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擺放在客廳那個掛鍾,響起了午夜十二點的鐘聲。

Yuri煩躁的坐起身子,她聽說過喝咖啡會睡不著的,但是卻沒聽說不喝咖啡會睡不著的,自從那天她被告白後,她忘了當時是怎樣的心情,她隻記得自己狼狽的反駁著別開玩笑了、我不是同性戀之類的。

然後,她逃跑了。

明明都已經過了一個禮拜,為什麼仍然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一閉上眼睛,她就會想到允兒那懶傭的身影和好看的笑容。

放棄了睡眠,她來到廚房給自己泡了杯咖啡。

依舊是照舊的口味,拿鐵加半顆糖半瓢牛奶和少許肉桂,Yuri趁熱小酌了一口。

隨即皺起了眉間,為什麼味道有點不一樣了?她望著那杯自己應該已經喝了快四年的咖啡這麼想著。

甚至,她想到那間咖啡店,想起了木質的桌椅,想起了飄蕩著咖啡香的室內,想起了喜歡窩在自己腳邊的貓咪……想起了那個小鬼沒大沒小的喊她權侑利…

她有些煩悶的倒向單人沙發上,放在桌上的咖啡半口也喝不下去。

好奇怪,好像沒有允兒的聲音就不對,好像沒有允兒的味道就不對……

她看到了電視上自己在ssica走後而擺上的ssica的照片,不禁心虛的仰起頭並閉上眼睛。

如果這真的是戀愛那該怎麼辦,如果林允兒當時隻是在開玩笑的怎麼辦,如果她承認自己也愛上允兒怎麼辦?

此刻Yuri真的有點痛恨起自己身為律師而時常冒出來的職業病,舉了這麼多的假設有什麼用,她早就已經逃開了,隻要再也不踏到那裡,這件事就會隨著時間而沖淡,變成她回憶中的一個小部分吧。



隔天權侑利帶著嚴重的黑眼圈以及因為睡眠不足而引發的頭疼來到了公司,才在自己的辦公桌前坐了下來,手機的簡訊聲便響起。

Sunny傳來的:

Yuri,上次的事情真的很感謝了。

還有,Ssica生病了,如果可以能請你去看看她嗎?


Yuri皺起了眉間,沒養過小動物的她自從遇到Ssica後,就打從心裡愛上這隻可愛又愛撒嬌的貓咪,對Yuri來說Ssica真的是她很喜歡的動物,所以就算在怎麼尷尬,還是去看看吧?







允兒坐在平時權侑利喜歡坐的位置上,喝著拿鐵加半顆糖半瓢牛奶還有少許的肉桂,她眼神有些散渙的望著自己平時習慣站著的位置。

「你從這裡,是看到怎麼樣的我呢?」她喃喃道。

她承認那天的她是有點太過突然了,但是聽了Yuri說的話後,她也隻是把心裡想說的說出來而已。

沒想到,這麼快就被拒絕了,而且Yuri竟然再也不願意來這間店了。

自作自受就是用在這種地方吧? 她自嘲似的笑了一下。

本來趴俯在允兒身邊的Ssica,突然起身並走向門口,喵喵喵的朝著門外叫著。

「怎麼啦?想要出去散步嗎?」

這時咖啡廳的門被打開了,權侑利有些訝異的對上允兒的眼睛。

允兒沉默了一下,接著她走向吧台後面「好久不見了。」

「嗯…」Yuri蹲下身來抱住興奮地蹭著她的貓咪,然後輕柔的撫摸著貓咪的頭「Sunny說她生病了?」

「咦?」允兒把牛奶倒入咖啡時訝異的擡起頭「Ssica很健康的呀。」

Yuri有點無言的咒罵著那沒良心的友人,然後不得以的走向自己平時常坐的位置。

當允兒把咖啡端到自己面前時,Yuri感到有些諷刺,明明都是同樣的泡法,為什麼允兒泡的反而更讓她喜歡?

