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好久才終於肯更新(爆

 

 

小允是,不良刑警。(笑)

 

 

本篇有點陰暗向,有點OOC向。

 

如果不介意者,請慢食用。

 

 

正文:

 

 

朦朧的睜開眼睛,刺眼的燈光讓她又瞇起了雙眼。床墊很軟,舒服的都不願意挪動身子,但是她還是勉強的撐起上身。

拍賣會已經結束有一陣子了,那天她被以兩千五百萬的高價賣給了那個有著一眼之緣的少女。

接著,瘦長的像竹竿一樣的女子把她丟到了換洗室,她被強迫洗了澡,換上乾淨舒適的衣物後,坐了好久的車子。

她時而睡著時而清醒,想知道接下來的命運又是是怎樣。

想知道這台車子,是開往怎樣的未知世界。

但是疲憊感很快便如浪潮席捲而來,她在平穩疾駛的車內沉沉睡去。

清醒時就是身在這樣陌生的地方,乾淨的房內除了基本的配備之外,什麼都沒有。Jessica想起了好久之前爸爸帶著她和妹妹一起去的海邊飯店。

這間房間無疑變成了她的臥房,但是這棟房子的主人,她還沒見過。

從那天被買下後,她就一直被安置在這裡,管家、女僕,和他們搭話,全都敬業的不理不睬。

年邁的管家把Jessica服侍的很好,他專業的送餐、服務的態度有時候讓她誤以為她就是主人。

在這個家沒有人規定她什麼,惟獨有兩點,管家告知她,不準外出以及、不準到二樓的臥房。

他說那裡是老闆的房間,他說老闆禁止任何人進去。聽說裡面的打掃,整理,全都是她自己親自做的。

Jessica好奇。但是也沒有無聊到做出打破規距的事。


這天一切都不同了。


她站在餐廳愣住了腳步,金棕髮色的少女正坐在主位上享用著午飯。

少女顯然也注意到了她,她抬起頭:「你好。」

Jessica認得這個少女,那雙眼睛、是那時在拍賣會上和她對上的雙眼,聲音也如同當時一樣耳熟。

她有些緊張的不知所措。少女轉頭看向站在一旁的女僕們,有些不滿的皺了眉:「沒看到鄭小姐要用餐了嗎?」

女僕們緊張上前帶領著她在餐桌上坐下,然後細聲詢問道:「今天的午餐用的是韓食,鄭小姐習慣嗎?」

不知所措的點點頭。女僕恭敬的退下身。

金泰妍看著對面傻愣愣的女人,好笑的撐起下巴。

這樣尷尬的氣氛持續了一會,Jessica先開口:「那個,請問該怎麼稱呼呢?」

「泰妍,金泰妍。」泰妍放下湯匙笑笑道。

「泰妍…。」Jessica細細唸了一遍後,她看著泰妍:「真的很…」

被打斷了。Jessica的話被金泰妍打斷了,她搖了搖頭:「所以、你的名字呢?」

驚覺自己的失禮,Jessica的頭垂的更低:「Jessica… 」

「沒有韓國名?」

這時Jessica想起剛才泰妍稱她為鄭小姐,疑惑地猛然抬起頭,果不期然看到泰妍惡質的笑容。

「抱歉抱歉,我以為你不會想要那個名字了。畢竟那只是一段失敗的過去了嘛。」

Jessica感覺手止不住的在顫抖,她想要反駁,但是卻因為害怕著她而什麼都做不了。

從剛才開始就這麼覺得了,金泰妍的語氣帶著濃濃的瞧不起人的味道,甚至是那雙眼神,彷彿所見之物都只是些螻蟻。

「那個!」Jessica不喜歡這個女人,甚至是害怕。「錢我會想辦法還你的,在這麼待在你這裡我很不好意思,所……」


「鄭秀晶、是嗎?」


心中那條名為理智的線斷掉了,Jessica第一次直直迎上金泰妍的視線。

泰妍單手撐著下巴,慢慢地用指尖磨蹭臉頰:「和你一樣,也是個美人呢。但是很固執呀… 現在、你猜在哪呢?」


「不準…不準欺負秀晶!!!!」


Jessica的五官因為憤怒而皺了起來,她顫抖著,憤怒的看著金泰妍。

金泰妍的嘴角仰起笑容。

她在挑戰那女人的底限沒錯,想看看那個高傲又冷漠的女人,被逼急後會做出什麼事。

就像貓,在逗老鼠一般而已。這就是他們倆人之間的關係。

「放心,往中東的船還沒開呢。」

女僕在接收到泰妍的指示後,把推車內放置的東西遞到了Jessica的面前。

那是一條黑色的皮質項圈,扣環的地方不是一般的塑膠扣環,而是鑰匙鎖。

不解的看向泰妍,她冷漠地開口道:「拿起來。」

顫抖的接過項圈,Jessica無法想像接下來的屈辱。

金泰妍的聲音彷彿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她痛恨這個聲音,更痛恨這個聲音的主人。

「既然要我不要動鄭秀晶,就請你拿出誠意來。」泰妍把身子向椅背靠去,舒服的挪動了一下:「來。過來叫主人幫你繫上。」


這個女人在羞辱她。


明明很清楚這點,Jessica還是挪動著沉重的腳步走到金泰妍的身邊。

她把手裡的項圈遞給金泰妍。卻換來對方看也不看一眼的反應,泰妍拿起桌上的燒酒杯,細細酌飲著。

接著她又拿起筷子挟了清蒸南瓜。刻意把Jessica當成了空氣。

倒抽一口氣,Jessica憤怒的開口:「你要不要拿去…?」

「我剛剛說什麼。你要叫我什麼,要叫我做什麼,全都講清楚。」

 

