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AKB文,很驚悚的竟然是超級冷門CP--麻友敦。

麻友是誰?就是Team B的ACE,神七之一暱稱まゆゆ的渡辺麻友是也。

敦是...?   就是AKB48的門面,神七的大神,暱稱阿醬的前田敦子是也。(掩面 (夠冷門了!!!!

在正常人的想法中,這兩個是根本沒有相互交集的平行線(炸

但是我是非正常人啊!!!!!我就萌冷門CP要怎樣!!!(翻桌)

也不是這麼說啦,萌點大概就是,曾經不記得在什麼地方看過,麻友又被稱為「次世代的皇者」被譽為是前田畢業之後的接班人,而阿醬則是「現在的王者」,不覺得新舊繼承人這種梗很萌嗎??(沒人懂啦!!!

在此補充一些百度轉來的資訊:

阿酱曾在blog里说过期待有一天麻友不再对她用敬语;
阿酱多次在blog里说“麻友好可爱呢~”并且附图无数;
阿酱blog中个人自拍曾经乱入麻友无数;
体能测试轮到麻友的时候,阿酱和陽菜都在后面说“麻友加油!”;
球技大赛个人投篮的时候,明明就是互相竞争的Team,但还是清晰地听到阿酱那句“麻友友加油”……

以上皆屬事實,本人去查證過了,看的我是心花朵朵開♥ (咦???)

 

放文:

不知道是第幾次了,那個人又來了,擅自進入チームB的休息室,和成員有說有笑的混在一起,My Pace的程度就如同她所屬的隊伍的特性一樣。

麻友合上了手中的書,只是感到莫名的煩躁,當那個人每次出現在休息室的時候。

「まゆ,在發呆嗎?」

斜眼看了一下那個人,這才發現成員不知什麼時候都已經離開了休息室「大家呢?」

「都走了喔。」前田敦子嘴角勾勒出漂亮的笑容。

「なっちゃん也太過份了吧… ゆきりん也是… 」被同伴們拋棄的渡辺麻友喃喃抱怨著那幾位沒良心的同伴,把手上的漫畫放進了包包。

「なっちゃん的話,她說因為和CinDy已經約好了,遲到的話CinDy會生氣的,所以不得不提早走了,ゆきりん的話,她本來打算等你的喔。」

麻友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看著停下話語的前田。

「但是我跟她說,我會等まゆ的,所以叫她先走了。」前田的笑容露的更燦爛了些。

「真是多事…」繼續了手上的動作,眼神也不在停留在前田身上,麻友不耐煩的口氣越來越明顯「AKB的大忙人,你沒有事情要忙嗎!?」

「有啊,等會還有雜誌的拍攝,晚上還有訪問和錄製,接著チームA還有排練。」前田把自己的行程全透了出來。

沒有理會前田,麻友自顧自的把包包收好後,她把桌上的Pocky遞給前田「你還不趕快走…」

「まゆ沒有答應我那件事啊。」前田又笑了,看在渡辺麻友眼中,很刺眼、很討厭。

「那種事情,我是不會答應的… 怎樣,都不會答應的。」稍微有些火氣的麻友抓起包包,她帶著壓抑的怒意看著前田「不好意思,我先走了,前田さん。」

看著渡辺忿忿離去的背影,前田忍俊不禁笑了出來。

「像隻小貓咪可愛啊まゆ。」

 


☆ ☆

 


AKB48的門面眾所皆知的前田敦子,在那一天チームB的公演結束後,突然的出現在後台休息室,帶著職業性的笑容把麻友帶到一旁。

然後照樣用那虛偽的笑容,說了那種讓人反感的話。

「まゆ,今天的公演,是百分之幾的狀態呢?」

「百分之九十九吧…」

「不是百分之百不行呢…」前田頓了一下「まゆ,如果有一天,我從AKB畢業了,答應我會好好帶領AKB好嗎?」

就是這樣的話,讓渡辺麻友當場皺起了眉頭。

彷彿在交代後續的樣子讓麻友很不高興,但是礙於對方是前田的關係,麻友沒有當場答應,只是堅決的表示不會回答。

自從那次之後,前田敦子開始時常出現在麻友週遭。


「まゆ。」前田從後頭抱住了渡辺麻友。

這樣的景象要是被任何一個成員看到都會嚇一跳的吧,畢竟在大家映象中,渡辺麻友和前田敦子僅僅只是朋友而已,甚至連摯友或好朋友都算不上。

站位時常會有在前田的左、右後方的,那時候會偶爾跟前田聊上幾句沒錯,但是麻友可沒有和她熟到能做出Back Hug這種事。

因次麻友藉故的掙開了前田的擁抱,有些尷尬的拿起馬克杯。

「果然呢。まゆ很討厭我啊。」

「才… 才不是這樣的!只是不擅長太親暱的肢體接觸…」

「え~。跟たかみな一樣害羞啊?好有趣。」前田在麻友離開的位置上坐了下來「可是まゆ不是能很自然的跟ゆきりん擁抱嗎?優子也是呢,みいちゃん好像也可以很自然的接觸了?為什麼只有我不行呢?」

