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是,最喜歡的笨蛋夫妻。

 

如以往。

如果不清楚Mayuki是誰,請看下面的圖,右邊是號稱CG生化人小公主的渡辺麻友(Watanabe Mayu),左邊是Team B的隊長,腹黑的天氣姊姊柏木由紀(Kasiwagi Yuki)

 

242dd42a2834349b5e00acc6c9ea15ce36d3be6b.jpg  

配不配!!(拍桌) 你看柏木由紀(左)那一臉寵溺樣,你看渡辺麻友(右)那一臉高興樣。

靠大腿不是每個人都能坐的啊!!!!!!!!!

別每次都把我家B隊長說的好像看到某人就發花痴的好帥好帥好嗎?(掩面哭)

 

正文: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秘密。

多田愛佳深信這點。

因為在她的心中、就深埋著一個秘密。

那是除了動漫宅和腐女之外,最重要的秘密,是對はるごん、なかやん、たなみん、なっちゃん這些摯友都無法說的秘密。

那是まゆゆ、ゆきりん還有她的秘密。








★      ☆      ★      ☆      ★              ☆      ★      ☆







「まゆゆ,ゆきりん剛剛下課的時候又跑去宮澤さん的教室了耶。」

看似無意的隨口和坐在旁邊座位的渡辺麻友聊著,但是愛佳的眼神並沒有鬆懈,在看到麻友顫抖了一下的身子後,她帶著罪惡感的欣喜了一下。

「最近ゆきりん也真是三不五時就跑去宮澤さん的教室耶。」坐在愛佳前面的位置,咬著蘋果麵包的仲川遙香轉頭過來插話到。

而在遙香隔壁,麻友前面位置的平嶋也跟著轉頭聊天「自從文化季上兩個人演了羅密歐與茱麗葉之後好像關係就變得超好。」

「而且聽說一年級的都在傳她們兩個其實在交往了耶!」

剛剛那句無意的話語,說的正巧讓前頭的遙香聽到的原因,正是如此,仲川遙香和各個年級的相處的非常融洽,而且常常在那裡聽到一些緋聞謠言之類的。

在撇了一眼身旁的麻友,只見她咬著下唇望著窗戶,看來這幾句話著實打擊到了她。

「まゆゆ,給。」愛佳把口袋裡的巧克力遞給了麻友。

「ええええーーー!?」把視線從窗戶拉到愛佳的手上,麻友的臉上又帶著笑容「らぶたん給我的巧克力耶。」

把口中的蘋果麵包吞了下去,遙香不滿的搖著愛佳的桌子「為什麼只有まゆゆ有!?   我、也、要!!」

「らぶたん偏心呀。」

「嘿嘿。」麻友笑著抱住自己的摯友,臉頰在愛佳的側臉蹭啊蹭「らぶたん對まゆゆ最好了,最喜歡了喔。」

「真是!」夏海吃味的抿了抿嘴,然後突然把遙香桌上的巧克力牛奶搶了過去「得手!」

「なっちゃん!」被搶了食物的遙香隨即和夏海打鬧了起來。

沒有人注意到,多田愛佳臉上幸福的笑容。

她也回蹭了幾下黏在身上的渡辺麻友


--『我也是,最喜歡まゆゆ了喔。是比ゆきりん、還要更加更加的喜歡喔。』







從管樂社的教室看出去,正好能把校園的操場一覽無疑,愛佳撐著下巴眼神直直盯著下面陰影處的那兩個人。

麻友親暱的摟著由紀的手臂,望著由紀的眼神裡彷彿只能容的下她。

但是柏木由紀在意的,是那個在操場上和籃球隊在比賽的宮澤佐江

麻友漸漸也注意到由紀眼神的所在之處,她嘆了口氣,拍肩和由紀說了幾句話之後便轉身離開。

而柏木由紀只點了點頭,仍然頭也不回。

有些生氣的握緊拳頭。

如果能把ゆきりん毀了,麻友就不會難過了吧。

這麼想著,她把拳頭握得更緊,像是要把什麼捏碎似的。

「都還沒有人來呀!?」突然門口的聲音讓愛佳轉了過頭,田名部 生來和仲谷明香一起走了進來。

