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後悔?

權侑利在教導壞學生時從來沒有感到後悔,捐出兩百元的時候也不曾感到後悔,更何況是認識崔秀英這種損友,也沒有後悔過。

但是如今她傻愣在自家的廚房外時,第一次真正感到了後悔,後悔救了林允兒那傢夥。

「林允兒!!!!」呆愣了幾分鐘後,她終於開口吐出了第一句話:「我的廚房是被轟炸機炸過嗎!?」

權侑利形容的一點都不誇張,整個狹小的廚房就彷彿被炸過似的,沒有一處沒有焦黑的痕跡,連烤箱上似乎都黏著某種漆黑的黏稠液體,然後空氣中充斥著煤味和燒焦味。

疑似罪魁禍首的人正坐在客廳懶散的轉著電視,彷彿這一切都不關她的事:「我只是煮了點東西吃嘛!!」

「煮了點東西?」權侑利又撇了一眼那悲慘的廚房:「你是在廚房做炸藥對吧!?」

林允兒被這麼抹黑了也稍不高興,她皺著眉頭瞪著權侑利:「那你告訴我,你去學校時我要吃什麼?你也不准我出門,也不准我被鄰居看見,在這樣下去我遲早先餓死在家啊!」

「你可以… 」權侑利逼近允兒,突然頓了一下,然後緊張的問:「慢著,冰箱裡應該是沒有東西能讓你煮的… 你哪裡來的東西?」

林允兒沉默了,看著權侑利直盯著她的眼睛,她尷尬的轉過頭:「啊啊,我都忘了洗衣機正在洗衣服呢。」

準備逃跑的林允兒被抓住了,眼角向後一撇,看到了沉了一張臉的權侑利正抓著自己的衣領:「你出門了對吧?」

一個禮拜的相處,已經讓林允兒足夠摸透了這個單純的女人腦袋的思考模式。

但是惟獨對讓允兒出門這件事,權侑利始終非常介意,煮晚餐到一半發現少了鹽,也不嫌麻煩的一定要自己暫停工作,然後穿上厚重的大衣親自出門去採買。

有時候林允兒會產生那麼一絲錯覺,權侑利是在金屋藏嬌嗎?

也只有這件事情,是林允兒怎麼也想不通的。

權侑利見她沒有回答,更加慌張的抓住了對方的肩膀:「你怎麼可以出門啊!!!」

「慢… 慢著,在這樣搖下去我要暈了! 」林允兒推開猛力搖晃著她的權侑利,並露出不滿的神情:「我是出門了,但是我戴了墨鏡和帽子,還圍了圍巾,比好萊鎢的明星包的還要隱密,這樣總沒關係了吧。」

「唔。」權侑利的眼神上下打量著林允兒,似乎真的在心中描繪著她的穿著是否合宜。


「還有我說啊。」林允兒不顧對方的眼神,大剌剌的又坐回電視前:「你不准我出門拋頭露面總該有個理由吧?在這樣下去青春期的我是會叛逆的喔。」

權侑利愣了一下,她打從把林允兒收留在家後,只知道不能讓林允兒在外頭到處走動,如果她又遇到了追殺她的敵人,牽拖到的是她這個收留她的好心人。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她這間住了三年的房子的貸款還沒繳完,要是黑道追殺到家裡,然後把她家弄到殘破不堪她就欲哭無淚了。

但是林允兒是個好奇心非常強的孩子,而且推斷力和判斷力都很好,對事物也十分的銘感,不好好給個理由的話,今後她一定會趁著她毫無防備時打探真正的理由。

看著林允兒微笑的望著自己的樣子,正苦惱之際,她撇到了電視上那肉麻的電視劇台詞,下一秒,她沒頭沒腦的直接說了出來:「我只是想要把你獨佔著而已。」

看著林允兒的臉驚訝到忘了合嘴,權侑利才意識到自己說出了怎樣白癡的台詞。



就算是之後談戀愛也不會說出這麼肉麻到蜷手腳的話啊!!


她捂著臉頰哀號著,趕緊擡頭想要跟林允兒解釋,對方卻走到了她身邊,臉頰微紅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不知道你佔有慾這麼大… 不過我們還不熟,先從朋友做起吧?」

「喂!!你誤會了啦!!!」權侑利看著林允兒竊笑的進入房間,她更加對自己感到懊悔。

我沒有那方面的興趣,也不想追妳啊,而且你恢復記憶的話肯定… 肯定第一個想法是想宰了我啊!!!!!!!!







「我說你啊,最近眼圈好重。」權侑利人生裡第二個摯友,黃美英坐在對面擔憂的問道。

黃美英是權侑利在董事會上認識的,聽說是某個有錢人家的大小姐,幾次相處之後,權侑利被她出手大方的豪氣給震攝到了。

此後,每當黃美英打電話來說想要見面喝杯咖啡或吃個飯時,權侑利連一秒都沒思考就答應了。

吃完盤子上第三個感覺超極高級的蛋糕後,權侑利滿足的放下了叉子:「因為最近我睡的很不好… 」

「失眠?」

「不… 比那個更慘。」她大口喝著柳橙汁然後歪著頭想著。

從那天的誤會開始,林允兒拒絕跟她睡同一張床,甚至更嚴重的要求也不准在同一個房間,就這樣可憐的權侑利被宣兵奪主的趕到了沙發上去睡覺。

本來就很短小的沙發,加上蜷曲的睡姿,讓她逐漸覺得自己好像罹患了五十肩之類的肩膀酸痛的病。

加上林允兒變本加厲的喜歡看恐怖片,總是選在晚上看,看完之後把她獨自一個人丟在客廳,稍微的聲響就讓權侑利嚇到睜開眼睛,連肩膀酸痛之外,她甚至覺得精神上都飽受煎熬。

「身體要照顧好呀…  」黃美英感嘆道。

「我也想啊… 」權侑利欲哭無淚道。

這時一位身穿黑色女性西服的女子走到黃美英身旁,她在她的耳畔低語了幾句後,黃美英面帶歉意的對權侑利說道:「抱歉,我得去陪父親出席聚會,要先告辭了。」

和權侑利解釋過後,黃美英匆匆忙忙的離開咖啡館,被獨留在原位的權侑利非但沒有遺憾的樣子,反而仰起了高興的微笑。

她打包了許多的精緻蛋糕和飲品,因為她知道,出手豪闊的友人,一定在這之前有交代過店員之後她所吃的一切費用皆算在黃美英頭上。

拿了許多的蛋糕之後,她高興的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本來她的薪水光是負擔房貸和水電都快吃不消了,如今在加上又養了一隻惡魔在家裡,兩人的夥食費就讓她一個月的薪水所剩無幾。

這些蛋糕肯定能吃上一個禮拜,一想到能節省更多的夥食費,她高興的差點流淚了。


之後這些蛋糕被林允兒一個人以自己正值青春期發育中為由,全部一天之內吃光了。





原來這個披著羊皮的狼這麼會吃啊… …  那天,權侑利眼神失焦的看著將近三十個空蛋糕盒這麼想著。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