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這是一個,由咖啡、貓、愛情所編織而成的故事。


年輕的女老闆時常笑著講述的故事,如果夠空閒,她會抱著那隻虎斑貓坐在窗台旁,靜靜的說起那個過往的故事。


─ ─ 如果當時沒有那杯咖啡,我不會注意到她。

           如果當時沒有那隻貓,我不會認識她

           如果當時沒有那個人,我不會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愛。


這是一個,存在在這個狹小又夢幻的咖啡廳之內的故事。


★ ☆


「咦?已經是這個時候了啊…」Yuri翻起月曆後喃喃自語道。

在吧台後清洗杯子的林允兒擡起了頭「什麼時候?」

Yuri輕輕搖了搖頭,然後走到允兒身旁「沒什麼。」她靠在允兒的肩膀上,感受到允兒身上那淡淡的咖啡香。

當年允兒的父親提出的要求,Yuri沒辦法照做,於是她們決定一起私奔。

就算隻是一家無名咖啡廳的老闆,但是他們從來沒有怨尤,甚至比以前感到更加幸福。

「允兒,好喜歡你…」Yuri從背後環住了允兒的腰,撒嬌似的猛蹭著。

對於Yuri這種突如其來的舉動,允兒沒有理會,隻是放任她繼續撒嬌著「我知道。」

「那你喜歡我嗎?」

林允兒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她挑起一邊的眉毛「這什麼廢話?」

Yuri笑了笑「那今天我要暫時離開店裡。」

曾經有段時間也是這樣,Yuri離開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雖然現在和之前不同了,但是心中那股不安還是存在的。

允兒皺起了眉頭「你要去哪裡?」

「去找一個老朋友。」

「我不能一起去嗎?」聲音中出現了委屈的感覺。

雖然語氣是哀怨的,但是允兒已經在試圖想要轉過身來。

「不行。」權侑利緊緊抱著允兒的腰,怎麼也不讓她成功。

兩人就這麼在小小的吧台後面玩鬧著,這時Sunny走進了店內,看著那兩個幼稚的友人,她搖了搖頭「你們在做什麼啊?」

發現有人進來後,他們趕緊放開對方,允兒拿出了Sunny的杯子,準備幫她沖杯咖啡。

Yuri突然挽住允兒的手臂,趁著這個空檔吻上了允兒的唇「我先走囉。」

「喂,等…」

不等允兒說完,Yuri已經抓起了大衣跑了出去。

本帖隐藏的内容

☆ ★


她循著那人當初給她的聯絡方式來到了一間房子前。

從裝潢和擺飾看來,這棟房子的價值不斐。

而被僕人引領到了客廳的Yuri,緊張的正坐著,深怕自己一個不注意就會打破這裡的任何東西。

許久之後,走廊盡頭傳來了腳步聲,金泰妍走進了客廳,她圍著水藍色圍裙,手上拿著攪拌棒,鼻頭上甚至沾到了鮮奶油,這副滑稽的模樣讓Yuri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出來。

「笑什麼?!」金泰妍走到Yuri面前忿忿的說著。

叱吒商場的金氏企業的董事,在商場界呼風喚雨,一個噴嚏就會讓股市暴跌,一個微笑就可能讓股市攀升,這麼盛氣淩人,不可一世的王者,竟然拿著廚具然後像個小孩子一樣弄得滿身都是麵粉。

