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往常的假日早晨,權侑利端著咖啡然後打了個哈欠坐到允兒身邊。

「早上好。」允兒看著權侑利懶散的樣子,無奈的笑了出來。

不理會林允兒的眼光,權侑利大剌剌又打了哈欠:「好想睡…」

林允兒笑而不語,繼續翻著手上的報紙。

自討沒趣的權侑利跟著把頭靠上了允兒的肩,也湊到了報紙旁:「咦?又是金氏企業的新聞啊。」

「我看過這個人… 」林允兒看著報紙上金泰妍的照片喃喃說道。

「金氏企業的老闆照理說應該大家都認識的吧,掌握著全國一半經濟的企業,舉國上下有誰不認識她。」Yuri不以為意的回答。

林允兒搖了搖頭:「不是那種… 是更深的認識,很眼熟… 總覺得我不該忘了這個人…」她難得露出難受的表情:「不對,應該說不能忘了這個人… 她到底是…」

「喂喂!」看著林允兒的行為,宛如電視上連續劇所演的,失憶的人快要想起的樣子,權侑利緊張的坐直了身子,小心翼翼的想要觸碰林允兒。

『叮咚』門鈴聲清晰的迴盪在狹小的公寓中。

權侑利認識的人脈很淺,平常造訪的人除了秀英之外,推銷員拜訪的最多,但是現在是早上九點,推銷員在怎麼早,也不會這個時間出來工作吧,更何況是作息時間日夜顛倒的崔秀英。

她疑惑的起身,準備去打開門時,林允兒拉住了她的手:「我覺得有點奇怪…」

林允兒看著大門皺緊眉頭。

權侑利認同林允兒的這句,因為她也不覺得這種時候會有人來拜訪她,第一個閃過腦中的便是找上門的黑社會份子。

她故作鎮定的先喊到:「誰啊!?」

門外一陣沉默,接著毫無語調的女性聲音透過門闆傳了進來,不大聲,剛剛好讓屋內的兩人都聽見了。「開門。」單單只有這麼兩個字。

權侑利挑起了眉頭,沒禮貌的推銷員她看過,但是這麼沒禮貌的推銷員真是一點都不曾聽說過。

捲起袖口準備要開門給對方來個教訓,林允兒又攔住了她:「不要…不要開門,不要開門…」

這時權侑利才發現,失憶前囂張跋扈,失憶後仍然有淡淡的自負感的林允兒,如今像隻受到驚嚇的小狗,纖細的身子頻頻發抖著,眼神近乎失焦的盯著門闆,彷彿後頭的是怪物或鬼怪什麼的。

「林允兒,你氣色好像不太好?」權侑利把手放上允兒的額頭,想看看她是不是病了。

允兒卻一把拍掉權侑利的手,她依然像失常似的東張西望:「必須要趕快逃跑才行!!從哪裡逃跑?窗戶!!快點逃離這裏!!!」

看著林允兒準備往窗戶跑去的樣子,權侑利趕緊抓住允兒的手腕:「這裡是四樓,跳下去不死也重傷的!」

「不行啊!!那就重傷吧!!總之… 」

林允兒的話說到一半,門外那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數到三,開門。一 … 」

門外的女人真的開始倒數了起來,本來慌張的想要逃跑的林允兒一聽到對方這麼說,還不等對方數到二,便迅速的打開了門。

「林允兒你…!?」完全搞不懂林允兒的舉動,門外便先走進來一女子,淡金的髮色讓女子顯得有外國人的味道,眼神迅速的掃過了四周後,落到了權侑利身上,雖然她戴著漆黑的墨鏡,但是權侑利卻感到一陣寒意。

女子的視線從權侑利身上拉到了林允兒身上,她看著允兒然後開口:「大小姐。」

「咦…?」權侑利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本來狹小的公寓,如今氣氛變得詭異,闖進來的不速之客安靜的坐在沙發上。

