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七:

 

「然後那個人真的很過分!!明明看起來又小又好抱的,可是講話真的很討厭,而且看人的眼神實在是…」fany頓了下來,她看著含著吸管卻神不守舍的權侑利:「你有在聽嗎?」

「嗯???有,當然有。」

fany不想去計較權侑利到底有沒有真的認真聽她說話。

幾天前她又主動去找權侑利吃飯聊天,才發現她比想像中的還要憔悴,只說是自己撿到的一隻貓最後反咬自己一口後逃走了。

在幾杯Vodka (伏特加)下肚後,她又哭哭啼啼的說被咬的地方好痛,她好想念她。

雖然平常被人說像大小姐一樣傻傻笨笨的fany也稍微能感覺到,權侑利話中意有所指的事情。

失戀就得靠朋友幫助,於是這幾天fany開始輪番找權侑利出來,吃飯、喝茶、逛街,只是權侑利常常看著Couple的東西發呆,問她怎麼了,也只是搖頭然後大步離去。

「所以你要去參加囉?那個什麼舞會的。」權侑利攪拌著咖啡時隨口問道:「但是你不是和你父親說絕對不會參加那種政商名流的聚會嗎?」

fany訝異的楞了一下,原來權侑利還是有在聽的啊。

「不然這樣吧,你陪我去!」她握住權侑利的手高興的說。

「可是我…」

fany晃了晃食指:「不准拒絕,今晚我會叫司機去接你,記得要穿禮服。」




在不容拒絕的情況下,權侑利當晚真的乖乖的穿上了純白色禮服。

在fany家的司機的接送下,她在某棟豪宅門口下了車。

宛如電影裡政商名流交流的舞會,權侑利不自在的到處尋找fany的身影。

「Yuri ~ 」穿著一壟黑色禮服的fany快步走到她的面前。

權侑利首先抓住了fany的手:「我剛剛看到行政部長!」

fany拍了拍她的肩,微笑道:「別那麼緊張,你乾脆在這裡找個好男人好了。」

權侑利只是淡淡笑了一下,接著她便拿起服務生遞上的調酒。

細細品酌時,fany突然搖了搖她的肩:「就是那個人…」

順著fany所指的方向看去,身高不高,但是穿著西裝的身材卻是恰當比例的女子走進了後院。

她摘下墨鏡後掃視了四周,接著她的視線停留在fany和權侑利這裡,不出所然的,她走到了她們兩人的面前。

「黃小姐,早上真是承蒙你的照顧了。」女子淡淡的笑著伸手,雖然是充滿了諷刺的意味。

fany撇過頭,漫不在乎的故意說道:「這裡有其他人在說話嗎?」

對於fany這樣傲慢的態度,女子搖了搖頭:「太陽企業的合作對象的大小姐果然像傳聞中的那樣,傲慢又不講理。」

這樣的話順利的激怒了fany,她轉過頭來看著女子:「誰傲慢不講理了!?」

夾雜在兩人中間的權侑利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她努力想要安撫fany,可是fany不甘示弱的個性卻爆發似的發作著。

眼看他們兩人的爭吵已經吸引了院子裡大部分賓客的視線,這時熟悉的嗓音出現在耳邊。

「Sunny,發生什麼事了嗎?」

她猛然回頭,林允兒就站在女子的後頭。

喚做Sunny的女子聳了聳肩:「我遇到了隻母老虎罷了。」

就因為這句話為導線,一個讓大夥都料想不到的事情就這麼發生,fany把手上的紅酒一股腦的就潑往Sunny身上。

「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雖然是加害者,但是fany像受害者一樣的哭著跑開。

被潑了一身紅酒的Sunny閉上眼睛,紅酒順著頭髮滴落下來,林允兒轉頭對服務生喚到:「先帶李經理下去換件衣服。」

Sunny搖了搖手,她仰起無奈的微笑:「我先回去好了。」

看著Sunny離去後,權侑利終於把視線放到林允兒身上。

平時在家中林允兒都是很輕便的衣物,根本沒看過她穿上西裝這麼正式的服裝。

「你好。」林允兒微微仰起嘴邊的笑容,但是卻像是職業性的微笑。

「嗯…」權侑利尷尬死了,站在她正對面的那傢夥,可是記起了那一巴掌和被踹的那一腳,甚至在她留宿她的期間內如何糟蹋她的事,林允兒估計都計的一清二楚吧。

權侑利的態度也沒讓林允兒多意外,她也淡淡的問道:「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朋友找我ㄧ起來的。」

