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告知:今回尺度稍有破十八限,不喜者慎入。



章之十二:

 




整個客廳裡充斥著不安的氣氛,數十個男人一動也不敢動的低垂著頭站在旁邊,樸奎麗也站在這些人的面前。

「僅僅兩個人,你們就讓他們帶走允兒!?」泰妍怒瞪著所有人,語氣中充滿了憤怒。

男人們的身體一顫,不爭氣的在一個女人面前這麼軟弱,不過那也正是因為他們知道生氣起來的泰妍有多可怕的關係。

「全部,限你們一個小時之內給我找出他們的下落。」泰妍扶著額頭無力的說道。

週遭的男人們應聲後隨即快速的跑了出去,ssica輕輕敲了客廳的門:「泰妍,談談好嗎?」

泰妍還沒有答應,ssica便拉著fany走了進來,兩個女人就這麼泡起咖啡。

「ssica,我現在很忙… 」

泰妍準備起身的同時,fany笑道:「DaeDae,坐下。」

如此彷彿在跟寵物說話的方式也讓泰妍皺起了眉頭:「美英…」

「泰妍,不會耽誤你很久的。」ssica附和似的拉了拉泰妍的衣角。

深深的嘆了口氣,泰妍又坐了下來,她看著兩人然後挑眉說道:「好了,有什麼事嗎?」

ssica首先開口:「泰妍,我知道你很保護允兒,但是你不覺得權侑利不一樣嗎?她對允兒的愛是不會輸給你的。」

ssica的語氣非常謹慎,就算是金泰妍的戀人,就算泰妍寵她寵到無可救藥的地步,但是這件事,ssica也不敢胡來。

「秀妍,不要插手,好嗎?」泰妍淡淡的說道。

她喚了ssica的本名,這就表示泰妍是認真的,她不會輕易讓步,ssica向fany投去求救似的眼神。

「泰妍,被綁住羽翼的鳥兒是不會幸福的,你說過,允兒隨著年紀的增長開始不愛笑了,你有想過嗎?」fany認真的看著泰妍:「她的翅膀被折斷了,她飛不起來,她怎麼會快樂?」

泰妍閉著眼睛,眉頭卻皺的緊緊地。

ssica伸手握住了泰妍的手掌:「我相信Yuri,請你,相信我吧?」

「我也相信Yuri,她不會害允兒的。」

過了一會,泰妍反手緊緊握住ssica的手:「你們兩個… 簡直是我的剋星啊。」

fany和ssica相視而笑,嘆了口氣後,泰妍轉向fany:「那麼在乎Sunny,為什麼不親自去看看呢?Sunny在過幾天就準備回美國了。」

「咦?」fany愣了一下。

「她說,她沒有留下來的理由。」

fany沉默了一會,她露出苦澀的笑容:「我也,沒有留下她的資格。」

ssica鼓起了嘴,重重的打了fany的手臂:「明明就這麼喜歡Sunny,老實說出來不好嗎?」

「如果是在意那天跟Sunny在一起的女人你大可放心。」泰妍給自己倒了杯茶後,拿著桌上的蘋果遞給ssica:「那是她的表妹泫雅。」

話才剛說完,fany猛然的站了起來,掩不住的興奮出現在她的臉上:「抱歉,我先失陪了。」

看著fany匆匆忙忙跑出去的樣子,泰妍無奈的挑了眉,這樣自己欠好友的人情就算還完了吧。Sunny啊,可要好好把握呀。

酌了一口咖啡後,泰妍看向窩在自己身旁嗑著蘋果的ssica。

她輕柔的撫著ssica的臉頰,這時的金泰妍臉上不自覺的放柔了神情,她寵溺的撫摸著她。

察覺到泰妍的眼神,ssica放下了蘋果,她蹭向了泰妍懷中:「想什麼?」

「我愛你。」泰妍低頭吻上她帶著蘋果味的嘴唇。

在泰妍離開時,ssica環住了她的頸子:「我也是,很愛你。」



★ ☆


「允兒?」權侑利蹲著,好保持與允兒平視的位置,她不解的看著把臉遮住一直不發一語的允兒。

和允兒逃回家中後,林允兒便這樣蹲在角落好一陣子,直到權侑利換了衣服後,允兒還是老樣子。

「好丟臉…」喃喃的悶聲細微的發了出來,不仔細聽的話權侑利還真的差點漏聽掉。

她無奈的笑著,然後揉著允兒的頭髮:「事到如今了才說丟臉,到底是為了什麼而丟臉啊。」

允兒終於擡起了頭,因為哭過所以迷濛的雙眼,隨著睫毛眨啊眨的樣子不禁讓權侑利不自在的口乾舌燥起來,她把領口稍微拉開了點,尷尬的笑著撇頭:「真是有夠熱的啊,哈哈哈。」

