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十:

 

 

事事沒有平穩的,林允兒比任何人都清楚這點。

隨著權侑利在家中待的越久,她越能清楚感受到秀英所謂的『剝奪了權侑利的翅膀,硬生生把她留在身邊』的意思。

尤其每每當權侑利假扮完家教回到房間後,那一抹鬆懈的樣子,還有注視著窗外渴求飛翔的樣子。

允兒開始覺得自己很殘忍。



她輕輕撫著權侑利的臉頰,像是對待寶物般的磨蹭:「Yuri,你想回去嗎?」

一整天的疲憊剛放鬆下來,洗好澡的權侑利便往允兒身上鑽去:「回去是什麼意思?」

「回到你的家,回去你的人生。」允兒雖然講著讓人揪心的話題,唇卻迷戀的落在權侑利的嘴角上,慢慢移至鎖骨。

被允兒挑逗的使不上力,權侑利仍皺住了眉頭:「為什麼說這種話?你希望我離開嗎?」

「不,不是這個意思…我……」話還沒說完,床頭的電話便響了起來。

那隻是林允兒私人用的電話,所以這個時間會打來,多半是熟人或是家人,允兒只得不甘願的接起電話。

才剛接起,便聽到ssica倉卒的聲音『看你要怎麼辦才好!!!』

「怎麼?」帶著危機意識的,允兒皺起了眉頭。

『我和泰妍在太陽企業這裡聽到了不得了的傳聞,說什麼你和Yuri在晚會上擁吻什麼的,總之你姊姊現在正準備趕回家,你這次真的死定了!!』

允兒無力的垂下肩膀:「不會吧…那次還真的被看到了?」

『你問我我問誰啊!現在不─ ─』

ssica的聲音被嘟嘟聲給取代了,不難想像另一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允兒揉了揉眉間然後拉起權侑利:「走,我帶你先回家。」

「等等…」權侑利在穿上外套後忍不住問道:「不會是金泰妍……」

允兒打開房門後點了點頭:「嗯,姊姊知道了,而且現在是盛怒狀態,不適合跟她爭論什麼,最好的方法就是先等她氣稍微消了後再來談。」

果然紙包不住火,權侑利不禁這麼想到。

走過漫長的走廊,才剛踏入玄關時,幾個僕人擋住了允兒的路,他們低著頭,雖然歉意也帶著恐懼的說:「抱歉大小姐。」

允兒僵住了,她回過頭,果不期然看到金泰妍正朝著他們兩人走來。

「你想去哪裡。」泰妍一字一句清楚的問道,但是散發出的壓迫感簡直讓人感覺在這女人面前自己是如此的卑微。

權侑利也不禁緊張的口乾舌燥起來。

「這不關姊姊你的事吧。」允兒雖然豪不懼怕的反駁,但是那不同以往的傲氣卻蕩然無存。

泰妍的眼神看著允兒,不久後拉到權侑利身上:「你是覬覦允兒的財產還是地位?」

本來極為驚恐的權侑利,在聽到泰妍這句話,以及那彷彿看著螻蟻般的眼神後,高傲的自尊心很不適時的跑了出來:「不管是允兒的財產還是地位我一點興趣都沒有,這你大可放心。」

權侑利話才剛說完,室內的人同時間小聲的驚呼不異而同的響起。

連她自己都懊悔到想撞牆。

泰妍挑起半邊的眉頭:「不管你喜歡允兒哪一點,我都沒興趣。」

聽出泰妍言中之意的允兒有些激動的想要抗駁,但是身旁的保鏢全抓住了允兒:「泰妍姊!!你不可以動她!!你要是對他出手我會恨死你的!!!」

泰妍面對允兒的叫囂,連一點眉頭都沒皺過,她掏出外套裡的掌心雷。

「放心,你其餘的家人我會照顧的無微不至的。」泰妍的眼神瞇了起來,她朝著權侑利開了一槍。

雖然慌忙之中閃躲開來,但是權侑利很清楚的感覺到子彈擊中自己腹部的痛楚。

她捂著血流不止的傷口,痛苦的連眼睛都要睜不開似的。

依稀能聽到允兒在哭的聲音,怎麼辦,她好想伸手拭去允兒的淚水……


時間彷彿過了很久,又彷彿只是一下子,權侑利的背後傳來了巨大的開門聲以及吵雜聲。

本來倒在冰冷地板上的她,被納入了溫暖的懷抱之中。

「你竟然還真的對她開槍!?」她聽到崔秀英的聲音響起在耳邊。


泰妍瞪著秀英:「滾,這裡不是你可以插手的地方。」

微微睜開眼睛的權侑利依稀能看到平時跋扈的秀英竟一臉束手無策的樣子。

「DaeDae,那我插手也不行嗎?」帶著人畜無害的笑容,黃美英慢慢走了進來,彷彿親近老朋友似的勾上泰妍的肩膀:「親愛的DaeDae啊,Yuri是我的至親耶,你可不能對她動手的喔。」

「美英…這裡應該不關你的事吧。」泰妍沉著臉瞪著身旁的fany。

「你要殺的是我的朋友,怎麼會不關我的事。」fany孩子氣的說著,手卻悄悄的把泰妍手上的槍抽走:「總之DaeDae你答應過我了,不管我要什麼都會答應我的要求,所以Yuri我要帶走了。」

方才氣焰高照的金泰妍,竟然意外的一點辦法都沒有,她咬著下唇憤怒的看著秀英把腹部中彈的權侑利抱走,卻也一點都沒有出聲制止的意思。

fany高興的笑了笑後,揉了揉泰妍的頭髮:「泰妍~ 有空在找你喝茶~ Bye 。」



等到fany的身姿完全消失在門後,允兒也驚訝到忘了泰妍曾經開槍傷了權侑利的事,她驚呼道:「姊姊你拿她沒輒?」

泰妍怒視著允兒:「閉嘴。」



☆ ☆



快速駛離金家的車子在不自不覺中上了交流道,秀英以近乎熟練的包紮方式幫權侑利處理了腹部的傷口。

不過這只是短暫性的止血,必須得趕緊送往醫院把子彈取出來。

「為什麼你們會出現呢?」傷口沒有這麼疼後,權侑利好奇的問道。

秀英白了她一眼,故作不在意的望著窗外:「我在你身上裝了竊聽器。」

「咦!?」

fany安撫了驚訝的想要起身的權侑利:「總之好險有即時趕到呢。」

權侑利的視線從秀英身上拉到了fany身上:「美英你竟然壓制了那個金泰妍!!你到底又是什麼來頭啊!?」

「黃美英小姐正是我的主人,同時也是Amethys的大小姐。」秀英在一旁提醒道。

fany笑了笑:「我和泰妍是青梅竹馬,而且也曾經交往過,小時後的DaeDae可笨了,糊裡糊塗的發誓說不管我說什麼她都會答應的要求,雖然也沒有常常利用這點來捉弄泰妍啦,不過基本上泰妍真的很守信用。」

權侑利訝異到幾乎忘了腹部上的傷處:「哇…你可是世界上唯一能剋住泰妍的人耶……」

fany苦笑了一下:「平平都是短身,我卻怎麼都剋不住那傢伙呢…」因為fany是望著窗外喃喃唸道的,權侑利也只得當作她是自言自語。

車窗外的景色飛逝,權侑利又想到了允兒,她咬住了下唇,忍著想哭的衝動。

這時秀英把她緊緊摟住了:「想哭就哭吧,我不會看的。」

被秀英溫柔的抱著,權侑利拉著她的衣服大哭了起來,她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才好了。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