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依然黑暗向。(撇開頭)

 

f9198618367adab4320cb8098bd4b31c8601e498.jpg  

ーーYuri / Jessica是,高中時勾手指發誓要做一輩子的好朋友。

 

正文:

 

 

 

ーー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

 

權侑利把最後一件外套扔到地上後無力的跌坐在床上。

她在找的,是幾天前從崔秀英那裡得到的情報。

有關自己高中摯友的情報,但是如今卻像人間蒸發似的怎麼也翻找不到。

她記得那天回到家後很好的把紙條收在杏色大衣的口袋中啊。

突然她站了起來,腦中回想到的,是那個雅痞的刑警在走出Shangrila後把她緊抱在懷中擁吻的畫面。


ーー被林允兒拿走了!


她唯一只能想到這個可能性。畢竟那個擁抱來得太突然,她還來不及反應,那個該死的小鬼就吻上她的唇。


ーー預謀犯罪!!


有點生氣的拿出手機,權侑利猶豫的看著林允兒的電話號碼。

那天發生了那樣的事後,雖然兩人都沒有說什麼,但是從那天她就對允兒避不見面,有一半的原因是因為,她答應了允兒不在多管她。

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尷尬。

掩住紅透的臉頰,權侑利股起勇氣按下那串電話號碼。

 

 

林允兒踏進了咖啡廳,她看見了獨自坐在角落位置的權侑利。

微笑拒絕了店員的帶位,她緩步走到她的身邊。

「突然找我喝咖啡,真有情調呢。」

允兒坐了下來,然後脫下黑色的夾克。她又帶著笑容向心不在焉的女店員點了咖啡。

「嗯… 」權侑利緊緊握著馬克杯,她裝作不在意似的打量允兒。

撇到了對方那柔軟的嘴唇後,她又想起了那天的擁吻。

允兒細細飲酌著黑咖啡,沒多久她終於開口:「所以呢。找我出來的真正目的。」

「說什麼目的!真難聽…」權侑利碎碎唸著。她朝著允兒伸出了手心:「把我的東西還給我。」

「什麼東西?」

看著允兒毫無表情的神情,權侑利知道她很清楚她在說什麼,只是刻意的在迴避霸了。

她在一次鄭重的說道:「你分明知道的!快還給我!!」

兩人對視了一陣子,允兒笑了。她用食指和中指相互敲擊著桌面:「那你先告訴我,你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嗎?」

「我知道!」

「你才不知道。」允兒瞪了權侑利一眼:「就是因為不知道,所以才想要斗膽的闖進惡魔的領域。」

權侑利沒有說話,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允兒接著繼續說道:「只不過是個高中朋友而已,有必要這樣嗎?」

「有!因為是秀妍所以有!」

「那我就絕對會百般制止你的。權隊長,那個人,不是你、或者是我,惹的起的啊…」

允兒嘆了口氣後,雙雙陷入了沉默之中。

來來往往的店員稀稀疏疏的討論著允兒的美貌和脫俗的氣質,然後推推拉拉的吵著誰去搭訕。

權侑利看著允兒,突然有種感覺。林允兒這孩子,其實心腸還不壞。


「要不是因為我帶你去Shangrila,出於連帶責任我一定也不會好到哪去的…」


 啊!錯了。林允兒這小鬼到底還是為了自己。

一秒冷卻的熱情讓權侑利垮下了臉,她不高興的學著允兒方才的動作,用食指與中指來回敲擊著桌面。

允兒拿起手機快速的回覆了簡訊後,她拿起夾克起身:「抱歉,我得走了。」

「沒關係。特 地 把 你 這 忙 人 找 出 來 真  是 抱  歉 呢 。」權侑利字字加重語氣笑著說道。

感覺得到那人耍脾氣的語氣,允兒只是笑了笑便離去。

無奈的攪著加了奶精卻仍苦得要命的咖啡,權侑利撐著頭無奈的長嘆了一口氣。

手機的簡訊聲拉回了注意,她懶散的打開了來信。


ーー鄭秀妍的事,我會想辦法的。

你就不要輕舉妄動了。

 