「主…主人,請幫我繫上…」

 

金泰妍笑了。但是笑中的涵義是指那自甘成奴的女人的滑稽樣。

她轉過身拿起了項圈,左右把玩了一下後,她抬起頭:「跪下。」

絕望的跪了下來,金泰妍撩起Jessica的髮絲,在她的脖子上繫上項圈後,她把鑰匙拿了出來。

亮晃晃的鑰匙在Jessica面前來回晃著。泰妍喊了女僕過來,她把鑰匙給女僕後,戲弄似的露出笑容:「拿去扔掉。」


「不可以…!!!!」

 

慌張的想要抓住離開的女僕,Jessica卻先被拉住頭髮而揪了回來。

金泰妍冷漠的看著她:「聽好。這個家能說 " 不 " 的,只有我,為什麼的話…」


ーー因為我是主、你是僕。

 


 

南韓首爾警察署的刑事課辦公室,林允兒翹著腳,然後皺了皺眉,因為她看見了權侑利老遠朝著她走了過來。

林允兒是警察署長的女兒,頭腦聰明交際手腕高強,年僅22歲便在黑白兩道都吃的很開。

同事們都對她畏懼三分,縱使她的外貌美麗的猶如天使一般。

這樣玩事不恭的允兒,遇到了剋星。

對象是幾個禮拜前調來的權侑利分隊長,因為她的關係,允兒在執勤中分神也會被唸,報告讓同事幫忙做也會被唸,開BMW的跑車同樣也被唸。

她真的搞不懂這個女人要管她管到什麼程度,在這樣下去她連晚餐吃什麼都要插手了。

這麼想著,林允兒抓起外套首先跑出了辦公室。

她快步跑著並忙碌的穿上外套的同時,權侑利追了上來,她大喊著像是走廊上不準跑步跟林允兒你給我回來之類的話。

無視著權侑利奔跑著,允兒卻沒想到自己低估了對方。

長跑、短跑成績都是同級生中最優越的權侑利很快的在停車場抓到了林允兒,她拉著允兒的衣服後領大口大口喘著氣。

林允兒也沒好到哪去,她按著膝蓋喘氣著,等到稍微平復了後,她忿忿的報怨:「親愛的長官,我下班後要去哪哩,你是不是也要管啊!?」

「對!」

「什麼?」

「我想去Shangrila。」

林允兒有些訝異的轉頭看向她。

Shangrila是,酒吧。黑道之間都知道,Shangrila掛名在太陽集團的老闆李順圭的名下,因此那裡不管是黑白兩道都不敢輕易動手。

林允兒是那裡的常客,當然,對權侑利這樣的人來說,就顯得格格不入。

「去做什麼?搜索的話可是要有搜索票的啊。」

「不是去工作。」權侑利無奈的白了允兒一眼:「只是想去見識見識而已。」


我可不是笨蛋啊。正因為早就知道Shangrila是會員制的,所以才特地找上我的吧。


權侑利穿的果然和平時不太一樣,不是簡約的套裝,一身杏色大衣所掩蓋住的,似乎是小禮服之類的打扮,竟然剛剛還奔跑成這樣,林允兒無奈的白了她一眼。

思索著利與弊的同時,權侑利很用力的握住允兒的左手:「萬事拜託了!我是真的、真的希望能去那裡!!!」

「你發誓以後不在管我?」
「我發誓。」

「執勤中失神也不唸我?」
「不唸你。」

「報告都丟給同事你也不罵我?」
「不罵你。」

「開BMW的跑車上班你也不囉唆?」
「不囉唆。」

「我說和我交往你也答應?」

「我答應。……呀!!!你瘋了啊!!」

林允兒毫無形象的大笑著:「開玩笑、開玩笑的。」

看著一臉笑不出來的權侑利,林允兒識相的停止笑聲,她拿出鑰匙往跑車走去。


「走吧。我帶你去Shangrila。」

 

 

車子急馳著,但是權侑利坐的不是很安穩。

這款車子她記得之前處理過類似的刑事糾紛時有見過,Lexus LFA,聽說要兩千多萬。

剛剛和林允兒說,她開自己的車跟著她走就行了,卻被對方一口回絕,然後林允兒帶著雅痞的笑容在她耳邊說道:「美女就該搭配名車。」

她到底該哭還是該笑。側眼看著專注在開車的允兒,明明就美麗比任何一個女明星都還要耀眼,怎麼卻讓自己墮落成這樣?

