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改版☆

我後悔了wwww連開三坑什麼的(傻笑到死)

到最後會不會錯亂到寫出黑道奴隸孩子流產學生失憶梗?(爆!

不過好險這篇到目前為止都是庫存貨,所以基本上就是把不順的句子改了發帖這樣,但是庫存用完後就....

 

傻女孩回來囉~~~☆

 

正文:

 

 

 

「呼啊。」學生會辦公室內,泰妍在座位上伸值了手臂,堆積了許多的公文以及事情常常讓泰妍一坐就是兩三個小時,結束後通常都只感到一陣疲憊。

她拿出了手機,有新訊息的提示。

是ssica的午飯邀約。

自從上次的那件事情之後,泰妍和ssica又多了一個迴避的話題。

經過了這幾個禮拜的相處,他們之間不能談及的話題越來越多,最主要是她和ssica很容易掉入名為『曖昧』的氣氛,如果不是曖昧,那就是『尷尬』,不管是哪個都不是好事。

她真的十分的懷疑她和ssica以前沒見過這件事的可信度。

關於這點她也曾經試圖想從Jessica的學生資料中去探查,但是學生會裡竟然沒有她的學生資料。

稟報了上頭的主任,只得到Jessica的學生資料被學校董事李秀滿要求隱藏起來,除了他之外禁止任何人翻看。


能得到這樣待遇的學生並不常見,泰妍任職學生會長後遇過一個,Jessica是第二個,第一個是某國的公主,因為從家鄉來到韓國讀書,所以特請學校隱性埋名。

但是據泰妍這幾天和Jessica的相處而言,Jessica絕對不可能會是什麼公主。


或者是發生過什麼事讓她的資料被保密著?


搖了搖頭,如此探究私人的事情不是泰妍的作風。

但是自從ssica介入了自己的生活後,那個夢就越來越頻繁的重複起來,之前只是偶爾會夢到,但是現在頻繁到三天就一次。

夢中那個小女孩,果然自己應該是認識的吧?


一點印象都沒有的感覺,真的很糟。


「taenggu ~ 」伴隨著敲門聲,少女特有地柔軟的叫喚和笑聲從門口傳來。

泰妍不必抬頭,就知道來人是誰,現在會這麼叫自己的,除了Jessica之外,沒有別人了。

「ssica,怎麼來了?」泰妍把手中的資料放下,然後看著ssica走向自己。

「剛剛傳了簡訊給你,沒回,想你可能還在忙,所以就自己來了。」絲毫不顧忌禮貌問題,ssica大剌剌把泰妍的桌子當成了椅子,坐在泰妍旁邊俯視著她。

面對著來人的放肆,泰妍沒有多加在意,她撐著下巴仰望著ssica,然後笑著:「餓了?」

Jessica搖了搖頭:「聽說taenggu你還沒吃早飯,所以特地來陪你去吃飯的。」

泰妍挑起了眉頭:「你沒吃早飯?」

Jessica入住的第一天,並沒有出來吃早飯,當時泰妍以為Jessica就如普通的女孩子一樣,為了減肥而故意不吃飯的。雖然當時想找時間唸唸ssica,但是礙於兩人剛認識不久,所以泰妍一直沒有說。

但是相處了近半個月後,泰妍才知道,ssica的食量雖小,但是故意不吃早飯並不是為了減肥,而是因為Jessica特有的睡覺慾勝過了食慾。

每天得睡上十個小時,當ssica這麼解釋時,泰妍足足笑上了一整個下午。

當然Jessica因此而和自己賭氣了一整天,但是怎麼樣都說不出口呀,那個解釋


─ ─ 這樣貪睡又高傲的ssica,像貓咪一樣、真可愛。


照這樣的前例看來,肯定今早也是因為睡覺而放棄食物吧。

果不期然的Jessica頓了一下後,微微的點了點頭,Jessica當然知道泰妍對於自己不吃早飯這點十分反感。

泰妍嘆了口氣:「你呀……」

在泰妍的嘮叨說出口之前,Jessica先無辜的眨著眼看著泰妍:「如果我說,因為我不習慣沒有泰妍在的餐桌而沒吃的,你會高興點嗎?」

看著Jessica微笑的表情,泰妍也跟著笑了。

然後湊到Jessica面前:「不、會。」

她伸手拉住了Jessica的臉頰,然後向兩旁拉扯:「你以為你這麼說我就不會唸妳嗎?說了多少次要你好好吃飯,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只顧著睡覺呀!!」

