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在無法忽視掉允兒眼中那日增月盛的寂寞,權侑利終於答應在假日時帶允兒去超市。

「先說好,不准拿下墨鏡,不准把帽子拿掉!」準備踏出家門的前一刻,權侑利又回過頭囑咐道。

「知道了啦。」林允兒顯然很高興,對於權侑利碎碎念的事情一點也不介意,嘴角的笑容十分燦爛。

看著這樣的允兒,權侑利無奈的嘆了口氣。

─ ─ 自己,是不是開始有點寵這小鬼了?



和權侑利漫步走在街上,林允兒像個大孩子一樣東張西望,對任何東西都彷彿很好奇似的。

權侑利不得以只能牽著允兒的手,免得她又看到什麼跑的不見人影。

「權老師?」路上遇到的鄰居太太有些訝異的看著兩人相牽的手。

「啊,崔太太。」順著對方的視線,權侑利才發現自己做了什麼不得了的事,她趕緊鬆開允兒的手:「這是,我遠方小舅舅的女兒的妹妹啦。」

權侑利尷尬的笑著解釋,但是鄰居太太似乎不太相信,她用打量的眼神看著權侑利:「我上次才遇過那位小姐吶,她說是您的妹妹呢。」

沉默了一下,權侑利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因為我們兩個情同姐妹嘛,所以就常常說我們是姐妹呀。」

好不容易打發了崔太太後,權侑利回過頭來打算找林允兒算帳,卻看不到任何一個人影。

「林允兒!?」

就算在怎麼會跑,也不該跑的這麼突然吧!?

權侑利焦急的在街上尋找著,只是一下子沒讓那傢夥在視線裏而已,就這麼憑空消失了是哪招啊!?

她拉住過往的每個路人,詳細的報上允兒的特徵並詢問是否有看見,但是得到的答案一直都是沒有。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權侑利早從一開始的焦慮變成擔憂,林允兒失憶了,她要是真的遇上了黑社會的人怎麼會知道要逃跑,她要是遇上了敵對的人怎麼會知道要保護自己。

瘋狂的跑在街上,她大聲呼喊著允兒的名字。

汗水順著衣領流入了鎖骨,她終於在某個大樓前停住了腳步。

劇烈的喘息著,她看著站在大樓前那熟悉到不行的背影。

林允兒就這麼站在那裡,擡頭專注的看著大樓上頭的螢幕牆。

「林允兒!!!」權侑利跑到了允兒面前,她生氣的説著:「你為什麼要到處亂跑!?你不知道我擔心到快瘋了嗎!?」

允兒顯然也被權侑利嚇了一跳,她無辜的撇著頭:「我只是看你在和那位太太說話,所以自己先走了呀。」

「你!」額上的汗水滑落到地上,權侑利只覺得自己快被氣到中風了。

允兒笑了,然後拿出手帕擦掉權侑利額上的汗:「原來你會擔心我。」

「我…!」權侑利語塞了。

然後他們尷尬的沉默著,權侑利看似不經意的問:「你覺得我不會擔心你嗎?」

「對。」允兒肯定的回答讓權侑利皺起了眉頭:「你時常這樣叫我:喂林允兒 或 你這小鬼。感覺妳很不喜歡我啊…」允兒看著權侑利然後淡淡的笑著。

「你大可以選擇離開的…」她從來沒有告訴林允兒不准離開,林允兒想走的話,誰也沒資格攔住她。

林允兒仰起了頭,中午的陽光讓她的墨鏡反光的嚴重:「我只能依靠你了,不是嗎?從你救了我開始,把我收留在家裡開始,林允兒能依靠的,就只有你權侑利了不是嗎?」

權侑利看著允兒,似乎有什麼不安的感覺。

他們之間的關係彷彿會被允兒接下來想說的話給打破,她很緊張,但是卻又有那麼一絲期待。

「侑利,我覺得我對你……」林允兒拿下墨鏡,清澈的眼神堅定的注視著權侑利。

突然傳來激烈的煞車聲以及喧嘩聲,兩人同時望向吵雜處,幾名黑衣人從箱型車上下來,指著林允兒的方向竊竊私語著。

「允兒,有什麼之後在說吧…」黑衣人帶來的熟悉感讓權侑利打了個冷顫,她捉起允兒的手轉身想要逃跑。

林允兒卻反拉住權侑利,她的雙眼瞇緊著,彷彿老鷹般盯著朝著兩人而來的黑衣人。

「……允兒?」權侑利更加不安的嚥了口水。

「你是林允兒吧?」黑衣人來到允兒面前後高傲的問著。

雖然黑衣人的身高比允兒略高,但是允兒狂妄的姿態卻不比對方低,她帶著不屑的語氣:「你們這些混帳打斷了我的好事了。」

七八名黑衣人雖然沒有作聲,卻慢慢形成圓圈狀包圍了允兒和權侑利,方才開口的黑衣人用鼻孔出氣後咧齒笑道:「我們老大想要見你呢,和我們回去喝杯茶吧。」

句子的結尾並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看來這些人是已經打算準備把允兒抓回去就是了。

