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炸)淦我ㄧ次開三個坑要死了呀(你也知道?

但是這個梗真的真的很喜歡,不用就浪費了(屁啦!!

標題的UNBALANCE。

是不平衡的意思。

我很喜歡的V家。

有一首歌就叫UNBALANCE。有興趣的能聽聽看。

  

 

 

正文:

 

 

Jessica咬了下唇,血液中奇特的鐵鏽味讓她皺了皺眉。

想把毫無避寒作用的衣物拉緊,卻被磨蹭的疼到受不了的傷口逼到放棄。

自嘲的笑了出來,她看著鐵籠唯一的一扇窗戶。

被夕陽染紅了的天空,在沒幾個小時,自己的命運會落入誰的手上呢?

 

 

Sunny在別墅的門口來回走著,她連一秒都無法靜下來。

舉起手看了時間,拍賣會已經開始快半個小時了,她的那位老友卻遲遲不到。

原來Sunny所在的位置,不是什麼私人別墅,而是地下拍賣會的會場。

只有有錢人、黑道、權勢者才知道的地方,也只有他們才有資格進入。

拍賣會賣什麼都不奇怪,下至奴隸傭人上至土地島嶼,這裡有價值連城的珠寶,也有珍貴的食材,當然、也有傾城的美女。

Sunny這次來拍賣會,純粹是想來打發時間順道見見老朋友。

誰知道自家那傻到極點的秘書,竟然把拍賣會的邀請函當成廢紙絞成了碎紙張。

弄得知名太陽集團的老闆現在得站在門口打著寒顫並期望著有邀請函的友人早點抵達。

終於一台黑色的Lexus停在Sunny的面前,後頭緊跟著的黑色房車首先下來了兩名黑衣男子,他們迅速的來到前頭的Lexus打開車門,恭敬的低下頭。

如此大的排場,下車的正是國內最大的金氏集團的老板金泰妍。

她推了推墨鏡抬頭看了拍賣會的屋子後,走到了Sunny的面前:「早就跟你說了祕書該換了。」

Sunny皺了皺鼻子,她伸手朝著泰妍揍了一拳:「好慢。我等到都快冷死了。」

「太陽集團的老闆要是冷死在外頭,可是轟動韓國的大新聞呢。」

不打算和泰妍瞎扯,Sunny只做出了走吧的無奈手勢,然後她和泰妍一起進入了展場內。

彷彿有錢人的派對似的,不時有服務生拿著精緻酒杯穿梭在人群之間,繞過這些人後,他們來到了更內部的房間。

守門的兩位男子擋住了他們的去路,不帶失禮的請他們拿出邀請函。

泰妍的保鏢從懷中掏出了邀請函後,守門的男子彽下頭、彎著腰恭敬的讓開去路。

內部的房間像個舞池般寬敞,前頭的舞台上,木質圓桌擺放著一個十分精緻的香水,主持人正喊著價。

無視著這些,泰妍和Sunny走上了二樓的VIP室。

在女人群中爽朗笑著並職業性的敬著酒的崔秀英看到他們後,懶庸的起身先給予兩人懷抱。

「你的手下訓練的可真好啊,打死不讓我進來呢。」Sunny大剌剌的就在圓形沙發上坐了下來,翹著腳忿忿抱怨著。

崔秀英正是這場拍賣會的主辦人,也是黑市裡大有名氣的人。槍砲彈藥、器官內臟任何東西崔秀英皆有販賣,但是開價之高讓許多人是又恨又無奈。

她無奈的聳了聳肩,然後拍拍身旁女子的屁股要她們都離開。

她主動的倒著Vodka(伏特加):「給我打個電話不就得了。」

「打過了,該死的你沒接還敢說!」

泰妍不怎麼在意他們的鬥嘴,她拿起Vodka(伏特加)細細飲用著,眼神略帶有趣的看著下方的拍賣實況。

香水已經以一千多萬的價錢賣給了一位帥氣的男士,坐在男士身邊穿著豹紋大衣的女子雖然戴著面具,但是依然笑的花枝招展。

現在正在競標一個100克拉的鑽石,雖然對鑽石沒有興趣,但是稍微接觸過的泰妍研判,那枚鑽石純白無瑕,顏色極佳,稱它為稀世珍寶也不為過。

底下一位矮胖的男子喊價到四億左右,接著接近舞台的老貴婦跟著喊出四億五千萬。


「我說泰妍,你就這麼喜歡鑽石啊?」


秀英的聲音把泰妍的注意力喚了回來,泰妍回過頭讓秀英在自己見底的杯子內注入Vodka(伏特加)。

Sunny依然翹著雙腿,但是她正把玩著秀英遞給她們的號碼牌。

「我對那種東西沒興趣,只是覺得很有趣而已。」

對。金泰妍只是覺得為了想要的東西不顧一切的大把大把揮錢的愚人很有趣而已。

因為那些人的嘴臉是這麼的貪婪,讓她想吐。

她也學著Sunny把雙腿翹到桌上,細細飲著手上的Vodka(伏特加)。

Sunny跟秀英在聊天,似乎在談論合併某間銀行的事情,但是那不關她的事。

微微打了個哈欠,她疲憊的眨了眨眼睛的同時。

底下的燈光暗了下來,崔秀英注意到泰妍感興趣的探頭的樣子,她解釋道:「接下來的東西,是獨一無二的稀有品喔。」

