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一:

 

今天也是一如往常的把鞋帶繫好,Yuri望著玄關前的鏡子裡倒影出來的自己,一切都是完美的。

她深深的吸了口氣,打開門後,她開始了每天固定的晨跑。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Yuri愛上了晨跑這個運動,她忘記這樣晨跑已經持續多久了,就像她不記得了ssica離開自己多久了,如果真的硬要她說什麼時候開始起晨跑這個運動。

她會回答,應該是Jessica離開了她的世界之後,ssica離開多久,她就持續晨跑了多久。


為什麼這麼說呢,或許是為了補償以前的時光,那段自己不懂珍惜的時光。

權侑利是個律師,銀行裡有了筆為數不小的積蓄,而且也有了房子、車子,生活上說富裕也不為過,但是她也曾經為了不必要的自尊,沒日沒夜的工作。

當時ssica多次為了她的健康要求不要再接這麼多案子,但是當時家喻戶曉的權大律師哪可能聽的進去。

那年的秋天,ssica提出了分手,其實她甚至不清楚ssica有沒有說出分手這個詞,她唯一的記憶只有回到家後那空無一人的房子,以及原本擺放著ssica的所有東西全都不見後,她才知道,ssica離開了。

餐桌上的信是唯一一個ssica遺留的,有關她的東西。


她說,她受不了獨自一人在家的孤單。

她說,她寧願沒錢也不希望她這樣工作到日夜顛倒。

她說,她只是希望能一起散散步而已。

她說,她的夢想已經從羅曼的愛情到只要能和她晨跑這麼簡單。

她說,有時候甚至搞不懂她愛的是她還是工作。

她說,除了工作之外,請回頭看看關心你的人吧。


那晚Yuri沒哭,那是連自己都感到意外的事情,深愛著五年的女人就這麼消失在自己的世界裡,但是她卻沒哭。

她只是感到訝異,甚至好笑。

習慣的作祟讓她單純的認為ssica只是在鬧脾氣,明天就會乖乖回家了。

但是等了又等,一個禮拜後的早晨,Yuri望著從窗簾透進來的陽光,她才真真實實的感覺到,她已經失去ssica了。

所有的一切還是一如往常,但是那個人已經不在身邊了,她獨自一人準備早餐時感覺到了、她打掃著偌大的房子時感覺到了、她躺在當時兩人一起選購的雙人床時感受到了,感受到了那隨時隨地跟在自己身邊的寂寞。

於是她開始嘗試放鬆自己,她照著ssica的願望實施了晨跑的計畫,雖然一開始會被睡眠所破壞,但是每當Yuri跑在安靜的街上時,她就會開始幻想著如果當時她沒讓ssica離去的話,這時候的他們在聊著什麼,會看到什麼而高興。

這之後,她就這麼和想像生活了下去,吃飯時想像著ssica在自己的面前笑著,提早下班、因為她想像著ssica獨自在家中等候他的樣子,生活越來越回歸規律、因為她想像著ssica得知後的興奮表情。

但是每當她睜開眼後,才發現沒有笑容在等候著她。

權侑利才知道,之前的自己是多麼的奢侈,多麼的不懂得珍惜。



Yuri搖了搖腦袋,她調整著呼吸踏著平穩的步伐前進著,想著已經過去的事,那樣就不像權侑利。


「Ssica,過來。」

突然的叫喊聲使Yuri停下了腳步,她完全沒有想像過當如果再度遇到ssica時該說什麼,她該笑還是該哭,她該裝作不認識還是認識,她該挽留還是放她走,這一切從來沒有在Yuri的腦中閃過,畢竟她認為ssica的離去是給不懂得珍惜所的自己所帶來的懲罰。