權侑利笑了。她端起了咖啡細飲了一口。


似乎沒有那麼苦了。


但是、

 

「對不起啊允兒xi…」

 

 

看著鏡子,Jessica第一次這麼想死死算了。

脖子上的項圈和院子裡的狼狗同樣款式,差只差在,有沒有上鎖而已。

項圈是皮革製的,用普通的剪刀根本剪不斷,但是主要的鑰匙被那個女人給扔了。

一想到這裡,她惡恨恨的咬緊下唇。

她沒有忘記,那個女人那天在餐廳是怎麼羞辱她的。

那個女人把秀晶抓住,以此作要脅。


「鄭小姐,請下來用餐吧。」

年邁的管家在門口恭敬的說道。

讓Jessica感到好笑的還有這點,明明金泰妍自己都說了:我是主,你是僕。

但是下人對待她的方式一如以往,完全把她當成是小姐般的服侍。


不屑的仰起笑容。反正這是你自願的,不關我的事。


Jessica撥了頭髮:「我知道了。」

穿上絨毛拖鞋,她走下大廳樓梯時看見了站在門口準備出門的金泰妍。

那個女人穿著灰色的西式外套,她隔著Ray ban墨鏡看著停在樓梯中間的Jessica。

保鏢進門低聲告知金泰妍車子已經備好後又彎身退去,金泰妍依然注視著她。

停著的腳步不知道該前進還是後退,無奈的想了一會,Jessica決定走下去。

雖然擔憂著金泰妍這瘋子會不會突然又做出什麼抓狂的舉動,但是直到Jessica走完了樓梯,泰妍依然什麼都沒做。

進入長廊要轉向飯廳時,她停住了腳步,然後主動看向那個依然注視著她的女人。

「……。」
「……。」

「你很閒嗎?」
「不跟我道別嗎?」

Jessica撇開頭發出了不屑的冷笑聲。她瞪著金泰妍:「要我爬過去然後卑躬屈膝的說"您路上小心"嗎?」

「不用。」金泰妍戴著墨鏡的面容看不出一絲表情變化:「跟我說再見就行了。」

沉默了。Jessica看著那個女人沉默了,不管是生氣還是疑惑,這一秒她忘了做出任何情緒的反應。


只是、看著金泰妍。


「再見…」她小聲的呢喃出了話語。

金泰妍發出了嗯的一聲後,轉身踏出玄關時,Jessica喊住了她。

看著欲言又止的Jessica,泰妍沒有發脾氣或不耐煩,她安靜的看著她。


「……路上小心。」

「嗯。」


金泰妍出去了,隨後保鏢向Jessica稍稍鞠躬後,關上了大門。


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對她說出那種話,一秒的同情?她冷笑著獨自往飯廳走去。

金泰妍的房子真的可以堪稱是豪宅,Jessica的父親雖然也曾經是有名的中小企業家,但是像這樣的房子,Jessica很難想像這是在韓國。

繞過了長廊後,她走進了碩大的飯廳。

僕人們恭敬的服侍她入位,吃了些涼拌黃豆芽,Jessica隨口問道:「金泰妍吃過午飯了嗎?」

年邁的管家上前一步答道:「主人在出門前用過些麵包和牛奶。」


麵包跟牛奶?


無視著飯廳內的一位管家和十幾位僕人,Jessica擺出了奇怪的表情。

堂堂金氏集團的老闆竟然用麵包跟牛奶打發一餐?

