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車窗外的景色飛駛而過,Yuri拖著下巴發呆著,她不知道允兒要帶自己去哪,隻知道他們已經開始開往郊區。

幾分鐘之後,允兒終於把車停了下來,她拿起後座的花,然後牽起Yuri的手,安靜的朝著前方走去。

走了一會後,允兒在一座墳前停了下來。

「這是?」雖然心中大緻有個底了,Yuri還是很驚訝,她沒想到允兒會帶她來這裡。

允兒把花束放在墓前後,接著闔起掌「很諷刺吧?這是我第一次來,明明這是被我親手殺死的人。」

Yuri沉默了。

允兒跪了下來,語氣平淡的繼續說著「我ㄧ直都還記得,那晚,她握著我的手,告訴我她不想放棄孩子,於是我自以為可以兩全其美,可能是我的自大和狂妄招來了報應,不管是母親或是孩子,我全都沒救活。」

允兒很痛苦,Yuri單看著她的眼神就能知道的,所以她才會這麼封閉自己,所以她才會這麼害怕與人群有所接觸,因為她怕同樣的事又一而再的發生。

「允兒,這不是你的錯,而且我想,那位母親應該很高興的,因為你自始自終都沒有放棄拯救她的孩子。」Yuri撫著允兒的臉龐,溫柔的說到「你這樣想救人的心情,是沒有錯的。」

允兒閉著眼睛,她感覺的到Yuri的指腹輕輕撫著自己臉頰的輕柔感,安心的感覺充斥著胸口。




回去的路上允兒很沉默,她沒有說話,也沒有笑,隻是皺著眉頭彷彿在思考著什麼事。

Yuri不敢去打擾她,隻是在一旁默默的為允兒操心,突然Yuri的眼睛撇到了前方隧道前那幾公尺的路段竄出的濃濃白煙。

「那是?」



在往前幾公尺,整個路段被車輛給堵塞了,許多人都已經下車來,指著那直竄天際的白煙驚呼著,允兒隻是囑咐Yuri留在車上,接著便下車往事發前線跑去。

看著允兒的背影,Yuri還來不及叫住,允兒便早已從她的視線中消失。

醫生的本能,果然是掩蓋不住的呀?







允兒越過了許多人,和幾輛打橫的汽車後,她終於看到了事發的原因。

巨大的油罐車橫倒在前方路段,整個把來向路段和逆向路段都擋住了,而且油灌裡的油已濺灑了滿地。

「這樣下去會發生爆炸的。」冷靜評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允兒急忙回頭,看到了穿著急救制服的Sunny和一位醫護人員。

Sunny也轉向允兒,然後說道「先向群眾進行疏散,這樣的距離太靠近了,會很危險的。」

允兒點了點頭,便和Sunny分頭開始進行疏散的工作,她一邊規勸民眾向後退,一邊擔心著Yuri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

她的眼神四處張望著,希望能看到Yuri的身影。

突然一陣巨響,林允兒被後頭的巨大衝力給往前翻滾了幾圈,她閉上眼睛準備承受可能帶來的所有傷害時,並沒有如預期中的有任何疼痛,除了耳朵的鳴叫之外,她的身體沒有半處有傷到。

疑惑的睜開眼睛,她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毫髮無傷。

李順圭趴在她的上面,似乎是代她承受了所有的傷害,現在的她灰頭土臉的,右手臂上大量湧出的鮮血格外刺眼,身上似乎有股燒焦的味道。

「急救現場分神,你是休息了四年所以退步了嗎?」Sunny站了起來,然後因為疼痛而皺緊眉頭。

允兒自責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這時Yuri穿過人群朝著他們跑了過來,她氣喘籲籲的站在允兒身邊「呀!Sunny你受傷了?」