和兩人打了招呼後,明香拿出了單簧管進行調音,而尚未決定要吹奏何種樂器的田名部在旁邊翻閱著樂器本。

陸續的管樂社的成員都漸漸來到,而麻友也拿著小低音號匆忙趕來。

「好慢。」愛佳噘起嘴巴不滿的抱怨著。

「因為學生會那裡突然有急事嘛!!」

渡辺麻友是一年級生中唯一進入學生會的人,和三年級的大島優子還有二年級的前田、高橋同在學生會這件事讓一年級的許多人崇拜和羨慕著。

「真是大忙人呢。」酸酸的語氣讓麻友焦急的想要解釋。

就在這時吹管樂社的指導老師浦野一美踏了進來,本來吵雜的管樂社頓時安靜了不少。

而麻友也不再解釋,因為她正拿出了小低音號準備調音。

浦野一美翻閱著桌上的書籍時,從後門偷偷溜進來的柏木由紀在愛佳後面坐下。

「好險趕上了...」深知暱稱CinDy的浦野一美老師討厭學生遲到,所以管樂社的成員基本上都不太敢違背。

把次中音長號從樂器盒裡拿了出來,由紀的樂器經常保持在完美的狀態,所以她省略了調音的時間,開始無聊的戳著愛佳的背。

「很煩耶...!」愛佳轉頭瞪視著那個與形象相反幼稚的學姊。

「らぶたん真可愛。」改成戳著愛佳的臉頰「最喜歡了唷~♪」

「柏木由紀ちゃん最討厭了喔。」愛佳附上禮貌的微笑。

「口不對心也好可愛呀~♪」

「好煩...」

才剛這麼說出口,愛佳隨即又掛上笑容「對了,剛剛看到ゆきりん和宮澤さん在操場上聊天呢,好像很愉快呀?」

臉馬上刷紅的由紀斷斷續續的道「也不是什麼大事啦...」

「まゆゆ剛剛也在操場上,有看到吧。」愛佳拉了拉身旁那位始終沉默的友人。

「嗯啊 ...剛剛陪ゆきりん在操場上待了一下子。」

麻友顯得非常不想提起這件事,看著這樣的麻友,愛佳皺了皺眉間。

「多田愛佳!!! 你有沒有聽到我在叫你!?」

CinDy的喊聲讓愛佳嚇的趕緊跑向台上,而在從座位上離開時,她聽到了麻友的歎息聲。





「さっしー,你到底要錯多少次啊!?」在台下進行事後檢討糾正的CinDy掃視著眾人。

「還有はーちゃん,今天的氣很不足,下次要注意。」

滿意的再次掃視重人之後,CinDy笑著說出了休息十五分鐘。

大家紛紛高興的把樂器放了下來。

浦野一美雖然很嚴厲,有時候甚至把學生罵哭了,但是管樂社的大家都知道,那是因為CinDy太重視管樂社了。

當時管樂社剛成立簡直宛如一盤散沙,把這樣的管樂社調教成現在每次出去比賽都得第一,號稱全校最強社團的人,正是浦野一美。

因此大家也是效彷著CinDy,公歸公、私歸私,此時的遙香和米沢瑠美還有夏海正圍著CinDy愉快的聊天著。

「好~累啊どーん!」突然被人從背後抱住,二年級的指原莉乃如往常一樣的往愛佳身上黏來。

「さっしー,不去練習低音長號這樣好嗎?剛剛不是還被CinDy罵了。」

在和由紀以及麻友聊天的佐伯美香打趣的問著。

「這是兩回事!現在是愛ちゃん能量缺乏中,無法專心啊~。」這麼說著的指原還放肆的想要親愛佳的嘴唇。

「さっしー、你在這樣騷擾らぶたん,萌乃可是會哭的喔。」由紀指著正在和田名部聊天的仁藤萌乃。
       
指原蹭了蹭愛佳的臉頰「萌乃ちゃん哭出來之前指原會先哭的。」

由紀和麻友不知怎麼的相視笑了「さっしー,真差勁。」

「らぶたん和萌乃ちゃん只能選擇一個啦。」

由紀和麻友的調侃讓指原慌張起來「可是指原兩個都很喜歡呀!!」

「腳踏兩條船超差勁。」麻友持續逼問著。

佐伯也跟著起鬨著「之前聚餐らぶたん好像有說過十年後可能會和さっしー結婚吶~?」

管樂社每隔兩個禮拜便會進行全員的聚餐,CinDy的說法是希望藉此讓大家的感情變得更親密。

當然聚餐中也少不了一些娛樂的提問環節,上一次的環節主題正是"覺得十年後的自己在做什麼?"