兩人沉默的站著,權侑利拼命望著院子邊那一男一女調情的樣子,也不願把視線放在她正對面那人身上,而林允兒則反常的打量著權侑利。

「很少看你穿這樣,很漂亮。」

權侑利驚訝的把視線拉到了林允兒身上,她真的快要摸不透她了。「雖然西裝也很帥氣,但是你穿禮服的樣子肯定也是美翻了吧。」

允兒淺淺的笑了:「如果你試過穿著禮服在大街上奔跑只為的是不要被殺掉,你就會知道穿著西裝跑起來比禮服好太多了。」

「很奇特的遭遇。」她無奈的淡淡笑了一下。

「的確,連我都無法相信,我生平最輕鬆快樂的日子,竟然是失憶的那段時間。」

權侑利緊緊握著拳頭,不知為什麼的,她很想揍林允兒。

離開、忘記、曖昧,這些種種的事情,有一半都是林允兒在決定的。

她默默接受允兒的決定。

離開、她甚至沒有說出挽留的話。

忘記、她也沒有反駁允兒的要求。

曖昧、讓她真的對她動心了。

這樣的人生,未免也太悲慘了吧。

「為什麼你總是這樣?」權侑利的眼框這一瞬間竟感到一絲酸痛,她想哭了。

「怎樣?」

「總是說些曖昧的話語,然後…」

權侑利拉住了允兒的衣領,快速的湊了上去,她吻了林允兒毫無防備的唇瓣:「真的就這麼讓我淪陷了。」

允兒看著撇過頭的權侑利,一時之間的驚訝才反映了過來,她拉住權侑利的手腕,把對方拉近了懷中。

俯視著權侑利的臉龐,允兒從第一次見到她開始,早就想要侵犯她的唇了。

她用指腹輕輕的滑過嘴唇後,不顧權侑利的掙紮或宴會上其他人的目光,她吻上權侑利的唇。

粗暴的撬開權侑利緊閉的貝齒,她著魔似的瘋狂的掠奪著她的氣息。

當唇瓣分離後,靠著允兒肩膀的權侑利終於喃喃道:「喜歡你…我喜歡你……」

宛如觸電般的允兒推開了權侑利,意識到自己粗暴的舉動後,她皺了眉:「Fuck…我做了什麼?」

她拉起權侑利的手腕便往外走去。

「怎…怎麼了!?」

允兒在走到戶外後,戴起了墨鏡:「這下你可高興了吧,本來想要擺脫我的,現在你會變得和我密不可分的。」

被允兒推上BMW的高級轎車後,權侑利還是狐疑的撇著頭。

「你知道Buio是韓國數一數二的黑道組織嗎?只要和我稍微牽扯上關係,通常都會死的不明不白的,那些我是不在意啦,但是你……」允兒把頭撇向右邊:「我無法不在意。」

權侑利淺淺的笑了,她知道允兒果然還是這麼溫柔,而且、只對她。

這時她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抓住允兒的手腕:「所以那晚你做那些事就是為了讓我討厭你?」

被權侑利直直盯著,允兒尷尬的推開她:「你要這麼認為就這麼認為啦。」

稍微轉了頭,允兒看著坐在身旁卻笑的很燦爛的權侑利不禁無奈的跟著仰起笑容。





「先坐一下吧。」允兒領著她來到一個牆上裝潢著落地窗的接待室,準備踏進去,奶油色的地毯和羊毛材質讓她卻了步。

身旁的女僕卻和藹的笑著說穿鞋子進去沒關係,既然對方這麼說了,權侑利只好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並在舒適又寬敞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她緊張的把手放在膝蓋上,連動也不敢動一下,桌上的花茶和餅乾她也無心去享用。

她想起了在宴會上的那個吻,自己怎麼會這麼衝動?

她捂著臉頰,本來對權侑利來說,別跟那種人扯上關係才是她最希望的,平凡的生活,簡單又無慮的日子。

林允兒是黑道,就和她的理想起了衝突,但是沒有林允兒的日子,卻又好像不是她想要的了。

難道,不只是喜歡了?