聳了聳肩,Jessica拿起銀湯匙喝著海帶湯時,門口傳來了腳步聲。

年邁的管家首先走上前:「崔秀英小姐,主人不會喜歡你這樣擅闖進來的。」

秀英笑了笑:「放心,事後我會和泰妍解釋的。我今天來是來確認賣出的商品狀況如何的呢。」

Jessica皺了皺眉頭,她記得這個女人。

在她被抓走的時候見過一次,被金泰妍買下的時候見過第二次。

她不喜歡崔秀英,她的身上有種和金泰妍相同的味道,傲慢、鄙視、驕傲、自大。

秀英不理會老管家的勸阻,在Jessica的旁邊座位儘自坐了下來。

「我以為她會讓你走。」秀英看著Jessica不可思議的說道:「畢竟留個無用之物在身邊實在不知道有什麼好處。」


果然。和金泰妍簡直如出一轍,那種瞧不起人的個性。


Jessica瞪著秀英:「如果那個瘋子願意放我走,我才感激不盡。」

秀英笑了,她拿起桌上的空酒杯,讓僕人倒了點白酒後:「你真的很有趣。說金泰妍是瘋子的人,世界上估計就只有你一個了。」

「難道不是嗎?花兩千五百萬把我買下來之後做什麼?侮辱我之後在給我甜頭?那傢伙不是瘋了就是有病!」

喝了口白酒後,秀英抖了抖眉毛:「題外話到此為止。」

崔秀英的手故意的把叉子揮落到地上,她帶著一臉虛偽的歉意示意僕人不用來幫忙,低下身撿拾叉子時她小聲的開口:

「想逃出去嗎?」

幾乎想都沒有想,Jessica脫口而出:「想…」

「我的手下現在在外面,只要我下了命令,他們會製造出一些事故,趁著這段時間,跑出去。」

崔秀英站了起來,她把銀叉子遞給僕人。

然後轉向老管家:「感謝招待。」


崔秀英離開了,卻留下了希望。

Jessica緊握著剛剛崔秀英偷偷塞給她的一萬元和一張紙條。


她不急不俆的吃著黑豆飯,心理在等的,是崔秀英製造的機會。


這時門外傳來好幾陣急促的腳步聲,男僕們跑了進來,在老管家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老管家的臉色一沉,和男僕們匆匆離開飯廳。

隨即,Jessica也跟著起身,和站在一旁的僕人們交代了要回房後,她忐忑不安的走出飯廳。

走出了長廊後,她開始奔跑,毫無目標的跑出了大門。

幸運的是守著大門的警衛似乎也不知跑去了哪裡,趁著這個空檔,Jessica跑出了金家的地盤。

她閃入巷子內後拼命跑著。


總之、得先打通電話才行。


這麼想著,她拉緊了外套並走到某家店內,向老闆借了電話後,撥打了崔秀英給的紙條上的號碼。

沒多久電話接了起來:『喂,你好。』

「Yuri啊!」

『喔莫!ssica啊!? 你在哪裡?』

簡單的和權侑利交代了位置後,Jessica掛上電話,身子無力的靠著牆壁滑落在地。


不會有事吧?


只要逃出來,然後找到秀晶,之後的事在想辦法吧。

 


 


「這是波爾多產的Ch. Margaux。年份是一九八五。」

Sunny興致高昂的拿起侍者刀剝下鉛封,然後熟練的拔出軟木塞後,她把名貴的紅酒倒入高腳杯中。

泰妍沒有拿起酒杯,她讓身子隨意的陷入高級沙發內。

「對了。」Sunny拿起酒杯,啜飲一小口。「我要換秘書了。這個真是受不了,簡直… 笨透了!」

她淺淺的笑了:「找到人了?」

「嗯。一個叫黃美英的,因為名字和小時候的鄰居一樣所以就選她了。」Sunny心不在焉的搖晃著酒杯。

看著杯內的紅酒艷紅的來回晃動著,泰妍把視線挪到了Sunny的臉龐上。

「怎麼啦?」

「沒什麼。」Sunny無奈笑道:「只是在想,如果能在見到美英就好了…」

 

