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十一:

 

「美英。」ssica笑著,然後把伴手禮放到桌上。

本來正在看倫敦時尚展的最後確認表的fany擡起頭,看到來人後隨即興奮的把手上的資料都扔到一旁,她握著ssica的手坐了下來:「怎麼有空來找我?」

情同姐妹的兩人一見面便省掉了敬稱和客套話,親暱的直接切入要點。

「泰妍最近都在家中,當然我也哪都不能去啦,而且她的臉色……超差。」ssica吐了吐舌。

fany噗哧的笑了,然後從祕書手上接過咖啡後:「是指Yuri的事吧。」

「當時我真的完全阻止不了泰妍了,只得找你出來幫忙了。」ssica咕噥的說:「沒想到泰妍還比較聽你的話…」

「喂喂。」fany戳了戳ssica的臉頰:「你可是正妻耶。」

「說起來,Yuri呢?還好吧?」

fany沉默了一下:「去見她吧?她自從那天之後整個人渾渾噩噩的,也不愛講話也不笑,悶死了。」






ssica踏入了fany家中的客房,剛走進去,便能看到權侑利失神的望著窗外。

她走到了權侑利的身邊{「還好吧?」

茫然的把眼神放到ssica身上,權侑利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吐出一句話{「什麼東西…」

「傷口。」

「不知道…」

ssica嘆了口氣{「吶,跟你說個故事,聽完後在告訴我,你恨泰妍嗎。」


不管權侑利是否有在聽,ssica還是自顧自的說了起來:「泰妍的父親是個很高傲的人,隨著金氏企業越來越步上軌道,他開始疑心週遭的所有人,然後他動手殺了第一個親信,那個人就是允兒的父親。當時Buio的老大,因為Buio和金氏企業是互助的關係,所以泰妍無法理解父親的作法,她私下瞞著父親把允兒藏了起來。玄,也是一樣的情形,或許是因為自己的父親的關係,泰妍非常保護兩個妹妹,就算不是有血緣關係的。」

ssica頓了一下:「泰妍的父親過世後,泰妍理所當然的繼承了家業,而她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讓Buio回到林家之下,然後允兒自願擔起父親的位置。當時允兒才十五歲,泰妍也很不放心,但是讓泰妍想都沒想過的事,是允兒愛上了那個守在她身旁的下屬。」

故事至此,權侑利終於像是有反應了,她看著ssica。

「允兒很用心的戀愛,而泰妍也沒有反對,只當允兒快樂就好,誰知道那個男人僅僅只是為了允兒的財產和地位,他徹底的背叛了允兒,甚至…」ssica把手放到了權侑利受傷的腹部:「開槍殺害允兒。」

權侑利看著ssica,她完全不懂允兒的過去,甚至不知道允兒的腹部同樣也有槍傷。

「泰妍當時抱著自己的妹妹在大雨中哭喊著救命,那樣的情形你無法想像吧,金泰妍手足無措的拉著過往的行人狼狽求救的樣子,抱著妹妹感覺到她的體溫慢慢流失卻束手無策的樣子,自己最寶貝最寶貝的家人,卻無法守護住而懊悔的樣子。」