麻友拿著馬克杯的手輕輕的垂下,她真的拿前田一點辦法都沒有,因為是前輩,所以不敢放肆,結果反而導致對方全面性的壓倒。

到底要我怎麼做才好呢,前田さん?--這樣的話不自覺的脫口而出,麻友看著稍微遲疑而露出可愛表情的前田敦子。

前田馬上露出了特有的笑容「あっちゃん、あつこ,覺得哪個比較好?」

「前田ちゃん不行嗎?」麻友也朝著對方回以了完美的笑容。

這樣的反應讓前田噗哧的笑了出來,這個可愛的就像小動物的孩子真是讓人喜歡,難怪みいちゃん和優子最近都時常靠近這孩子。

得到前田的反應的麻友反而不高興的皺起眉頭「笑什麼?」

「渡辺ちゃん真的很可愛。」前田的嘴角還是帶著掩不下來的笑意。

被反將一軍的麻友笑容又順速的垮了下來「前田さん…」

「啊。還是叫なべさん呢?」

果然,渡辺麻友對前田敦子是苦手「あ...あっちゃん。」

然後,在聽到麻友喚出名字時露出的傻笑,不管是前田敦子的個性還是笑容,麻友真的感到十分苦手。

 

☆  ☆

 

「最後在練習一次!」總長高橋南把手圍成圈狀大聲下達了指令。

所有人又站定了位置,擦掉額上的汗,麻友習慣性又順手弄了劉海時,她的視線不由自主的看著正前方的Center。

每一次從麻友的位置往前看去,總能看到前田的背影。

雖然纖細,但是讓人放心,偶爾會有代替前田上Center位置的時候,那時候麻友會想,站在這裡的時候,前田都想些什麼?

要怎麼做,才能稱職的完成這次Center的任務?

她在那個位置,腦中只有不知所措。

「只要百分之百的下去表演就行了。」某一天隨口問道時前田帶著自豪的笑容這麼說著「然後,還要有百分之兩百的完美笑容。」


明明就那麼的體虛,想到好幾次因為工作量而頻傳暈倒的消息,麻友不禁皺起了眉頭。

彷彿接受到了這小小的報怨一般,前田突然回過了頭,然後看著一臉厭惡的麻友展露了那專屬於前田的傻笑。


「やだ...。」

 


「まゆゆ最近跟あっちゃん關係好像很好耶。」回到休息室的途中,柏木向走在旁邊的麻友隨口聊道。

「お母さん?你吃醋嗎?」渡辺麻友難得又露出了大叔般的笑容,這樣的笑容最近常被小嶋笑說很像優子。

柏木只是聳了聳肩然後笑了一下「才不會呢。我還怕まゆゆ交不到朋友呢。」

「ええ,ゆきりん真是過份呢。」同樣笑著的麻友,很自然的伸出手挽著柏木。

 


路過的チームA休息室,前田正在和高橋聊天時,透過沒有帶上的門恰好看到了這一幕。

「ゆきりん...真是讓人羨慕呢。」

「什麼?  あっちゃん??」

坐在一旁的麻里子輕笑了出來「たかみな還是一如往常的遲鈍呢。」

 


 

那次演出後,麻友有一陣子沒有在見到前田的出現,畢竟兩人也不算是私底下很有交集的,所以麻友並沒有覺得造成了什麼困擾,但是心中那種空虛的感覺實在揮之不去。

「討厭!」チームB的公演結束後,麻友翻開了手機。

沒有簡訊沒有來電,雖然知道前田本身是非常忙碌的,但是還是希望能看到她出現在休息室。

這種慣性是她自己造成的--麻友把心中的渴望都怪罪到了前田身上。

「まゆ,要走了嗎!?」柏木在門口探頭問道。

「你們先走好了,我把東西收了就走。」不好意思在擔擱著由紀,麻友向她揮手道別。


成員們都走了之後,休息室異常的安靜,看著鏡中的自己,麻友落寞的笑了出來。


其實她,不討厭前田敦子。


第一次知道AKB時,她的眼神就注意到了那個女孩,第一眼見到並不會覺得特別漂亮,但是因為賣力的舞蹈讓額上的汗水滴落下來的情景,麻友覺得她非常的漂亮。

當天晚上,沒有背叛過二次元的她,在關鍵搜索上打上了『AKB48成員簡介』。


前田敦子,麻友反覆咀嚼著她的名字。


然後妄想著有一天自己也能夠站到前田的身旁,和她一起努力的話,自己也可以變得漂亮吧。

 

對於自己的長相一直都沒有自信的麻友,從前田敦子身上看到夢想。

 