「就是那個小時後你追著跑的初戀?」
「呀!金泰妍!!!!」


泰妍噗哧的笑了出來,她起身拿起酒杯啜飲一小口。

擺出了厭惡的神情,Sunny把辦公桌上的牛皮紙袋拋到泰妍面前的檜木桌上:「等會的會議內容。」

「嗯…」

泰妍看著桌面在失神,這點Sunny也輕而易舉就察覺了,只是不知道該不該開口詢問而已。

這時泰妍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接起電話:「怎麼?」

Sunny看著泰妍微妙的表情變化,彷彿電話那一頭來電告知的,是什麼天大的事情。

然後泰妍掛了電話後,她起身並穿上大衣。

「你去哪?」

「我要回去。」泰妍拿起桌上的Ray ban墨鏡:「那女人該死的給我逃跑了…」

Sunny揚起手上的牛皮紙袋:「會議…?」

「管他。我不差這個的。」

看著泰妍匆匆走出太陽集團的辦公室,Sunny似笑非笑的把牛皮紙袋扔到一旁。

 


 

簡單聽完守衛的報告之後,金泰妍無奈的把頭髮撥到後頭。

她帶著些微怒意:「馬上把鄭秀妍給我找回來!」

然後她轉頭看向從剛才就被壓制在地的崔秀英:「秀英,是你幫她逃出去的吧…。 嗯?」

露出了笑容,卻牽扯了嘴角的傷口,秀英發出了吃痛的聲音:「嘛,我的工作,只是拿人家的錢,幫人家做事而已。」

「誰叫你這麼做的…」

「忘記了。」

金泰妍的怒氣顯而易見,站在一旁的僕人們都不禁為崔秀英捏了把冷汗。

年邁的老管家踏著匆匆的步伐走到泰妍身邊,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後,她冷笑了:「不用抓回來,我親自登門拜訪吧。」

看著金泰妍走出了客廳,崔秀英頓時腳軟的跪倒在地。


「唉… 這下子,連我都保不了你了啊…」

 


 


「Yuri啊,你家貧瘠成這樣啊…」

Jessica在權侑利家東張西望一陣子後,給人家難堪的抱怨道。

「喂!我才剛回到韓國不久好嗎?」權侑利給友人倒了水後反駁道。

和林允兒在咖啡廳道別後,權侑利沒多久就接到Jessica的電話。

在雜貨店內找到了好像有點恐懼的友人,權侑利把她帶回了家裡。

「Yuri你,認識崔秀英嗎?」

Jessica問出了老早之前就想詢問的事情,幫助她的崔秀英,和高中摯友權侑利的關係,她很好奇。

權侑利的手停住了動作,她沉默了一下後:「認識… 是有一點交情的朋友。」她笑著。

「原來如此啊…」Jessica窩在舒服的牛皮沙發上。

「對了。」權侑利跟著坐了下來:「我從美國回來後聽說鄭氏企業倒閉了,這段時間你去哪裡啦?找你都找不著,很擔心你是不是被人口販子賣了什麼的…」

Jessica不經意的差點笑了出來,身為警察的友人直覺就是這麼神準。

 

但是她,是已經被賣了。

 

「我沒事啦。Yuri,那個… 能幫我找秀晶嗎?」Jessica高傲的自尊無法忍許她對友人說出這段時間發生的事。

權侑利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後,她伸手探向Jessica的脖子:「剛剛就想問了,這是什麼東西?」

