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改版だ☆ぜ。

庫存即將用完。(哭(慢著!!

 

1edb7e2794bb7850908f9dec.jpg  

她愛她,但她愛她,她也愛她ーー 她、到底愛的是誰?

 

 

開頭文藝的我都快哭了(咦????)

總之長篇請容我更新暫停到此,我想趁著聖誕衝短篇(炸

其實想說的是,我覺得自己更新的太頻繁了(爆  (被打斷腿

 

 

正文:

 

 

泰妍拉緊了衣領,然後朝著手掌哈了口氣。

在這麼寒冷的天氣裡會來湖邊的,大概也沒有幾個人吧?

這麼想著,泰妍不禁又縮緊了身子。

 

她之所以會出現在湖邊的原因,是為了fany。

昨晚俆玄急忙的跑來找她,告訴她fany要和學校的足球社學長約會,這樣的消息不是不好,只是對方是學校裡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她可不希望fany被對方怎麼樣了。

畢竟fany最近做出這一連串的約會事件,純粹是因為她做了某種讓fany不高興的事情而對方正以這種手段在報復著自己吧。

和fany相處這麼久,泰妍也大概能抓住fany那倔強獅子座脾氣。

但是在非常擔心的俆玄慫恿之下,泰妍還是做出了跟蹤這樣的舉動。


一路從市區開始跟蹤著,幸虧對方還是個正人君子,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做出什麼不恰當的舉動,只是在市區的行程結束後又把人帶到湖邊,泰妍開始覺得有些詭異。

望向較前靠近湖邊位置,fany和一位高大的男子似乎正在聊天。

嘆了氣,雖然在湖邊約會很浪漫,但是現在這種天氣,真的浪漫嗎?

 

泰妍蹲了下來,在有角度差的角落注視著fany,她今天穿了很合身的米色大衣,本來黑色的短髮也留長了,染成了金色,非常適合她。

Tiffany和三年前的樣子差不了多少,只是更加增添了女性的美麗,以及那特有的笑眼,總是那麼的迷人。

撐起了下巴,泰妍又想起了另一個金髮的少女。


不知道她現在在做什麼?吃飯了嗎?心情好點了嗎?

─ ─ 想起她,泰妍就開始不由自主的關心起來。


雖然兩人現在就好像處於冷戰似的,但是每次想到她,就擔憂似的掛念著。

拿出了手機,泰妍有個癖好,她討厭被人家拿走手機,除了怕被看到裡面的內容之外。


桌布上笑得十分燦爛的Jessica

 ─ ─ 這是她現在僅有的幾個不為人知的秘密之ㄧ。

 

突然泰妍聽到了類似爭吵的聲音,連忙回頭。

Tiffany被學長抓住了雙手,看來是Tiffany轉身要離開卻被從後面制止,力氣不敵男孩子的Tiffany被學長攜帶的手帕摀住了口鼻。

她在猛力的掙扎中,推開了學長的禁錮,卻沒注意到腳邊,一個不穩,Tiffany的身子朝著湖面直直落下。

泰妍連忙跑了過去。

一邊跑著一邊把身上的外套、圍巾等衣物脫掉,畢竟自己的速度在快,肯定也趕不上Tiffany落水的速度,所以乾脆好讓自己保持著能跳下水的狀態。

接著,泰妍愣住了。一抹小小的身影從對面跑向Tiffany落水的位置,對方因為急忙的緣故,甚至連外套都沒脫。

「Sun…」還來不及叫出口,Sunny便毫無猶豫的跳入水中。

Sunny在泰妍的幫忙下把Tiffany從水中拉了上岸。

「咳咳…」Sunny跪在一旁喘著氣又咳嗽著。

確認了Tiffany只是吸入手帕上的迷藥而昏迷,並沒有任何大礙後,泰妍來到Sunny身邊:「你在做什麼呀!?你這樣會感冒的!!」泰妍有些不悅的把自己的外套遞給Sunny。

方才泰妍並沒有下水,而是在岸上接應著Sunny。

Sunny卻推開了泰妍遞來的外套:「泰妍,帶美英去醫院好嗎?我還是有點擔心。」

「你給我先顧好你自己。」泰妍的語氣裡已經很明顯的有怒意。

Sunny自嘲似的笑了笑,接著她抓住泰妍的胳臂:「答應我ㄧ件事。」

 


 


Tiffany微微睜開了眼睛,濃厚的消毒水味直撲鼻腔。

不用特意詢問,Tiffany大概知道自己在哪裡,她掙扎著想要坐起身,卻被身旁的人按住了肩膀。

「泰妍?」她有些訝異的望著泰妍。

「躺好。」泰妍用手蓋上Tiffany的額頭,細聲的說道:「幸好你只是有些失溫而已,沒什麼大礙的。」

Tiffany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望著泰妍,安靜到泰妍都有些不自在,幫Tiffany倒水時泰妍開口:「為什麼這樣看我?」