她道了聲謝,然後小心翼翼的酌起咖啡。

允兒坐到Yuri身邊,然後專注的望著Yuri,突然開口說道「Ssica的確是有點病了。」

「咦?你不是說她沒事嗎?」

「牠和牠的主人一樣,都得了相思病,而且對象就是那個隨意跨入他們的世界後又丟下他們跑開的你。」

Yuri放下了咖啡杯,對上了允兒的雙眼「為什麼還是說這種話?上次給你的答案還不夠明顯嗎?我說了我不是同性戀,而且我對這種事情感到噁心。」

允兒的身子稍微向前傾了些,她抓住了Yuri的襯衫衣領「那為什麼妳離開時哭了?」

Yuri驚訝的望著允兒,下一秒允兒卻突然吻上了她的唇。

Yuri想要推開允兒,腦中卻回盪著允兒的那句話,原來允兒知道她哭了。

連她自己都不記得的事,單看背影的允兒,竟然能看得出來,她的腦中雖然告訴自己必須退開,但是身體卻更近一步的靠向允兒。

直到允兒放開了Yuri,她才紅著臉頰微喘地整理著自己的衣領。

「你不該這麼做的……」

「我隻是照你說的,不想讓自己後悔一輩子而已。」

Yuri望著允兒那微微皺起眉頭的臉龐,不禁輕笑了出來「你果然是個小鬼。」

「這又是拒絕的意思嗎?」

「不,也許我可以試著跟你交往。」Yuri再次吻上允兒的唇「我不否認對你也有好感。」




☆  ☆  ☆  ☆  ☆  ☆



Yuri帶著笑意望著上次那個把她騙回來的友人,而對方的確感受到了笑容背後的寒意,她打了個冷顫然後微微的笑道「根據我的醫療經驗的確是病了嘛,心理嚴重的因為思念某個人而病了呀。」


「這種話虧你還說的出口!」Yuri揪起Sunny的衣領怒吼著。

「啊!不要欺負順圭啊!!」一直安靜的坐在Sunny身邊喝著卡布奇諾的孝敏急忙跟著阻止Yuri的暴行。

Yuri放開手後坐回了位置上,然後看了孝敏再看向Sunny「你這樣把這位明星帶著到處跑好嗎?」

Sunny聳了聳肩,然後寵溺的摸了孝敏的頭髮「她覺得快樂就好。」

孝敏依靠著Sunny的肩膀喝著冰卡布奇諾的同時,也正努力的練習著T-ara的新劇本。

Yuri拿出了案子的相關物翻閱著,孝敏突然拉了拉Sunny的衣襬「忘了告訴你,這次有吻戲喔。」

幾乎是一瞬間的,Sunny的眉間皺了起來,她憤憤道「… 早就說了做明星什麼的有什麼好的啊!!!」

Yuri看著近乎快抓狂的Sunny不禁無奈地輕笑了一下,然後低下頭繼續讀著自己的東西。

孝敏笑了一下,然後在Sunny耳邊輕聲說道「是恩靜要拍的,不是我。」

「那就不關我的事了。」Sunny的態度急轉變,她又把孝敏摟入懷中。

這時Yuri也被從後頭抱住了,允兒打了個哈欠「為什麼你們兩位這麼早就在我的店裡親親熱熱的?」

Sunny攤了手「你的店裡隱密性高。」

「聽起來有點諷刺。」

「你多想了吧?」

允兒不再理會Sunny,她用鼻尖蹭著Yuri的脖子「吃過早飯了嗎?」

「當然,你呢?會餓嗎?」Yuri輕輕的吻上允兒的唇。

「有點餓,陪我吃午飯吧。」允兒放開了Yuri後,捲著袖子來到了吧台旁的料理台前。

Yuri也跟著允兒坐到了吧台前,她看著允兒細心的切菜的樣子,不禁微笑了起來,自己到底為什麼會愛上這小鬼?

這時允兒拿著切成條狀的紅蘿蔔遞到眼前,Yuri順從地吃了下去「好吃嗎?」允兒笑笑道。

「不怎麼好吃。」Yuri吐了吐舌然後抱起又蹭到自己腳邊的Ssica。

「當然不好吃啦,隻是個蘿蔔嘛。」

「那你還叫我吃!!!」Yuri搔著Ssica的下巴故作哀怨道「Ssica你看看你主人,讓我吃生蘿蔔啊。」

這時Yuri的手機響了起來,她騰出左手接起了電話「喂?」

公司的助理語氣有些無奈「那個… 老闆,有位小姐想要見您… 我有告知她您的時間都已經被預約了,但是她要我告訴您她要和您談的是鄭秀妍的事… 」

宛如心臟被揪住一般,Yuri沒想到那個已經存在於記憶中的名字在次出現時,自己竟然會這麼痛,甚至感到有點呼吸不過來。

「我知道了,現在馬上就回去。」

Yuri掛了電話後,正巧對上允兒擔憂的視線,她盡可能的仰起微笑「抱歉,公司那裡有急事,必須先走了… 」

她急忙拿起自己的外套,轉身就要離開時,右手被硬生生的拉住,允兒沉著臉望著她「好像……」

「好像?」

「好像那天你從我這裡逃開時的樣子… 你,還會回來嗎? 」

望著允兒因為擔憂而皺起的眉頭,還有眼神中那滿滿的不安,Yuri掙脫了允兒抓著的手「抱歉…… 」


看著Yuri頭也不回的踏出門後,允兒近乎有種將會就此失去對方的感覺,她重重的搥了桌面,卻隻是讓疼痛更加深… 身體上的,以及心理上的…



她沒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抓住的幸福,竟然這麼快就破碎了。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