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結局:



允兒回歸醫院的生活了,雖然還是從回實習醫生的職位,但是允兒已經克服了醫院的恐懼,所以經過秀英的診斷,確認無礙後便重回職位。

而權侑利也就這麼理所當然的住進了允兒的家中,並不是指允兒和父親在一起的那個家,而是這間小小咖啡廳的二樓。

醫生的工作十分忙碌,有時候允兒值了夜班,或者連續執勤,回來時允兒都會帶著小吃,然後從背後抱住她,總要撒嬌了一番才肯放手。

如果沒有值班的話,她們甚至連店都不開了,兩個人從醒後就窩在床上,就算什麼都不做,就這麼依靠著對方也感到幸福。

有時候Sunny來到店裡時會提到允兒在醫院有多受歡迎,很多人都指名要看允兒的診,護士私下的邀約也不斷,雖然Yuri都隻是笑笑帶過,但是心中還是不免擔心憂慮著。

她曾經以為相愛就是幸福了,但是那隻是她天真的想法,愛有很多種,但是適合他們的那種,並不是相愛。




咖啡廳裡一片死寂,Yuri擡起頭稍微偷喵了坐在正對面的人。

允兒的父親繃著一張臉,正小酌著咖啡,今天一早他就出現在店門口,Yuri還以為他是來找允兒的,沒想到他卻指名說要找的是她。

終於當允兒的父親放下杯子後,他開口了「你和我女兒的事情,我大概猜到了。」

Yuri的心臟漏了一拍,她緊張的握緊杯子,雖然馬克杯的溫度還是灼熱的,但是她卻一點都沒有注意到。

「侑利,能否請你離開我的女兒?」Yuri知道的,允兒的父親從以前就不是喜歡拐歪末角的人,很直接,很傷人…

Yuri沒有回應,她不知道該如何回應自己的恩師,她不想讓他失望,而且,他會這麼要求,肯定也是為了允兒好,那個他們同樣深愛的女人。

「允兒放棄了美國培訓計畫的邀請,當我聽到這件事時,我就知道她是為了你而放棄的,侑利,你和允兒往後的路還很長,你們無法確認彼此就是唯一,你是女人、允兒也是女人啊,你們都需要一個更堅強的依靠,你們遲早會需要成家,要成為一個太太、一個母親的。

拜託了,請從允兒身邊離開吧,這是為了你、也是為了允兒好啊。」

「我知道了…」




權侑利隻記得這句話『我知道了』,知道什麼?


我知道我該離開允兒。


縱使其實我早就認定她是唯一。







「我回來了。」允兒提早下班了,她踏入咖啡廳後,注意到了那仍舊坐在椅子上發呆的Yuri。

Yuri閉上了眼睛,她讓自己的聲音不要顫抖,她說服自己不會痛的「允兒。分手,好嗎?」

允兒愣了一下,她把外套掛到架子上後皺了皺眉頭「언니,我不喜歡隨便把分手當玩笑的玩笑喔。」

「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嗎?」

不對勁,允兒感受到了,權侑利的雙眼紅腫,然後凝視著她,雖然說出了分手的話,但是表情冷漠,說是在開玩笑,真的不像。

允兒走到了Yuri身邊,她試圖讓自己保持平靜,然後問道「為什麼?」

「我煩了,我沒想到醫生的工作竟然比我的還要麻煩,我每天要見你不是早上就是晚上,甚至一整天都有可能見不到,這樣的生活我煩了、膩了,就當不適合,分手吧。」

「我可以不要做醫生,就像以前一樣,做咖啡廳的老闆,這樣好嗎?」允兒緊握著Yuri的手,語氣彷彿在哄著孩子似的「我會陪著你,隻要你希望,我真的可以放棄醫生的工作。」

允兒的一番話真的打動Yuri了,她多想哭著向允兒撒嬌,她多想吻吻允兒的臉頰,但是她早已下定決心了,她橫著心抽回了被允兒握住的手「你還搞不懂嗎?我的意思是,我想要的,你無法給我。」

