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摔跤的妹妹給了這個梗www(被丟去地中海)

 

 

 

因為看到妹妹說

 

感謝撲浪上的某位撲友截的圖 (被打到腿斷

爆梗的原因,就是摔倒和獅子座的自尊心(炸

當時想著,那假如有個人就是看穿了那自尊心偽裝起來的東西呢?

本來是想一百字內打發的,回神後才發現過頭了....Orz

 

標題真是把腦子都轉了過來還想不到(抹臉) (估計想這標題都比碼這文的時間來得更長(默

 

正文:

 

 

「打桌球囉~♪」
「水果牛奶~♪」

「啊,等等我啦!!」

Tiffany焦急的看著成員三三兩兩的走出澡堂,她的動作加快了許多,把東西都丟進盆子後想要跟上成員的腳步。

卻因為大意而忽略了林允兒留下的肥皂。

【碰】的巨響迴盪在澡堂裡,fany按著頭忍著疼痛爬了起身。

手肘的地方似乎有些破皮,沒擦乾的身子還殘留的水漬讓擦傷的地方有些刺痛。

眨了眨想要落淚的眼睛,金泰妍探頭進了澡堂,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fany:「…沒事吧?」

「嗯?只是東西掉了。」fany強搭上笑容俯身撿拾著地上的東西,但是身體很明顯的感受到有多處因為摔倒而造成的疼痛。

泰妍走了進來,已經換上日式浴衣的她把毛巾搭在肩上,本來一身的疲倦彷彿都被暖泉所洗濯乾淨,她帶著爽朗的笑容彎身撿起洗髮精。

「大家在外面還以為你摔倒了。」泰妍接過fany手上的盆子,並跟著fany一起往澡堂外走去。

「才沒有摔倒呢!!」

「是、是。」泰妍把臉盆放到了fany的換衣籃旁邊:「大家都跑去桌球室了。我在外面等你、等下一起去吧?」

fany搖了搖頭:「我想休息了,泰妍你自己去吧。等下我就直接回房間去了。」

泰妍點了點頭,然後儘自朝著澡堂外走了出去。


看著泰妍的身影消失在門後,fany突然想到ーー這樣不就又剩我ㄧ個人了?

情況回歸到最初,這一摔反而顯得有點多餘。這八個人… 難道就這麼沒有眼力又沒良心嗎?

話也不能這麼說,要是被他們知道了,肯定又是好一陣子的笑話吧。


安靜的穿著日式的浴衣,fany因為手肘的傷口被衣服磨蹭到而揪起眉頭。

拿著自己的東西走回房裡時,她不禁有些委屈起來。


想著等下去購物網買個二十幾件衣服消消氣時,她有些訝異的看到房裡的人。

日本行飯店分配的室友,採三個人一間。

fany這次被分配到的室友為ssica和秀英,但是不屬於這個房間的人正對著電視打著哈欠。

「…順圭?」

大剌剌的抓著頭髮的Sunny因為呼喚聲而抬頭,她趕緊起身然後看著fany走了進來。

「怎麼會跑到這裡?」

fany的表情比剛才更要陰沉,手上痛的要死的傷口撇開不說,看到Sunny出現在自己的房間很高興沒錯,但是那傢伙好死不死竟然在看T-ara的Hello Baby?