「偷看我可是要收費的。」

這樣一句話讓權侑利驚慌的撇開頭胡亂的看著窗外,然後林允兒卻露出無奈的笑容。


開了很久,這段路很明顯的是在市區內繞來繞去,權侑利很清楚,林允兒是故意的。

為了不讓她記住路線,所以刻意繞了許多多餘的路線。

終於在某棟建築物前停了車,允兒先俐落的下了車後,她繞到另一邊紳士的幫權侑利打開車門。

然後她轉身把鑰匙扔給在一旁等候的泊車人員。

「走吧?」

跟著允兒的腳步進了店內,權侑利有些吃驚,果然如店名Shangrila一般,裡頭宛如世外桃源。

裝潢和色調等呈現出來的高級感與時尚感儼然就是有錢人家的聚集場所。

在盡頭門口的守衛攔住了他們,並要求出示會員證明。

林允兒嘖嘖的抱怨著,然後從口袋裡的錢包中翻找出會員證並遞給守衛。

在三確認過後,守衛搖了搖門旁的小鈴鐺,沉重的鐵門發出了解鎖的聲音。

低著頭恭迎著兩人入內後,裡頭接應的守衛關上了大門,然後他帶著兩人往酒吧內走去。

在往地下去的樓梯前他停住了腳步,道了聲祝您玩的愉快後,他悄悄退回自己的崗位。

「真的很討厭,就算是常客,還是一成不變的要求出示會員證,一點變通性都沒有,真是…」

林允兒在走下樓梯時碎碎唸著,但是卻貼心的牽著權侑利的手緩慢但安穩的走著。

「你每天都泡在酒吧裡嗎?」

「沒有每天啦,只是偶爾兩三天來一次這樣。」

踏下最後一階的樓梯後,權侑利驚奇的睜大了眼睛。

正中間的環型舞台上放置著一架純白色的鋼琴,穿著一壟白色洋裝的歌手輕快的彈著琴然後展現著如天籟般的歌藝。

林允兒帶著權侑利坐在偏角落的座位,然後她幫權侑利脫下杏色大衣後:「喝什麼?」

「你決定吧。」權侑利心不在焉的笑了笑。

等到允兒走向吧台後,她在酒吧四周張望著,除了兩三位外國客人,沒有其餘的本國客人。

有些失望的想著時,一名高挑的女子從樓梯走了進來。

她帶著一臉懶庸的神情走向吧台。這時允兒朝著她走了回來,把顏色豔麗的酒杯放到她面前:「在看什麼?」

「沒什麼。」權侑利依然笑了笑。然後細細飲著允兒拿來的雞尾酒。

用眼角喵著,那個女人在吧台前獨自飲著調酒。

小聲的電話聲引起權侑利的注意,允兒道了聲抱歉後起身到較外頭的地方去。

趁著這段空檔,權侑利拿著自己的雞尾酒走到女子的身邊。

「崔秀英…嗎?」

秀英嗯了一聲後,仍然低頭酌飲著調酒。

在她身邊坐了下來,權侑利小心翼翼的又問道:「聽說你什麼都賣… 是真的嗎?」

本來一副不理不睬的崔秀英突然看向她,然後掛上了職業的笑容。

「原來是客人呀。這位小姐想要買些什麼類型的東西呢?」

「我想要買情報。」

「情報啊。偶像明星的嗎?」秀英雙手抱胸然後往椅背靠去:「所有明星一律五萬,好萊鎢明星價碼高一些,視想要的情報分…」

權侑利打斷了她的話:「我要的是一個朋友的情報,我想知道她的下落。」

「哦~找失友,那還不簡單,名字呢?」崔秀英從懷中拿出I phone 4時問道。


「Jessica,韓國名是鄭秀妍。」


秀英停住了按手機的手,她抬起頭看著權侑利。

「這個價碼更高,二十萬。」

權侑利豪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後,秀英嘆了口氣,她跟酒保要了紙筆。

迅速的在紙上寫了些東西後遞給權侑利:「這次就不跟你收錢了,相反的,假如你能平安回來,我請你吃飯吧。」

「咦?」

接過紙條,上頭只有一串地址。

「我對於如此有決心的人通常都很憐憫的,因為我是個好人嘛。」秀英笑笑著揮別權侑利。


朝著原位走回去時,權侑利不屑的笑了出來。

 

好人…?

 

 


她獨自坐在位置上細飲著雞尾酒等著允兒回來。

卻不知自己的一舉一動全被看穿。

 

站在柱子的陰影所遮蔽的地方,林允兒倚著柱子目睹了這一切的過程。

 

 

待續。

 

 

後記:

 

金爺是好人的!!請相信她!!(被揍到死)

允允權權是冤家(笑炸)。

 

 

希望大家能喜歡www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軟飯
  • 迅速的來作客...
    這篇感覺很有高h的潛力
  • 星期天
  • 你寫得好好喔!
    我完全著迷於劇情接下來的發展了!
    呼呼希望金爺是好人現在的她有點....咳
  • 馥伃
  • 期待 !!!!!
    希望可以趕快更新 yayay ~~
    我會繼續追蹤你的 :))
  • 近期會更新的(大概?)

    於 2013/05/11 20: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