「唔唔!」被拉扯的臉頰使得Jessica無法好好的發音,而發出了嗯嗯啊啊之類的音調。

好不容易泰妍鬆手了,Jessica揉著自己的臉頰,眼角因為疼痛而帶著些微的淚痕:「好疼…」

泰妍拿起自己的外套,看著在桌上抱怨的Jessica,不禁又笑了起來:「好乖好乖,請你吃冰淇淋好嗎?」

Jessica瞪著泰妍:「兩杯。」


金泰妍始終不知道,平時自己因為繁忙公務的壓力而時常皺緊了眉頭,現在她的臉上找不到任何疲憊與倦怠的神情,全被一種名為寵溺的表情所佔據。

而這表情,也只有在Jessica出現時才會跟著出現。

 


 


Sunny無奈的扶著額頭嘆氣著,面前這一推公務已經呈現了堆積成山的狀況,身子本來就短小的副會長就快要被淹沒到看不見。

這些公務和學生會長金泰妍並沒有任何關係,這些全都是Sunny自己的公務,平時的Sunny總是能把這些東西處理的遊刃有餘。

但是惟獨今天她顯得魂不守舍,不時嘆氣又不時揉著太陽穴,顯然她正煩惱的事比眼前這些公務來得更讓人困擾。

洩氣似的打開抽屜,她拿出了一個精緻的粉紅色相框。

她望著照片出神,彷彿回到了當時的時光。

照片上頭有三個女孩,看得出來是年輕時的泰妍和Sunny,以及站在兩人中間的一位黑色中長髮的少女,他們一起笑著,從照片中彷彿能感受得到當時他們的歡樂氣息。

接著,她抽出了相框後的另一張照片,被主照片覆蓋著,所以如果不是把相框拆開來,是不會知道後頭還有另一張照片的,但是她也沒有打算讓任何人知道。

那張照片裡只剩一個人,是第一張照片裡站在Sunny和泰妍中間的中長髮少女,少女望著旁邊笑的非常燦爛。

Sunny喜歡她的笑容,因為那會跟著勾起少女特有的笑眼,彷彿月牙般的眼睛正微微展露著笑容,這是她此生可以用盡生命去守護的笑容。

如此深愛著這個笑容,但是這個笑,卻不是為了自己,應該說─ ─ 她從來不曾看著自己笑過,發自內心的。


Sunny依然還記得,當時她的笑容,是因為金泰妍而笑的,眼裡只容的下泰妍的她,才因此而沒有注意到自己正在擷取住這樣的笑容。

「美英,你為什麼要回來……」平時號稱是活力素的Sunny,如今獨自的痛苦地、糾結地握緊了拳頭,喃喃自語著。

「美英、我喜歡你,真的,喜歡你喔。」太陽的光芒消散而去,淚珠一滴滴的滑落在照片上。

諷刺的,照片上的笑容依舊那麼的燦爛。

 


 