林允兒也笑了,她把墨鏡又戴了回去,然後依然狂妄的看著男子:「憑你也想把我請回去做客?下輩子吧。」

接下來的事情出乎權侑利的預料,林允兒擡腳朝著那名男子踢了下去後,她把權侑利推出了人群之中。

「林允兒!?」權侑利站穩了腳步後回頭,林允兒單獨的被男子們包圍,被攻擊的男子顯然十分不滿,他怒吼著:「給我把她拿下!!」

語畢剩餘的男人紛紛蜂湧而上,閃過了第一個攻擊的男子後,林允兒抓起下一個男子的領口和手臂,一個完美的過肩摔讓那男子痛的在地上打滾著。

其餘的人有些訝異的望著被摔在地上的人後,開始對允兒有些戒心,他們不在是盲目的攻擊。

「就算是女人,只要方法對的話…」允兒帥氣的一個側踢,沒料到這一招的男子被痛擊在地,允兒狡詐的露出微笑:「還是不輸男人的。」

看著允兒這麼輕鬆的態度,在一旁的權侑利差點沒有拍手叫好了。

她傻眼又外加稍微虛脫的冷笑著,林允兒這傢夥… 。說什麼只能依靠她,自己一打七都沒問題啊!!!!!

而且從頭到尾那驕傲態度和熟練的應對是怎麼回事?天性嗎?這傢夥天生就是老大命嗎?

果然吧,人家說骨子裡流的血是什麼,相處久了就知道了,林允兒這傢夥骨子裡那黑社會的血液根本瞞都瞞不住啊!!

「你在發呆什麼?」在權侑利恍神之際,林允兒已毫髮無傷的回到自己身邊,驕傲的神情彷彿還停留在臉上。

「你乾脆來當我的保鏢吧…」

允兒知道權侑利指的是打架這件事,她笑道:「你也可以的不是嗎?」

「什麼意思?」

「不是會空手道嗎?」

「你…怎麼知道?」權侑利腦中突然閃過在日本踹了林允兒的那一腳。

「你的書櫃上啊,很多本關於空手道啦,柔道,跆拳道之類的書籍,我全看完了。」允兒笑的十分陽光:「還以為不太可能的,沒想到實際上運用起來這麼可行。」

見權侑利沒有說話,允兒喚了她的名字:「權侑利?」

「上帝真的很不公平。」權侑利含淚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林允兒笑而不語,只是直直盯著權侑利。

「看我做什麼?」想起早先被黑衣人打斷的那個曖昧的氣氛,權侑利不安的詢問道。

「你想知道嗎?我要開口的事。」林允兒戴著墨鏡,讓權侑利摸不透她的眼神,但從聲音來說,是前所未有的誠懇:「知道了以後會怎樣,裝做不知道繼續下去又會怎樣,對你來說哪個是好的,讓你決定。」

他們沉默的互望著。

街上的行車快速駛過,路人嘰嘰喳喳的交談的聲音,還有路上小販叫賣的聲音,彷彿被隔絕在林允兒和權侑利之外了,權侑利看著允兒的臉龐。

她好像從來沒有這麼認真的看過林允兒,她想起了剛才那自信的允兒。

美麗的臉龐上勾勒起的那一抹帥氣的笑容,高傲的眼神俯視著他人,林允兒應該要是這個樣子的。

「我…」權侑利又想到被自己限制行動而黯淡的允兒,她閉上了眼:「我不想知道。」

街上的行車快速駛過的聲音,路人嘰嘰喳喳的聲音,小販邀喝的聲音,瞬間灌入腦中,他們之間又回到了那原本的關係。

允兒安靜的望著權侑利一會後,然後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不過,我倒是有想知道的事。」