「發什麼呆呢?」

權侑利猛然的往門口看去,早已換下一身西裝,穿著輕便的帽T和牛仔褲的允兒笑著朝她走近。

「沒…沒什麼。」

允兒把桌上的花茶倒入杯中後,遞到了權侑利面前:「想問什麼就問吧,我會回答的。」

接過花茶後,看著裡頭冒出的蒸氣,權侑利擡起了頭:「我想知道。想知道那天在街上,你要開口的事。」

允兒挑起了左邊的眉毛:「我還以為你會問這裡是哪裡之類的問題。」她似笑非笑的看著權侑利,然後深呼吸般的嘆了氣:「我好像愛上妳了。」

「是好像,還是真的?」權侑利瞇起了眼睛盯著允兒。

「真的,真的愛上妳了。」

權侑利身子一僵。

「問這個做什麼!?」

「因為我好像喜歡上妳了。」

允兒愣了一下,然後嘴角仰起一抹笑容:「是好像,還是真的?」

權侑利沒有回答,她伸手推倒允兒,並跨上了她的腰,俯視著被自己壓在身下的人,權侑利吻上了允兒的嘴唇。

兩個人渴望對方的心情就此爆發,誰也不想壓抑著,他們瘋狂的親吻著對方,吸吮、舔舐、呻吟,直到門口傳來吵雜聲和交談聲以及漸漸逼近的腳步聲,他們才放開對方,依依不捨的離開對方的身體。

「允兒姊姊!!!」俆玄憤怒的走了進來,她的目光和臉紅的權侑利相對後,又拉回允兒身上:「Nicole在哪裡!?」

允兒坦然的擡頭看著俆玄,然後拿起桌上的花茶:「我怎麼會知道。」

「絕對是姊姊叫人把Nicole抓走的吧!!」

俆玄緊咬著允兒是兇手的事情反而讓允兒惱怒,她煩躁的看著俆玄:「無法好好保護主人的保鑣被丟掉也是正常的!你不用為那個廢物感到生氣!」

權侑利第一次看到俆玄這麼生氣的樣子:「Nicole不是保鑣!她是我的朋友!!」

「我才不管她是什麼。」

「如果姊姊不打算放人,我會離家出走的!」

允兒瞪了俆玄一眼:「你敢?」

「反正姊姊都不在乎我的感受了,還在乎我敢不敢做什麼!!」

【啪】。允兒拍桌站了起來,她的聲音帶著顫抖和怒意:「俆珠賢!」

俆玄瞪視了允兒一眼後,帶著淚水的跑出了接待室。

俆玄一出去後,允兒彷彿全身的力氣被抽光似的跌坐回沙發上。

「允兒…」權侑利伸手撫摸了允兒的頭。

不知道為什麼,黑道的林允兒、囂張的林允兒、趾高氣揚的林允兒,但是在她面前,林允兒永遠像孩子一樣,只是個背負了更重的東西的,孩子而已。

允兒仰起苦澀的笑容,然後拿起電話:「奎麗,放了Nicole,讓她回去俆玄身邊。」

「你果然很寵俆玄。」允兒掛下電話後,權侑利說道。

「畢竟她是我和大姐唯一的妹妹,是我們的家人,不寵她的話,我還能寵誰?」

簡單的一句話,頓時讓權侑利明白了允兒有多麼的寂寞。

接觸到權侑利盯著自己看的視線後,允兒好笑的問:「這麼看我做什麼?」

「沒有。」

沉默了一陣子後,允兒突然開口:「說起來,你的生命力也真夠強的。」

「咦?」

「我走了之後有請人大致在你家附近做了調查,十七個黑幫完全把你列入第一個目標物,你竟然還能活到現在啊。」

權侑利挑起了左眉:「十七個?我??」

「嗯,雖然是因為我的關係啦,但是我訝異的是你竟然一直毫髮無事。」

原來自己的性命在不知不覺中竟然成了別人的靶,權侑利絕望的想著。

「該不會是有人暗中在保護你吧?」允兒的眉頭瞬間垮了下來,她站了起來:「今晚你就別回去,睡這吧,有什麼問題就問外面的女僕們。」

「你要去哪?」

「去找出是哪些人在暗中保護你啊。」

聽到允兒說出讓人哭笑不得的答案,權侑利無奈的搖了搖頭:「就這點小事!?」

允兒淺淺笑了一下,在踏出門之前回過頭:「我想看看,我的情敵是長什麼樣子。」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