「taenggu,想吃些什麼呢?」Jessica和泰妍正在學生餐廳內,而坐在泰妍對面的Jessica把菜單遞給她後順帶問道。

「ssica呢?」泰妍翻著菜單心不在焉的回問,她此刻正看著菜單而苦惱著。

Jessica當然知道泰妍家境的問題,所以她從桌下踢了踢泰妍的腳:「這次就當是我請客,泰妍別在意價錢了嘛。」

泰妍抬起了頭:「學生餐廳的話,學生會長可是有五折的優惠喔。」微微一笑後,泰妍指著A號餐和B號餐:「ssica覺得我應該選哪個?」

誤解了泰妍苦惱的意思,還被反將一軍,Jessica沒好氣的回道:「都隨你啦!」

看著這樣就開始賭氣的Jessica,泰妍無奈的笑了,然後拿著菜單走向點餐處。

因為是價位偏高的餐廳,所以服務的品質也相對的提升更高,泰妍只要把菜單遞給櫃檯然後付完費後,服務生會自動幫忙送上桌,跟一般大學裡得自取的很不一樣。

回到座位後,看著正飛快的打字的Jessica,泰妍偶爾適時的插上一句。

等到Jessica把手機放下後,她故作心不在焉的問及簡訊的對象,卻被Jessica以燦爛的笑容反擊:「允兒而已喔。」


嗯,看來沒有為了方才的事報復回來ssica是不甘願的吧。


泰妍拿著吸管戳了戳杯子裡的冰塊:「這樣下去Yuri又要不高興了啦。」

Jessica沒有回話,她又拿出了手機快速的打字起來,雖然面上看似沒事,但是Jessica正忍著想要笑的衝動,還有想要問:金泰妍,你在吃醋嗎?這樣愚蠢的衝動。

她喜歡被泰妍在意和注視著的感覺,她也喜歡和泰妍一起唱歌的感覺,喜歡在寒冷的天氣偷偷爬上泰妍的床的感覺,喜歡每天用著各種不同的綽號來叫泰妍的感覺。


她喜歡,這樣喜歡著她的感覺。


所以奢望著,泰妍也是以同樣的喜歡在對她、所以期待著,泰妍可能會對自己說出喜歡。

只要多一點的碰觸便樂得喜孜孜,只要多看一眼就害羞的抬不起頭,只要她在,就什麼都足夠了。


Jessica一直都知道的,她愛著泰妍、依然。

 


「taenggu。」突然的叫喚聲讓泰妍和Jessica同時望向發聲處,金色長髮的少女站在他們的桌邊,接著她衝上前抱住了泰妍。

「美英?!」雖然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但是泰妍還是準確的認出對方,聲音中還有著一絲因感動而興奮的語調。

Tiffany鬆開了泰妍,卻還是緊緊握著泰妍的雙手:「好想妳呀,泰妍!!我在美國每天都在想你呢。」

這樣的場面讓原本坐在對面的Jessica的立場更為尷尬,但是Jessica並沒有流露出太多驚訝的神情,她看著Tiffany,然後像老朋友般的問候道:「Tiffany,好久不見。」

Tiffany終於回過頭來看著Jessica,卻也沒有驚訝或者第一次見面的感覺,她笑著:「Jessi。」

泰妍對這兩個人的熟識感到驚訝,卻馬上被Tiffany以想要咖啡的理由暫時趕出了對話中。

 


等到泰妍離開後,本來只是看著對方沉默的Tiffany和Jessica突然激動的握住了對方的手。

「fany--!!」Jessica激動的程度甚至不輸方才泰妍看到Tiffany的樣子。

「Jessi--!!」Tiffany也高興的握緊Jessica的手。

基本寒喧結束後,Tiffany以認真的眼神看著Jessica:「你果然也在這裡呢。」

「你也是、還是回來這裡了呢。」

「還記得嗎?」Tiffany瞇起了雙眼,如月牙般的笑眼展現著迷人的魄力:「在美國時,我們最喜歡一起聊著自己喜歡的人。」

Jessica點了點頭:「你的泰妍、我的泰妍。」

Tiffany的嘴角勾勒出了完美的幅度:「其實,一直都很清楚的吧。我們各自迷戀著的,深愛著的,都是同一個金泰妍吧。」


Jessica把視線從Tiffany身上拉到了旁邊,看著學生餐廳內擁擠的人潮,Jessica如恍神般的沉默了很久。

在已經可以看到泰妍走向他們的時候,Jessica才開口:

「不。我愛著的泰妍、已經死了,不存在了。」

 


 


當天下午Tiffany也出現在練習室中,和泰妍一起並肩走進來,隨後馬上被孩子們所撲上。

據孝淵解釋,他們這個樂團,當初就是Sunny、泰妍還有Tiffany這三個一起組成的,其他孩子則是之後才加入,然後Tiffany在高二時轉學到了美國。

所以這個團裡的人全都認識Tiffany,包含Jessica自己在內。

Jessica和Tiffany不是在韓國認識的,而是在美國,當時在學校時他們兩個韓裔的留學生意外的遇上,而且也很投緣的聊了起來。

所以在美國時,Jessica最要好的朋友可以說是Tiffany。

Tiffany瞭解她很多,也知道她很多事情。

她也瞭解Tiffany,也從Tiffany那邊知道了泰妍的許多事情,他們彼此聊著曾經與自己相處過的泰妍,卻永遠閉口不提他們所談的是不是同一個泰妍。

 

這是她和Tiffany認識的過程。

 

這次Tiffany的回來,給了Jessica一個大大的震撼,讓她從夢中突然清醒,她想起了自己回韓國的目的。

 

時間可能不多了吧?

