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Yuri重重的關上筆記型電腦,煩躁的發出低吼聲,她伸手拿起咖啡杯,卻發現杯中的咖啡早已見底,想要起身泡杯咖啡,身體卻沒有這麼聽話,她姑且放棄了,整個身體向後靠著辦公椅。

「該死的臭小鬼!」她終於按耐不住的吼了出來。

自從那天送允兒回家後,允兒便失蹤了,打了電話沒人接,這才發現允兒身邊也沒有朋友,Sunny也不知允兒的去向。

都已經過了兩個禮拜了,Yuri早已從原本的擔心轉變為生氣,她不懂允兒怎麼可以就這樣一聲不響的離開,連復合的話都還沒和她說,就這樣不見了…

她已經失去ssica了,也想照著ssica的希望好好把握住這次,但是萬萬沒想到的是逃跑的竟然是她。

雖然比預定的時間還要早,不過既然無心於工作,那乾脆出門好了,Yuri拿起掛在衣架上的外套,果斷的走出了家門。





Yuri雙手插腰走在高挑的少女背後,終於少女不耐煩的回過頭「我說,你到底要跟我跟到什麼時候!?」

「崔醫生,好險我有比預定的時間早來對吧?」Yuri仰起燦爛的微笑「不然我就差點錯過了您了呢。」

秀英撇過了頭,語氣沒有一開始來的強勢,她心虛的喃喃「我才沒有打算逃跑,隻是去買個東西吃嘛…又剛好今天的診都看完了,打算直接回家了嘛…誰知道竟然在走廊上遇到你了…」

「你根本是想要逃跑吧!!!」Yuri忿忿道「哪有人一看到馬上轉身的啊!擺明了是在躲我啊!」

秀英抓了抓頭,接著她停下了腳步「權侑利小姐,是。我是在躲你,我知道你想要從我這裡打探到什麼,但是那已經涉及到私人問題,不是我想要告訴你就能隨便說的。」

Yuri知道秀英很為難,但是如今她隻能把希望寄託在秀英身上,不管是想要找到允兒,或者是想要了解允兒的過去。

就在Yuri沮喪的想要放棄時,她又想到什麼似的提高了音調「你說過的吧,允兒和我能親近到這種程度是十分稀奇的。」

「嗯…」

「如果我說,我和允兒是戀人呢?」

長期在職場上訓練出絕佳的洞察能力這時候明顯的派上了用場,Yuri清楚的從秀英的眼神中感受到她對這件事的好奇程度,於是她抓緊了這個機會繼續進攻「而且是允兒先向我告白的,也是她先向我搭話的!」

秀英瞪了Yuri,接著她從口袋中拿出了紙和筆,在上面寫了些什麼後「午飯錢你出。」







待到服務生把碗盤都收走後,秀英滿足的喝起飲料來「要怎麼說呢?允兒曾經是醫生。」

「咳咳!」Yuri不爭氣的被秀英的第一句話給嚇到,她驚訝的擡起頭「醫生?」

「正確來說是實習醫生,還差幾個月就能成為正式醫生的那種。」

Yuri曾經處理過許多棘手和驚人的案子,每每都能以完美的方式解決,但是允兒的這件事每次都隻是徒增一個爆點出來,然後在Yuri的心中又埋下另一個疑點。

「嗯,四年前的那天晚上,值班的隻有允兒和另一個實習醫生,救護車發來了希望接收孕婦的請求,但是已經懷孕了8個月,而且是反胎位,臍帶也捲在一起,相當危險,被其他5家醫院拒收了,當時的情形允兒應該也要拒絕的,但是她卻接受了。」

「當時胎兒的心率是69,已經是拖累母體的情況了。她卻沒有放棄胎兒,如果那時放棄了胎兒,那母親就不會死了,最後的情況就是…」秀英聳了聳肩「母女都死了。」

Yuri揉了揉眉間,她無法想像那懶傭的身影曾經是把人命操之在手的醫生。

「所以允兒因為這樣的醫療疏失而造成了心理的壓力?」

秀英拿起了桌上那杯始終沒有碰的黑咖啡,她小酌了一口後,因為苦澀而吐了吐舌頭「應該說從那次的意外之後,雖然被害者的家屬沒有向允兒提出告訴,但是允兒開始害怕拿起刀,她開始對自己喪失信心,開刀割錯位置,縫合失敗,然後這些失敗就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越積壘越多,等到發現時,她的抗拒心態已經嚴重到一進醫院就會頭暈目眩、甚至是嘔吐或者是抽蓄。」

秀英笑了一下,然後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她的這裡,完全壞掉了。」

Yuri安靜的扶著額頭,想要好好重整這些混亂的資訊,秀英把上衣口袋中方才寫的紙條拿了出來「這是她家的地址,或許去那裡你就會找到你想要的答案,但是那可能不是能幫助允兒的答案,有可能僅僅隻是,你想要知道的答案。」