當時被情勢所逼的愛佳情急之下脫口而出的便是可能和指原結婚了吧。

現在回想起來,愛佳覺得絕對是因為當時指原正好坐在自己旁邊而且又一直提到結婚的話題的關係。

總之這樣的錯誤,導致後來大家經常拿這件事調侃他們兩人。

而指原更像得到了什麼允諾一樣,擁抱、親吻臉頰什麼的,越來越頻繁。

煩躁的稍微推開指原,卻又對上了佐伯、由紀等人好奇的眼神。

看來這幾位學姊今天沒有得到個勁爆的答案是不會放開自己的吧,愛佳抿著嘴唇看著他們。

正好這時插進來的田名部搭著麻友的肩膀「たなみん我最喜歡まゆゆ了喔。」

顯然他們在聊的事情都被田名部以及萌乃聽到了,萌乃站在旁邊並帶著不滿的眼神瞪著指原。

「不行!」由紀把田名部推了開來,並把麻友摟進懷中「まゆゆ是我的。絕對不會讓給たなみん。」

「指原我也要まゆゆ!!」

放開了愛佳也跟著想要撲上麻友的指原,被萌乃從後頭的衣領揪住了「你給我自重點!」

眾人鬧哄哄的時候,多田愛佳小聲的開口說了些什麼。

首先發覺的萌乃誤以為愛佳也是想要做出告白發言,於是正想開口詢問。

愛佳卻直視著由紀「我喜歡ゆきりん...。」




部活內依然還有其他的成員在吵雜聊天著,但是麻友的表情僵住了,由紀也倒抽了一口氣,多田愛佳自己更十分懊悔怎麼會說出這種話。

原本沒有這種意思的,但是看著在混亂中由紀和麻友相牽著的雙手,不禁衝動的這麼脫口而出。



最後CinDy的結束休息的呼喚聲終止了大家的這場尷尬。


但是麻友和由紀突然增加的距離感卻讓人顯而易見。









連續兩節B組的數學課休息時間,一年A班的宮崎美穗和小野惠令奈來到愛佳和平嶋夏海身邊。

「まゆゆ怎麼了啊?早上和她一起上古文課的時候一臉要死的樣子,問了也說沒事。」綽號狂犬的宮崎美穗直白的問道。

「嗯...」夏海有點保留的尷尬笑著。

多田愛佳書寫著公式的手不禁更用力了一些。

從那天的告白之後,麻友和愛佳之間仍然像往常一樣聊著動漫,聊著共同的嗜好,只是在與由紀四目相對時,麻友會率先撇開兩人相交的視線。

然後像是不認識一樣與由紀擦肩而過。

沒錯,從那天開始後,麻友和由紀就像尷尬的陌生人一樣。

「是管樂社裡發生了什麼事了嗎?」同是一年A班講話有些低沉的小野惠令奈擔憂的問道。

「管樂社裡可是有那個超兇的CinDy老太婆耶!」美穗誇張的說著。

身為管樂社指導老師的CinDy,同樣也是學校裡的音樂老師,教學的態度依然是採用那嚴厲到不行的方式。

「不是管樂社的問題啦,一些...私人問題吧?」夏海的眼神還不忘偷喵向愛佳,就深怕自己一個說錯話,會引來更多的麻煩。

「是這樣啊。」

美穗隨意的把玩著夏海桌上的橡皮擦時,突然被人從背後抱住,發出了尖叫聲,回過頭,只見三年級的大島優子笑著比了YA的手勢。

