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改版\^q^/    (是終於要填坑了吧???)

 

這是,曾經發在LTC的文。

但是因為當時初入少時,不夠謹慎,我承認有點OOC了(默

現在,我看到文檔裡躺著這麼一個坑。我想補完。

於是在自家空間,放上了依然不成熟的在改版的版本。

我在LTC出到的章數裡的內容會稍微進行修正與修改。

回頭看了後,發現當時怎麼寫了這麼多贅詞(笑炸)

 

早期可愛的長髮金耎做付圖(笑

 

正文:

 

 

幾乎每個學生最嚮往的學生時期,就是大學生活,大家往往嚮往著大學生活中美好的社交以及活動。

但是惟獨這位女孩不這麼認為,大學生活對於她而言,只能說是苦不堪言。


早晨安靜的街道上,牽著腳踏車的她嘆了口氣,接著轉動了脖子稍微讓自己放鬆一下,轉頭看著腳踏車上滿滿的報紙,不禁又長吐了一口氣。

泰妍每天早上六點得送報紙,接著上課,固定禮拜三、六的中午有咖啡廳的工作,晚上還接了酒吧服務生的工作。

對一個才二十一歲的大學生來說,她的工作量並不正常。

但是她必須肩負起這一切。

在她十五歲時,父母雙雙過世;因為龐大的債務壓力的關係,泰妍的父母終於承受不住,在她十五歲時燒炭自殺,被不知名的叔叔伯伯們帶走的哥哥和妹妹至今音訊全無,只留下了還欠著鄭氏財團的一億七千萬的債務。

泰妍沒有辦法拋棄繼承遺產,因此她一肩扛起了所有的債務。


苦笑著,泰妍拍了拍自己的臉頰,繼續邁開了步伐。

 

 


送完報後回到公寓,才剛打開門,便與正要出門的Sunny撞在一起。

「你回來啦?」Sunny側過身子好讓泰妍進來。

泰妍走了進去,邊拖著鞋然後問道:「來找人?」

這間公寓是泰妍父母親唯一留給泰妍的東西,自從父母過世後,這個家對泰妍來說已經不在是個家,但是Sunny幫自己組了自組樂團,並且讓團員跟自己住在一起,團員們住進來的那一天,泰妍才真正重新感覺到家的存在與意義。

Sunny並不是住這裡的,Sunny是與父母親一起住在自家裡,但是有時候會在這過夜。

「嗯,來找孝淵的,上次那首歌的編舞實在有點奇怪。」Sunny聳聳肩說道。

泰妍笑了,然後拍拍Sunny的肩:「嘛,畢竟我們都沒有舞蹈底子呀,今天下午練習時在提出來討論看看好了。」

接著Sunny從包包裡拿出了紀事簿:「你今天沒課吧?學生會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嗯?」泰妍雖然家裡的狀況並不好,負擔全部遺產和家計的她同時也是學校的學生會長。當初泰妍完全不想接下這個職務,但是覬覦身為會長的種種好處以及Sunny這個副會長的逼迫,才勉為其難的答應。

「今天有個轉學生剛從洛杉磯回來,十點抵達機場,希望你去接機一下,然後順便安排她住宿以及等等的相關事宜。」

「什麼?親自接機?」泰妍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是什麼大人物呀?」

「不是什麼大人物啦,好像是叔叔認識的人的女兒,所以希望我們能幫助她這樣。」Sunny把記事簿合起來放進包包裡後,用著還有什麼問題嗎的眼神看著泰妍。

「資料呢?」

「什麼資料?」Sunny看著泰妍伸出的手問道。

「那個轉學生的資料呀!!不然我要怎麼認她?」

「我手上可沒有資料喔。」Sunny又聳了聳肩:「叔叔告訴我只要穿著黑色外套她自然會來認的。」

泰妍無言的眨了眨眼,顯然Sunny也認同泰妍的想法,跟著無辜的眨眼睛。

「泰妍姊,你回來了呀?」允兒從走廊上探了頭出來問道。

「嗯,吃過早飯了嗎?」宛如大家長般的泰妍對著允兒反問道。

「正在吃,泰妍姊呢?」

「還沒,你要上課先吃吧。」泰妍揮了揮手示意允兒可以不用管自己。

在一旁的Sunny也對著允兒揮了揮手,接著拍了拍泰妍的肩「走囉。」

 

