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九:

 

「抱歉ssica,我不懂你的意思。」權侑利愣了一下後歪著頭發問了。

什麼意思叫『金泰妍會殺人』?難不成泰妍一會和允兒的姊姊ssica交往,一會和允兒稿外遇?

ssica抿著嘴似乎在思索著該如何解釋:「因為泰妍很寶貝允兒吧,雖然他們兩個最近有點…小吵架?」

權侑利完全楞住了,身為允兒姊姊的ssica竟然能這麼坦然的面對這種三角情節?

看到權侑利闔不上的嘴,ssica不解的問道:「怎麼了嗎?」

「ssica,委屈你了…」權侑利嘆了口氣的握住ssica的手,同情似的拍了兩下。

「我怎麼了嘛,是說Yuri你真的是一點都不擔心耶。」

「唔,擔心還是會有一點點的嘛。」權侑利開玩笑似的說道:「既然你是允兒的姊姊,那你幫我求情不就好了。」

ssica愣住望著權侑利的表情深深讓她知道自己說錯話了,ssica倒抽了一口氣後,抓著權侑利的肩:「林允兒的姊姊,是金泰妍。」

「咦!?可是我剛剛……」說的也是,從剛才到現在,沒有一個人確切的說ssica就是允兒的姊姊,一昧的只是她誤會了。

這麼說泰妍如果反對的話,就是所謂的家長不同意的戀情囉?

泰妍這麼有錢,會不會因此權侑利住的那條街物價通通暴漲?

還是學校會因為她的關係而倒閉?

權侑利終於意識到這句話的嚴重性,她大幅的搖晃著ssica的肩膀:「怎麼辦啊ーーーーーー!!」

ssica略帶不滿的推開權侑利的手後聳了聳肩:「沒能怎麼辦吧,泰妍從以前就很反對任何人接近允兒,畢竟對她來說允兒這個妹妹就像寶物一樣,拉著她撒嬌,像跟屁蟲一樣

緊緊跟著她的泰妍姊。雖然泰妍也很疼愛俆玄啦,但是玄這孩子基本上讓泰妍很放心,反倒是小小年紀就繼承Buio的允兒,不哭不鬧的接受這個選擇,一直讓泰妍放心不下。」

權侑利從前在學校也曾經和壞學生槓上,但是如今她卻一點頭緒都沒有,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允兒知道嗎?」她近乎絕望的問道。

ssica吐了吐舌:「過往泰妍似乎也曾經把幾個和允兒交往中的人做掉,但是感情嘛,一段時間淡了之後自然就忘記了呀。」

「我會被做掉?」權侑利似笑非笑的晃了晃腦袋:「開什麼玩笑?我的人生才剛起步啊!!」

「嘛,如果泰妍發現了在說吧?」ssica拍了拍權侑利的肩試圖安慰她:「玄很早就和我聊過這件事了,然後奎麗也大致說過,大家都知道這件事絕對不能讓泰妍知道,所以你可以放心,泰妍目前還誤以為你是允兒新的家教老師。」

「這算什麼安慰法啊…」這一瞬間權侑利欲哭無淚了。




☆ ★



接到了秀英的邀約,和往常一樣到了老地方,她坐在秀英身旁,並點了必點的Martini (馬丁尼)

