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除了人界之外,還有所謂的異界,充滿了非人與鬼怪,當人界與異界之間產生了縫隙,不屬於人界的東西將會跑到人界。

造成人界的混亂失調,為了對抗這種事情,警視廳成立了由一群魔女所集結而成的 ─ ─ 特殊犯罪課。

 


 

警視廳外疾駛而出的幾輛警車,抓住了正巧在窗邊發呆的允兒的視線。

「刑一又有案子了啊……」允兒把手放上窗子,羨慕的眼神望著上面標示著『刑事一課』的車子駛遠。

坐在窗旁位置的李順圭快速的按著手機,似乎在玩遊戲似的專注,卻也不忘附和道「刑事方面的本來就比我們還要頻繁的嘛。」

林允兒離開了窗子後,她在Sunny正對面的位置上坐了下來,托著下巴鼓著嘴「上次好好活動到底是多久之前的事啦…」

這時走進辦公室內的崔秀英把手上袋子裡的一瓶罐裝飲料丟向正在角落電腦前翻查資料的Yuri手上「吶,你要的咖啡。」

Yuri靈敏的接住咖啡後,隨即不滿的皺起眉頭「呀!我要你買的是冰的,為什麼是熱的呀!?」

崔秀英聳了聳肩,然後自顧自的走向自己的位置。

雖然輩分和年齡都比秀英來的年長,但是Yuri卻一直都不敢對身高高挑又帶著痞子味的秀英辯駁,只好自認倒楣的把咖啡丟向正在自己座位上發呆的ssica。

「ssica,幫我一下。」Yuri笑的燦爛。

接到咖啡後的ssica腳下突然出現一個小型的藍色魔法陣,她憤憤的又把咖啡扔回去給Yuri,還不滿的吼著「權侑利!別把我當成移動式冰櫃!」

「啊啊,結凍了啦!!」Yuri拿著那罐ssica扔回來的咖啡敲著桌子,堅硬的碰撞聲讓人可想而知裡頭的的內容物是什麼樣子。

她哭喪著臉喚了又在玩手機的Sunny「Sunny,幫我退冰。」

接住丟過來的咖啡後,Sunny的腳下也出現了一個魔法陣,卻是宛如火燄般的火紅色,接著她立刻把手上的咖啡又拋回去到Yuri手上。

「謝 ─ ─ 燙燙燙!」Yuri把咖啡拋到了桌上,她憤憤的瞪著Sunny「為什麼沸騰了啦!」

隨意的把視線從手機上移到Yuri身上,Sunny聳了聳肩,接著不在意似的又低下頭把玩著手機。

林允兒把玩著手上的原子筆,然後竊笑著「Yuri언니真的很搞笑。」

把沸騰的咖啡置之在桌上不理,Yuri瞪了一眼林允兒「意思是我很適合當搞笑藝人嗎?」

「差不多的意思囉。」允兒笑著。

就在Yuri準備要走上前和允兒理論時,辦公室的門打了開來,穿著一壟黑色鑲白色絨毛邊軍裝外套的泰妍走了進來。

她邊走向中間大張的桌子時邊疑惑的看著Yuri準備對允兒動手的樣子。

「各位,都過來集合。」她把手上的牛皮紙帶放到桌上後命令到。

等到全部成員都集合在桌邊後,泰妍指了Yuri跟允兒「等會你們兩個一組為單位,去刑事一的案發現場看看,我覺得刑事一這次的案子很不單純。」

Yuri和允兒點了點頭,接著泰妍轉向眾人「首先,我要先告知各位,特一有稍微的人事變動。」

當大家都發出疑惑的聲音時,辦公室外匆匆忙忙跑進一名女子「泰妍언니,你要的資料我拿來了!!」

泰妍把手放在女子肩上後,笑著環視了眾人,最後把視線停在因為反應不及而呆滯的ssica「宣美,是來和Jessica做替換的人員。」

ssica馬上拍桌起身憤怒的反駁道「憑什麼是我要被換掉!?」

「北區特一想要讓宣美來總局特一進行觀摩和實習,一個禮拜而已。」泰妍的嘴角似乎帶著詭譎的笑意。

「那為什麼偏偏是宣美!」ssica指著和泰妍依的很近的宣美忿忿的抱怨「你明明知道她對你…」

北區特殊犯罪一課的宣美對總局特殊犯罪一課的隊長金泰妍狂熱的愛意是眾所皆知的,所以ssica更加火大,尤其是宣美站在泰妍身旁時,用著勝利的眼神向她宣戰似的看著。

「ssica언니請放心吧,我會好好照顧泰妍언니的。」這句話完全充滿外遇對象趕跑正妻名正言順得到名分的意味。

這樣的挑釁只是讓Jessica的火氣燃的更猛烈,她擺放在桌子上的手不知何時已緊緊的握成拳頭。

身旁的成員們想要安撫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一個一個的皆向泰妍投去求救的眼神。

「其他人先解散吧。」泰妍不得以只好如此下令道。

等到眾人紛紛離開會議桌後,ssica率先再度拍桌指著宣美「我不可能接受這樣的人事異動。」

「這可是泰妍언니也答應的呢。」宣美像是握著百分之百的勝算似的,不斷的挑釁ssica。

「你…!」

ssica的腳下出現藍色的法陣,她瞇起眼睛瞪著宣美。

「ssica!」泰妍伸手拉了ssica的胳膊,藍色的法陣突然消失無蹤,她不悅的皺著眉頭「別隨便因為情緒的起伏而讓魔法暴走。」

正如泰妍所言,方才ssica一度因為生氣的因素而影響,差點不知不覺中讓魔法洩了出來。