就這麼被秀英趕出了咖啡廳後,朝著秀英給的地址前進的路上,Yuri笑了,崔秀英,看起來不像外表那樣兇神惡煞嘛,挺溫柔的呀,下次給她送個巧克力蛋糕吧,和允兒一起。



站在允兒家有些略顯高級的門外,Yuri感嘆的打量著這棟疑似價值不斐的房子。

雖然不知道允兒的家室,但是Yuri還是豪不猶豫的按下了電鈴。

比起所有的恐懼,她隻要能見到允兒一眼就足夠化解了,隻要,能讓她再見上允兒就好了。

門開了,出現的不是預期中的面容,但是卻也不是陌生的人「老…老師?!」

開門的男人是曾經拉拔Yuri的恩師,要是當時剛從法學院畢業的她沒有遇到他的話,權侑利不會是現在這麼呼風喚雨,這個男人可以說是造就了Yuri的未來。

林先生仰起笑容,卻是那麼的疲憊「好久不見了,秀英已經把事情都告訴我了。」




「所以您怪過允兒嗎?」在林家的走廊上,Yuri看著老師那已不再寬闊的肩膀問道。

記憶中那爽朗的笑聲響起,林先生搖了搖頭「我始終不曾怪過那孩子,或許她做的並不是對的,但是她想救人的心情是不輸任何人的,那孩子…是我的驕傲啊。」

林先生領著Yuri來到了位於二樓盡頭的房間門口「這是允兒的房間。」

Yuri走了進去,不像自己在咖啡廳到過的二樓,沒有濃厚的咖啡香,取而代之的是清新的沐浴乳香以及香水的味道,粉紅色的床單和米白色的牆壁,儼然就是個少女的房間。

這麼看起來,這個房間的確和允兒多少比較相符呢,Yuri來到書桌前不禁這麼想著。

她打開允兒擺放在一旁的筆記本,上面一頁一頁的簡報,全都是有關自己的,接著她又拿起咖啡色底的日記本,懷著好奇的心打開了。


12月7日,父親的學生似乎來到我們的學校,本來還以為法律系的學生都是那副書呆樣,那個女的,父親引以為傲的女子,好像不太一樣… 權侑利嗎?

12月9號,我又遇到她了,權侑利。  在超商回家的路上,她獨自蹲在路邊,還以為是什麼事,原來是受傷的小貓,真的想不到她竟然會這麼熱心,不過街角走來的那個金髮女子似乎和她認識,因為當她走來時,權侑利很緊張的四處張望,最後竟然把小貓遞給我,然後還給了我五萬元,請我把這隻小貓帶去看獸醫。

那個金髮的女子原來叫Jessica啊。

12月10號,我收養了那隻受傷的小貓,取名就是權侑利身邊那金髮女子的名字,不知道聽到和女朋友相同名字的貓後,她會不會因為感到有趣而來搭話呢?   滿有趣的呀~ keke。


日記記到10號就斷了,果然允兒在以前就見過自己了。

而且"ssica"的名字還真的是仿造著"ssica",Yuri好笑的搖了搖頭,那麼允兒在一開始向自己搭話果然是預謀好的呀,包括那杯咖啡,清楚知道自己喜好的咖啡,她看著筆記本上從雜誌剪下來的專訪那一欄圈著的黃色字體,還有特別用紅字標註上:拿鐵加半顆糖以及半瓢牛奶和少許的肉桂。

「你到底把我打探的多詳細呀。」Yuri翻完了筆記本後感嘆的自言自語道「而且這算什麼嘛…」


書櫃上的書本來是腦外科,後頭卻插進了幾本急救科的教科書。

然後她想起了自己曾經說過,以後的男朋友希望是醫生,最好是急救醫生。



Yuri沉沉的把位置換到允兒的床上,嗅著枕頭上那陌生卻又熟悉的味道,她嘆了口氣。

這麼一趟路程下來,她更想見允兒的心情越來越深,想抱緊允兒,她真的,很想見允兒…

眼淚一滴一滴的落了下來,她把臉埋進枕頭間,哽咽的喃喃著「允兒,我好想妳… 」



「因為想念,所以就這麼爬上了我的床?」



沒有預想過會在這裡遇到允兒,甚至Yuri根本不抱著一絲希望,但是那耳熟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她以驚人的速度回過頭,允兒在門口微微笑著,但是身子似乎比之前更加纖細,Yuri二話不說便衝上去抱緊了允兒,彷彿要把允兒鑲入體內似的,緊緊的抱住「真的是你,真的…我好怕你不在了,好怕找不到你了… 好怕我還沒和你說出和好的話,好怕我還沒和你解釋這一切你就不見了…」

允兒本來有些僵直的身子,隨著Yuri擁抱的力道而漸漸放鬆,她也抱住了Yuri「抱歉。那天讓你看到了失態的樣子,以為你會開始討厭我,所以我逃回了老家,直到秀英打電話給我,告訴我妳在咖啡廳住了三天後,我才知道你一直在找我。」

Yuri哭著捏緊允兒的臉頰「你真的很討厭!明明知道我失去秀妍了,你怎麼捨得在那種時候丟下我ㄧ個人!」

允兒吃痛的發出咕噥聲,她抱起Yuri走向床鋪「我才是差點以為自己要被拋棄了。」

「而且你認識我為什麼不早說!害我ㄧ直在猜我們之間是不是見過,而且你為什麼什麼事都不告訴我,曾經犯過錯又怎樣,我也有敗訴的時候啊!」

Yuri雖然哭著,卻不忘教訓允兒,這樣的畫面讓允兒有點無奈的笑了出來,她收緊放在Yuri腰上的雙手「我知道錯了,原諒我好嗎?」

允兒的唇輕輕吻上Yuri的眼角,滿腹的委曲才剛要爆發,馬上就讓允兒給平息,Yuri有些不甘心的咬了允兒的肩窩「以後有什麼事我們一起解決好嗎?不要丟下我ㄧ個人。」

「 嗯…」允兒看向自己的右手,敷衍似的允諾了。



她不知道自己的雙手除了傷害人之外,能不能抱住這個自己深愛的女人。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