 

因為Tiffany本來就是樂團的第二主唱,所以現在變成Jessica和Tiffany同時暫定為第二主唱。

和Tiffany練習了一下子後,Jessica指著門外,示意她出去一下。


外頭的冷空氣竄進了Jessica的領子內,她抖了一下身子,然後把衣領拉高。

「Jessi,泰妍知道了嗎?」Tiffany看著Jessica問道。

她搖了搖頭,然後'雙手互相摩擦著:「不知道,她要是知道了,還會這麼對我嗎?」

Tiffany以一副說的也是的表情點了點頭,接著兩人沉默了。

看著外頭趕著回家的上班族以及補習後準備回家的學生來來回回著,在一位大媽經過後,Tiffany又開口:「我該告訴她嗎?」

「不要,雖然她遲早會知道的,但是不是現在,好嗎?」Jessica望著Tiffany,眼神中竟然有著無比的膽怯。

看著這樣的Jessica,Tiffany嘆了氣:「我知道了,這是你的事,所以我就照你的意思去做,不過…」Tiffany抱住了她:「秀妍,我希望你幸福。」


鄭秀妍。好久沒聽到了,自己的本名。


Jessica紅了眼眶,她用力的抱緊Tiffany:「美英,你也是…」


「你們在外頭做什麼呀?」疑惑的聲音在旁邊響起。

他們放開了對方的擁抱,Tiffany轉身想要看探聲音的主人時,那個熟悉的聲音喊出了熟悉的叫法:「美英!?」

Tiffany更加驚訝的回過頭,Sunny就站在他們的旁邊。

「順圭-----!!」看清了來人,Tiffany就像脫韁的野馬似的直撲向Sunny,被強大的撞擊力攻擊到,Sunny不穩的向後跌去。

「呀!黃美英,你想謀殺人呀!!!」Sunny按著被撞到而敲到的後腦杓大喊著。

而Tiffany沒有回答,只是一個勁的在Sunny的頸邊磨蹭著。

Jessica看著這個宛如連續劇般重逢的場景笑的合不攏嘴,然後在對上了Sunny因為害臊而怒視的眼光後,掩著嘴笑著跑開。

「黃美英你夠了吧?」和Sunny有著些微身高差的Tiffany,卻固執的繼續在嬌小的Sunny身上磨蹭著。

「李順圭,你有想我嗎?」Tiffany以著近距離的方式望著Sunny,然後認真的問道。

被這樣注視著,尤其又是喜歡的人,Sunny感覺心跳聲大到路口的人可能都聽的見。

但是Sunny沒有回答,她說不出口,期望太大,反而會摔的越重,這點道理,她早就體會過數十次了,她不想在讓自己受傷了。

Tiffany也沒有繼續逼問,她離開了Sunny,站了起來。背對著Sunny時,她說:「你好像比之前更懦弱了。」

 

 

 

「ssica,美英呢?」看著Jessica笑嘻嘻的蹦蹦跳跳地跑了進來,泰妍跟著問道。

「在樓下遇到Sunny了,好像在聊天吧。」

「是嗎?」泰妍注視著Jessica,但是對方僅僅只是對著她微笑後,便獨自走向孩子們。


Jessica好像有點不一樣了?


說不上是哪裡不一樣,但是就是感覺不一樣,好像有什麼事情正憋著。

看著自己時的眼神不一樣了,對著自己微笑的樣子不一樣了,到底是怎麼了?


雖然擔憂著Jessica的異狀,但是目前的情況泰妍更擔心的是樓下久違重逢的友人,她稍微推開練習室的門,聽見了砰砰砰的踏樓梯的聲音。

她皺起了眉頭,是哪位孩子走樓梯像恐龍似的呀?

