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CP第一篇文!

 

 

裡標題:我們私下就是這麼閃你要怎樣!(慢著!!

如果是剛入門,或是好奇點進來觀看的,疑惑著Mayuki是誰時,請看以下閃圖(墨鏡)

 

左邊就是麻友,右邊是由紀。

5754186420110805211827061  

這兩夫妻是閃到,就算在舞台上也是無旁人模式照樣卿卿我我到讓人想吐槽:你們是沒看到攝影機嗎!?啊!!!!!

由紀就算在怎麼CP亂開到極龐大,但是最終還是會對麻友說喜歡你。

她可是、會對可愛到爆的麻友說出的一切言聽及從的柏木由紀。

她可是、四年來從來沒有堅斷過,世界只繞著柏木打轉的渡邊麻友。

他們是Team B的台柱、是最強的隊長和ACE。

 

正文:

 

匆匆的跑在廊上,由紀不在意飄起的裙襬和隨風飛揚的髮絲,她微微喘著氣奔跑著。

在休息室停下了腳步,與平時穩重的形象截然不同,她按著胸口喘息著,沒休息多久就朝著坐在鏡子前弄頭髮的平嶋夏海問道「まゆ呢!?沒事吧??」

平嶋從鏡子的反射看著失常的由紀「經紀人已經先帶她回家了,好像還順道去醫院。」

「是這樣啊…」由紀不自在的撥弄著劉海,這樣的動作只有在她心煩時才會出現。

看著鏡子裡稍嫌不穩重的自己,由紀的眼簾不由得垂了下來。

她又回想到了那時候,當她聽到麻友因腹痛而必須早退的消息時,她確實慌張了起來,在後台穿梭著,只想要見到那個人。

然後她看到了,被工作人員攙扶著的麻友。

好看的五官因為疼痛的關係而揪在一起,額上滲著汗珠,麻友看起來非常痛苦。

心臟好似被揪在一起似的,由紀踏出一步想要上前時,麻友的目光從眾人之間注視到了她。

接著麻友小幅度的搖了搖頭,由紀不是愛哭的人,甚至多數的時候她根本不會輕易流淚,但是那瞬間,她感覺自己的淚水會流下來。

麻友的意思她懂,但是看著被攙扶著的麻友,由紀移不開腳步,縱使知道這時候B組該準備上台,她看著麻友蒼白的臉色皺緊了眉頭。

從今天早上就感覺到了,小朋友的不對勁,明明每件事都明顯到足以證明渡辺麻友的不舒服了,自己卻什麼也沒有做,懊悔不已的由紀不由自主的朝麻友的方向踏出了一步。

『走 開 』

麻友的嘴型在這麼說著,明明蒼白到不行的臉頰,卻用堅定的眼神注視著由紀。

停下了腳步,時機正巧的,後頭傳來工作人員大喊要由紀趕緊去集合的聲音,慌忙回過頭和工作人員說了馬上過去,由紀卻依然沒有挪動半步。

『沒 事 的  去 吧』

麻友在轉身離開前,對著由紀這麼說了,然後努力為了由紀仰起的笑容,深刻的烙印在由紀的心底,她轉過頭,朝著工作人員催促的方向邁開步伐跑了過去。

 

再一次煩躁的把已經完美的瀏海又撥弄起來,平嶋夏海看到由紀這個樣子,搖搖頭無奈的笑了出來「別在弄劉海了,又不是まゆゆ。」

「我…」

「既然公演都結束了,趕緊回去吧,其他成員等等還打算去聚餐呢。」平嶋夏海伸手推了由紀。

往後踉蹌了幾步,由紀看著平嶋夏海。

「まゆゆ就交給你啦,チームB的孩子們就交給我吧。」

 

 

在路上隨意買了紅豆餅,由紀回到東京已經快接近十一點半,中途用手機發了博客,把自己今天和すーちゃん 合照的照片放上了之後,她看著手機屏幕上自己和麻友的合照。

這是,最珍貴的合照,是第一次告白後,兩個人一起在由紀家的客廳裡照的。

看著合照裡因為情緒高漲而臉頰通紅的麻友,還有那帶有淡淡牛奶味的唇瓣,由紀又不由自主的心痛起來。

為什麼沒有照顧好那孩子?

為什麼沒有注意到她的不適?

