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寂靜的病房內迴盪著點滴滴答滴落的聲音,Yuri望著那已經熟睡了近八個小時的人,不禁有些心慌,她隻能每幾分鐘就緊張的看著心跳儀,並從那小幅度的起伏上得到安撫。

突然Ssica微微的睜開了眼睛「Yuri,我想喝水… 」

「好。」Yuri伸手拿起水壺,卻發現裡頭的水早已涼了,於是她起身「我去裝熱水,等我回來。」

Ssica努力的撐起微笑,然後看著Yuri走出去後,她拿出了暗藏在枕頭下的信封。

「對不起…」





Yuri走出病房並關上門後,她愣住了,戴著鴨舌帽的少女依在門外的牆上,就如同她在咖啡廳時的樣子,不同的是她帶著滿臉的倦意。

「允兒… 為什麼你會在這… 」

允兒揉了揉眉間,然後走到了Yuri的面前「你也想死嗎?」

「咦?」Yuri從允兒的語氣中感受到了稍微的怒意,她沒看過允兒發脾氣,所以有些不知所措。

「我說你也想搞死自己嗎!?」允兒慢慢的逼近Yuri,對方卻帶著驚恐的眼神在倒退著,這樣的情形反而讓允兒更加不高興「連續48個小時不眠不休的照顧她,是怎樣,權律師也打算改行做起醫生了嗎!?你就不怕你的身體先倒下嗎!?」

Yuri也有些不滿的推開允兒「你這個小鬼又懂什麼,秀妍對我來說是有多重要你是永遠都不會懂得,一點都不瞭解我的你到底憑什麼在這裡指責我的行為!!」

允兒怔住了,她望著Yuri「關心和管閒事,請你搞清楚,我也隻不過是在為我重要的人著想而已!」

這次允兒是真的明顯的生氣了,因為她隨即轉身離去,呆在原地的Yuri,過了許久才意識到這點,她慌忙找尋允兒的蹤跡,卻早已不見人影。

Yuri扶著額頭,放任著身子靠著牆壁而跌坐在地,似乎有些液體模糊了視線,但是她沒有去擦拭掉,隻是輕輕的把頭靠著牆壁「對不起、允兒… 對不起… 」

她想放聲大哭,她想回到那個人的身邊,明明是這麼重視著,卻又無情的把它給摧毀了… 除了秀妍之外,沒想到又傷了另一個人…

但是現在的她無法和允兒重新在一起,她看向病房的門,然後擦拭了眼淚緩緩的站了起來。

她必須好好陪著Ssica走完這最後一程,然後得彌補以前欠Ssica的一切,她給自己的處罰,沒有這麼快就結束。

「剛剛那是林允兒嗎?」比一般女性還要略微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Yuri急忙回頭,隻見一位穿著白大掛的女醫師對著她微笑。

女醫師非常的高,Yuri甚至得稍微把視線放開才能看到她,女醫師的手上拿著蘋果麵包,瞇著眼睛努力望著允兒離去的地方。

「你是…?」

「崔秀英,不過這不重要,允兒會出現在這裡真的是十分稀奇啊…」秀英用宛如在打量著稀有動物般的眼神望著Yuri。「那傢夥明明對這種地方過敏到不行,到底是為什麼會跑來呢?」

Yuri不解的皺起了眉頭「不好意思,我不清楚你的意思… 」

秀英這時才恍如想到似的,她把胸前的名牌轉了一下,帶著職業性的笑容說道「重新自我介紹,我是崔秀英,同時也是林允兒的精神科醫生。」


精神科醫生…



诶?




Yuri愣了一下,確定自己沒有聽錯後,她又把視線望向秀英胸前的名牌上。

上面的的確確寫著:T大醫院 精神科醫師   崔秀英。

接著她不敢置信的盯著秀英「允兒為什麼要看精神科?」

秀英挑起了左眉「這是私人的問題,恕我不方便回答。不過你好像和允兒很熟啊?那傢夥已經能和人親近到這種程度了?」

Yuri晃了晃腦袋,好重新整理滿腦子的混亂資訊。

從秀英的話裡聽來,允兒並不像是因為失眠或者是障礙症等等的才會看精神科,但是看起來也不像自閉症或憂鬱症啊?