看見來人後,泰妍才知道不止腳步聲像恐龍,Tiffany連臉色都不好。

Tiffany是個喜歡就喜歡,討厭就討厭,十分直白的孩子,所以現在會露出這種表情,多半和樓下的Sunny脫不了關係。

「美英。」泰妍伸手拉住了Tiffany的胳膊:「怎麼啦?」

她回過頭,瞪著泰妍:「短身的都是這麼膽小又懦弱的人嗎?」語氣中可以聽出滿滿的怒意。

「什麼?」泰妍很明顯的在狀況外,但是Tiffany抽回了自己的手

 

「如果可以,你就這樣逃避一輩子吧。」

 

泰妍莫名奇妙的望著自己的手掌,Tiffany生氣的原因她自己根本是連底都沒有呀。

「泰妍。」Yuri來到了泰妍的身邊,她扶著泰妍的肩:「沒事吧?」

泰妍望向權侑利:「我做錯了什麼嗎?」

Yuri的嘴角明顯的抽動了一下,她撫著泰妍的臉頰,用著溫軟的語氣安慰道:「不是你的錯,只是因為太喜歡了,所以才著急了起來,他們不想被你忘記呀。」

泰妍並不堅強,溫柔的權侑利最明白這點了。

她知道泰妍現在肯定不好受,所以才會比眾人都先察覺到而趕到她身邊。

「我沒有忘記他們呀。」按著太陽穴,泰妍的頭隱隱抽痛著。

Yuri像是突然察覺到失言一般,她緊張的又改口道:「你當然沒有忘記任何人,一個都沒有,只是因為fany太情緒化了啦,別想太多好嗎?」

「Yuri。」泰妍伸手抓住了Yuri的手臂,用力的程度甚至讓Yuri皺起了眉頭:「你和ssica認識最久了,你告訴我,我是不是認識ssica?」

權侑利倒抽一口氣,她在心中默默的告訴著自己:Yuri呀,沒事的。Yuri呀,泰妍只是猜測而已。Yuri呀,善意的欺騙是好的。

心中是這麼想的,但是Yuri卻怎麼也開不了口。

她答應了他們,不能告訴泰妍任何事情,他們發過誓了。

但是看著泰妍這樣的眼神,她更加不忍泰妍什麼也不知道。

就在Yuri進退兩難時,允兒伸手把泰妍抓著Yuri的手拉開,然後不著痕跡的護到Yuri身前:「泰妍姊你們在聊什麼嗎?好像很有趣耶。」

看著兩個人這樣互相瞪著對方這種事情一點都不有趣。Yuri很想吐槽允兒的謊言。

但是比起這點,她更感謝允兒挺身出來幫她。

泰妍望著允兒,允兒鱉腳的謊言怎麼可能瞞得過和自己相處了這麼久的姊姊,但是泰妍沒有拆穿:「沒什麼,準備一下來練習吧。」

在泰妍走後,Yuri才開口:「允兒,謝了。」

允兒抓了抓頭,有些無奈的轉過身看著Yuri:「Yuri姊太容易心軟了呀,泰妍姊現在肯定懷疑上了Yuri姊知道些什麼事情。」

Yuri沉默了一會:「我們隱瞞著泰妍的過去,真的好嗎?」

「這是泰妍姊希望的,所以就算這樣會背叛全世界,我也不會退縮。」

Yuri看著允兒堅定的神情,她的思緒也漸漸被允兒的話拉回了幾年前。


當時那個大聲哭泣著,無依無助的泰妍彷彿又出現在眼前。

當時在她的懷裡,泰妍哭著說:「我不要這樣的命運。……讓我忘記這一切好嗎?把這一切都做是場夢好嗎?」


對、如果這是泰妍希望的,那麼她的決心和林允兒一樣。

 

 

 

被隱瞞著的感覺誰都不喜歡。

尤其又是看似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有關於自己的事情。

沒有一個人願意就這樣裝做不知道的生活下去,泰妍亦是如此。

允兒和Yuri聯手隱瞞了某件事,泰妍清楚的很,但是沒有刻意去拆穿,經過幾天的觀察下來,她不喜歡懷疑孩子們,但是每個孩子們好像都瞞著同一個秘密。


─ ─  一個有關泰妍自身過去的秘密。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hcoollove
  • 太妍的過去 真好奇阿
    加油阿
    樓主喜歡的CP都跟我一樣
    很喜歡樓主的文阿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