ssica的眼角有淚,權侑利不知道這件事ssica當時也經歷了,還是僅僅只是聽過。

但是莫名的,權侑利發現自己也很想哭。

「Yuri,告訴我。」ssica認真的看著權侑利:「你恨泰妍嗎?」

權侑利想起了自己幼年時被車撞死的母親,她又想到了泰妍當時看著她的眼神,同樣都是那麼的哀傷且害怕。

僅僅只是,不希望在失去最重要的人第二次罷了。

她搖了搖頭。

「我不恨泰妍,只是不知道未來該怎麼辦…我不知道我的人生要繼續下去,還是要轉彎。」

ssica笑了:「你知道嗎?幸福,是得犧牲一些東西才能得到的,不是嗎?有林允兒卻不安穩的未來,沒有林允兒但是安穩且平淡的未來,你想要那個?」

權侑利挑著眉看著ssica:「才幾年不見怎麼你好像比我活的更久啦?」

「嗯… 對方是泰妍的關係吧。」ssica又俏皮的笑了。




★ ☆



朴奎麗推開了允兒的房間門:「大小姐,你在不吃東西的話身體會壞掉的。」

捲縮在角落的允兒瞪視了奎麗,多天未進食的關係喉嚨發出的聲音帶著沙啞的味道:「死了就死了吧。」

「唉。」奎麗嘆了口氣:「您這又是何苦呢?」

「你們永遠都不會懂得!」淚水慢慢的滑過允兒秀麗的臉龐:「我第一次… 這麼想要待在一個人身旁,什麼都不做也好,僅僅只是靠著她,就覺得好滿足,這些你們永遠不會懂得!!永遠不會… 不會懂… 」

最後的句子被允兒的哭聲給掩蓋住,她把臉埋在膝上的毛毯大聲哭泣著。

奎麗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些,從允兒剛上任老大的位置後,她就幾乎無微不至的照顧著允兒,彷彿像是個妹妹般的可愛笑臉,那是奎麗小時候看到後會會心一笑的景象。

如今看到允兒這樣,她的心理是比任何人都難受,但是這個家的支柱,金泰妍下的命令,沒有人敢反抗,也只能默默的看著大小姐難過。

階梯突然傳來了吵雜的聲音,奎麗輕聲喚了允兒:「大小姐,您的王子會來救您的,會打敗守著高塔的怪物,來到您面前的。」

「走開…拜託你了…走開…」連眼都沒有擡起來的允兒依然難過的啜泣著。

奎麗漫步的走向了樓梯口,沒多久,穿著西裝的秀英還有權侑利出現在樓梯口。

他們似乎也不驚訝看到奎麗,權侑利帶著比以往更堅定的眼神走向奎麗:「對不起,我必須要見到允兒。」

看著權侑利沒有一絲迷惘的眼神,奎麗淡淡的笑了:「您比剛見面時來的成熟了呢。」

「是嗎?」權侑利沒有退縮的看著奎麗。

「我不喜歡被打,很醜。」奎麗把身子稍微往旁邊一站,讓出了道路給權侑利。



打開了房門,權侑利很快的便看到了縮在角落哭泣發抖的允兒。

她跑上前抱住了允兒:「平時跋扈的要命,原來還會哭還會顫抖啊。」她開玩笑似的打趣說道。

一時之間反應不及的允兒看著權侑利,顫抖的手撫住了她的臉頰,在觸碰到溫暖的體溫後,淚水又宛如潰堤般的湧出:「對不起… 對不起…」

權侑利不知道允兒的道歉是指什麼,但是她只知道絕不能放開這傢夥的手心。

當時ssica的故事,可憐的並不只有泰妍,因為不忍泰妍在自責而隱瞞內心的傷痛,其實林允兒的後遺症比誰都還要嚴重,她強顏歡笑的樣子,僅僅只是為了掩飾住自己最真實的內心。

她很脆弱。

權侑利現在抱住的這個女人,她的心靈脆弱的就像玻璃一樣,禁不住一再的碰撞。

因此她發誓─ ─

「允兒,允兒。」權侑利緊緊的擁著她,彷彿要把她鑲入身體般的用力:「從此以後,你不勇敢也沒關係,你哭了也沒關係,你不帥氣也沒關係,你不堅強也沒關係…」

她用唇吻去允兒眼角的淚水:「我會保護你的。我會保護你的,我會在你不勇敢的時候握緊你的手,我會在你哭了的時候拭去你的淚,我會在你不帥氣時比你更加更加的帥氣,我會在你不堅強時把你擁入懷中。所以不要怕了,我在。」

當權侑利說完時,允兒近乎是崩潰般的大哭了起來。

已經好幾年了,她幾乎都要忘了哭泣的感覺,她幾乎都要忘了,原本的自己。


權侑利握緊她的手,緊緊的擁抱著她。



─ ─我發誓,我會保護你、會愛你、會疼你,一輩子。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