舞台上只剩一盞燈光照射著被布遮蓋住的巨大神秘物。

接著主持人伸手一拉,白色的布被扯了下來。是個鐵籠,裡頭關的不是野獸或者動物,更不是什麼稀有的爬蟲類,是個活生生的人類。

身穿有些骯髒的白色洋裝卻仍然遮蔽不住少女完美的體態,冰冷的表情帶著高傲的眼神。

她不迴避眾人打量著她的好奇眼光。她迎上眾人的眼光,驕傲而自大。

「請展示一下吧。」下頭有個地中海禿的中年男子猥瑣的笑著提議。

展場的工作人員走上台,把鐵籠打開後,拉著拴在少女脖子上的鍊圈把她拉出鐵籠。

工作人員大喊著要她轉身之類的指示,少女卻宛如冰山一樣的只是動也不動、並用斜眼望著那個彷彿做出放肆的事情的工作人員。

台下不斷鼓舞著要少女脫掉衣服檢查的下流要求,工作人員情急著,一巴掌打在了少女白皙的臉頰上。

看著少女仍然不改變的高傲、冷漠的眼神及表情,泰妍終於開口:「她是誰?」

「嗯?」秀英朝著舞台看去,然後用像是在介紹產品的口吻緩慢的說道:「前陣子因為倒債的關係破產的鄭氏企業的大女兒,本來要調教一下才能拿來賣的,但是沒時間了,所以就勉強拿出來。」

Sunny酌飲著Vodka(伏特加):「看起來頗有姿色的啊。這被買回去不是做奴隸了吧。」

「唉,估計是會被當成性奴之類的啦,你也知道有錢人變態的很。」

的確如秀英所說,台下開始有很多男人們按耐不住,他們一個一個露出骯髒猥瑣的表情垂涎著少女的姿色。

但是被這樣的目光所褻瀆的少女,仍然是沒有改變的自我。突然,少女的眼光對上了位在二樓的金泰妍。

她很確信少女是看著她的,然後透過那個眼神,她莫名的感受到了少女求救的訊息。


「一百萬!」


開始喊價了,起標價五十萬,但是瞬間有人喊了兩倍的價位。


「一百五十萬!!」

「兩百萬!!」

「三百五十萬!」


價格逐漸飆漲,Sunny哈哈大笑了出來:「男人果然是愚笨的,色心來了就什麼都不在乎了。」

泰妍站了起來,她拿起面具和號碼牌快步的朝一樓走去。

 


 


Jessica看著台下熱絡的男子們,她能預想自己接下來的遭遇了。

一個一個用著貪婪、猥褻的眼光看著她的臉蛋和身材。

Jessica想起了家人,破產後父母兩人一起逃到了海外,毫無音訊,但是還有個小她五歲的妹妹。

絕望的抬起頭的同時,她看見了二樓VIP室的少女。

這樣的場合裡會出現這麼年輕的女孩也頗稀奇的,應該是某位大老闆的女兒吧。

這時少女的眼神和她恰巧對上,少女不自覺皺起的眉間讓她感到有趣。


那算是、疼惜她的意思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救我吧、帶我走吧?


下面男子的喊價聲讓Jessica拉回了注意,喊了兩百萬的男人戴著面具,但是卻讓她忍不住想吐出來。

那火熱的視線已經很明白的透露,如果他贏得了她,他會怎麼對待她。

Jessica有些疲憊地抱緊自己的手臂,在次抬頭想要看看那可能是最後一次見到的有緣女子時,才發現二樓的少女不知何時早已不見。


這也難怪,誰會在意一個商品呢…?


六百萬的喊價聲在耳邊響起,會場本來積極的喊價如今變得緩慢。

六百萬元開始後,大家開始遲遲無法開出更高的價位。

當六百一十萬從一個老婦人口中脫口時,馬上便被坐在第一排的胖男人覆蓋過去。

看來那男人已經有了十足的打算,Jessica在心中自嘲著就算是這樣也是個帥哥吧的時候,一千萬的嗓音在耳邊響起。

她驚訝的抬起頭,是個站在走道上的黑衣男子喊出的。

豪不猶豫喊出一千萬買一個奴隸,這可不是個明理人會做的事。

但是胖男人似乎就不是個明理人,他扭動著肥胖的身軀看著黑衣男子,露出了猙獰的表情後又喊出一千一百萬。

從黑衣男子介入後,整個會場彷彿剩下黑衣男子與胖男人的較勁。

直到一千七百萬時,一直站在黑衣男子身後的女子終於按耐不住,她主動的開口:「兩千五百萬!」

現場一片寂靜,如果說開價一千萬買個奴隸不是明理人會做的,那喊出兩千五百萬買個奴隸的女子絕對是瘋子。

Jessica不可置信的看著那個站在走道上的女子,她戴著只遮住上半部的面具,但是面具下的那雙眼睛,她清晰的記得。


是那個和她有過一眼之緣的少女。


主持人見沒人續喊後,確認的喊了三次兩千五百萬,他指著走道上的女子:

 

「34號得標!!」


Jessica彷彿得到了救贖,她的眼角終於落下眼淚。

 

 

 

第一章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