而允兒和她,就坐在女子的對面。

「請問您是?」權侑利小心翼翼的開口問道。

「朴奎麗。」女子簡潔的說著:「大小姐以及二小姐的私人管家… 」她頓了一下:「兼保鑣。」

林允兒依然坐在旁邊發顫著,卻似乎不想讓女子發現似的,強忍著恐懼。

這時朴奎麗身上的手機聲響起,她道了聲抱歉後,走到陽台並接起電話。

趁著這段時間,權侑利拉住了林允兒的手臂:「你認識她!?」

「不…不知道。」林允兒小聲的低語著:「但是就是一種淺意識的恐懼,我害怕這女人… 」

權家的門此刻又被隨意的打了開來,Nicole目中無人的率先走了進來,而跟在後頭的。則是與這些人全然不搭嘎的模範生,俆玄。

俆玄走向允兒身旁,然後緊張的說道:「允兒姊姊,奎麗姊姊好像準備要親自來找你…」

權侑利打斷了俆玄的話:「不是準備,而是已經來了。」她指了指自家的陽台。

俆玄沉默了一下,然後拍了拍允兒的肩膀。

「說起來,她很可怕嗎?要不然林允兒怎麼會怕她怕成這樣?」

「奎麗姊姊雖然是我和姊姊的私人管家,但是她更偏向照顧Buio的下任當家,所以姊姊的一切打理都是由奎麗姊姊來督促的…」

Nicole接著說道:「聽說以前奎麗姊姊曾經把大小姐丟到獅子窟裡…」

「獅子窟!?做什麼啊!?」

Nicole聳了聳肩:「不是有種說法是:母獅子會把孩子推下山谷嗎?奎麗姊姊以前順練大小姐的方式真是…」Nicole打了個寒顫。

聽著大家的解釋,權侑利摸了摸林允兒的頭:「原來山老虎也是會怕訓獸師的啊。」她意有所指的笑了。

允兒瞪了權侑利一眼。

朴奎麗重新回到眾人之間,她的目光直接擺在了允兒身上:「大小姐,記得我是誰嗎?」

林允兒急忙搖了搖頭。

「果然是真的失憶了啊。」朴奎麗稍微皺起了眉頭。

「不好意思。」權侑利小心翼翼的開口:「我想請問一下。」

「請說,權小姐。」

「我從剛剛就很想問了,您是不是… 其實更早就知道林允兒在我這裡了?」權侑利的眼神瞇了起來,她打探似的望朴奎麗:「甚至…其實一直在監視我們之類的?」

要說權侑利為什麼會這麼覺得,大概就是從朴奎麗進門到現在,彷彿對屋內的格局瞭若指掌。

語畢後,權侑利清晰的聽到了Nicole倒抽一口氣的聲音,朴奎麗笑了,雖然只是微微的仰起了嘴角:「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敏銳啊,權侑利。」

