣。

 

 

――「真的不管做什麼都不會生氣嗎?」

 

在床上專注著小說的近藤隨口問道。

小笠原點頭如搗蒜,大力的拍了胸脯保證近藤自己說的話。甚至還說出了怎樣都不會生氣喔這樣狂妄的話。

 

近藤把視線自小說挪到滿臉自豪的小笠原身上。然後她又再次提出了同樣的詢問,依然是得到了絕對不會生氣!這樣自大的肯定。

 

她把小說面朝下的覆蓋在床上,起身走到小笠原的面前。在那人還沉浸在自己狂妄的宣言中時,華麗的一把推倒了那看似纖細的身子。

 

什麼都還沒反應過來,只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正驚惑時,又被突然跨上腰際的近藤給予了精神上與視覺上的高度攻擊。

 

「里…里……」語帶半分雀躍、半分顫抖,小笠原動也不敢動的任憑近藤對自己放肆。縱使她完全不能理解近藤把她隨手亂扔的領帶撿來,甚至有些費力的綁住自己的雙手。

 

「啊、里醬。從這裡穿過去才綁得比較緊喔。」小笠原自以為親切地給予建議。

 

近藤冷漠地抬頭看了小笠原一眼,低喃著笨蛋後,報復性的用力的扯緊領帶。

 

「所以、這是怕まゆ晚上會偷襲才這麼做的嗎?」小笠原笑著開玩笑的下一秒,馬上被近藤主動獻上的吻征住了。

 

近藤生澀的親吻著小笠原的唇。挪動著身子試圖反抗的小笠原,在近藤低聲的「麻球、嘴巴張開。」後,著魔似的照做了。――我是不是、真的太寵這孩子了?這是第一次,小笠原萌生出了這種想法。

 

只是當近藤的舌尖滑入口腔時,這個想法很快便被快感給取代。朦朧的意識中她反而更加迎合那令她喜愛的孩子。

 

直到為了喘息而拉開距離。近藤用手背擦去嘴上的液體,有些危險的瞇起了雙眼問道:「即使如此,也不生氣…?

 

小笠原無力的輕聲喘著氣。斷斷續續地吐槽著:「這是該生氣的事嗎

 

擺出有些困惑的可愛表情,近藤突然冷不防的用手掌擁住小笠原的胸部。「那就做到麻球生氣為止好了。」

 

近藤慢條斯理地解開小笠原襯衫的釦子。「里醬!」因為小笠原的怒喝聲而抬起頭。看著小笠原難得有些羞澀的表情,近藤露出了小笠原最喜歡的笑容,甜甜地笑道――「不過即使生氣,也不保證會停手唷

 

…咦、咦咦?」小笠原感覺自己第一次面臨了人生的危機。但是看著那孩子掩飾不住的笑意與雀躍,小笠原無奈地長呼一口氣。「算了、」本來僵直的身子無力的鬆懈了,小笠原傾身,湊像那孩子的頰旁「就照里醬想做的,做吧。」

 

小笠原輕點在近藤臉上的吻像認可也像邀請。近藤默了一會,回應似的親吻著小笠原的唇。這是第二次,小笠原在這孩子生澀的接吻時就感覺異狀。直到近藤臉紅著稍微拉開距離時,小笠原不禁細聲提起――里醬沒接過吻嗎?」

 

嗯,偶爾就算好奇也不能問出口呢。――小笠原看著近藤宛如殺人一般瞪視著的眼神,無辜地心想著。

 

「麻球、」近藤喚了她,沉默的時間過長彷彿只是想喚名字。當小笠原有些焦躁不安時,近藤才又細聲開口:「…麻球、有經驗嗎?

 

看著那孩子紅的幾乎可以跟水煮蝦媲美的臉頰,小笠原忍不住又用噁心的聲音呢喃著好可愛,然後被那孩子狠狠瞪視後,才出口道:「接吻的話有喔。H的話是沒有的呢。」

 

「我也沒有」近藤俯視著小笠原,皺著眉頭狀似困擾,「吶、要怎麼做,才好?」

 

「唔!!!」被近距離的直擊心臟,小笠原讓人感到欠揍的表情又再次浮現於臉上――!!!!!!!!!!!!!

但是這次近藤沒有投來厭惡的目光或話語,而是真的為了該如何進行下去而困惑的低垂著頭。

 

「里醬想要怎麼做,就怎麼做吧?」

「那麻球呢、」近藤抬起頭,對上小笠原的視線:「想要對我、怎麼做…?

 

――神啊!!

小笠原仰著頭,心臟因為近藤的話語與表情而鼓譟著。現在想想她被反綁起來真是太好了,否則一定會忍不住撲倒那孩子的。

因為猶豫著要怎麼適當的回答才好而支支吾吾,但是在近藤詢問第二次後,小笠原完全喪失了思考能力。「唔~~~~。想吻里醬喔、想碰里醬的胸部、想咬里醬的頸子啊、想聽里醬喘氣說著不要、麻球、哈啊哈啊光想像就超可愛的!!!!