但是這一秒的停頓並沒有持續很久,她還是被好奇所驅使,慌忙的轉過頭。

背後除了位身穿白襯衫和牛仔褲的少女和一隻貓之外,沒有別人了。

少女看起來二十出頭,染著金棕色的髮尾在陽光下十分耀眼,她正逗弄著趴在面前的虎斑貓。

正當Yuri閃神時,少女注意到了Yuri,她抱起地上的貓走到Yuri面前「喜歡嗎?」

「咦?」當少女站在面前時,Yuri才驚覺少女是個很美的人,除了姣好的五官之外,少女的身材也十分完美,纖細而修長的腿因為牛仔褲的搭配而更顯得突出。

「貓。」少女淡淡的笑了。

Yuri不是個油嘴滑舌的人,也從來不曾刻意去在意其他的女性如何,她一直認為ssica已經是世界上最美的人了,但是面前的少女竟然讓同為女性的自己也感到驚艷。

少女的聲音裡帶著一絲獨特的笑意,因為這點所以讓Yuri備感親切。

「哦,那個…我沒養過貓,也沒什麼機會碰過貓,所以……」身為律師的Yuri真的很少接觸到動物,而且自己的個性又是不會刻意去養寵物的,所以生活重心一直只侷限於工作和家庭的Yuri確實沒什麼機會碰小動物。

少女又親切的笑了,接著她把手上的貓遞向Yuri「抱抱看,Ssica牠很乖的。」

原來剛剛聽到的ssica就是在叫這隻貓,Yuri戰戰兢兢的接過貓後,望著Ssica溫順的趴在自己懷中,接著她小心翼翼的伸手撫摸著貓的頭「好可愛…」看到貓咪舒服的蹭著Yuri的手時,Yuri無意識的呢喃了出來。

「對吧,可惜Ssica是隻老貓了。」少女也伸出了手搔弄著貓咪的下巴。

和少女聊了一陣子後,Yuri才驚覺到自己在這裡耽擱了許久的時間,不過她想偶爾也該和鄰居聊個天也不為過吧,於是她在把貓咪遞還給少女時順道攀談起來「你是住這附近的嗎?」

少女愣了一下,接著指著旁邊的店面說道「我是這家咖啡廳的老闆。」

Yuri望著旁邊那自己從來不曾注意過的店面,不僅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但是很快的便被好奇所取而代之,她晨跑的路線都是盡量選擇小路或者幽靜的道路,這間店開在這種連車都開不進來的巷子裡,甚至連招牌都沒有,難怪自己從來不曾注意過這裡有間咖啡廳。

「喝咖啡嗎?」少女見Yuri望著店面發起呆來,於是向她邀約著。





Yuri沒有拒絕少女的邀請,她反而有些期待,這間隱匿的咖啡廳到底會長怎樣呢?於是她隨著少女走了進去,接著少女放下貓咪後便走向吧台後頭。

Yuri環顧了店內的裝潢,室內有點暗,而且店內比想像中的還要窄一些,除了簡樸之外,她找不出其他形容詞能適用,或許還可以加上溫馨,因為過於簡單的裝潢所以讓人產生有家的感覺,Yuri是這麼想的。

接著她聞到了撲鼻的咖啡香,走向吧台前,少女正好端出了冒著熱氣的咖啡。

Yuri道過謝後,端起咖啡杯細細的嚐了一口,滑順的咖啡入喉後,她有些驚訝的望著少女。

這個咖啡跟自己喜歡的味道近乎一樣,拿鐵加半顆糖以及半瓢牛奶和少許的肉桂,Yuri不管在辦公室或者是家中都是這麼喝的,積年累月下來這個味道早已在自己身體裡扎了根,如今Yuri手中的這杯咖啡的味道,就正如自己熟悉的那個味道。

該說是巧合嗎?Yuri望著年輕但是幹練的少女這麼想著。

幫自己倒了杯黑咖啡後,少女靠著杯櫃小酌了起來。

Yuri坐在這間簡單,但是卻飄散著咖啡香以及溫暖的店裡時,竟然有種"幸福"的感覺,他自嘲的笑了,沒想到自己已經變成這麼容易滿足了。



她在少女的店裡坐了一會,因為工作的關係必須離去了,在Yuri拿出鈔票時,少女表示不會收Yuri的咖啡錢。

於是兩人開始因為自己的固執而進退不得時,少女搔了搔頭這麼說著:「這樣好了,幫我做ㄧ件事,就當是這杯咖啡的錢。」







「記住我的名字就好,我叫允兒,林允兒。」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