「所以,果然…?」

「是的。」她撐起了下巴凝視著權侑利,嘴上的笑意瞬間又回到了冷漠:「我早在一個禮拜前就知道大小姐在您這了。」

相較權侑利的驚訝,俆玄則先驚呼了出來,她難以置信的看著朴奎麗:「奎麗姊姊,那你怎麼不早說?還安排部署去找姊姊呢?!」

「抱歉二小姐,但是我是希望大小姐能稍微休息一下。而且這說不定也是個機會。抓住那些敢對Buio的老大動手的雜魚。」朴奎麗的語氣中充滿了寒意。

「那為什麼現在又突然出現了呢?」

「老闆知道了。雖然二小姐向老闆報告時沒有說到關於大小姐失憶和遭到暗算的事情,但是老闆還是知道了。而且十分生氣,她下了命令,二十四小時內把大小姐找到並帶回去。」

一直沒有發言的林允兒突然站了起來:「要我跟你們回去,沒輒,我不是物品,你們想到時才來找。」

林允兒氣呼呼的走向房間,用力摔上門的聲音讓大家都面面相歔。

「我看大姊姊那邊我去說一下,先別勉強允兒姊姊了。」俆玄嘆了口氣。





☆ ★




當他們之間的生活介入了朴奎麗後,彷彿變了調,林允兒時常安靜的發呆,而她也不好開口向林允兒詢問什麼。

「林允兒,要不要一起去超市呢?」權侑利穿起鞋子後擡頭問道。


雖然漸漸的林允兒的門禁令已經解除,但是碰上了現在這種事,林允兒鬱鬱悶悶的樣子著實也讓她看不下去,於是她便開口邀約。

和林允兒漫步在街道旁,權侑利首先打破沉默:「你最近心情好像不是很好?」

「嗯…」林允兒停下了腳步,她注視著權侑利:「如果有一天,我非得離開了,你會挽留嗎?」

「為什麼這麼問?」

「一種感覺,我覺得這次,可能我得走了。」

兩人互相看著對方,卻誰也沒有開口。



「大小姐!!」突如其來的喊叫聲讓兩人同時轉過頭去。

Nicole朝著他們兩人跑來,最後停在他們面前喘息著。

權侑利首先注意到了Nicole左手上那醒目的傷口,宛如刀傷一般細長,鮮血涓涓流著,但是Nicole管不了這麼多,她看著林允兒:「大小姐,二小姐她…她被抓走了…」

「所以?」感到一絲不安,林允兒皺起了眉頭。

「對方要求想要見您… 」Nicole的聲音越來越小聲,她不安的用眼神打探著林允兒。

權侑利搶在允兒之前先開口道:「允兒喪失記憶了,她去了也不能做些什麼吧?」

這絕對不是真心話,權侑利僅僅只是擔心,林允兒會一去不回罷了。

「沒關係,我去。」林允兒嘆了口氣,她對上權侑利注視她的眼神,嘴角微微笑道:「誰叫俆玄喚我允兒姊姊時的樣子是那麼的可愛。」

「那你自己萬事小心。」這是權侑利唯一能說出的最後一句話。

看著允兒和Nicole並肩朝著路口的箱型車走去,權侑利的心裡那一股不安越發濃重,她甚至已經感覺到,林允兒不會在回來了。





時間是晚上十一點,權侑利等允兒回家也足足等了十個小時。

雖然因為想睡的關係眼睛一眨一瞇的,但是她還是努力的讓自己保持在清醒的狀態。

終於門口傳來了開鎖的聲音,她高興的起身,朝著門口走去。

「歡迎回來。」看到允兒毫髮無傷的回到家,權侑利不禁有些驚訝:「俆玄,沒事吧?」

「嗯。」林允兒雙手插在口袋裡,朝著權侑利走近。

允兒身上似乎有那麼一點和以前不同的感覺,權侑利搖了搖頭驅散了這種奇怪的想法,她看著允兒:「你吃過晚飯了嗎?」

對方沒有回話,突然一個伸手,林允兒把權侑利拉入了懷中:「所以你要當我的宵夜囉?」

「呀!?林允兒你瘋了啊!?」權侑利掙紮著想要掙脫允兒的擁抱,林允兒卻把她逼向牆壁,當背後抵到了冰冷的牆面時,權侑利知道她沒地方可逃了。

林允兒的手指撫著她的臉龐,輕柔的撫摸著,接著慢慢的往下滑,她把食指探入了權侑利的口中。

「唔嗯…」看著林允兒的手指所勾出唾液,權侑利不滿的瞪著允兒:「放開我。」

林允兒笑而不語,她俯身湊到權侑利耳邊,挑逗似的輕輕吹了口氣後,她開口:「不然你要踢我ㄧ腳嗎?還是打我一巴掌?說起來,你不是說我這混帳是你拒絕來往的名單第一嗎?」

權侑利愣住了,肺部彷彿被突然抽走了空氣,她甚至感到那一瞬間,她連呼吸都暫停了。

她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卻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好好的說出一句話。

「難不成你是愛上我了嗎?」林允兒俯視著一臉驚恐的權侑利,她高傲的注視著,眼神冰冷而且不屑:「還是只是想跟我上床?」

【鏘】權侑利似乎感到胸口有什麼東西破碎了,飛濺的碎片狠狠的刮傷了她。

然後… 很痛、很痛。

『啪』清晰的巴掌聲回盪在權侑利的小房子內。

她看著林允兒撫著臉頰,然後轉過來瞪視著的樣子,她閉起了眼睛:「我果然… 還是很討厭你這混帳!!!」

刻意忽略到自己聲音裡那一絲的哽咽,她憤怒的揪起林允兒的衣領:「打從一開始,我就巴不得能離你這種人越遠越好,跟你上床?抱歉,我對小鬼沒那種興趣,更不用說是同性的。」

權侑利咆嘯完後,她推開林允兒然後往屋外跑去。

緊接著朴奎麗從隔壁屋子走了出來,她看著林允兒臉上紅腫的地方後,又把視線拉到了權侑利離開的樓梯口:「您覺得這樣妥當嗎?」

允兒摸了臉上依然疼痛的地方,她難受的閉上眼睛:「嗯,這樣最好。  但是真的、好痛…」






最後權侑利跑到了自己無法在邁出任何一步後,她放任自己跪倒在路上。

「白癡嗎我…」注意到路人的視線都在自己身上後,準備要起身時,天空很不配合的下起了大雨。

看著路人急急忙忙躲雨的樣子,權侑利乾脆不起身了,她任憑雨水打溼了自己的視線。

「林允兒妳這混帳!!!!滾出我的人生後就永遠別再出現!!誰愛你了!?權侑利根本,就不曾愛過林允兒!!!不曾、權侑利…」然後她放聲大哭了,臉上的是淚水還是雨水,她分不清了,也不想去在乎那種事了。




─ ─也許權侑利真的很喜歡林允兒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