「優子さん,你想嚇死人啊!!!!!」宮崎美穗發出虛弱的哀號聲。

其實號稱狂犬的宮崎,膽子意外的比想像中還要小。

「Yahoo~」優子高興的笑著。

這位三年級的學姊是學生會裡最具親和力的,也是許多後輩們崇拜的對象,因為個性開朗的關係,和許多一、二年級的後輩相處的非常要好。

「優子ちゃん怎麼會來一年級的教室?」小野惠令奈好奇的問道。

「被あっちゃん他們要求出來打探打探的。」優子無奈的搔了搔頭「最近麻友ちゃん的情緒怎麼陰暗成這樣?たかみな的笑話還會傻愣的點頭說好笑耶。」

竟然連學生會那邊都出來關心了,平嶋夏海頭疼的搖了搖腦袋。

「會不會跟柏木さん還有佐江的事情有關?」小野撇頭思索著。

「什麼意思?」

「優子ちゃん應該也知道吧?」小野看著大島優子「在二年級那邊不是流傳著嗎,柏木さん還有まゆゆ的關係。」

平嶋夏海和多田愛佳一同露出了驚訝的表情,身為和麻友最親暱的人,麻友和由紀之間除了是摯友和前後輩之外,他們真的不知道還有什麼另外的關係。

宮崎美穗雖然是小野的摯友,顯然也不知道這件事「什麼關係!?」

優子笑著拉了拉校服的紅色領帶「這種關係喔。」

被優子拉開的領帶後頭,能依稀看見優子故意露出來的兩個英文字母"K'H"

這是學園裡的一種習俗,互相喜歡的兩人,會把寫有自己名字縮寫的領帶和對方交換。

而大島優子的領帶,正是她毫不忌諱公開的戀人,三年級的小嶋陽菜(Kojima Haruna)的羅馬拼音縮寫。

「咦!?」夏海驚訝的站了起來「まゆゆ和ゆきりん在交往!?」

愛佳沉下了臉,會把領帶互換的關係,在這所學園裡代表的就是戀人,反之,取回領帶的同時,正是分手的意思。

但是這件事情,在一年級之間根本沒有一點耳聞。

「據說是這樣啦,あきちゃん好像有看過柏木さん的領帶上是寫著" W'M "。」小野皺了眉頭想著記憶中高城亞樹隨口說的話。

「一年級裡面,除了渡辺麻友之外,應該沒有人的名字縮寫是"W'M"的吧?」

夏海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所以宮澤さん是第三者,介入了他們之間,是這個意思吧!?」

優子聳了聳肩「我只聽說ゆきりん她對佐江非常內疚。」

愛佳也好奇的問道「內疚什麼?」

畢竟同樣身為管樂社的成員,現在所說的事情全是她們一無所知的。

美穗看向小野,然後又把視線放在愛佳身上「文化季的戲劇最後,柏木さん在後台出了大錯,最後害宮澤さん的左腳扭傷,文化季後的兩個禮拜籃球部有高中聯賽,但是宮澤さん因為腳傷的關係只能分配到候補的位置,好像柏木さん就是因此自責的吧。」