一切不屬於柏木由紀該負責的問題,卻因為深愛著對方,而引以自責起來。

給由紀開門的,是麻友的母親,和麻友一樣有著美麗的雙瞳的婦人,她看到來人是由紀後,熟暱的要由紀趕緊進來。

麻友的媽媽常說,由紀就像麻友的第三個姊姊一樣,平時在家裡也不怎麼跟家人聊天的麻友,最喜歡的就是和家人炫耀柏木由紀的好。

在某次從麻友的媽媽口中得知麻友還曾經和父親興致勃勃的聊著由紀的身材後,由紀帶著滿臉的紅暈對麻友下達了不準和家人亂說話的禁止令。

「まゆ只是急性腸胃炎而已,別緊張了。」麻友的媽媽在接過由紀帶來充當伴手禮的紅豆餅後,溫柔的這麼對由紀說著。

可能是因為由紀跟渡辺家的人都太熟了,在加上偶爾會來過夜的關係,所以在由紀準備上樓時,麻友的媽媽從廚房裡探頭拜託由紀照顧麻友並順便道了晚安,由紀笑笑並回應。

 


站在麻友的房門外,由紀有點猶豫,除了自責的層面之外,由紀其實更擔心的是房裡的慘狀。

麻友曾在廣播中說過有半年沒踏入房間,睡在沙發上的事情,有些人相信,有些人不相信,但是柏木由紀卻是親眼看過的人。

能把房間堆到沒地方踏步,床也被手辦等等的東西堆的沒地方坐,由紀差點沒暈倒。

チームB的隊長,麻友的保護者的心態頓時發作,把麻友趕出去看電視後,由紀花了五個小時終於把房間恢復到正常的樣貌,她還記得,探頭進來看到自己房間時的麻友那敬佩的眼神。

從那次的掃除之後,由紀固定每個禮拜都會找一天來麻友家,就算每次都只有整理一些散落的小東西也好,由紀不希望到時候又屯了一大堆東西。

但是隨著他們的人氣度越來越高,兩人的空閒時間也越來越少,從上次打掃後至今,已經有三個禮拜了吧?

幾乎可以憑空想像裡面的情況了,所以當節目上大家都在嘲笑小嶋的房間髒亂時,柏木由紀發誓她絕對沒有跟著嘲笑小嶋さん。

嘆了口氣,由紀推開門走了進去,意外的,房間十分整潔。

除了有看起來像是新購買的東西之外,房間真的很整齊,有些意外的挑了眉,床舖的翻動聲把她的注意力拉了回來。

自己這趟主要的目標物正蜷曲在被窩中,從棉被中探出的小腦袋顯得格外的可愛。

由紀在床邊蹲了下來,她用手指輕撫著麻友滲著汗水的臉頰,還是像早上一樣的蒼白,連睡著都皺緊了眉頭,由紀不忍的輕輕撫摸著麻友的眉間,而小朋友像是感應到似的,本來緊繃的眉間舒緩了開來。

「這麼勉強自己做什麼… 不是有我在嗎?」

「眉毛,皺起來了喔。」不知何時睜開眼睛的麻友,抬起手並用指腹撫摸著由紀的眉間,動作十分的輕柔。

由紀稍微咬住了下唇,明明自己是來探病的,卻好像小朋友似的被安慰著,由紀一直無法適應麻友長大了這件事情,雖然比自己更早站到前面,更早被螢光燈照耀著,私底下卻仍愛撒嬌、偶爾任性的像個孩子,但是組閣過後,麻友很明顯的成長了,撒嬌的味道收了許多,比起以往只站在角落看著年長的前輩指點後輩,她開始會對後輩提出建議和想法。

然後在作為戀人這方面,麻友那成長的個性連帶的帶到這裡,本來只會蹭著由紀撒嬌的麻友,開始會把由紀擁入懷中,在她想要哭出來的時候。

「公演順利嗎?」看著由紀分神的樣子,麻友主動問道,然後她從床上坐了起來,並示意由紀也跟著坐在床緣。

小心翼翼的坐了下來後,由紀點了頭「很順利喔。」

「太好了。」麻友笑著,然後隨意的撥弄著自己的瀏海,只是那不是心煩時的習慣。

看著身旁的麻友,由紀突然的又想到了在會場時,麻友要自己離開時的神情,由紀莫名的感到心痛。

那一瞬間,麻友比她成熟太多了,那個在她記憶中只要牽起手就會臉紅,怕生又內向的麻友好像是在記憶中很深處的回憶了。

現在的麻友,已經不能在把她當成小孩子看待了,是嗎?

