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渡辺好萌♥

 

試寫。

順道讓手感回歸,我最近真的太沉迷D3了...(默)

 

 

 

8bd1d5c8a786c9179b49d1d4c93d70cf3ac757b4  

(左:渡辺麻友、右:渡辺美優紀)

 

 

 18 - 1d5s5s5  

(左:山本彩、右:渡辺美優紀)

 

1e66da43ad4bd113b8e6c0e85aafa40f4afb0530  

(左:柏木由紀、右:渡辺麻友)

 

 

 

 

 

正文:

 

 

 

 

把前額的瀏海往左邊撥去,山本滿意的放下了梳子與離子夾。接著她有些無奈地看向自己左邊,遲遲沒有動作的渡辺美優紀。

 

 

 

從剛才兩人一起進了休息室後,美優紀便一直呈現這樣魂不守舍的狀態。

 

 

 

 

 

這樣的美優紀,其實很少見的。

 

 

 

 

 

應該說連山本自己,都不曾看過如此恍神的渡辺美優紀

 

 

 

原因什麼的,要猜出來也不是什麼難事。

 

山本轉過頭,看向那位美優紀透過鏡子凝視出神的前輩――渡辺麻友正和大島優子嘻嘻笑笑著。

 

 

 

山本還記得、美優紀兼任TB不久後,就和這位前輩熟膩了起來。

 

 

 

這其實是頗稀奇的事情。

 

 

 

在山本的映象中,那位和美優紀有著相同姓氏的前輩怕生極了。

 

連比美優紀早入AKB選拔的山本自己,也沒能和那位前輩說上什麼話。

 

 

 

雖然現在因為肩負起了次世代的名號而成熟多了,但是山本還是對那位前輩與美優紀的熟識感到不可思議。

 

 

 

不過更讓人訝異的、

 

應該是美優紀看著那位前輩時眼神中透露出來的感情。

 

 

 

 

 

「今天是情人節呢。」

 

「嗯……」美優紀低下頭敷衍著。

 

 

 

 

 

「你該不會正好有做巧克力吧?」

 

――咦?」美優紀難得驚慌地抬起頭,對上的卻是山本戲謔的笑容。……しゃやかちゃん,請不要有所期待。

 

 

 

噗嗤的笑了出來,山本撥了撥頭髮「我收到很多了唷。……而且、みるきー的本命巧克力,是給まゆゆさん的嘛。

 

 

 

 

 

發出唔的聲音,無法反駁的美優紀有些賭氣的瞪著山本。

 

 

 

 

 

「不送出去嗎、巧克力。」

 

……

 

 

 

美優紀沉默著。過了好一陣子,才悠悠開口。……這樣不太好、對吧,さやかちゃん

 

 

 

山本把視線從鏡子挪到了美優紀身上。「對NMB來說,的確不太好。……但是個人而言,這樣並沒有什麼不對、對嗎?」

 

說著,山本把椅子轉向了美優紀,看著美優紀一直沒有什麼精神的表情、她伸手無奈地撥了撥美優紀的瀏海。NMBACEさん,打起精神來。沒有誰是你釣不到、不是嗎?

 

 

 

聞言的美優紀笑了。「山本彩……

 

 

 

咦?」

 

「我釣不到的人。」美優紀看著山本。

 

 

 

 

 

僵持的氣氛很快便被美優紀打斷,她站了起身。「總之、有了さやかちゃん的應援,我想去試試。

 

 

 

 

 

 

 

隨口回答的山本依然遲遲無法回過神來,她的腦中盡是美優紀的那句話。

 

 

 

 

――但是、

 

你又沒釣過,怎麼會知道釣不到呢……

 

 

 

 

 

 

 

 

 

 

 

 

 

 

 

 

まゆゆさん」美優紀叫住了已經準備回家的渡辺麻友。

 

 

 

みるきー!」麻友笑著。「怎麼了嗎?」

 

 

 

雖然方才和山本那麼說了,但是美優紀面對麻友時,卻無法做到那麼瀟灑。告白什麼的,在加入NMB之前也是有的,但是這還是第一次,對同性的告白。

 

 

 

麻友沒有急著催促美優紀,而是溫柔的守望著

 

 

 

 

 

――溫柔、又有趣的まゆゆさん,真的最喜歡

 

就算腦子這麼想著,話還是無法出口,巧克力還是不敢拿出來。

 

 

 

明明渡辺美優紀不該是這樣的人啊。

 

比起被人擾亂理智,美優紀才應該是那個讓人亂了理智的人才對啊。

 

 

 

懊惱著的同時,麻友細聲地問道:「みるきー是要和我說什麼嗎?

 

 

 

美優紀點了點頭。

 

深呼吸後從包包裡拿出了巧克力並雙手遞上。「我、我……

 

 

 

 

 

話沒能說完。

 

 

 

 

 

柏木由紀喚著麻友名字的聲音打斷了美優紀的告白,然後由紀按著肩頭上的帶子,小步的跑到兩人的身邊。

 

 

 

兩人在說什麼秘密嗎?

 

「既然知道是秘密,ゆきりん就走開啦

 

 

 

「嘿欸。好啦、那我先去外面等好了。

 

「嗯。」麻友笑著對由紀揮手。

 

 

 

 

 

「剛剛被打斷了、不好意思啊。みるきー要說的話,能在說一次嗎?

 

 

 

美優紀忍住眼淚,點了點頭。「巧克力是、為了感謝まゆゆさん一直以來對我的照顧。

 

 

 

麻友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謝謝。回禮我會記得的、絕對。」

 

 

 

 

 

 

 

接著的對話,美優紀沒印象了。

 

 

 

她唯一只記得的,是當時柏木由紀要轉身先離開時,和渡辺麻友悄悄緊握著的手。

 

 

 

 

 

――對啊。

她忘記了,那個對渡辺麻友來說最重要的人……

 

 

 

 

 

 

 

 

 

 

 

 

 

 

 

 

 

不知過了多久,溫暖的手掌輕輕覆蓋住美優紀的頭頂。

 

 

 

さやかちゃん。我失戀了、吧?」

 

「嗯我看到了。」

 

 

 

……不給我一點安慰嗎?」

 

 

 

 

沉默不語的山本突然遞出了巧克力。美優紀有些好笑的接下「失戀最好的特效藥就是展開下一段戀情、之類的?開玩――

 

 

 

 

 

美優紀那句開玩笑的啦還沒說完,便被山本強勢的打斷。「嗯,所以你考慮一下吧。」

 

 

 

山本的話語讓美優紀啞口無言時,山本又接著道:「這是、本命巧克力無誤唷。」

 

 

 

美優紀無奈的皺了皺眉,她刻意忽視了隔壁山本透來的期盼的目光

 

 

 

 

 

 

 

――所以是在等我吐槽嗎!?

 

 

 

因為上面不是印著meiji(明治)嗎?

 

 

 

 

 

 

 

 

 

 

 

 

 

 

 

 End。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