 

「麻球,根本就是變態。」

雖然早就知道木下百花所組的キモヲタレンジャー小笠原也所屬其中,但是這變態程度有點超乎近藤想像。「而且不是喜歡巨乳嗎、抱歉啊我不是巨乳!」

 

「里醬就算是貧乳我也很喜歡啊。

 

近藤哼的回應了小笠原。接著自顧的解開小笠原僅剩不多的扣子。水藍色的素色內衣非常可愛,近藤小心的撫上。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近藤只得用抓捏的方式。這樣生澀的舉動讓小笠原倒抽了一口氣。

 

她哭笑不得的拼命壓抑要從喉頭流洩出的呻吟。近藤卻彷彿仍在摸索般的揉捏著。此時,小笠原突然對上近藤求助般眼神。

這樣的眼神小笠原不陌生,公演找不到時機吐槽、想要什麼東西、有什麼需要時,也許是小笠原真的疼壞了這孩子。每當這孩子露出這種眼神時,就代表著她要幫助或有所需求。

 

…如果、不討厭的話,可以舔喔。

 

這麼一說。近藤隨即拉下素色的內衣,猶豫了片刻,她如同小動物般伸出舌頭舔拭了小笠原的胸部。不知是刻意還是惡意的,近藤有意無意的舔弄著她的乳首。

 

用舌尖撥弄著、攪動著,在含住,如吸食著流質食品般的吸吮著。「這樣、會舒服嗎?」

 

「里醬」小笠原難得語帶哽咽。――被如此調戲著就算了,還要指導、還要說感想。羞恥Play也不是這樣玩的啊…。

 

舌尖離開後,近藤用指腹磨蹭著已尖凸的乳首。「硬起來了、為什麼呢?」

 

「不、你就算問我也

 

「麻球好奇怪、」這麼抱怨著,近藤吻著小笠原白皙的頸項。一邊落下細吻一邊往上移動,直到耳根處。

 

近藤絕對是惡質性的吹了口氣。讓小笠原弓起身子發出了羞人的喘息。加害者愣了一下,低聲呢喃著聲音好色,無視對方的辯駁、繼續舔拭著小笠原的耳根。

 

「啊…里醬……

 

就在此時,急促的敲門聲讓兩人都僵住了。在一陣敲門聲後,是山本有點怒意的聲音,「麻球!不是跟你說了晚上要對MC的嗎?現在大家都對完了,只剩你跟里醬而已了!」

 

「啊、我忘了」小笠原低聲呢喃著。

同樣也忘記的近藤不急不俆的把小笠原的衣衫整裡好後,逕自往門口走去。「等、!」望著手中沒有被解開的領帶,小笠原神情哀慟。

 

果不期然當山本進來後,看見被綁著的小笠原時,露出了極其厭惡的表情,「竟然讓里醬怕你夜襲怕到要把你綁起來,你真的沒救了。」

 

「等、!這次まゆ才是受害者啊!!!」

 

雖然露出無辜的臉仰望著山本與近藤,不知為何最後小笠原仍然認命的低下頭咕噥著對不起啦…。

 

「總之,都去我房間吧。把MC的事情還有中午練習時說的那幾個問題和你跟理科要搞的梗解決掉。」

 

「唔、這樣之後根本沒時間休息吧…」

 

山本聳了聳肩,用著欠揍的臉道:「怪我啊?」,接著她看向近藤,「走吧,迷路姬很擔心你的人身安全呢。」

 

山本與近藤一起走出了房內,留著的小笠原只得努力的嘗試用牙齒咬住領帶的繩結部分,看能不能憑一己之力解開。

 

――可惡這什麼打法啦!?死結嗎!?

「麻球。」正當小笠原陷入困境時,近藤又回到門口,她看著還維持著咬著領帶姿勢的小笠原輕笑出聲。「…下次、會事先學好之後在做的。」

 

「下次まゆ不會上當了!!!」小笠原難得激起的鬥志心,「下一次換我把里醬推倒然後哈嘶哈嘶…。

 

「…?」

仰望著近藤挑起的眉間,小笠原弱弱的垂下雙肩,「…對不起我不敢。」

 

近藤笑了。用宛如公演時最高的笑容道:「所以、下次也要自己綁好自己喔。」

 

 

「好~~

 

 

――喂!我都忘了這是我教的啊!死結嗎這個?!

「等等啊里醬!!幫我找剪刀…、啊這是打歌服的領帶不能剪,怎麼辦啦里醬!!OAQQQQQ」

 

 

狼狽地綁著雙手衝出房門追上自己最喜歡的孩子的小笠原。今天也是甘之若飴呢。

 

 

 

End。(對不起因為是麻球你我連文都寫了搞笑風了...(仰頭))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ilverspoor4
  • 為什麼不敲完...(掩面
    嗚嗚嗚嗚枉費汪汪看到熊桑居然敲了這梗的後續可是沒有到底嗚嗚嗚嗚(哭p
    不過感覺又該是這樣令人遺憾是怎麼回事..../w\(慢著####
    是說明明看噗浪的時候想詳細里醬推麻球
    可是看了這偏後卻反而比較想看麻球推里醬了求解...(被拖開

    ....熊桑愛妳!!!(被拖開
  • 為什麼你要害我...(望)――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推的那隻是小笠原我寫到一半一直很想笑(??),無法想像劇情的關係乾脆給它腰斬...
    對不起我錯了,近藤推小笠原我做不到、下次我讓小笠原推近藤還你好不好?(自重啦#)

    啊啊你懂啊!!真不愧是我的盟友!(泣握)千錯萬錯果然都是小笠原的錯?(誤#)

    汪桑~~~(搖尾撲(?)

    於 2013/05/22 23:13 回覆

  • silverspoor4
  • 汪這麼乖怎麼會害人呢o wo(偏頭
    老實說小笠原要被這般一本正經的推有點困難、可是如果不正經的話根本推不下去啊!!!不過比起小笠原的受、汪比較想看的是很努力的攻的羞澀的里醬嗚呼好萌❤(去使#
    應該說…小笠原妳怎麼可以這樣(掩面哭
    可惡大概是很認真很嚴肅的場面都會被弄得很搞笑的模樣、不要破壞氣氛啊!(搥地
    熊桑加油~❤
    等妳的其他nmb文~owo❤←←←←←←←←←←←(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