「你不覺得我哭很奇怪嗎?」

權侑利看著允兒,她就像孩子一樣緊緊綣縮著,止不住的顫抖,這傢夥的童年到底是怎麼過的啊? 一想到這裡,權侑利便伸手把允兒擁入懷中。

「不奇怪,一點都不奇怪,所以別擔心,沒辦法承受的時候就哭出來,沒人會怪你的。」

被緊緊抱著,允兒不自覺的往她的懷裡更靠了過去。

雖然擄人是錯誤的,但是權侑利已經不在乎了。對於她來說,如果允兒是被世界背叛的人,那她就會為允兒背叛全世界,只要允兒不會再受到一絲傷害。



過了一陣子後,允兒擦乾臉上的淚強作鎮定的說著:「Yuri,讓我回去吧。」

「不行。」權侑利很難得的說了否決的話:「你一旦回去又會被關起來的,而且你…」

話還沒說完,允兒便率先打斷了她:「我不回去的話,你會被泰妍姊殺掉的。」

「那又怎樣?」

「什麼叫那又怎樣!?你要是被殺掉的話… 」允兒憤然擡頭,她注視到權侑利的眼睛,比起以往更堅定,允兒知道自己再說什麼都沒用了:「你要是死了,我要怎麼辦?」

刻骨銘心的愛是什麼?



權侑利現在似乎明白了。



☆ ★




允兒記得,小時候跟著家教老師學習時讀過一首詩。


─ ─你摘下了花瓣,卻摘不下花的美麗。


她從什麼時候開始會為了不是自己的事情而思考著,當她看著權侑利漸漸改變的時候,她覺得她在親手摧毀一個人。

為了把這朵花的美留在身邊,而硬是把花朵給強摘下來。

為了留住鳥兒,把牠的翅膀折斷了。

為了留住權侑利,把她的未來埋葬了。

她撫摸著權侑利書桌上那不該出現在這的東西,精緻的槍身冰冷的躺在這不屬於它該存在的地方,醒目的就像在諷刺允兒些什麼。

浴室門打開了,權侑利擦拭著溼漉漉的頭髮走了進來:「允兒,還沒睡?」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用這東西的?」

權侑利嘖了一聲,她大意到要洗澡時忘了把槍給收起來:「秀英給我的。」

「用槍殺人,比較沒有罪惡感對嗎?」允兒淡淡的問著,眼神卻直直盯著權侑利。

「允兒,別想太多了。」權侑利撇開眼神,她走到允兒身旁,並把槍收了起來:「沒事的。」

允兒猛然抓住權侑利的手,她瞪視著她:「你是老師,你的手不是用來殺人的。」

「為了活下去,我殺了想要殺我的人,我有做錯嗎?」

看著權侑利的眼神,允兒有那麼一絲希望時間能倒回。

她彷彿在看著另一個自己的誕生,為了活命而不得不殺人,這些根本不是她應該承受的。

「我覺得我們的世界打從一開始就不該相交的,一直是平行線那該有多好。」

「允兒,就算發生了什麼事,那也是我欲取欲求的,不是你的錯。」

允兒沉默的看著窗外,權侑利只能無奈的到床邊擦拭著髮絲。

這時她想起允兒剛到家裡時,吵鬧歡笑的房子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死氣沉沉?