Yuri撐著下巴獨自思考了起來,卻忽略了秀英在旁邊的事情,直到秀英開口說話,才讓Yuri的思緒又拉了回來「這麼讓她走了好嗎?」秀英喃喃自語著。

「請問這又是什麼意思?」

「允兒對醫院有非常嚴重的抗拒心態,之前曾經有試著讓她踏進醫院裡,沒想到造成的後遺症除了頭暈之外還有嘔吐、心悸等等的,甚至有一次還暈了過去。」

權侑利乾笑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說允兒現在處於隨時都有可能暈倒的狀態?」

「對。」秀英笑了一下。

Yuri看了病房一眼,又往允兒離去的方向望去,她深呼吸了一下,然後轉身對秀英說道「你知道外科的李順圭嗎?麻煩告訴她,請幫我照顧一下Ssica,我之後就會回來的。」

還不等秀英回答,Yuri便朝著允兒離去的地方追了出去。









允兒踉蹌的倒坐在地,她倚著牆,突然又止不住的乾嘔起來。

沒想到自己還是一樣這麼抗拒醫院,她痛苦的捂著頭,因為乾嘔而造成的後遺症則讓她的喉嚨乾燥無比。

她的頭彷彿撕裂般的被拉扯著,制不住的頭疼讓她用力的用手去捶腦袋,好讓頭疼能減緩些,但是這樣的舉動跟自殘沒兩樣,隻是讓她的身心更加劇痛。

「林允兒!!」突如其來的叫喚聲讓允兒想要睜開了眼睛,但是卻發現自己根本連那一點的力氣都沒有,她放棄起身的打算。

但是她還是淡淡的開口「你來做什麼… 」

Yuri皺著眉頭,她本來隻是因為擔憂而追上來,沒想到還真的如崔秀英所說的。

她不否認,當她剛剛看到允兒倒在地上時,整顆心幾乎都涼了一半。

「我扶你回去… 」Yuri扶起允兒,卻被對方推了開來,虛弱的允兒向後踉蹌了幾步,幸好即時扶住了牆壁才不至於摔倒,允兒用半瞇的眼睛盯著權侑利「我不需要你同情,更不需要你來可憐!」允兒的聲音低沉而沙啞,與平時的樣子截然不同。

「我不是同情你,更不是可憐你,我隻是擔心你而已。」

「不需要,我自己一個人,也能過的很好… 」

話是這麼說,但是當允兒語尾剛落時,她便身子一軟,權侑利反射性的急忙接住允兒,幸好兩人站的距離不遠,否則允兒肯定又要摔的一蹋糊塗,Yuri看著倒在自己懷中的允兒鬆了口氣。

直到一切都暫時平靜後,權侑利才意識到,自己對眼前這個女人,除了她的姓叫林、名叫允兒之外,其他一無所知…




☆  ☆  ☆  ☆  ☆  ☆



好不容易終於把允兒安置在床上後,Yuri擡頭環顧了這個自己從來不曾踏上的二樓。

非常小的空間,拉緊的窗簾讓本來就不明亮的室內顯得更加昏暗。

除了一張床之外,還有個書桌,這麼簡單的傢俱,實在很難讓人把這間房間和允兒這麼漂亮的女子聯想在一起。

雖然如此荒蕪,但是Yuri卻感到莫名的安心,這個房間裡充斥著允兒的味道,很好聞,而且很舒服…

她隨興的走到書桌旁,想要知道允兒平時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時都在做些什麼。

桌上的筆記本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雖然翻別人的東西是侵犯隱私,但是從和秀英對話之後,她想要更近一步瞭解允兒的心情越來越重,於是她抱著歉意的心情,翻開了筆記本。

還看不到一頁,權侑利便倒抽了一口氣,她緊接著翻開下一頁,再下一頁,每一頁上全都寫了滿滿的六個字…


我是殺人兇手


每一頁、每一頁,都寫滿了同樣的文字,而且從字體來看,似乎是心情非常混亂的情況下寫出來的,歪斜扭曲的字體密密麻麻的,Yuri翻著翻著,突然停下了動作。

最後寫字的那一頁,不再是那六個字,而是十個字,而且從字體上看來,心情似乎十分的平靜,端正而且清楚的寫著 ─ ─ 權侑利,終於又遇到你了

『終於』?『又』?