反射性的拍開權侑利的手,驚覺失禮後,Jessica慌張的解釋道:「是……是飾品、沒什麼好看的…」

「現在的飾品都做的這麼奇特啊?」顯然權侑利並不在意Jessica的舉動。

這時門鈴聲響了,權侑利笑著走向門口。


可惡的東西…。 Jessica撫摸著脖子上的項圈,憤恨的想著。


然後門口熟悉的聲音讓她驚恐的無法做出立即的反應,慢慢地抬起頭,金泰妍站在門口看著她。

像出門前那樣戴著Ray ban的墨鏡注視著她。

只是這次金泰妍很生氣。看著她漠然的表情,Jessica卻清楚的很。她非常、非常的火大。

「喂!你也太沒禮貌了吧!?」不知情的權侑利擠開保鑣來到金泰妍的身邊。

泰妍沒有看她,她的眼神仍然抓在Jessica的身上,彷彿權侑利只是空氣一般。

「Yuri!!別這樣!!」擔憂友人人身安全的Jessica趕緊出聲制止:「她是,她是我的朋友…」

看了看Jessica,權侑利在看向金泰妍。

然後泰妍終於開口出聲:「回家了。」

「嗯…。」

泰妍走出了權侑利的屋子,獨留了兩個保鑣在等候Jessica。

她走到權侑利身邊,緊緊的抱住友人。

「我走了… 好好保重自己。」

 

Jessica看著送她到門口的權侑利,無奈的給對方一個讓她安心的笑容。

 

 

金泰妍在笑。

沒錯,回到家後,坐在單人沙發上的金泰妍拿下了墨鏡,她看著Jessica笑著。

越是仰起愉悅的笑容,Jessica就更加害怕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她的手在顫抖,止不住的顫抖著。

「權侑利?」金泰妍開口了。「從美國研修回來的分隊長啊…」

和秀晶的事情一樣,恐懼湧上Jessica的腦門,她看著金泰妍。

 

「我特別擅長,偽裝成意外死亡這種事呢。」

 

宛如落雷般打中她,她只記得自己喃喃哀求著:「對不起,我不會在跑出去了,不要動Yuri… 拜託…。」

「好。」

傻愣愣的看著豪不猶豫就答應的泰妍,Jessica不敢隨意開口。

接著金泰妍仰起一抹狡詐的笑容:「這次就打斷她的腿就好了。」

劇烈的搖著頭,Jessica覺得自己幾乎快哭了。

金泰妍起身走到她的面前,她伸手勾起她的下巴:「聽好,你的朋友的生死都掌握在你手上,以後該怎麼做,自己清楚吧。」


金泰妍離開了客廳,Jessica哭了。

蜷曲著身子,她嚎啕大哭起來。

 

ーー金泰妍不是瘋子,也沒有病。


她是惡魔。

 

 

待續。

 

 

後記:

(笑到地上打滾)

靠!!!這樣的字數我要怎麼辦啊!!!!!

我可不可以不要發在PT了!?

好煩wwww字數根本壓不到一萬以下啊XDDDDDDDDDDDDDDDD

這樣到底又要拆成幾篇啦wwww煩耶wwwww

金泰妍,根本不是好人!!(笑炸)  (被打斷腿

這篇,我ㄧ直在秀侑跟允侑之間考慮著。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白詩熒
  • 哪招(yay)
    金泰妍真的好恐怖
    看得我心驚膽戰囧
  • 拉拉
  • 我還是相信泰妍會是好人的(艸)
    支持寫允侑!!!!都擁吻了wwwww(雖然侑利是被強吻= =)
    期待帕尼出場,2NY賽高wwww
  • 軟飯
  • 這樣的金爺好有魅力阿-///-
  • ohcoollove
  • 真霸氣阿
    相信太妍是好人XDDDD
    允強吻阿!!!!
    帕尼會出現吧
    期待
  • 兔子
  • 我是泰西飯跟允侑飯和2ny飯XD
    金爺帥呆了溫柔慘!!西卡這樣讓人心疼也讓人覺得好誘人(被金爺打><
    期待歡喜冤家出現!!小時候追著跑的初戀,一定很好玩^_^
    最後我還是得說,
    雖然曾被秀侑吸引啦也被允西卡誘拐過(被揍
    但現在的我呢..是百分之兩百萬偏向允侑阿(允少:喂!誇張了哦.
    沒辦法嘛..受不了允攻侑受的吸引嘛.....(侑侑:我可是總攻阿(淚奔~~
    在我心裡你就是個完美的,受阿~~


    總之呢!!!愛慘版主的文!!!
    跟定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