「ゆきりん怎麼了呢?」麻友撇過頭來看著由紀。

「沒事。」由紀想笑,但是卻怎麼也笑不出來,難看的表情就這麼掛在臉上。

麻友皺了眉頭,她朝由紀坐近了些「被欺負了嗎?」

「沒有…」

突然意識到自己失態的由紀,快速的反應過來,她揮著雙手反應激動的說「真的沒事!!」

「那眼淚… 是怎麼回事?」麻友伸出手,把由紀從眼角滑落的淚水擦掉。

憋屈不住的由紀,邊擦拭著淚邊小聲的道出心中的想法。

安靜聽完後的麻友,做出了一點都不成熟的反應,她大笑的撇過頭,被這麼恥笑的由紀臉色稍沉了下來,等到麻友恢復了情緒後,她有些不甘心的捏住麻友的鼻頭做為小小的報復。

「疼疼…!」慌張的按住自己的鼻子,自己的戀人在想什麼,麻友難道會不清楚嗎?「Blackゆき…」於是小朋友報以言語上的回擊。

本來捏住鼻頭的手直接捏住麻友白皙的臉頰,然後豪不留情的往兩旁拉開。

「嗚…痛!!」吃痛的麻友也跟著伸出手,用力的拉住由紀的臉頰,回以對方同樣的攻擊。

「好痛!」

「まりもっこり─ ─!!」

「なべさん─ ─!!」


最終因為吃痛而一起放開了手,由紀摸著自己疼痛的雙頰,然後抬頭看到和自己一樣帶著淚水委屈的撫著臉頰的麻友時不禁笑了出來。

「笨蛋嗎你?」麻友嘴巴不干示弱的繼續傲著。

「的確很像呢,笨蛋情侶什麼的。」

因為由紀的一句話而連耳根都紅透的麻友,白了對方一眼「ゆきりん超幼稚…」

本來已經恢復了的心情,又因為麻友的這句話而低沉下來,由紀低垂下眼簾「的確呢… 我真的一點都不成熟…」

麻友嘆了口氣並無奈的搖了搖頭「又露出那種眼神了。」

從被窩中強行坐進由紀的懷中,麻友抬起頭吻了由紀的臉頰「和早上的眼神一樣… 」

「早上?」

「就像是被遺棄的小狗一樣,隨時都要哭出來的眼神。」

「咦?我…?」

麻友捧著由紀的臉頰,然後輕輕吻著由紀的眼角「嗯,一副"我不要まゆゆ離開"的眼神,因為太害怕ゆきりん靠近後まゆゆ會把持不住,所以下定決心把ゆきりん趕走了。」

被麻友吻著,由紀更加安心的把麻友摟緊「趕走…    我是狗嗎…?」

「ゆきりん真的好可愛,好想馬上抱住,好想親吻,因為太害怕會做出不該做的事,所以まゆ做了明智的抉擇。」

由紀不由自主的挑起了眉毛,怎麼想都不是這樣的吧?

但是麻友,果然還是麻友,就算長大了,依然還是會拉著自己撒嬌的那個麻友。

「所以まゆゆ是因為太寂寞了,現在抱緊我不放了?」雖然不是很想破壞現在的氣氛,但是由紀還是忍不住說出口。

畢竟下一秒,這孩子肯定會刷紅了臉頰,然後口吃的解釋著,果然如由紀所猜想的一樣,只是這次連耳根都紅透了,由紀笑著並向前含住那孩子的紅透的耳垂。

「唔…」渡辺麻友發出了悶哼聲。

實在太可愛了這孩子,由紀忍不住啃咬起這孩子的耳垂,然後舌尖在耳骨打轉著。

「ゆきりん,不行…」

雖然以穩重的大小姐形象自豪,但是柏木由紀在渡辺麻友面前從來沒有一次維持住這形象,聽著麻友的喘息聲逐漸急促,柏木的右手也不自主的撫摸上麻友的背脊。

突然,以由紀沒有料想到的力道,麻友狠狠的推開自己。

往後倒去的由紀,直到後腦杓碰到了床墊,她還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笨蛋ゆきりん!!」麻友不滿的瞪著對方「まゆゆ是患者啊,請愛護而不是欺負!!你不知道我今天拉肚子的很嚴重嗎?」

由紀有些委屈的看著麻友,她怎麼也說不出口


─ ─ 因為まゆゆ太可愛了,連一秒都把持不住嘛。

 

「你這超級變態まりもっこり…!」

啊,還是脫口而出了。


麻友暗暗罵著然後又把身子鑽進了被窩。

「你的睡衣還是放在那個地方,沒有洗澡的話不準上床睡覺…」背對著由紀躺著的麻友帶著傲氣這麼說著。

 

 

嗯,由紀的麻友還是麻友,是那個永遠只會在她面前孩子氣又任性,帶著八個傲的傲嬌小朋友。

 

但是,為什麼麻友說出那樣的話就不是變態,而我說就是呢???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