 


陪著允兒和俆玄這兩個老小吃過早飯後,泰妍把他們送到了門口,叮囑著要他們小心點的話後又回到了屋內。

雖然允兒都已經大一了,泰妍對待她的方式卻像兩年前允兒還是高中生一樣,允兒和俆玄這兩個老小都曾經開玩笑說泰妍一直都把他們當成小孩子似的。

不過這點泰妍無法否認,這幾位孩子都像她的家人般,天底下哪有不擔心家人的家人呢?

整理好餐桌後,泰妍找了自己唯一的一件黑色外套。

這件正是父母葬禮上自己穿的外套,搖了搖頭讓自己別去想那種事。泰妍簡單的把自己打理好後,來到秀英的房間門口,敲了敲門後自行打開了門:「崔秀英!你不是九點有課嗎?別怪我沒叫你起床喔!」

窩在被蓋裡的秀英發出了敷衍式的喃喃聲,泰妍無奈的關上了房門,雖然秀英愛賴床,不過總是能趕上課的,所以應該不用擔心。

 

 

☆ ★  ☆

 

 

雖然出門的時間泰妍都已經計算好了,沒有意外的話九點半就到的了機場,可是路上遇到了塞車和車禍,一番波折後到達機場已經是十點十分。

下了計程車後,泰妍奔跑著進了機場,在出機口四處張望著,希望能看到單獨等待的女孩子之類的。

不過找了 一下,並沒有類似這樣的女子。該不會自己先行離去了吧? 泰妍自責的想著。

突然有人從後頭拍了拍她的肩膀,連忙回頭後,泰妍看到了一位與自己差不多高,金色長髮和姣好面孔的女子。

心裡想著應該是她吧。泰妍用著生澀的英文開始介紹道:「Nice to meet you,I'am…… 」

還不等泰妍說完,少女用著標準卻有些生硬的韓文說道:「金泰妍,對嗎?」

「Oh Yes…抱歉,你會說韓文?」泰妍顯得有些緊張,畢竟對方比她想像中的要漂亮多了,甚至讓同為女性的自己都感到臉紅心跳。

「對,不過還不太熟練。」少女微微笑了一下。

「那請問你叫?」

「Jessica,叫我ssica也沒關係。」少女伸出了手「吶,請多指教囉、泰妍。」

雖然不清楚ssica是如何知道自己的名字,但是泰妍也笑著伸出了手,握住了ssica纖細的手掌:「請多指教,ssica。」

 

 

泰妍為了陪罪自己遲到的事情,於是主動請了ssica吃午飯。

在等待餐點上桌的時候,泰妍開口問道:「那,有打算住哪裡嗎?」

ssica搖了搖頭:「沒有想法中,泰妍要收容我嗎?」ssica笑笑地望著泰妍。

泰妍一直感到很不可思議,她好像認識Jessica,又好像不認識,明明才剛知道對方的名字,卻又好像遇到了許久不見的朋友,一點都不尷尬也不生疏,ssica喚著自己名字的方式,好軟,好像他們本來就認識般的。

 

ーー金泰妍你認真點呀!!

 

把自己的思想從偏離的軌道上拉了回來,泰妍想起自己的公寓,目前有五間房,四間住人了,所以應該還可以在讓ssica住進來,孩子們那裡另外和他們解釋就行了。

「OK,我家還可以住人沒關係。」

ssica顯然有稍微嚇到,她愣了一會後又帶笑地望著泰妍:「我還以為你會當作我在開玩笑。」

「咦??」

「很正經的腦袋嘛。」ssica這次毫無掩飾的大笑了起來。

雖然被認識不到兩個半小時的人這樣笑著,泰妍卻沒有被冒犯的感覺。

 

「我們……是不是認識?」


泰妍無意識的說出了內心的問題。


但只是個問題,卻讓ssica沉默了,她直直的望著泰妍:「為什麼這麼問?」


「只是覺得,我們好像認識…」泰妍對自己這樣像是連戲劇上無恥的搭訕行為也感到十分的冒失,於是有些愧疚的低著頭。

ssica這次沉默了有一段時間,久到泰妍覺得自己彷彿說了什麼禁句之類的,接著ssica開口了:

「如果我們真的認識,你不會不記得我,對吧?」

聽見ssica話中帶著笑的聲音,泰妍抬起頭,看見的是ssica那讓人招架不住的笑顏。

餐點送上來後,他們便在也沒有提到這件事,兩個人有默契似的,把它給忽略掉。

 

 


決定了要讓ssica住家裡後,泰妍就直接帶著ssica回到家中,在路上也大致和ssica解釋了家裡住的人數。

幫著ssica把行李拿到房子內後,泰妍率先往秀英的房內探頭進去,確保了秀英沒有因為貪睡而翹掉今天的課後,她放心的回到客廳。

然後拿著ssica的行李走向房間,並逐一向ssica解釋著:「走廊第一間是和第二間是雙人住的,第三間只住了一個人,然後是我的房間,你睡盡頭這間吧。」

打開了走廊盡頭的房門,泰妍把ssica的行李都拿了進來。

趁著ssica整理行李的時間,泰妍回到房內把自己這身略微正式的衣服換掉,改成輕便的居家服後,她又抬頭看了時間,距離下午的練習時間還能稍微睡一下。

早上送報後的疲憊感又頓時湧了上來,泰妍打了哈欠後爬上了床。

反正已經告知了Jessica自己的房間位置了,如果她有什麼事的話就會主動來找自己了吧。

如此告訴著自己,泰妍慢慢的閉上眼睛。

 

『DaeDae是、我的英雄。

  最喜歡你了,真的。

  離開泰妍你的事情我做不到!因為我會死的,沒有你的話,會死的…。

 

  帶我走 … 好嗎?』

 


好久好久沒有做過這個夢了,大學之前,泰妍總是會固定做著這樣的一個夢。

黑暗的空間裡,伸手不見五指,卻一直有個小女孩的啜泣聲,說著重複的那些話,感覺就好像是在和誰說話似的,泰妍記不起來這些事情,甚至連那小女孩的聲音她也一點映像都沒有。

但是帶給那小女孩傷害的人好像就是自己,每每聽著那小女孩的哭聲,就讓泰妍自責不已。

 


「…妍……泰妍。」有人在呼喚著她,泰妍睜開了眼睛,ssica正擔憂的俯視著自己。

「你做惡夢了嗎?」ssica用左手輕輕拭去泰妍眼角的淚珠。

「只是…一些記不起來的回憶。」泰妍痛苦的撐著頭坐了起身。

這時她才發現自己竟然在睡夢中無意的握住了ssica的手腕,輕輕鬆開後,ssica手腕上清晰的握痕清晰可見。

「為什麼不甩開?」泰妍看著ssica的手腕,而ssica正無辜地把手藏在背後。

「如果這樣會讓你舒服點又沒關係。」ssica嘟起嘴巴悶哼哼的說著。

泰妍嘆了口氣,接著把ssica藏在身後的手拉了過來:「疼嗎?」

ssica搖了搖頭,卻在泰妍碰觸到時發出了細微的呻吟。

泰妍輕輕的按揉著ssica被握疼的手腕,此時泰妍的動作是無比地輕柔。

因為自責亦或者是沒想太多,泰妍沒有注意到ssica紅透的臉頰以及注視著自己時那灼熱的視線。

「還以為你一直是固執的腦袋,沒想到意外地很溫柔呢…」

「是嗎?」泰妍在鬆開ssica的手後抬起頭來看著她,無奈的笑著說:「ssica則是意外的固執呢。」

 

 

☆ ★ ☆

 

 

差不多也到了該去練習室的時間了,泰妍不放心讓ssica一個人待在家裡,並不是怕Jessica手腳不乾淨,而是擔心她一個人待在陌生的環境裡會不習慣,於是在徵得ssica的同意之後,她把ssica也帶去了他們樂團的練習室。