夏海用左手敲擊了右手掌「難怪文化祭之後ゆきりん時常往宮澤さん那邊跑啊!」

優子噗哧笑了,這樣的舉動惹來了大家的注意。

被眾人以好奇眼神看著的優子,指著一樓走廊上的兩人。

是大家正在談論的主角渡辺麻友以及另一位當事人柏木由紀。

麻友走在前頭,腳步快的明顯就是想要甩開某人,而由紀緊皺著眉頭跟在後面,一邊向麻友說著什麼,一邊急忙的跟上。

看著這兩人,優子無奈的搖了搖頭。

「好像在吵架呢。」宮崎美穗喃喃說著。

「這才不是重點。」優子轉過身來看著他們「打是情、罵是愛,既然還能吵架,就代表這兩人還很在乎彼此的。」

小野尷尬的笑了笑「這是什麼道理...?」

「帶著這個報告回去的話,肯定無法被接受的吧。」美穗同樣也無奈的說著。




不在理會學妹們,優子打了哈欠走向門口,突然她又回過了頭看著他們。




「多田呢?」











那一天的吵架,愛佳完全看到了,躲在角落,僅僅隱約的聽到了兩人彆扭的吵架,但是卻清楚的看到,麻友哭泣的淚水。

嘆了口氣,多田把腳下的石子踢開。

明明早晨的孩子都是充滿活力的,愛佳卻再度嘆了一口氣。

背後被啪的一聲打了一下,永遠都像過動兒的仲川遙香興奮的和愛佳打招呼。

「はるごん我走不動了...」任性的拉著遙香,愛佳撒嬌著。

「らぶたん太體虛了啦!!」牽起愛佳的手,遙香露出了笑容「好!現在開始跑吧!!!!!」

說到做到的遙香,硬拉著愛佳開始奔跑起來。

沒那個心情也覺得丟臉至極,愛佳拼命制止著。

「はるごん你這個笨蛋---------!!」

「不可以停下來喔!!這樣會更累的!!」

發出哈哈哈的笑聲的仲川,顯然沒有想要停下腳步的打算。



「一年級生的真是充滿朝氣呢。」

在五樓學生會室裡往外看著的高橋南笑嘻嘻的說著。

而高橋說話的對象,前田敦子卻一臉睡不飽的懶庸樣,她把手上的奶茶一飲而下「如果我們那隻也能這麼有朝氣就好了。」

他們兩人,同時把視線放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靈魂卻不知道出竅到哪裡去的渡辺麻友。

雖然拜託和低年級關係融洽的優子去探聽,但是帶回來的卻是:因為還有愛,所以才會爭吵啊。這種沒用到了極點,更讓人摸不著頭緒的情報。

甚至優子回來後沒多久,麻友整個人就像是魂魄不知道丟失在哪裡一樣,眼神完全是失焦狀態。

「啊、站起來了。」

麻友拿起自己的背包,踩著沉重的步伐經過兩人面前。

行屍走肉般的走出了生徒室。

「不管是發生了什麼事、看來打擊還真不小啊。」前田把蘋果麵包吞下去後,喃喃說道。









腳步好沉,甚至連腦袋都好沉,麻友按著隱隱抽痛的額頭。

她不想去教室了,怎麼面對摯友,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昨天和由紀吵架的畫面又竄入了腦中。



『你為什麼就不能喜歡愛佳!!』

『這種事不是勉強就可以的好嗎?』

『那就勉強自己啊!!去喜歡愛佳啊!!!!』

『麻友!!我的戀人是妳,我喜歡的人是妳,為什麼不能喜歡愛佳,你也很清楚不是嗎!?』



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她把自己的領帶撈了起來,翻到領帶後面,上頭有『K'Y』兩個字,是代表著柏木由紀(Kashiwagi Yuki)的縮寫。

和由紀交換領帶的那一天,是個雨天吧。

她記得、由紀從她的手上接過領帶後,俐落的繫在自己的脖子上。

接著她把自己的領帶溫柔的替麻友繫上,與給自己繫時的俐落截然不同,由紀輕柔的先撩起麻友的馬尾,然後一舉一動溫柔的彷彿麻友是個易碎的玻璃製品。

最後她打上了完美的領結後,在麻友的額上落下一吻。


ーー「以後請多指教囉、小情人。」


由紀對自己來說有多重要,是沒有人能理解的。但是愛佳,是無人能取代的大親友。

為什麼偏偏愛佳喜歡上的,是由紀啊-------!!!!



「まゆゆ,一大早就在走廊上跳奇怪的舞啊?」CinDy拿著書本看著麻友,方才在遠處就看到這孩子一下抱著頭一下低下頭哀號的詭異景象。

「CinDy!!!」麻友苦著臉抱著只比自己稍微矮了一點點的老師,雖然浦野一美十分嚴厲,但是私底下對管樂社的孩子們十分溺愛,因此管樂社的成員們私底下都是把CinDy當作是大姐姐般。甚至有些成員更放肆的喜歡開CinDy的玩笑,例如渡辺麻友的レインボーババア(彩虹老太婆)就是其中一個。

但是麻友一直沒告訴其他成員,レインボーババア(彩虹老太婆)是學生會裡的小嶋陽菜學姊和前田敦子學姊告訴她的。

「你這小鬼,只有這時候才會跟我撒嬌。」なっちゃん曾經說過,CinDy其實很介意レインボーババア(彩虹老太婆)的事,但是因為麻友太可愛的關係,才會原諒她的,至於二、三年級的學姊是否有得到原諒,還沒有消息可以證實「怎麼啦?」

「唉~」

「才十幾歲而已就發出這種老人嘆息,是故意調侃我的啊?」

「才不是呢,這次是認真的...啊、」

麻友沒有繼續下去,CinDy轉過身去,順著麻友注視的地方看去,由紀和高城亞樹朝著兩人走了過來。

而兩人越來越接近的同時,麻友把臉撇了過去,轉身就打算離去。

拉住了麻友的手,CinDy向兩位學生露出了笑容。

「CinDy早安。」

「浦野老師、早上好。」

由紀和亞樹的手上都拿著份量不小的資料。

「早安,柏木同學、高城同學。」手上的小朋友用力的扯著,想要逃離的舉動越來越明顯,注意到由紀皺著眉頭看著麻友的眼神,CinDy對著麻友說道「まゆゆ,遇到學姊怎麼能不打招呼呢?」