「是你救了我嗎?」


手上的動作突然僵了一下,接著泰妍又笑著回過頭:「嗯,因為不放心你和學長一起出去,其實學長的風評在學校是不太好的,怕你有危險,所以私自跟蹤了你。」

泰妍坐了下來,把杯中的溫水遞給Tiffany。

接著兩人沉默了好久,Tiffany把沒喝一口的溫水放到矮桌上,抬起頭看著泰妍:「我以為你不會騙我。」

「……。」

「我們好像無法回到從前了…。」

泰妍安靜的聽著fany說著,不是不反駁,而是太過心虛了而無法反駁。

「吶,Daedae…」

 

「聽說失憶的人很快樂,因為他們什麼都不記得了。

你能告訴我,忘記了深愛的人是怎樣的感覺?真的、會快樂嗎?」

 


☆  ☆  ☆  ☆  


「天啊!!」原本舒服窩在沙發上看電視的Jessica聽到了敲門聲,以為會看到出門回來的泰妍或者是約會回來的Tiffany,看到的卻是宛如落水狗般落魄的Sunny。

Sunny緊抱著自己的雙臂,緩慢且顫抖地走了進來。

Jessica把Sunny拉了進來,並且快速的跑到房間拿了毛巾包覆住Sunny:「這種天氣你還把自己弄成這樣!!李順圭你想死啊!!!」

被Jessica以多層毛巾包裹住並且護送進房,Sunny雖然想要笑著反駁,但是身體卻比想像中的要虛弱許多,所以她索性放棄微笑。

Jessica在房間與客廳內跑進跑出,拿了熱水袋,幫Sunny換了乾淨的衣服,泡了熱可可,最後她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看著Sunny。


「ssica,謝了。」Sunny拿著杯子的手微微顫抖著。

雖然嘴唇發白,四肢冰冷,不過應該沒問題了,ssica放心的想著。

「別跟我道謝,倒是你到底發生什麼事呀?」

嘗試著想要仰起微笑,卻發覺自己還是連撐起個微笑都感到困難,她嘆了口氣:「ssica,對不起。」

「嗯?」

「我早在你出現之前就知道你的存在了。」

Sunny握緊手中的杯子繼續說著:「我知道泰妍和你的事情,很抱歉,隱瞞了你。」

Jessica愣了好久,才問道:「為什麼…?」

「美英很喜歡泰妍,所以以前,我都會無時無刻的掌握住泰妍許多的消息,好藉此有機會讓美英主動接近我,很自私吧。」Sunny自嘲似的笑了。

「但是fany不知道這件事啊?」

「你和泰妍的事,我沒有告訴美英喔。」Sunny轉過來,第一次這樣正視著Jessica:「因為泰妍是美英喜歡的人,所以為了不讓美英傷心,所以我隱瞞了她,但是第二次你的出現,我還是利用了你。假如著你和泰妍能重新交往,或許美英就不會在執著泰妍了,我是這麼打算的。」

Jessica沒有說話,她靜靜的聽著Sunny說著。

「你和以前真的一點都沒有變。所以當時我知道轉學生是你時,我請泰妍去接機,本來以為看到你泰妍可能會想起以前的事,可是她還是什麼都沒想起來。」

她握住Jessica的手:「一直利用了你,真的、很抱歉。」

Jessica反握住了Sunny的手:「不,要說抱歉的是我。」

Jessica猶豫著該不該講,停頓了一下後,還是開口道:「我…本來是為了報復泰妍而回來的。」

這次換Sunny安靜的聽著Jessica的自白。

「不過呢,我好像真的一直都鬥不贏泰妍呢…」她無奈的笑了一下:「就是因為知道泰妍失憶了所以才敢回來,帶著滿滿想要報復的心情,結果…… 」搖了搖頭,Jessica把身子完全靠向椅背,疲憊似的把頭仰向天花板。

 

「我又輸了吧。」她伸手遮住雙眼,喃喃自語。

 

Sunny撇開了頭。望著桌上那張當年與泰妍以及fany的合照。


─ ─ 被深愛著的人忘記了非常難受吧。金泰妍,妳不覺得自己非常殘忍嗎?


細微的哭聲慢慢傾洩而出,在狹小的房間內迴盪著。

平時都扮演著大家的活力素。在孩子們難過時安慰他們、逗笑他們。但是這次,Sunny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Jessica,這樣的痛,不是任何人口頭上的安撫就能減輕的。

Sunny閉上眼、遮住耳,她只能以此來逃避。

 


☆ ★ ☆

 


「美英,我的確忘了什麼,對嗎?」在陪著Tiffany走出醫院後,泰妍問道。

裹著毛毯的Tiffany回過頭來,直直望著泰妍:「你覺得呢?」

「我覺得…我沒有忘記什麼事情。」

這是泰妍的真心話,她從來不曾感覺自己忘記過什麼人或什麼事,一直都是這樣活過來的,不可能會有什麼人被她忘記而她卻不知道的。

Tiffany輕笑了,卻帶著滿滿的嘲諷意味:「泰妍啊,雖然逃避很有用,但是請你適可而止了吧。」

看著泰妍皺起的眉間,Tiffany知道她讓泰妍不高興了,自尊心頗高的泰妍怎麼能經得起這樣的諷刺呢。

但是Tiffany並不在乎泰妍到底是不是不高興,她用指尖點了點泰妍的腦袋:「想一想,高中一年級之前的事。」

就像Tiffany說的,她想不起來。


金泰妍感到害怕了。


她曾經回想過在認識孩子們更早之前的事,但是沒有一件事她想的起來。

那時她安慰著自己道,天底下不記得小時候的事情的人多的是,這沒什麼的。

但是其實自己很清楚的吧,這一點都不正常,自己的確遺忘了些什麼,但是那又是些什麼呢!?