那是位於市區內的一間小小的辦公室,這裡是孝淵的朋友在出國後不要的房子,被他們拿來當練習用的,唱歌、練舞等等的都在這裡進行。

從旁邊的小門進去後,他們走向二樓時便可聽到吵雜的音樂聲以及少女嘻笑的聲音。

「晚上好。」泰妍推開門進入舞蹈室。

「泰妍姊。」允兒和俆玄正在做著伸展操之類的動作,兩人同時向泰妍打招呼。

但是卻有幾個人的視線直直盯著不屬於這裡的人,秀英首先問起。

「她是轉學生,Jessica。」泰妍讓ssica互相認識。

這時突然的驚呼聲讓他們把視線往門口看去,孝淵和Yuri兩人睜大眼睛指著Jessica,孝淵的嘴巴一開一合的,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而ssica尷尬的對著泰妍笑了笑,然後走向他們兩人:「不好意思,這兩位我先借走。」

看著ssica熟練的拉著孝淵和Yuri的領子走向門外,泰妍不解的看著後頭的人:「他們怎麼了?」

Sunny攤開了雙手:「誰知道。」

其他的人也搖了搖頭表示不清楚。

等到他們回來後,孝淵和泰妍解釋道:「我和Yuri呢,還有ssica是小學四五年級和國中的同班同學。」

Yuri搭著ssica的肩熱情的附和道:「真的!我們認識有五年以上了呢!」

「欸…真的啊。」泰妍聽著,眼神卻掛在Yuri搭在ssica肩上的手,怎麼感覺、那手……意外地很刺眼?

而這時林允兒插了進去,帶有濃濃醋意的味道向Yuri笑著說:「Yuri姊不向我這"現任"室友介紹一下"曾經"和您相處了五年以上的好友嗎?」

一字一句都讓人感到了允兒的妒意,雖然她本人正笑著,但是那種帶著殺氣似的笑卻讓眾人感到不寒而慄。

而被威脅著的當事人竟然也笑了起來,她傻傻地露出燦爛的微笑對著允兒說:「當然好呀。ssica呀,這是我目前的室友,林允兒,大學一年級。」

ssica撐起尷尬的笑伸出手:「妳好,我是Jessica。」

允兒握住了ssica的手:「您好,我是林允兒。」

Sunny和泰妍有默契的同時介入這些人之中,分開了Yuri和ssica:「好啦好啦,Yuri也別玩了,大家準備練習吧。」

 

 


在練了一會後,泰妍喊了暫停,她有些無奈的看著俆玄:「老小呀,你的聲音得在大聲一點,但是大聲之外還要盡量避免不要發出喘息的聲音,雖然這首歌的舞有些激烈,可是你身為第二主唱如果都無法把這點做好的話整體感覺上是很糟糕的喔。」

面對泰妍的指正,雖然她並沒有很兇的叫罵著,可是基於自己本身求好心切的心情,俆玄也自責的低垂著頭。

「我看俆玄目前還不太適合當主唱呀,還是照原本的樣子主唱依然只有一個就好了?」秀英看著泰妍提議著。

泰妍輕輕摟著俆玄的肩,打氣似的揉著她的頭髮:「我還是覺得得有第二主唱比較好,而且這樣俆玄也比較容易進步。」

因為疲累而坐在地上的Sunny插口進來:「可是目前第二主唱得配合上妳,這點對俆玄來說還有點困難吧。」

允兒和Yuri這對室友有默契的一致點了點頭附和著Sunny說的。

泰妍也知道大家的意思,畢竟這裡面只有小時候因為父母興趣的關係讓她接受唱歌訓練的她有唱歌底而已,要讓其他孩子們從一開始不是主唱突然調到要配合著自己當第二主唱這點,不論心裡或是身理上都是有著極大的壓力。

看來希望現階段有第二主唱這點是太強求大家了。

泰妍嘆了口氣,然後再摟了摟俆玄:「我知道了,那就把第二主唱這點取消好了。」

在嚴肅的討論之中,孝淵突然笑了出來:「不用取消呀,另外找人來替補不就好了。」

Sunny挑著眉似笑非笑的看著孝淵:「你是為了徐玄自願當第二主唱嗎?」

Yuri也跟著笑著調侃:「舞蹈這邊就改交給我,你去好好練習怎麼當第二主唱吧。」

「呀,權侑利!!我怎麼可能去當主唱啊!!」孝淵瞪了Yuri一眼,然後曖昧的說道:「雖然我們都不行,但是還有那個人呀,那個呀…」孝淵一邊說著一邊用眼神點向ssica的位置。