Yuri望向躺在床上的允兒,雖然希望她能給自己一點解釋,但是一想起允兒那恐懼的眼神,Yuri便嘆了口氣。

從他們第一次見面時Yuri就有這種感覺了,允兒很熟悉她,而她卻對允兒一點都不清楚。

這時從尚未翻完的筆記本中掉出了一張照片。

Yuri好奇的把它拿了起來,竟然是自己的獨照,而且從拍攝地點看來,應該是某所大學,右下角的時間顯示是四年前的事情。

允兒四年前就見過我了?

不過現在這些事情都暫時先擱置著吧,她看了掛鐘,回去陪一下Ssica,晚上七點再來幫允兒弄晚餐,時間應該剛剛好,Yuri拿起了自己的包包,然後走到了床邊。

撥開允兒額前淩亂的髮絲「這傢夥怎麼會這麼好看…」





當Yuri重新回到醫院時,她站在Ssica的病房前怔住了,本來應該在病房內的人不知去哪了,甚至連本來擺放在裡面的所有東西都全部消失,就像當年,Ssica突然從家裡離開的情形一樣。

她不敢相信的緩步走向病床,伸手撫摸著那人本來躺著的位置,甚至連一點餘溫都沒有留下,如果不是Yuri曾經在這裡待過三天,她根本無法相信Ssica曾經在這裡。

事情發出的太突然,她還不知道該做何反應,隻是一臉茫然的注視著病床,她不懂,為什麼Ssica又在一次逃跑了。

沉穩的腳步聲踏入病房,Yuri急忙回頭,本來期待的心情在見到來人後瞬間掉落,Sunny看到了Yuri驚人的表情變化,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很失望嗎?我不是鄭秀妍…」

「Sunny,秀妍呢?」

「轉院了,似乎轉到了金氏企業的私人醫療設施,總之我們病院是沒有她轉院的資料,如果你還想找她,我能告訴你別白費心力了。」

Yuri當然心理很清楚這點,如果是金氏企業在背後幫Ssica打理這一切的話,那麼就是把整個韓國都翻遍了,她也絕對找不到鄭秀妍的。

一想到這裡,她不禁生氣又懊悔的搥了床舖。

「鄭秀妍留了封信叫我轉交給你。」Sunny把信交給Yuri後,便轉身離去。


看著手上的信封,Yuri沉著心把它拆了開。

上頭的字體歪斜不整,畢竟生病了這麼久,秀妍的手早已無法好好握筆,但是卻能看的出寫信的人無比用心的心情。


侑利:


其實我沒料到會再次遇見妳,不過很高興看到你比當初還要更快樂

請原諒我又再一次的離開妳,再次遇到你時,你說我ㄧ點都沒變,我很高興,所以,就讓我以這樣的模樣留在你心中吧

Yuri,現在的妳,比之前的妳要更好一些,變得更漂亮、更溫柔,身上的咖啡香很迷人,變得愛笑,變得會停下腳步看看四周,我很感謝那個讓你改變的人,真的,我不恨她搶走你,我感謝她遇到了你

請不要再擔心我了好嗎?

就像妳遇到了那個人,我在這幾年裡也遇到了無條件愛我的人,泰妍對我很好,雖然她很忌妒你,但是泰妍很尊重我,就算知道我的時日不多,卻心甘情願的留在我身邊,我… 我很自私,這最後的日子裡,我想陪著泰妍,因為我不曾給過她愛,所以起碼,在最後的這些日子裡,我想隻再乎她一個人。

抱歉,Yuri

你也應該,放下歉意好好的為了自己而活了吧?

能答應我最後一件事嗎?


別再想著要找我了,如果真的是為我好,我希望你能和她有好結果



                                                                                                                 鄭秀妍




Yuri笑了,眼淚也一滴一滴的落了下來。

Ssica想要傳達的意思,她很清楚,但是哪有可能說忘就忘了呢?

「秀妍,你還是一樣那麼自私。」



站在門外遲遲沒有離開的Sunny,聽見了房內漸漸清晰的哭泣聲,她於心不忍的閉上眼睛。

沒有上前安慰的勇氣,於是隻能把手中的死亡證明握地更緊,然後轉身離去。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