「嗯?」

「為什麼我會被好像黑社會的人找上?」



「…你問我我問誰。」



☆ ★


「俆玄…你真的退步了…雖然才退步十分。」權侑利看著數學小考上的成績,有些頭疼的問著眼前這低垂著頭的少女。

俆玄帶著歉意的頻頻道歉,雖然被權侑利制止了,但是那充滿歉意的眼神和神情依然存在,彷彿做錯事的孩子般戰戰兢兢的。

「姊姊…還沒找到嗎?」權侑利在遞給她一杯濃茶後隨口問道。

俆玄接過濃茶,並點了點頭。

「可是接下來你還要參加全國科技展的比賽,這樣有辦法應付課業嗎?」

「我不知道,因為這幾天來為了找姊姊大家都十分煩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權侑利細酌著濃茶,然後思考著該如何幫助俆玄時,Nicole從門口走了進來,大剌剌的就直接來到俆玄身邊:「俆玄,該回家囉。」

俆玄點了點頭,然後向權侑利示意自己該走了後便起身。

「啊,等等。」權侑利叫住了Nicole:「你是不是很討厭我?」她半開玩笑似的詢問著。

「對。」Nicole卻直接給了權侑利最簡單的答覆。

然後無視權侑利受傷的眼神,就這麼拉著俆玄走出了導師辦公室。



☆ ★



狹窄的烤肉店內,銅板上的五花肉滋滋作響。

「這不是很過分嗎!?」權侑利咬著筷子在餐桌上喃喃抱怨著。

夾起了泡菜,允兒擡頭看著權侑利:「我倒覺得那個Nicole沒什麼惡意。」

「咦!?」

「她平常又不去招惹你,也沒有在課堂上和你有口角,單純只有在你找俆玄的時候才會這樣,看起來隻是個戀愛的小鬼吧。」林允兒把五花肉夾進泡菜裡後,一口吃了下去。

「是這樣嗎!?」權侑利不解的歪了頭:「你別光吃肉啊。」

「就我感覺是這樣啦,我也覺得你大可不必想太多。」允兒笑了笑,然後拿起另一個泡菜包肉遞到權侑利面前:「來,啊 ~ 」

「啊。」權侑利咬下泡菜包肉然後依然歪著頭思考Nicole對自己不禮貌的行為。

林允兒繼續夾了第二片五花肉,包進了生菜裡之後,她又遞到權侑利面前:「別計較這麼多,在氣下去就會變老的。來,張嘴。」

「啊。」嚼著生菜包肉時,權侑利的眼角撇到了桌上允兒又在包的生菜包肉,突然意識到什麼似的驚慌起來:「我自己會弄啦!!你不要一直弄給我啦!!」

「等你想到要吃飯,人家店都關門了吧。」允兒好笑的又遞了過來:「來,把這個吃下去。」

四周似乎有很多視線正盯著他們兩人,權侑利滿臉不好意思的張嘴吃下去後,依稀還能聽到旁邊桌的傳來:你看那對情侶好貼心喔,哪像你,都不餵我吃!

權侑利尷尬的想要找個地方躲起來,卻因此而忽略了對面那人臉上那一抹勝利的笑容。






「我覺得好丟臉…」從烤肉店回家的路上,權侑利悶悶的說著。

「我覺得還不錯。」林允兒微笑的回應著。

權侑利又嘆了口氣,然後望著走在身旁的允兒,初冬的雪非常寒冷,允兒搓著雙手好讓自己暖活些。

「很冷嗎?」權侑利脫下了自己的手套,然後遞給允兒:「戴上吧,感冒了就不好了。」

沒有接過手套,林允兒看著權侑利:「那你怎麼辦?」

權侑利笑了笑:「我可還沒有柔弱到這種程度的。」

沒有說話,林允兒把右手的手套戴上,然後用沒有戴手套的左手牽起了權侑利同樣沒有戴手套的右手:「這樣就不會冷了。」

「你為什麼一直做這種事啦!」被牽著的手的確傳來很溫暖的感覺,甚至這一秒,權侑利感受到了被疼愛著的感覺。

─ ─ 她從什麼時候開始對林允兒這麼不反感了?