「ま え だ あ つ こ。」麻友輕輕說出那個其實早已牢記在心中的名字。


前田的親近雖然讓麻友感到欣喜,但是主要原因竟然是因為希望能把AKB的Center位置交給自己鞏固這種事情,麻友一想到不禁又不高興了起來。


「まゆ。」熟悉的嗓音伴隨著開門聲響起,前田敦子穿著輕便的私服站在門口。

「為什麼你--!?」

「抱歉抱歉,最近又接了一部電視劇,所以一直都在忙著和導演討論相關事情沒時間來。」自顧自的走進休息室,前田在就近的位置上坐了下來,像是要宣告自己的疲憊一般,開始像老頭子一樣捶起了肩膀。

「不是這個意思。」麻友有些不高興的皺起眉毛「不需要特地來找我吧,既然這麼累,為什麼不好好回去休息!?」

渡辺麻友是很慢熟的人,由於怕生,連對柏木 由紀都是一年後才開始真正敞開心防,但是前田敦子的My Pace卻像狂嵐一樣,就算試圖抵擋,也是徒勞無功。

然後被強迫著熟悉,接著到習慣。

前田沒有聯絡的這幾天,原本早就習慣的事情又突然消逝,一想到這些,麻友緊咬著下唇。

看著麻友略顯彆扭樣子,前田輕聲喚道「まゆ。」

麻友看著前田,充滿了防備心。

「過來。」前田強勢的招了招手。

一方面礙著對方是前輩,一方面麻友的確不怎麼敢反抗前田,只得乖乖的走到前田面前。

前田伸手一拉,把麻友強硬的拉到自己腿上,和前田呈現面對面坐姿的麻友臉頰顯得通紅起來「前田さん...。」

「不對。」

「あっちゃん...。」

前田露出了孩子般的微笑,她把頭輕輕的靠在麻友的肩膀上「討厭嗎?」

前田的擁抱很溫柔,和成員們開玩笑的擁抱不同,很安心,讓人的心靈能順速的沉澱下來,麻友不甘心的皺起眉頭「不討厭。」

「如果說,希望把AKB的Center位置交付まゆ是開玩笑的,我會被討厭嗎?」

「あっちゃん、最低(差勁)....。」

「那如果,以上所說的,都是因為想要跟まゆ更親近而做的,まゆ會有那麼一點點更喜歡我了嗎?」


前田環在麻友腰上的手被收緊,她能從耳邊的距離感受到前田因為緊張所以吐出的氣息。


「渡り廊下走り隊的新歌有聽過嗎?」

「ええ?」看著稍微掙脫自己擁抱的麻友,這次換前田有些不滿的皺起眉頭「...有。」

「很好。」麻友離開了前田令人留戀的懷抱。

看著麻友自顧自的收拾著東西,前田雖然好笑,但也有些失望的低下了頭。

雖然真的、真的打從一開始就想和這隻怕生的孩子更親膩些,但是一旦上癮後,前田發現自己身陷在渡辺麻友的漩渦之中。

和篠田談過,和小嶋談過,和板野談過,大家都只是笑笑,然後說著:あっちゃん長大了呀。

自己不是愚笨的人,心中在想什麼,自然清楚的很,但是前田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就這麼被推開了。

稍微在心中暗罵了柏木由紀的同時,麻友的叫喚聲拉起了自己的注意力。

麻友站在門口,看來已經準備離開了,但是猶豫不決的眼神和發紅的臉頰卻又看起來不像是這麼一回事。

她轉過頭來,看著前田「你說你聽過的,所以意思什麼的...不準問!」

下一秒,麻友的左眼朝著前田做了Wink。

然後那孩子的臉像是紅透蕃茄一樣,一溜煙的跑出了休息室。

 

 

 

夜晚的風涼爽的吹著,麻友卻感覺熱到不行。

這時手機的簡訊聲害她驚嚇了一跳,緩了情緒拿出手機。

是方才在休息室不告而別的前田傳來的,有些遲疑的打開簡訊,內容是個影片。

前田帶著特有的傻笑看著鏡頭,似乎還有點....害羞?

接著前田熟捻的朝著鏡頭拋了媚眼,完美的Wink讓麻友的臉頰又紅透了。

「ばか...。」

 

End。

 

這是在現實中不可能發生的事\(^o^)/

麻友友早就心屬TB隊長柏木さん了,而阿醬也心屬AKB總長高橋さん,但是腦捕沒犯法啊!!!!!

我非常非常期待有那麼一天,渡辺小朋友會慢慢接近前田敦子\(^o^)/

強行在節目上對小朋友做出Back Hug的前田,GJ

 

附上走廊奔跑隊的新歌,へたっぴウィンク (笨拙的媚眼)

有沒有看過這麼可愛的隊伍啊!!!!!!!!!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