想到這裡權侑利又笑了出來。

「嘖、你有什麼事啦,沒事就快走吧!」顯然泰妍也感到十分丟臉,開始不耐煩的想要趕走Yuri。

「抱歉抱歉,隻是…」Yuri頓了一下「你在做蛋糕吧?」

泰妍點了點頭。

「我來幫你吧?」

金泰妍一臉猶豫的樣子,Yuri接著說道「我不會幫你做的,隻是稍微在旁邊給妳指點。」

聽到Yuri這麼說,金泰妍才點了點頭。





「首先,蛋糕體最基本的就是戚風蛋糕了,所以我們就從戚風開始。」Yuri隨手把泰妍擺置在廚房的幾張蛋糕食譜扔進垃圾桶裡。

她環顧了一下廚房,角落上擺著數十個烏漆媽黑的燒焦物,估計那些就是泰妍剛剛弄的失敗品。

接著她看向桌上的材料「蛋、鹽、沙拉油、奶水、麵粉…」接著她拿起一包糖粒「這是什麼?」

「糖啊。」

「得用砂糖啊,這是冰糖耶。」

看著泰妍一臉『所以咧?』的表情,Yuri嘆了口氣。

「來吧,首先把蛋黃和蛋白先分開。」



經過Yuri細心的指點,35分鐘後,烘烤的金黃的戚風熱騰騰的出爐了。

把蛋糕倒扣著放涼的同時,泰妍終於鬆了一口氣似的垂下了肩膀「謝啦…」

「不用客氣啦,等蛋糕涼了之後,把鮮奶油擠上去就行了。」Yuri笑著說道。

從冰箱裡拿出了柳橙汁,金泰妍扔了一瓶給Yuri「說起來,你和那位醫生交往的怎樣?」

「嗯,很好啊。」Yuri看著手上的柳橙汁,在心裡暗暗想著這瓶果汁的價位。

「不打算回去嗎?醫院。」

「回的去嗎?」Yuri轉頭看著泰妍「是這個社會在排斥我們,允兒的爸爸無法接受我們的話,我們能怎麼回去?」

泰妍轉了轉脖子,然後把空的柳橙汁瓶扔向廚房邊的垃圾桶中「不瞞你說,我有個禮物要送你。」

「咦?」

泰妍喚了管家的名字,沒多久管家便拿來了一個牛皮紙袋。

「拿去。」泰妍把牛皮紙袋推到了Yuri面前。

伸手拿起了紙袋,拿出了裡頭的紙張,Yuri稍微看了一下,驚訝的看著泰妍。

「金氏企業把T大大學附屬醫院吃下了。」泰妍仰起了一抹笑容「我把林允兒升為主治醫生了。」

Yuri嘴角的抽蓄著,她不知道該笑還是該擺出什麼表情「可是允兒早已從醫院被剔除了。」

泰妍搖了搖頭,然後看著權侑利「你是不是忘了我是誰了。」

「但是允兒父親…」

「這才是我要給你的禮物。」泰妍指了牛皮紙袋「那個姑且算是林允兒的禮物吧。

我上次在律師會議上遇到了林允兒的父親,稍微和他聊過了,他答應讓你和允兒在一起,隻是找不到你們,所以託我傳話。」

Yuri結巴的說不出話來「真…真的?」

「嗯,所以你和允兒有空回去看看他吧。」泰妍露出了溫柔的笑容「天下的父母,都隻是希望孩子能幸福而已。」

說了許多感謝的話後,Yuri接著指導了泰妍該如何抹上奶油,和用巧克力筆寫上Happy Birthday等字。

最後她把切好的草莓放到蛋糕上「完成。」

ㄧ個與蛋糕店賣的沒有差別的精緻蛋糕擺放在桌上,金泰妍像孩子一樣滿意的笑著。

這樣的笑容感染了Yuri,這時她才想起她此趟來找泰妍的原因「泰妍,能告訴我ssica…在哪裡嗎?」

今天是4月18日,是她的前戀人鄭秀妍的生日,就算她和ssica早就結束了,但是這天還是對她來說十分特別的日子,唯獨這天,她不希望ssica是一個人。

所以她才來找泰妍,想知道當年ssica死後,泰妍把她葬在哪裡了。

泰妍打量似的看著Yuri,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說「她在樓上。」

「什麼!?」Yuri驚訝的差點站不住,雖然知道金泰妍十分傾心於ssica,但是把已逝的人的屍體擺放在家也太可怕了吧?「你太沒良心了吧!?為什麼不讓她安息呢!?」

「你到底在說什麼東西啊!?」泰妍皺著眉頭問道。

這時一名少女揉著眼睛走進了客廳,她打著哈欠咕噥道「好吵…」

看著眼前出現的女子,Yuri嚇到嘴巴都忘了閉上,她指著女子,最後才喊出「鄭秀妍!?!?」

「咦?」ssica回過頭來,這時她才注意到同在廚房的Yuri「Yuri ~ 啊!」正要撲上的前一刻,ssica停下了腳步,她低頭看到自己衣衫不整,隻套了件白色襯衫,所以鎖骨處的紅印明顯到讓人無法不去在意。

「我…我先去換件衣服!」ssica丟臉的又跑出了廚房,中途還能聽到幾句『好想死啊』的話。

Yuri尷尬的把視線拉回泰妍身上,卻隻見泰妍一臉寵溺的樣子。

發覺Yuri的視線後,泰妍也尷尬的撇過頭。

「那個,ssica…」Yuri小心的想著用詞「不是已經,歸西了嗎?」

泰妍的臉上露出了自豪的笑容「她是我的女人,怎麼可能讓她就這麼離開了。」

「你去弄了什麼法術嗎?」

Yuri被泰妍瞪了一眼「當年我把ssica帶去美國了,花了多少錢和人力就別說了,我怕你心臟負荷不起。」

「我想也是…」Yuri喃喃說道。

惡性腦瘤末期,感染了多重器官,幾乎可以說是半身都躺進棺材裡了,這樣的情形之下金泰妍竟然能把人從閻羅王手中搶回來。

權侑利根本不敢想像那該花費多龐大的金額,或者該動用多少的醫生和技術,不過也許… 金泰妍的愛也是一個動力吧。

幾分鐘之後,穿著帽T的ssica蹦蹦跳跳的跑了回來。

「Yuri啊~~~」她撲抱上了Yuri,磨蹭磨蹭的親暱撒嬌著「你怎麼會跑來啊?」

Yuri也高興的蹭著ssica,畢竟她真的曾經以為ssica已經去世了,如今知道ssica沒事了,當然比誰都還要高興。

但是金泰妍的眼神惡狠狠的瞪著,宛如老鷹俯瞰在空中藐視的望著地上的食物時銳利的眼神。

Yuri稍微推開了ssica「因為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想給你說生日快樂的。」