回過頭來的麻友,帶著哀怨的神情望著CinDy,接著她彆扭的和兩位二年級學姊打了招呼。

看到麻友胸前領帶有些歪斜,習慣性的伸出手想要整理時,渡辺麻友卻慌張的躲開了由紀的碰觸。

「領帶、歪了,所以...」

由紀的打擊顯然不小,她傻愣的解釋著。

「嗯、我...我之後會整理的...不勞您費心了...」

另一個人回答的方式,竟然把敬語都用出來了。

平常不只鬧哄哄又黏膩,感情好到會讓人看不下去的兩人,突然急促的尷尬到像陌生人一般。

高城亞樹顧不得所謂形象,張著嘴巴訝異的都忘了闔上,CinDy的嘴角則在抽蓄著。這小倆口是吵架了嗎!?怎麼搞得跟不得不分手卻依然留戀著對方的氣氛一樣!?

「CinDy!!我...我先走囉,早堂的課要遲到了。」

突然這麼說的麻友,儼然就是在找藉口,明明剛剛、還閒得有時間拉著我的手撒嬌啊。CinDy無奈的想著。

不等CinDy回答,麻友轉身的同時,由紀拉住了她的手腕。

「沒帶的吧,領帶夾...」她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了銀白色的領帶夾放到麻友的手掌上。「如果還不知道夾在哪,叫なっちゃん幫你。」

握緊手上的領帶夾,麻友終於抬起頭看著由紀,而對方只是微微笑了笑,便轉頭示意高城亞樹一起離開。

「まゆゆ,靈魂還在嗎?」CinDy在依依不捨的一直注視著由紀離開的背影的渡辺麻友面前揮了揮手。

而對方只是把視線拉回手上的領帶夾,接著沉默不語。

無奈的嘆了口氣,CinDy從麻友的手上拿起領帶夾,並把麻友的領帶拉直,在3/1處的地方夾上。

把麻友的西式襯衫撫平後,她摸著那孩子的臉頰。

「吵架了?」

麻友這孩子雖然在同齡之間顯得老成,但是在CinDy懷裡大哭過兩次後,CinDy很清楚,這孩子其實很脆弱的。

果不期然,麻友很快的便紅了眼眶。

「差勁...まゆゆ、最差勁了...」

麻友沒有哭,只是帶著快要溢出來的淚水向CinDy道別。








「まゆゆ,要不要吃麵包?」

被好友們推出去的遙香,比以往更小心翼翼的詢問著麻友。

一大早到達教室便帶著紅腫的雙眼,就連全校公認的笨蛋あやりん和不懂得看氣氛的はるごん都察覺到了不對勁。

大家小心翼翼的討論著要怎麼和麻友說話,最後以猜拳輸了的遙香來詢問。

麻友依然看著窗外,似乎沒有聽到遙香的聲音。

遙香轉過頭,不知所措的向夥伴們尋求下一步。

愛佳看著旁邊的麻友,心虛的抿起了嘴唇,麻友會這樣的原因,起因就是自己,但是麻友很溫柔,和由紀一樣,麻友也有著讓人著迷的溫柔。

在和由紀發生了誤會的告白後,麻友沒有怪罪她,反而還笑著拍拍她的肩膀說會支持她的。

麻友笑著的瞬間,愛佳真的以為自己沒有做錯。


但是、


--まゆゆ早就在跟ゆきりん交往了不是嗎!?



無法相信,就是因為麻友太溫柔了,所以無法相信。

雖然看到了他們兩人起爭執,但是沒看到最後的愛佳仍然在心中抱持著一絲的希望。

也許,只是很好的朋友因為一方被告白了所以大吵了一架吧。她在心底依然這麼說服著自己。




早堂的數學上完後,因為要上體育課的關係,愛佳匆匆忙忙的趕到體育館。

已經換好了運動服的麻友坐在欄杆上發呆著。

走進了更衣室,愛佳把制服的釦子解開的同時,她看到了麻友的袋子。

如果、能看到麻友的領帶,就能知道真相了吧?

