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十三:

 

陽光豪不留情的從窗簾穿透進來,被刺眼的陽光照的無法好眠,權侑利稍微翻了個身。

卻在下一秒坐直了身子,本來應該躺在身邊的林允兒不見了。

室內非常安靜,不像有第二個人存在似的,昨晚因為激情而散落一地的衣物不見了,權侑利啞然的起身,這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也不知何時重新穿戴好。

她跌跌撞撞的跑出房間,遍循了整個房子之後,她才意識到林允兒走了。

浴室的牙刷少了一隻,毛巾少了一條,藍色的抱枕少了一個,成套的Couple裝少了一件,這整間屋子只要有關林允兒的事物彷彿都像人間蒸發似的,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跪倒在客廳的地上,如今唯一能證明允兒曾經存在過的證據,只有自己身上那淡淡的紅印。

在擁抱後離開,你怎麼可以這麼殘忍!?

權侑利擡起頭,仇恨開始蔓延到她的腦中:「金泰妍!!」








能闖進金家一次,不代表能闖進去第二次。

權侑利在狼狽的被朴奎麗壓制在地後恨恨的喊著:「叫金泰妍給我出來!!」

扭著權侑利的雙手,朴奎麗卻依然一臉淡然的回道:「老闆有交代會見你的,只是你的情緒得冷靜點。」

「我ㄧ直都很冷靜。」

看著權侑利眼中滿是恨意的眼神,奎麗嘆了口氣。




再次來到奢華的待客室,權侑利一踏進去便看到金泰妍坐在沙發上凝視著她。

「坐吧。」泰妍揮了手示意其他人都退出去後,她親自起身幫權侑利倒了杯茶:「薰衣草茶,有安撫情緒的效果,剛好你正需要。」

權侑利沒有接過茶杯,她怒視著泰妍:「別給我假惺惺了,把允兒拘禁起來很有趣嗎?這樣你會比較安心嗎?!」

泰妍輕笑不語,她冷靜的細飲著花茶,然後看著權侑利。

在倒入第二杯茶後,泰妍終於開口:「你想知道些什麼。」

「允兒在哪裡。」權侑利冰冷的語氣讓泰妍啞然笑了。

泰妍搖了搖頭,她用近乎失望的眼神看著權侑利:「你對允兒瞭解了多少,僅僅只是這樣的認知,就認為允兒非你不可?」

「允兒愛我,而且我會保護允兒!」權侑利拍桌站了起來,她把手稍稍探入了口袋中:「我只是想知道允兒在哪裡。」

泰妍看著權侑利鼓起的口袋搖頭,她平靜的又為自己倒了杯茶,酌了兩口之後皺眉:「果然還是想喝咖啡。」

「金泰妍!!!」那傲人不可一世的態度終於激怒了權侑利,她掏出口袋中的槍指著泰妍:「別逼我,告訴我允兒在哪裡!!!!」

高傲的擡起了眼,泰妍看著指著自己的槍枝:「如果你想加重允兒的罪孽,你就開槍吧。」

瞪著金泰妍那絲毫不害怕的眼神,權侑利坐了下來,她深呼吸了幾次,然後努力壓抑滿腹的怒火:「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沒有想做什麼,只是想好好跟你聊聊,前提是如果你能放棄仇見的話。」

權侑利拿起桌上那杯泰妍一開始倒給自己的茶並一飲而盡。

見狀,泰妍輕笑了:「權侑利,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明明不是這個樣子的啊。」她稍稍瞇起了眼睛:「你改變了很多,變成允兒最不希望變成的那種樣子。」

緊緊握著茶杯,權侑利不發一語。

「允兒走了,是她的決定,因為她的關係把你變成這樣,這是她最不願意看到的,她喜歡的大概是和你在一起時的那種平凡的感覺吧,但是你卻漸漸開始變成我們的同類。」金泰妍喵了權侑利手上的槍:「把槍放掉吧,老師。那種東西會嚇到允兒的。」