「美英,你知道我忘記的是什麼吧,告訴我!」泰妍緊緊的抓住Tiffany的臂膀。

Tiffany感到臂膀一陣疼痛,泰妍沒有注意到自己太過用力,她拉開泰妍的手,然後倒退了幾步:「不可以喔。我要是說了,順圭會殺了我吧。」

「她捨得嗎?」泰妍挑起了左眉反問道。

Tiffany不語,微微笑著:「她捨不得,她比愛逃避的泰妍你好太多了,可惜的是我沒有那個福氣。」

雖然Tiffany的語調很平淡,但是泰妍還是能感受到語氣裡那股失落的感覺:「說不定不是你沒福氣,只是你沒勇氣。」

Tiffany用茫然的眼神望著泰妍,宛如在看著陌生人般。

泰妍笑著揉了她的臉頰,被泰妍冰冷的手碰觸到後,Tiffany驚呼了出來,她責怪似的望著泰妍,然後用帶著手套的雙手按住被襲擊的地方。

「你說我愛逃避,或許沒錯。但是我所認識的黃美英,你可是最勇敢的,比起畏畏懦懦。不計後果的大聲說出我喜歡你,這才像你不是嗎?應該說,這才是你,不是嗎?」

Tiffany愣住了。眼前的泰妍,和四年前的泰妍說出了一樣的話。

她還記得,那也是個寒冷的冬天,那時他們都還很年輕,她站在泰妍面前,被泰妍這樣教訓了。

接著……


「泰妍,你之前說過這樣的話,你知道嗎?」


「咦?然後呢!?」顯然泰妍焦急的想知道那段自己所不知道的記憶。

接著,濕潤的唇湊了上來,等到泰妍回過神來時,Tiffany的唇已經離開她的唇。

「泰妍,我喜歡你,一直都很喜歡你。」


事情發展的出乎意料,泰妍一直以為Tiffany是喜歡著Sunny才會這麼苦惱,沒想到竟然和自己告白了。


看著泰妍發楞的表情,Tiffany掩住嘴大笑了起來。

「泰妍你一點都沒變呢,那時你說完後,我的確這麼做了喔。」

聽著Tiffany所說的,泰妍感到好像有什麼東西竄上腦袋似的,很疼。

「然後泰妍你完全生氣了呀。」Tiffany沒有注意到泰妍的異狀,她看著路旁的來車繼續笑著描述著記憶裡的初次告白。


「呀,黃美英你搞錯對象了,還有是告白先然後才接吻的。」


Tiffany瞬間睜大了雙眼,她看向泰妍,然後搖著泰妍的肩:「你想起來了!?你想到了!?」

被激烈搖晃著,泰妍只感到非常的不舒服,她按住fany的手:「沒有完全想起來,只是覺得會是這樣。」

「是嗎?」Tiffany顯得有些失望,不過她還是笑了,或許是心中真正的想法被認定了。她想要像四年前那樣不計後果的在告白一次。


只是這次的對象,是那個喜歡了自己六年的笨蛋。


Tiffany回過頭來對著泰妍笑道:「走吧,快點回去吧。」


看著前頭踏著輕快腳步的友人,泰妍腦中回盪著的,全是方才所想起的,那些不熟悉的畫面。

 


「我才沒有那種福氣,因為她是那麼的溫柔,是屬於大家的,所以我無法獨佔她。」
「嗯…或許不是沒有那個福氣,只是你沒有勇氣罷了。」

「泰妍,我喜歡你,一直都很喜歡你。」
「呀,黃美英你搞錯對象了,還有是告白先然後才接吻的。」

 


曾經有過這樣一段的回憶,記憶裡面的女孩子,還有夢裡反覆細說著同樣話語的女生,相互重疊著,全都是


─ ─眼前這個蹦蹦跳跳開心笑著的友人。

 

 


美英,所以我喜歡的人、是你嗎?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ohcoollove
  • 太陽愛帕尼
    帕尼愛太妍
    太妍愛西卡??????
    太陽真的很愛帕尼阿
    不過帕尼應該也喜歡太陽了吧
  • Q
  • 大大很棒阿!
    等你更新^^~
  • :)
  • 粉想看第4章0.0
    可否更新:((
  • 訪客
  • 棄了嗎0.0
  • 娜娜
  • 不負責任啦~
  • 泰西迷
  • 还真的让我心痒痒想看下一章呢(无奈的笑)
    想知道泰妍是因为什么难过的回忆
    而选择封闭自己的部分回忆?
    又是什么让西卡和她分离?
    小太陽和帕尼的故事
    不继续了吗(抽泣)
    請繼續帶給我們好文章吧
    期待下一章喔(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