Yuri則驚醒似的敲了手掌:「你說那個在聖誕晚會上唱Lucky的那位呀??」

孝淵點了點頭,接著兩人同時看向正在玩手機的ssica。

「等等,你們在指的該不會是那個人吧?」秀英直白的插了進來問道。

孝淵、Yuri不約而同的點了頭。

「ssica可以嗎?」泰妍質疑著。

孝淵不等大家同意,便輕快的跑向ssica,而Yuri在聽到泰妍的質疑後,曖昧似的答道:「不要小看ssica喔。」

孝淵拉著ssica回到了隊伍,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她身上。

「嗯,不然我們先找首歌合唱看看如何?」

「我都OK的。」ssica瞪著Yuri和孝淵。

於是泰妍和ssica選了李勝基的期待與抱怨,在討論好兩人合唱的部份後,泰妍戴起耳機,並朝著Sunny比了OK的手勢。

在播放器旁邊的Sunny按下了代表播放的綠色三角形,鋼琴的前奏緩緩響起。

泰妍打氣似的對著ssica握了拳並用嘴型說了:Fighting。

ssica微微笑著,然後泰妍開口了第一句。

為了試探ssica的音色,因此泰妍刻意把副歌的地方留給ssica,好藉此瞭解她的音域。

「원하고 원망하죠 그대만을…… (希望與怨恨)」

ssica開口的第一句馬上讓泰妍震攝住,她的聲音辨識度很高,音域也很廣,根本是做主唱的不二人選。

當兩人的聲音合唱時也能很好的配合住自己,甚至讓泰妍可以不用去特意照顧ssica也沒關係。Jessica的音樂底子,很高,泰妍在心中這麼想著。

「그댈 너무 사랑해요……(因為太愛你)」


最後一句結束後,泰妍拿下耳機後往團員看了一眼,大家都以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ssica,於是泰妍轉過頭來:「我想孩子們都沒有意見了,能當我們團裡的第二主唱嗎?」

ssica微笑著問道:「有能說不的選擇嗎?」

泰妍挑起了左邊的眉毛,ssica又笑了:「看來是沒有。」

泰妍笑了笑,然後拍了拍ssica的肩膀:「為什麼第一次唱這首歌會這麼熟練?」

這正是唱這首歌時泰妍一直感到好奇的,對唱歌的人來說,每首歌都有故事,而第一次唱這首歌的ssica卻帶著非常濃厚的感情在裡面,這點反倒讓泰妍佩服。

ssica的笑容頓時垮掉,她直直地看著泰妍:「我說過這是我第一次唱嗎?」

雖然相處的不久,但是現在這樣的Jessica有點嚇到泰妍了,幸好孩子們都開始各自練習,所以沒有人注意到他們。

ssica嘆了氣,泰妍這才發現,這是她第一次聽見ssica嘆氣。

ssica低著頭,細聲的說:「내게 다가올 내일을 후회로 만드는 사람   이런 내 맘을 혼자서 얘기할께요  그댈 너무 사랑해요…… 」

說完這句話後,ssica就獨自走向了孝淵和Yuri的身旁。


被留了下來的泰妍顯然有些茫然,那句話是希望與怨恨的最後一段。

 

ーー帶給我未來無限痛苦的人、只能如此自言自語、因為太愛你

 

不懂,泰妍連一個可能的想法都沒有,自己和ssica是根本不曾相遇過,又何來會知道誰是帶給ssica痛苦的人,自己根本對ssica一無所知呀。

看來應該是選歌選錯了。如此想著,泰妍慢慢的走向孩子們,卻不知道自己臉上掛著的是多麼哀傷的神情。

 

 ♪

 


因為必須接晚上的酒吧工作,泰妍在固定時間就得先走了,於是她把Yuri叫了過來,叮囑了她要好好照顧ssica,然後要好好帶她認識其他孩子們,囑咐了一堆後,泰妍才萬般不捨的離開。


送著泰妍到了樓下,Yuri看著馬路上泰妍纖細的背影喃喃道:「真奇怪,你平時也沒這麼關心我們呀……」

 

 

第一章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