哼哼,朴孝敏就是比較重要嘛ーー她恨恨的想著,卻沒有注意到那個人緊皺的眉間。

「抹藥了嗎?」

「咦?」

fany抬起了頭,Sunny的面容充滿著心疼,她伸出手摸了摸fany的後腦杓。

「不是摔倒了嗎?傷到哪了?」
「怎麼會… 你怎麼知道?」

「碰的一聲…」
「那是東西掉到地上的聲音…」

「不是還發出了、因為很痛所以在硬撐著的悶哼聲嗎?」

Sunny無奈的嘆了口氣:「乖,讓我看傷口好嗎?」

委屈的點了頭,fany把浴衣的袖口往上挽了幾公分,露出了因為摔倒而造成的擦傷。

Sunny把她拉到榻榻米上坐下後,忙碌的翻找出醫藥箱。

她細心的上了藥水,因為擔心會弄疼fany而刻意放柔的動作讓fany的鼻頭一酸。

最後Sunny把粉紅色的膠布貼上後,她用哄小孩的語氣笑著道:「我在日本,學會了讓傷口不痛的魔法喔。」

「…咦?」

「痛い、痛い、飛んでけ~。(痛痛、痛痛、飛走吧~)」

Sunny像是在使魔法似的,手指從fany的傷處轉著無數的圈圈轉移到空中,最後像是End poss般的做了個手指一撇的結尾。

和室內突然陷入一陣寂靜,fany眨了眨眼睛。

不知過了多久,臉漸漸漲紅的Sunny首先撇開臉龐。

她用左手捂著臉頰細聲的報怨:「什麼日本動漫,這什麼鬼、早知道就不做了…」

「笨蛋~。」fany把眼前這可愛的隊友拉近了些:「謝、啦。Chu~♪」

「呀!!!!」Sunny按著被佔了便宜的臉頰看著fany。

對方一臉有膽你也這樣做啊的挑釁樣讓Sunny捲起袖子並拉住了fany的雙手手腕:「我、也、要、佔、你、便、宜!!!!」

雖然力氣不敵Sunny,但是也不算居下風的fany更加略為挑釁的吐了舌頭。

一番拉扯後,Sunny微喘著氣看著被跨坐在身下的人。

「……。」

「……。」

兩人互相尷尬的凝視著,撇開這樣曖昧至極的姿勢不談。

被壓在下方的fany因為剛剛激烈的拉扯而稍微敞開了的領口,凌亂的黑色髮絲像瀑布一般散亂在米白色的榻榻米上。

fany看著此刻跨坐在她身上,並把她的雙手壓制住的人。

眼眸中有了情慾,但是似乎更加猶豫。fany主動先開口打破了沉默:「那個…。」

「抱…抱歉!!!」

所謂的紳士風度,就是像李順圭這樣吧。fany無奈的看著上面那個慌忙想要逃開的短髮女孩想著。

她拉住了Sunny欲逃開的領口,把她的身子拉了下來:「順圭… 都這樣了,不表示什麼的話,對女孩子來說是很傷人的喔…」

Sunny發出了緊張的吞口水聲,然後她猛然的吻上了fany的嘴唇。

就如同Sunny的名字一般,Sunny的嘴唇很暖,帶著一絲薄荷的甜味。

當兩唇互相離開時,Sunny卻眷戀的游移到了fany那自豪的眼角上:「好喜歡你… 美英啊,我好喜歡你…」

遲來的告白讓fany紅了眼框,她緊緊抱著上頭那個雖然身子嬌小但肯為她擋風擋雨的女孩。

哽咽的跟著道出自己的心意:「我也是,最喜歡順圭你了…」


這時寂靜的房內傳來了手機的聲音,在如此氣氛佳又安靜的空間裡,這樣的鈴聲簡直比任何的惱人噪音都讓人厭煩。

Sunny無奈的爬了起來,拿起放在矮桌上的手機一按:「喂?」

『Sunny呀~ 人家好想你啊!我聽說你也在日本耶,要不要見…』

「等等!我等一下在打給你!!」

匆忙的掛了孝敏的電話,果不期然看到了鼓著臉頰賭氣坐在電視前的fany。

「Baby啊,我只愛你一個嘛~」Sunny哀求似的從後頭抱住那個醋意龐大的戀人。

「走開啦!!你的Baby不知道還有多少個,不要叫我Baby!!」

雖然fany在掙扎著,但是從沒有用力氣跟不到幾秒便放棄這點看來,她只是賭氣的掙扎一下。

Sunny無奈的笑著並把她抱的更緊些:「那我幫你取新的暱稱。」

「…嗯?」

「美英?」
「滾開。」

「Totoro?」
「……。」

「자기야(親愛的)?」
「嗯哼哼……。」

fany有些紅透的耳根讓Sunny的笑意更加濃厚,她輕輕吻著fany的後頸:「看來很喜歡這個呢…자기야(親愛的)。」

「不討厭~」

本來又建立起來良好的氣氛,在一次被唰的開門聲給破壞。

這次他們兩人很有默契的趕緊拉開距離,然後看著姍姍走進來的ssica。

Jessica身為這間房間的主人卻在看到他們時露出了無可奈何的表情,而在後頭跟著進來的泰妍則皺了皺眉頭。

「你在這裡做什麼?」
「那你又來這裡做什麼?」

兩個短身就這麼隔空互瞪了起來,ssica搔了搔臉頰:「大家都在打桌球,我跟泰妍不怎麼喜歡運動嘛,所以就想說一起回房間看電影…。」

「我看是幽會吧!!!」
「什…?什麼幽會!?真難聽!!」

「難道不是嗎金泰妍,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都和Jessica偷偷來的啊!」
「哈~。李順圭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和你說話的時候三五不離十的都提美英,你就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眼看就要打起來的兩短身,ssica倒也不是那麼在乎,她洩氣似的跌坐在fany的身旁。

側頭看著金髮友人嘟起嘴巴的不甘心的樣子,她笑了笑然後握住ssica的手:「Jessi。double  date、OK?」

「Sure。」ssica也笑了。

 

「啊!為什麼你們兩個這樣無關緊要啊!?」
「好歹也關心一下我們吧!?」

 

 

 完。

 

後記:多可愛(炸)。

無憂無慮的少女時代多可愛,把肥皂留在澡堂的允兒多可愛,暗戳戳的泰西卡多可愛,打電話醬油的孝敏多可愛。

小傻瓜帕尼多可愛。

小騎士順圭多可愛。

 

感謝妹妹,m(_ _)m。

希望你會喜歡這個用你摔倒的梗想出來的文(夠了別在說了!!!!

最後附上我可愛的泰西一張。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