「不打算回去嗎?」秀英搖晃著酒杯問道。

權侑利懶散的趴在桌上,看著杯子邊緣的水珠緩緩滑下,她疲累的說:「大概回不去了吧,現在為了假扮成允兒的家教老師,ssica甚至叫我辭了學校的職務。」

因為時常與秀英保持聯絡的關係,就算權侑利自顧自的說著,秀英依然能理解。

「你甘願這樣啊…」意有所指的淡淡說道,並不是刻意要權侑利回答,只是單純的感到不甘心。

喝了三杯Martini (馬丁尼)的權侑利帶著迷濛的眼神看著秀英:「我甘願這樣嗎?」

嘆了口氣,秀英乾盡杯中的酒後:「你還記得去年聖誕你許的願望嗎?」

「我希望能幸福而且平靜的過一輩子。」權侑利彷彿在嘲笑著這個與現實迂迴的願望,說完後淡淡的笑了。

看著這樣的權侑利,秀英再度乾下不知第幾杯的酒。

「我這樣…真的能平穩的過一輩子嗎…」權侑利弄著自己的衣領毛球喃喃問著。

沒有答話,秀英終於拉住權侑利的手腕:「如果,能給你這樣理想的人是我,能和我在一起嗎?」

權侑利歪了頭,她撫著秀英的臉頰:「你醉了?」

皺了眉,秀英抓住了權侑利的雙手,然後很狠的吻上了她的唇。

「唔嗯…」權侑利奮力的推開秀英,頓時酒幾乎醒了一半,她撫著自己還帶著Vodka (伏特加)濃烈酒味的唇,不敢置信的看著秀英。

她想開口問你做什麼之類的,但是卻什麼都說不出口,僅僅只能看著這個相處多年的友人,希望對方先給個解釋。

「我喜歡你。」非但沒有如權侑利預期中的告訴她這是惡作劇,直白的告白換來了權侑利不解的疑問聲。

秀英坐回位置上後,認真的注視著權侑利。

「別鬧了…我們是不可能的…」權侑利搖了搖頭。

「為什麼不可能?我們認識也有五年了,還有誰比我更熟悉你?」秀英好看的眉頭皺了起來。

權侑利撐著太陽穴,她看著杯中的冰塊溶化發生撞擊的聲音,許久後才淡淡的開口:「因為家庭的關係,我從來沒有很認真的談過一次戀愛,雖然有交往過的學長,但是一分手後就忘了,我對學長們說喜歡,僅僅只是這種程度的喜歡。剛才的吻,我腦中盡是林允兒的樣子,沒有看到允兒就會感到痛苦,看到允兒微笑就會很安心,被允兒擁抱著時會心甘情願的想把自己完全交給允兒。」

權侑利頓了一下,她看著秀英:「吶,我是不是愛上允兒了?」

因為太了解權侑利了,秀英痛苦的閉上眼睛:「為什麼我會輸給一個突然出現在你眼前的傢夥…」

「才沒有輸呢,秀英你啊,對我來說還是最重要的呢。」權侑利像哄小孩般的摸了摸秀英的頭髮,燦爛的笑道:「就像家人那樣。」

「嗯…就像家人那樣……」





☆ ★




夜晚的冷風吹撫在臉上,權侑利看著天橋下來來往往的車輛。

「那麼,可以告訴我了吧。」她轉過頭看著秀英:「你的事情。」

穿著米白色大衣的秀英聳了聳肩,然後把背靠在欄杆上:「我是Amethyst的大小姐的私人管家,專門負責打理有關大小姐的一切事物。」

「紫水晶?」權侑利多少有聽過這個名字,不過因為該企業主要和上流社會或名牌有關,像她這種搶著超市限時特購的人也不是很清楚。

「還有。」秀英戴上了墨鏡:「金泰妍敢動你的事,如果她真的發現了,去找我家小姐吧。」

「你家小姐是?」

秀英意有所指的笑了笑:「時候到了你自然會知道的。」







「允兒,你真的還打算把Yuri留在家裡嗎?」ssica看著在沙發上倚著椅背的允兒。

「我不覺得有什麼不行。」

「泰妍她…」

話還沒說完,允兒便打斷了這句話:「不要開口閉口都是泰妍姊姊的,如果泰妍姊姊真的反對,大不了我搬出去就是了。」

「喂林允兒。」叫住準備踏出門的允兒,ssica皺著眉看著她:「難道你忘了上一次的教訓了嗎?泰妍比任何人都害怕會在一次發生那種事,所以泰妍才會這麼反對你和任何人交往的。」

允兒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客廳,她握緊了拳頭。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