「權侑利…」允兒的眉頭皺的更深了。

「我想要孩子,你能給我嗎?我想要當個好太太,你能給我嗎?我想要一個家、一個能讓我炫燿的老公,你能給我嗎?」

「就為了這些原因? 」允兒的淚滑了下來。

權侑利的心在滴血了,但是她仍然沒忘記自己對自己說過的,允兒的父親說的對,允兒是個實習醫生,往後的前途非常光明,她有資格嫁個好男人,她不該是被她絆倒在這裡的人,而且萬一哪一天的報紙出現了:名律師權侑利與T大醫院實習醫生林允兒驚爆同性戀情。

那不管是允兒還是自己,前途恐怕都毀了吧。

這個社會就是這樣,容不下他們的愛情的。


她要給允兒一條安穩的道路,就算今後是被她恨著也好,討厭也好,她想要允兒比任何人都還要幸福。

那麼要她犧牲什麼的沒關係,哪怕那個犧牲品得是自己,都沒關係。


權侑利忍著心中宛如刀割的傷痛,她走過了允兒身旁「行李我會請人來拿的,再見。」

推開門的那一刻,允兒叫住了她,更正確的說法是哭喊「你憑什麼這樣,我有多在乎妳,我有多愛你,你不是不知道的,不是嗎?你到底是憑什麼這樣離開!你要我,怎麼在沒有你的世界活下去…」

權侑利的眼淚隨著允兒的哭聲也跟著滑落,她緊咬著下唇,好讓那快要無法掩飾的哭聲不至於洩露。

「你要離開就離開,那我怎麼辦,權侑利!你有沒有看到我的眼淚?你知不知道我的心痛到快死了…」

嘴唇顫抖著,權侑利不敢開口,她的心真的真的很痛,眼淚滾燙的滑落在臉頰上,她聽到允兒的哭喊,每一聲每一句都像是刀割般,狠狠的、深深的劃在她的心上。

「林允兒…」開口的第一句話就充滿了哭腔,權侑利痛恨自己的不會偽裝「你在跟我討同情嗎?」

「什麼…?」

「和平的分手不好嗎?適合、在一起,不適合了,當然就是分手了。」



允兒簡直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她完全痛恨眼前這個女人,不管是偽裝,還是說謊,都沒有辦法,不適合這種話,虧她說的出口,明明昨晚還依偎著彼此睡著的,明明一起煮早餐時都是笑著,她到底,是從哪裡得來不適合這個分手的理由。


「那你說,哪裡不適合,我可以改的,隻要你提出來我就改,這樣好嗎?」

權侑利被逼急了,她的語氣開始無法保持平靜「不是改就能改掉的問題!你是女人,你會有家庭的,會有孩子,那是我們互相無法給彼此的啊!!!」

「你是因為我好所以才提出分手的嗎?」

最終還是破梗了,果然說謊不是個簡單的工作「也許吧…」

「但是我的幸福要離開我身邊了,我要怎麼幸福?我的愛、我的靈魂、我的一切早就深深繫在你身上了,我要怎麼辦?」


權侑利沒有再理會允兒,她快步走出店面。

天空卻很不是時候的下起了大雨,她沒有找地方避雨,隻是淋著雨緩步的走著。


因為夜深、加上下雨的關係,權侑利的視線灰矇矇的,她終於放聲大哭了,跪在大街上,大聲哭泣了起來。


自己狼狽逃出前允兒的那一句話深深的紮在她的腦中,卻也諷刺的說出了她的心聲



─ ─ 「…我要怎麼繼續活下去?」






權侑利說過,ssica離開時她沒有哭過,但是她離開允兒時,她大哭了,她才知道,原來當時ssica離開自己時那種痛徹心扉的感覺。

並不是因為不愛了所以選擇離開,而是為了給對方一個完整的人生而離開。

權侑利並不恨允兒的父親,他的要求沒有錯,沒有結果的愛情,還不如打從一開始就不要開始,那麼就不會這麼難過了,說不定就不會這麼痛了。






從咖啡廳離開後,權侑利回老家了,然後隨即發了高燒,整整一個禮拜的高燒。

病好之後,她開始接起小case,讓自己不分晝夜的拼命工作,讓自己,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想她、讓自己,用工作麻痺疼痛的心靈。

公司的人都開始傳起他們的老闆又變回工作狂的謠言。

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抱怨工作增加,因為他們老闆的表情讓他們心疼,平常愛笑的老闆似乎忘了怎麼笑了,陰陰鬱鬱的,有時眼淚會不由自主的流下,這些,是他們這些陪伴著老闆多年的員工沒有刻意去注意也看的出來的。