「哪種事?」

「像是情人之間才會做的事。」

林允兒笑了,然後握住權侑利手的力道稍微加重了:「可惜我們不是情人。」

「嗯…」兩人沉默著,然後彼此都很有默契的握緊對方的手。

雖然兩人都承認了那件事『我們不是情人』,但是手上握緊的手卻不願鬆開,不管是林允兒或者是權侑利都一樣。



「權老師?」後頭熟悉的叫喚聲讓權侑利轉過頭去。

穿著輕便的俆玄和Nicole朝著他們兩人跑了過來,但是在到達兩人面前時卻驚訝的停住了腳步。

「妳們…怎麼啦?」權侑利不解的望著他們兩個,這時才發現,不管是俆玄還是Nicole,眼神都是緊盯著林允兒不放。

徐玄首先反應了過來,她直接撲向允兒,緊緊抱著然後用著顫音說道:「允兒姊姊,幸好你平安無事… 」

Nicole意外的小心翼翼的接近,她在和允兒不遠的地方站著,壓低著身子,戰戰兢兢的用著敬語喊道:「大小姐…」

允兒皺著眉頭推開俆玄,滿臉狐疑的望著對方:「不好意思…但是你是哪位?」

Nicole和俆玄對望之後,俆玄問道:「姊姊你,不知道我是誰?」

「她失憶了,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在允兒還沒回答之前,權侑利先幫允兒回答了。

「就是這樣。」允兒微微一笑。

俆玄的眼神看著權侑利後,又轉到允兒身上,這樣來回打探後,她對著權侑利開口:「老師您…和我姊姊是什麼關係呢?」

「唔,充其量就是撿到林允兒的人吧。」

Nicole突然揪住了權侑利的衣領,她的眼神散發的殺氣是與在學校不同的,在學校中的樣子是有點雅痞的味道,而現在她揪著權侑利的衣領時散發的是強烈的攻擊意味:「對大小姐說話請放尊重點。」

權侑利本來已經相信了允兒那所謂『Nicole這孩子不是有惡意』的話,但是現在她完全推翻了那個說法,她緊張的看著Nicole。

「喂,你做什麼?」允兒的眉頭因為Nicole的舉動而不悅的皺了起來。

注意到這點的Nicole趕緊鬆開了抓著權侑利的手,低垂著頭向後站了幾步。

「俆玄,你們的關係是?」權侑利深怕又被襲擊,往允兒這張保命符的身邊靠緊了些。

俆玄微微點頭後,她解釋道:「允兒姊姊是Buio的老大,而我是允兒姊姊的妹妹,Nicole則是允兒姊姊安排在我身邊的保鏢。」

「「Buio?」」允兒和權侑利互相對視了一下,這個完全沒聽過的名字讓他們十分陌生。

「嗯,詳細情形我也不太清楚的,組織裡的事情都是允兒姊姊在打理,姊姊也要我把課業顧好就行了…」

四個人就這麼在公園旁的路邊沉默的站著,四個人各各有著不同的想法。

權侑利先打破了沉默:「那允兒就是得和你們回去的意思囉?」

當她說出這句話時,心中感到莫名的沉重。

「如果姊姊願意的話?」俆玄轉頭看著允兒。

被三個人同時注視著,允兒也無法裝做沒有注意,她煩躁的抓了抓頭髮:「既然你是我的親人,那我勢必該回去的吧…」

當權侑利聽到允兒說出這句話時,她的心理就像是被人重重的捶擊了一下。

她仰起自認最好看的笑容:「說的也是,你在這麼賴我家不走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找到家人真是太好了呢。」

允兒沒有笑,她反而苦澀的望著權侑利:「那個… 這些日子以來,謝謝你的照顧了…」

「不,我才要感謝你呢。好啦,時間也不早了,雖然明天是假日,也不能這麼晚睡嘛。」權侑利慌慌張張的向三個人道別:「不要太難過啦,我先走囉。」



急急忙忙逃離的權侑利,在跑了一段路後終於放慢了腳步,她慢慢的走著,任憑初雪落在頭頂上,她也沒有想要撥去的意思。

緊緊咬著下唇,因為寒冷的關係她把手縮進口袋中,突然碰觸到了某個柔軟的物體,拿出來一看,原來是隻剩左手的單邊手套。

「允兒,右手在你那…」權侑利愣住了,自己右邊的位置根本沒有半個人,下意識對著身旁的人說話的習慣,也太可怕了吧?


那回家後怎麼辦?


我可以睡床了嗎?


明早的早餐做一人份的嗎?


誰還會…對我說歡迎回家?




她拿出電話,撥了通話紀錄的第一欄。

「喂?陪我好嗎?」她對著話筒這麼說著。




☆ ★


「你喝太多了啦。」崔秀英看著開了不知道第幾瓶Gin (琴酒)的權侑利開始勸阻道。

「我沒醉!!」權侑利推開秀英的手,拿起Gin (琴酒)仰頭就是一灌。

見狀崔秀英趕緊拉住權侑利的手:「你瘋啦,你可是女孩子,別這麼喝酒啊!!!」

權侑利喃喃的嘀咕著:「反正沒有人會在乎,沒有人… 會在乎我…」

「什麼啊!?」

權侑利漸漸改為趴在桌上低聲啜泣著。

「你這傢夥,打給我說要我陪你,就是陪你喝酒嗎?」崔秀英嘆了口氣。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