Sunny沒有搭話,隻是拿起地上的聽診器,然後轉身就準備離開。

允兒急忙抓住了她的胳膊「你要去哪?」

「我要去做我該做的義務。」

「憑你這樣的出血量,還沒救到人你就要先被救了!!」

Sunny輕笑了,然後她抓起允兒的衣領「你的眼裡到底都看到了些什麼?」


我眼裡看到了什麼? 允兒反覆的咀嚼著這句話。

她把頭轉了過去,這才意識到現場的情形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嚴重,因為爆炸的關係,有許多來不及逃跑的人都受傷了,地上除了塵埃和鮮血之外,還有躺著許多不知道是否還活著的傷者,空氣中飄著濃濃的汽油味。

哭喊聲在週遭回響著,小孩子哭著找不到了父母,現在的情形,用地獄來形容可能也不為過。


這時Sunny制服上的對講機響了起來「順圭,我們這裡發生了一些事故,油罐車的爆炸讓隧道出口的土石崩落,現在救難隊正在開通,到達現場估計還要30分鐘。」

「我瞭解了,我先進行檢傷分類和重大傷者的傷勢。」

「你瘋了!」這次換允兒抓住Sunny的衣領「你真的想死嗎!?」

Sunny直直注視著允兒,灼熱的眼神讓她想撇過了頭「難道我要什麼都不做就這樣眼睜睜看著更多人死去嗎?因為害怕而不敢去碰觸病人的醫生,根本不能稱的上是醫生,誰沒犯過錯,但是犯錯了又怎樣,因為那一次的錯誤就要讓你眼睜睜看著這麼多人送命嗎!?」

允兒慌張的搖了搖頭,她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當初失敗的記憶又宛如浪潮般湧上腦海,她看著自己的雙手顫抖著。

「林允兒!!你剛剛也聽到了吧!?Narsha언니說他們無法及時趕到現場,而目前在場的醫生就隻有你和我,不… 隻剩下你了,他們現在能依靠的,隻有你了。」

「我…我… 」允兒哽咽的倒退,她真的很害怕,害怕的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Yuri握住了她的手「允兒,我知道你很恐懼,但是這個恐懼全是你自找的,從來都沒有人怪過你了,難道你以為這樣自怨自艾會得到憐憫嗎?」

「你…不害怕嗎?」允兒看著Yuri緊緊握著自己的雙手「我曾經害死過人…」

Yuri笑了「那你害怕我嗎?我曾經讓殺人兇手逍遙法外。」

「那不一樣…」

「那個殺人兇手在勝訴後又犯下一起殺人案件,多虧你的父親才讓他得以接受法律的制裁,如果當時我能好好的處理的話,那下一個受害者是不是就不會出現了?那個受害者的家屬是不是很痛恨我?我也時常這麼想著,但是… 我是律師,隻要有人還需要我的一天,我就會背負著這些錯誤然後省思著繼續前進。」

Sunny遞出了對講機和聽診器「你是醫生,什麼地方才是你該回來的,別忘了。」

雖然接過了Sunny手上的東西,但是允兒還是茫然的不知道該不該下定決心,她朝Yuri露出了困擾的表情。

Yuri湊到了允兒的耳邊,細聲說道「我喜歡更有自信的妳,而且別忘了,我想嫁的對象是急救醫生喔。」


不知是不是Yuri的一番話起了作用,允兒笑了,然後她閉上了眼睛宛如沉思著。

再度張開眼睛時,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她對著和Sunny同行的醫護人員指示道「你和我ㄧ起行動,Sunny언니請先包紮過後先進行檢傷分類,Yuri언니拜託你幫忙Sunny언니了。」