這麼想著,愛佳刻意放慢了換衣服的速度,直到最後的なっちゃん出去後,她偷偷摸摸的打開了麻友的袋子。

整齊的制服疊得很好,而領帶就放在制服的上方。

咬著嘴唇把領帶拿了起來,愛佳猶豫了。


假如後面的名字真的是ゆきりん呢?怎麼辦?


雖然心裡擔憂著,但是好奇心勝過一切的欲望之下,她把領帶翻了過來。



首先映入眼簾的綠色字線就讓愛佳的心碎裂了,雖然學校統一是紅色的領帶,但是背後的刺繡字線按每個年級分別分為:三年級是紅色,二年級是綠色,一年級是藍色。

這就代表著、這是二年級的柏木由紀的K'Y。


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

柏木由紀、最討厭了----------!!!!


用力的捏緊領帶,愛佳胡亂的抹掉臉上的淚水。










「啊!!腳好痛啊!!!」把運動服換下來的夏海在更衣室裡抱怨著。

而在一旁已經繫上領帶的遙香卻若無其事的笑著「在撐著點吧,學園祭的準備週開始之後,體育課應該就不會在上了吧。」

「這麼說來學園祭也快到了呢。」

三個人嘻嘻笑笑的同時,麻友也把制服的最後一顆釦子扣上,她伸手進袋子裡準備打上領帶。

「咦?」

把袋子拿了出來,裡面除了白色的毛巾之外,沒有其餘的物品。

她急忙翻找著自己的櫃子,把換下來的運動服隨意向後扔「沒有、沒有、沒有...」

「まゆゆ,在找什麼啊?」夏海撿起麻友隨意亂扔的東西,擔憂的問道。

「なっちゃん、不見了...」轉過頭來,垮下的臉和泫然欲泣的聲音「領帶、不見了...」




B班的其餘同學都已先行離去,夏海、遙香、彩香和愛佳等人,陪著麻友在更衣室裡找尋著遺失的領帶。

「沒有啊。」把所有櫃子都翻了一遍後,仲川遙香嘆了口氣。

擦拭著額上的汗水,夏海心理所想的也是如此。如果真的單純只是遺失,理應早就應該找到了。

五個人幾乎都快把更衣室翻過來了,還是一無所獲,夏海皺著眉頭「真的、是弄丟的嗎?」

「什麼意思?」彩香在查看著毛巾。

「你們想,麻友是一年級唯一的學生會成員,不是有很多人都公然表明喜歡了嗎?」

「而且還是校刊風雲人物的票選第五名。」

看著遙香,夏海繼續說道「這就對啦,會不會是、某個對まゆゆ愛戀的粉絲,趁著四下無人,偷偷拿走的呢?」

接著,她把頭轉向在翻著鐵櫃的愛佳「らぶたん,剛剛你是最後一個出來的吧?有沒有看到什麼可疑的人進來嗎?」

愛佳的身子僵了一下,她敷衍的回答「不、沒有,沒看到什麼可疑的人...」

沒有察覺愛佳的可疑,夏海繼續和彩香、遙香周旋在沒有進度的推理上。



麻友焦急的翻著袋子,縱然袋子裡已經被五個人都翻遍了。


為什麼會不見、為什麼...


那是ゆきりん的領帶、是ゆきりん親手繫上的領帶、是我...和ゆきりん是戀人的證明啊...。


「會不會是被班裡的同學帶走了?然後掉在某處?」


不知道是誰說的這句話傳入耳中,麻友狼狽的站了起來並跑了出去。


「我去路上找找看!!!!!」


「まゆゆ!?」


對了,肯定是掉在路上了。

只要仔細找,一定會找到的。



剛跑出室外,突然被水珠滴落而停下腳步。


「不會這麼倒楣吧...。」


話才剛說出口,麻友預想的事情便發生了,雨水打溼了制服,也讓視線變得模糊。


「哈哈、哈哈...嗚嗚...。」淚水順著雨水在臉上滑落下來。


麻友站著嚎哭著。



笨蛋麻友、和由紀吵架了,又把領帶弄不見了,絕對、會被由紀討厭的。


這些天的委曲和煩悶,像是要一口氣發洩出來似的,麻友沒有停止的哭泣著。






待續。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