「所以允兒… 不會再回來了?」權侑利把頭上仰,只是希望淚水不要流下來。

「誰知道,我那個妹妹有多任性你不是不知道的。」泰妍站了起來,她拍了拍權侑利的肩:「你不會需要這東西的。」她跟著抽走了權侑利手上的槍。




泰妍走後不知過了多久,朴奎麗走了進來,她替權侑利倒了杯茶後,難得的笑道:「老闆似乎願意把允兒託付給你了。」

「允兒已經不在了…」

看著權侑利頹廢的樣子,奎麗搖了搖頭:「如果你相信大小姐,那就等待她回來的那一天吧,這件事老闆下過禁口令,但是我想你還是知道的好,當年那個男人開槍射殺的,不是大小姐,而是老闆。」

這件事顯然有讓權侑利震驚了一下,她看著奎麗:「所以是泰妍受傷的?」

「對,因為老闆不想讓大小姐自責的關係,這件事被稍微修改了一下。」



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權侑利淡淡的說道:「泰妍真的好保護允兒。」

奎麗淺淺笑了:「您不也一樣。」




☆ ☆



權侑利的生活逐漸回到正軌,上課、下課,她努力讓自己的日子回到像過去一樣。

有時候她躺在床上,不禁會想起她和允兒互相擁抱的那一晚,似乎已隨著時間變成心中的美夢。

她會因為回憶而哭、然後大笑,轉頭發現沒有任何人在身邊時感到寂寞。


兩年過去了,權侑利努力充實自己的人生,但是她很清楚,她不想讓自己鬆懈下來,一旦鬆懈下來,她就會想到允兒。


如果不時常到金家門口徘迴,權侑利有時候真的會認為允兒不是人,而是天使,回到了天堂,永遠不會再出現。



站在家門口,轉身關上門。


允兒,早點回來好嗎?

我想妳了。







「權老師真的不跟我們一起去聚餐啊?」大學的同事老師們紛紛惋惜的邀約著。

權侑利微笑著委婉拒絕了:「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呢。」

這兩年裡,權侑利從黃金單身貴族到手上無名指突然增加了個戒指,這件事情讓許多老師和學生們心碎,但是權侑利提起戒指時,往往只會淡淡一笑,然後巧妙的轉移話題。
因此也沒有人從權侑利那裡套出什麼話。

因為有戒指的關係,漸漸的敢邀約她的人逐漸變少,大家都暗自猜想權侑利老師肯定交了男朋友。



大雪紛飛,權侑利拉緊了外套,她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買了晚餐後,她打開門:「我回來了。」

回應她的是空蕩蕩的屋子,不在意似的把便當放在桌上,她拿起桌旁的小相框:「允兒,我回來了喔。」

用袖口細心的擦拭著玻璃,權侑利看著允兒的笑容傻傻笑了,她用指腹撫過允兒的臉龐,慢慢滑到嘴角,然後眼淚一點一滴落在相框玻璃上。

「你回來好不好?我想你、好想你,你回來好不好?」權侑利放聲大哭起來:「允兒,我想你了,你知道嗎…?」


兩年不算短也不算長,卻還是不足以讓思念淡去。

一摟一摟的思念每天只是不斷的提醒權侑利曾經有這段感情,宛如毒藥般深深滲透到心臟,怎麼也剔除不了。

不足以致命,卻讓人痛不欲生。


「我以為你會先吃飯在哭。」

權侑利看著不請自來的友人從門口走了進來,崔秀英拿著塑膠袋坐到她身旁。

把袋子裡的果汁遞給權侑利,秀英大口咬住蘋果麵包。

「你怎麼在這?」權侑利擦拭掉眼角的淚,不解的看著秀英。

秀英把麵包吞下去後,她打開啤酒:「聽說義大利很不錯。」

挑起一邊的眉毛,權侑利一臉你就只是為了說這個而來的?

「風景很美,東西好吃,最重要的是…」

她輕捶了權侑利的肩膀,掩不住的笑意從嘴角的幅度透露出來:「異國豔遇不是很棒嗎?」

權侑利睜大了眼睛,她驚訝又好笑的抓住秀英的手:「她在那裡?她在義大利??」

「我沒理由騙你吧。」從上衣口袋拿出了紙條,秀英遞到權侑利的面前:「你欠我ㄧ個人情。」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