她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撇著頭思考著。

突然允兒喚了她的名字:「僅僅這樣,你覺得是愛情嗎?」

「什…!?」在權侑利還沒反應過來之前,林允兒把她推倒在床上,跟著迅速的壓住她的雙手:「想要反抗就快一點,我的耐性沒有這麼多。」

她吻上了權侑利的唇,一反常態的粗暴地親吻,她撬開權侑利的唇,掠奪似的在她的口腔中放肆的遊走。

在身體慢慢陷入情慾的漩渦之前,她稍一施力,便把允兒推倒在床上。

「允兒…」反過來壓制了允兒之後,權侑利俯視著允兒姣好的臉龐,白皙的皮膚和微微敞開的領口彷彿垂涎欲滴。

她不自覺的乾了喉嚨,等到這時她才發現,允兒的身上總是有著淡淡的香味,倔強的臉孔和抿起的嘴唇這一霎時,突然讓權侑利很想侵犯她。

「你要保持紳士風度還是要佔有我?」允兒伸手勾住權侑利的後頸,然後她主動的吻上了她的唇:「我愛你。」

彷彿得到了默許,權侑利無可自拔的深深吻著允兒獻上來唇,她學著允兒吻她時的動作,輕巧的撬開允兒的貝齒,靈活的鑽動。

允兒的喘息聲回盪在耳邊,卻彷彿只是催情般的作用,權侑利無索度的渴求著允兒的吻,另一隻手卻笨拙的解開允兒的釦子。

雪白的胸脯敞開在眼前,允兒有些彆扭的扭動著身子,權侑利不急不俆的吻著允兒的耳根。

手指順著允兒的鎖骨慢慢的往下滑,這樣的觸摸讓允兒像觸電似的僵值了身子,她的手指滑過平坦的小腹,最後在白皙誘人的大腿處遊移著。

「嗯…」允兒憋住的呻吟聲讓權侑利不滿的稍微用力啃咬住她的耳垂:「啊!」

「為什麼憋著,我想聽你的聲音。」她輕輕的用舌尖打轉著啃咬過的地方,然後挑逗似的含住允兒的耳垂。

權侑利的手指在退去牛仔褲後的大腿放肆撫摸著,允兒感到下腹在在發燙,她不滿的瞪著權侑利。

微微一笑,權侑利撩開允兒的內衣,她用左手用力搓揉著豐滿圓潤的胸部,然後親吻上另一邊的乳頭,用舌尖推擠般的來回舔舐。

允兒的身體因為刺激而顫抖著,她緊緊抓著被單,連指節都泛白了。

光是這樣的逗弄就讓允兒彷彿快燃燒了起來,她緊咬著下唇,這樣的舉動卻讓權侑利注意到了,她不捨的用手指撫著允兒的唇:「不要咬著,會傷到自己。」

「很…很丟人…… 」雖然這麼說著,但是允兒拉著權侑利的手指舔舐著的樣子怎麼樣都不像是丟人的感覺。

允兒帶著水氣的眼睛眨啊眨的,小巧的舌頭在無名指上打轉著。

「允兒,好可愛。」嚥了口水,權侑利的理智開始一絲ㄧ絲被抽光,她想讓允兒更加逗人,她想聽聽從允兒口中傳出的羞恥呻吟。

另一隻手開始放膽的隔著內褲撫摸著允兒的私處,這樣的刺激反而讓允兒皺起了眉頭,權侑利好笑的吻上允兒的眉間:「忍著會很難受的,想叫就叫出來吧?」

感受到權侑利撫摸著自己的胸部,允兒臉帶紅暈瞪著她「啊… 。你…妳自己來試試看 ,說的可真好聽…」

淺淺一笑,權侑利退去了允兒的最後一層衣物,她用手指輕輕的在外頭環繞著。

「好濕。」這句話招來了允兒的白眼。

她試探性的探入一隻手指,被突如其來的異物進入體內,允兒難受的扭動著腰肢,因為早已溼透的關係,權侑利的第一隻手指很順利的進入,她來回抽動著手指。

「啊啊…!」允兒緊緊抱著權侑利,彷彿在情慾中緊緊依靠的浮木。

來回抽動了幾次後,權侑利感覺到允兒適應後根本搖擺的身子,於是乾脆把中指也插了進去。

允兒的淚水慢慢從臉頰上滑落,權侑利著急了起來:「很… 很痛嗎?那還是算了…」

欲抽出來的手指被允兒制止了,允兒搖了搖頭,然後她害臊的把臉埋進權侑利的頸子:「抱我…」




狹小的臥房,淫糜的水漬聲和兩人的喘息聲回盪在室內。

權侑利的手指輕刮了內壁,並按著那血紅色的小核,允兒弓起身子,然後驚呼一聲,在達到高潮的前一刻,她撫著權侑利因為不捨而皺起眉頭的臉頰。


─ ─ 「允兒、사랑해… 사랑해… 사랑해(我愛你)…  」


意識朦朧中,這句話反覆迴盪在允兒的耳邊。



★ ☆



權侑利微微睜開了眼睛,手臂上的酸楚是幾個小時前允兒枕著自己的手臂睡著所造成的,但是幾個小時後起來,手臂上的重量已經消失了,允兒趴在身旁微笑著看著她。

「醒了?」

允兒套著白色的襯衫,第一顆釦子沒扣的關係,鎖骨上滿滿的紅印顯得更加顯眼。

「怎麼這麼早就醒了?你不累嗎?」權侑利寵溺的看著允兒的臉頰,雖然是她把允兒吃乾抹淨,但是身在上位也實在不輕鬆。

允兒淡淡笑道後,她跨坐上權侑利的腰:「只有我是你的這樣太不公平了,我也要把你變成我的。」

權侑利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她實在搞不懂這個傢夥的思維在想什麼,正想要起身反抗,無法動彈的雙手才讓權侑利注意到事態的嚴重。

她的雙手被反綁在床頭上,顯然兇手正是坐在自己身上笑的燦爛的林允兒。

「允兒?」

允兒邪笑著稍微拉起自己的衣襬,大腿上佈滿了許許多多淡紅色印記:「你給我多少記號,我就會加倍印在你身上的。」

「欸欸…!?」權侑利只覺得自己好像踏入了陷阱一樣。

允兒俯身吸吮著她的鎖骨,手輕輕搓揉著她的胸部,這樣的刺激讓權侑利禁不住的呻吟了出來。

察覺到自己羞恥的聲音,她緊緊閉著嘴好讓聲音不會洩出,但是允兒卻把手指探入她的口中,按壓著她的舌頭:「你說的喔。別忍著,會很難受的。」


看著這在自己身上放肆的小鬼,權侑利欲哭無淚的想著


─ ─ 這傢夥,果然是披著天使外皮的惡魔!!!!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