「謝謝。」ssica握著Yuri的手笑的很開心。

「不說這個了,你看。」Yuri趕緊指著桌上金泰妍親自做出來的蛋糕,這個世上可以說是最珍貴的蛋糕。

ssica看了看似精緻,但卻處處是補救痕跡的蛋糕不禁笑了,她用手指挖了一點奶油然後舔了一下「泰妍,謝謝你。」

受到稱讚的泰妍又露出像孩子一樣的幸福表情,ssica突然迅速的把手上的奶油抹往泰妍的臉上。

看著鼻頭又重新沾上奶油的樣子,Yuri也跟著ssica笑了出來。

金泰妍不幹示弱的抓住ssica的雙手,然後作勢要把鼻頭的奶油往ssica臉上磨過去。

「啊,討厭啦!」ssica雖然反抗著,但是卻也高興的笑著。

「不好意思兩位,我還在的說…」權侑利尷尬的提出了這件事情。

雖然泰妍和ssica很快的便分開了,但是ssica的手卻緊緊牽著泰妍的手。

「那,既然知道ssica你沒事,我就先走了。」Yuri表示了離開之意。

「咦?這麼快嗎?不吃完午餐在走嗎?」ssica依依不捨的挽留著。

Yuri拍了拍ssica的頭,笑著說「下次我會再來的。」

「嗯,但是一定要把那位小姐也一起帶來喔。」

「我送你到門口吧。」泰妍把鼻頭上的奶油擦掉後,和Yuri並肩走到廚房門口「外面風大,你就不要出來了。」她轉頭對著想要跟他們一起出來的ssica叮嚀道。





「今天真的很感謝你了。」

「哪裡的話。」Yuri頓了一下「ssica能遇見你真是…太好了。」

Yuri朝著大門轉身走去時,泰妍叫住了Yuri。

「有空,請多多來拜訪吧,秀妍會很高興的。」

「我會的。」








走出大門後,權侑利簡直哭笑不得,金家門外的樹陰下,林允兒戴著鴨舌帽倚在那裡。

Yuri朝著允兒快步跑去「你怎麼會在這裡?」

允兒聳了聳肩,有些心虛的撇開了頭「我帶Ssica出來散步嘛,剛好就遇到了。」

這個明顯一聽就是謊言的話,讓Yuri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

「我就說我會回去的嘛。」

「好啦好啦,算我大驚小怪嘛。」林允兒有些賭氣的抱起Ssica轉身就要離去。

「允兒。」Yuri拉住了允兒的肩膀,然後吻上了她的唇「我愛你。」

「我也是…」允兒騰出了一隻手,緊緊牽住Yuri伸過來的手。


和允兒並肩回家時,Yuri不禁又回頭看了一眼金家那華麗的屋子。



秀妍,你的幸福,就在金泰妍的身上吧。

而我的幸福,是在林允兒身上。



「允兒,我好喜歡你。」

「你都不覺得甜膩啊?」

「不然呢?」

「親愛的,我好愛你?」

「得寸進尺。」


完。


後記:其實這篇我猶豫了一下,但是仔細想想應該還算是以允侑為主線的故事吧。

畢竟在文中今天是前戀人的生日,權侑利去給她關心上香也是應該的吧?


談談文中:因為B結局自己也滿意不起來,一直像個刺一樣的卡在喉頭,很不舒服。

既然A結是虐,那就開虐到底,但是B結既然決定要甜,那這樣模糊不清的樣子讓我自己也看不下去。

所以寫了番外讓B結比較完整。

因為B結中允侑已經圓滿了,所以要解決的事就是權侑利心中的那股歉疚,自己如此幸福,但是金泰妍和鄭秀妍卻無法在一起了。

因此權侑利才會在這天特地去找金泰妍,畢竟這是泰妍深愛的女子的生日,孤孤單單讓泰妍一個人也不好。


總之,就像最後所說的吧。


鄭秀妍的幸福在金泰妍身上;而權侑利的幸福、則是在林允兒身上。



到此,CCL真的圓滿了,不論是A結或B結。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超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