語畢允兒便掛上聽診器跑向倒在一旁的患者身邊。


看著這樣的允兒,Yuri有些訝異,不過Sunny倒是露出欣慰的表情「這孩子,當初在急救隊時可是十分的精英呢。」






帶著一名救護人員穿梭在傷者之間,她持續著告訴自己沒問題的,她告訴自己有人還是無條件相信她的,處理了幾名傷者後,漸漸熟悉的手感似乎回來了。

她跪在一名傷者旁,對救護人員要了紗布,她仔細的處裡著患者背部的撕裂傷。

這時救護車的聲音越來越清晰,看情形應該是已經開通了隧道,過了不久後現場開始陸續出現許多醫護人員以及急救醫生。

一名短頭髮的女醫生在下車之後馬上開始對著現場下達指示,她正是T大急救科的主治醫生、樸孝珍,然後她在允兒旁邊停下了腳步。

允兒擡頭對上了她的視線,有些心虛的打了招呼,Narsha卻笑了「你回來啦?」

她愣了一下,也跟著微笑了「是,我回來了。」

「現場狀況如何?」

「是,剛才已經讓民眾向後疏散了,而爆炸中受傷的民眾已經交給Sunny언니進行檢傷分類,必須和這附近最近的醫院尋求收容並請確認他們的病床數,患者的數量很多。」

Narsha點了點頭,然後打開對講機回覆準備離去時,允兒又叫住了她。

「如果可以的話,請讓Sunny언니和我的一位朋友先行離去,언니她的傷勢也不輕的。」



☆ ★ ☆ ★


Yuri望著牆上的鐘,她不安來回用食指與中指敲著桌面,ssica在她的腳邊打呼著。

她把Sunny送回醫院後,便被Sunny趕了回去,理由是這裡她派不上用場。

雖然很想等到允兒回來,但是醫院實在擠滿了太多傷患,Yuri不得不先行離去。

但是在咖啡廳的這一等就是五個小時,桌上的咖啡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杯了。

咖啡廳的燈已經被Yuri全部打開,在更準確一點的說法是,整個房子的燈都被Yuri給打開了,今天在事發現場的畫面讓她無法輕易忘記。

閉上眼彷彿還能聽到當時人們的哀號和哭喊,她真的,開始打從心裡佩服醫生這種職業了。

『叮』咖啡廳的門開了,ssica和Yuri幾乎是以一樣的速度睜開眼睛,一人一貓就這麼注視著走進來的允兒。

「怎麼這麼看我?」允兒笑了,然後走到Yuri身邊「回來的路上我買了鯛魚燒,要吃嗎?」

Yuri沒有回應,隻是先拉著允兒的大衣並把臉埋進了允兒的胸口並且用力嗅著,被這突然的舉動嚇到,允兒倒也沒有反抗,隻是撫弄著Yuri的髮絲「怎麼啦?」

「聞聞看有沒有應酬的味道。」Yuri認真的擡起頭望著允兒。

「你是連續劇看太多了嗎?」允兒笑著,看來心情很不錯,她用右手撫摸著改趴到她腳上的ssica「我回去了一趟。」

「回去?」

「嗯,那位母親的墳,我告訴她,我會繼續做醫生,然後竭盡所能的拯救更多的人來彌補我的過錯。」

Yuri坐直了身子,然後認真的望著允兒「不怕了?」

「怕呀,隻是比起害怕,興奮的感覺佔更多。」允兒看著右手,然後嘴角微微的上仰了。

「你是財前教授啊?」

允兒繞到了Yuri的背後,伸手抱住了她「妳現在迷上的連續劇是白色巨塔啊?」

聽到允兒語氣中那淡淡的笑意,Yuri不滿的把身子向後靠「誰叫我的戀人是個醫生,我也得稍微關注一下嘛,免得某人的眼神盯著護士看。」說完還不忘捏捏允兒的鼻頭。

「Yuri언니知道當時我在現場時腦中所想的事嗎?」

Yuri搖了搖頭。

「我ㄧ心隻想著妳,滿腦子都是妳的事,想要告訴你─ ─사랑한다。」

溫熱的感覺溢滿了胸腔,Yuri握著允兒環著自己的手「這是你第一次對我說這句話。」

允兒沉默了一下「等到想說卻來不及說出來時,那就成了遺憾了。」



這是第一次,權侑利覺得,幸福、不過就是這麼簡單。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