幾個月後,Sunny主動來找了權侑利,她看著她那宛如人偶般面無表情的樣子,深深的嘆了口氣。

「沒有人希望看到你這樣的,就算是她也是一樣,你要離開她沒有挽留,是因為她認為你會比較幸福所以放開了你的手,但是你看看你。」

Sunny自顧自的說著,權侑利依然沒有答話,沒有笑,沒有表情。

Sunny搖了搖頭,然後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封信紙「允兒要給你的,在飛機失事的前一天交待給我的。」

這句話果然帶來了滿分的衝擊,權侑利終於睜大眼睛望著Sunny,直到這時,她才注意到,Sunny身上穿的不是醫院的制服,而是純黑色的私服。

「飛機…失事?」

「嗯,允兒接受了父親的提議,前往美國接受菁英培訓計畫,可是那班飛機在行經過程中發生了爆炸,死亡了。」

權侑利感到天旋地轉,她的思緒彷彿被瞬間抽空似的,痛苦的甚至忘了要如何呼吸。

她用顫抖的雙手打開信封,打開後她才發現,原來那不是一張信,隻是一頁從書上撕下來的紙。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Is not between life and death                                                     不是生與死;
                     But 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Yet you don't know that I love you.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Is not 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                                      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Yet you can't see my love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But when undoubtedly knowing the love from both          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愛,
                     Yet cannot be together.                                                            卻不能在一起。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Is not being apart while being in love                                 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
                      But when plainly can not resist the yearning                     而是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思念,卻還得故意
                      Yet pretending You have never been in my heart.              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裡。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Is not pretending You have never been in my heart             不是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思念,
                    But using one's indifferent heart                                           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裡;
                    To dig an uncrossable river                                                   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
                    For the one who loves you.                                                   對愛你的人掘了一條無法跨越的溝渠。)

                                                                                                             』

雖然滿是英文句子,但是權侑利讀了第一句後就知道這是什麼。

允兒當時曾經給她看過的書,那時允兒趴在自己身上還逐句翻譯給她聽過。

權侑利再一次哭了出來,她啜泣的聲音中還反覆喃喃著:




─ ─ 미안하다 (對不起)。





☆ ★



幾年後,某所法學院裡有個知名的律師開了演講。

許多學生因為崇拜而蜂擁前來,台下坐了滿滿的學生和人潮。

在演講的最後,律師表明了可以開始問問題。

這時有位女學生舉起了手「權律師,為什麼都沒聽過你有男朋友的事呢?是否當律師的話都會沒時間談戀愛呢?」

律師笑了一下,她說「我談過戀愛的喔,是ㄧ個有關貓、咖啡、愛情的故事。」

頓時台下一陣鬧哄哄,每個人都想知道權侑利名律師的故事。

「如果當時沒有遇到那隻貓,我不會認識她、如果沒有那杯咖啡、我不會注意到她、如果沒有那個人,我不會有那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



全篇完(A結局)。





漫談後記:


嗯,沒看錯,是A結局。

我做了所謂的雙結局故事,其實雙結局的用意隻是在想:放手也是一種愛,真的嗎?自以為對方好所以放手,真的是愛嗎?

或許有些人認為是,有些人認為不是,但是把深愛的人丟下,那種傷痕也不是你說一兩年要她找到新對象或者輕易就能撫平的。

我很喜歡結尾,因為當初在寫這篇時,就已經想到了這樣的結尾「這是一個由貓、咖啡、愛情所組成的故事」不管是對寫手來說還是對權侑利來說,這的確就是一個由這三種要素所組成的故事。

還有結尾的那個英文,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有些人會誤以為是泰戈爾的作品,但是其實是張小嫻的,我ㄧ直都很喜歡這幾句話。

所以擅自引用了,對一心隻為了允兒好所以蒙蔽了某些事情的權侑利來說,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

感覺允兒很無奈啊(笑),允兒因為知道權侑利的用意,所以也沒有反抗的接受了分手的事實。

但是其實兩個人都不好受的,而且權侑利所指出的,都是真實的百合所會遇到的困境,侑利和允兒,都太想成為對方的肩膀,所以忽略了,其實隻手相牽著前進這個方法。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