帶著歉意的低下了頭,ssica細聲的道了歉。

「總之人事變動是不會再改變的。」泰妍嘆了口氣,然後摸了摸ssica的頭「不過只有一個禮拜的時間,稍微忍忍吧?」

如果說宣美對泰妍的愛意是眾所皆知,那泰妍對ssica的寵溺也是另一件眾所皆知的事。

而火爆又帶著些微叛逆意味的ssica,唯一肯聽的也只有泰妍的話。

不過偶而,也不是那麼的聽話「我要去找上司。」

「ssica!」

大步跨出門的Jessica把泰妍的叫喚聲拋在腦後。

 

☆ ★

 

在經過人事調動事件之後,允兒和Yuri趁著空檔趕緊出了警視廳。

特殊犯罪課的服裝是統一的黑衣鑲白毛邊外套,而裡頭的制服是不同於警方的服飾,採用的是像軍方般的軍似服裝。

允兒看著漸漸西沉的夕陽,拉起了外套上的套頭帽「走捷近吧。」

 


輕易的踏著步伐,允兒和Yuri穿梭在大樓的屋頂上。

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對於他們特殊犯罪課的魔女來說,就像是普通的跑跳。

因為與魔物簽訂了契約,所以擁有優於常人的運動能力以及反射神經,甚至是高速度的痊癒能力。

但是這些優渥的條件背後,他們必須負擔起自己的生命安危。

一但死亡後,魔物會帶走他們的屍骸,最終死亡的魔女,一率只能以失蹤或下落不明結案,無法舉辦葬禮,也沒有人知道她已經去世,這就是魔女們的使命。

在一棟大樓的五樓陽台的欄杆停住腳步,允兒稍微大聲的朝著與這棟大樓相鄰的隔壁大樓的四樓喊道「刑一的오빠,怎麼樣呢?」

四樓的窗戶被打了開來,雙手插著口袋,一名男子走出了陽台瞪著在對面陽台上笑嘻嘻的兩位女子「特一的,這裡沒你們的事,滾開!」

「오빠的脾氣怎麼這麼不好呢?是遇到了什麼瓶頸嗎?」允兒把帽子稍稍拉了下來,遮住了漂亮的臉龐,最後一抹微笑也跟著被遮擋掉「오빠,承認吧,這裡的陰氣很重的。」她用低沉而緩慢的語調說著。

倚著欄杆的Yuri把髮絲向後撥去,燦爛的笑著「而且還不是普通的濃重呢。」

男子瞪著眼前的兩名女子,刑事一課和特殊一課向來就是水火不容。

通常暴斃或者不明死因的,在以前特一尚未成立之前皆是以自殺或者心臟疾病結案。

但是自從特殊犯罪課成立之後,這些案子就會落到特一的手上,然後刑一將要以輔助者的角色協助特一。

對於吃飽撐著的刑事課大叔來說,根本就是給他們找麻煩,尤其特一通常有工作的時候都是晚上,所以自然而然,刑事課的人和特殊犯罪課的人就有了這層代溝。

「什麼鬼東西的!老子根本沒看到!!!」年近四十歲的大叔憤怒的吼著,然後揮舞著雙手要他們兩位馬上離去。

這時允兒和Yuri快速的交換了眼神後,她抽出了手槍指著大叔,本來盛怒的大叔也僵值住了,他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直直望著林允兒。

【碰】手槍的聲音在彼鄰的兩棟大樓之間迴響著。

大叔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他回頭看了空無一人的背後又轉頭看著剛才的確是開了一槍的林允兒。

不知是確信允兒打偏了還是握有允兒朝著自家人開槍的證據,大叔又恢復了趾高氣揚的姿態「妳做什麼啊,臭小鬼!!」

「你剛剛差點就跟枉死鬼一起去走黃泉路囉。」Yuri溫柔的笑了後然後提醒道。

「什…什麼枉死鬼?」雖然大叔的口氣充滿了質疑,但是這種事情就是特一的工作內容,要讓人不信也難。

允兒把帽子拉了下來,她看著已經快要完全默入地平線的夕陽。

「和泰妍언니報告一下,入夜之後就可以準備上工了。」

這時Yuri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掏出了槍,朝著大叔的身後也開了幾槍。

本來惱怒想大罵的大叔,看著本來帶有笑意,如今卻早已蕩然無存的兩人,不禁嚥了口口水並細聲的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嗎?」

允兒單手壓著欄杆,輕鬆的從五樓跳躍到大叔所處的四樓陽台。

「現在,馬上,把刑事一課的人全部撤出這棟大樓!」允兒邊說邊從Leg Holster(腿部槍套)中掏出第二把槍「Yuri언니,Gemini(雙子座)已經準備好放肆一番了。」

允兒手上的兩把雙槍就如同Gemini(雙子座)的幸運色一樣,閃爍的銀白色的光芒。

槍身略比一般的槍還要來的長一些,銀白色的光芒照耀的讓大叔瞇起了眼睛。

「但是,這個地方在你們長官還沒交接之前都還是我們在接管的!」大叔不服氣的抓著允兒的手抱怨道。

「崔隊長,認命吧,早點帶著部隊撤出的好,否則後果我不敢向你保證的。」不知何時無聲到達身邊的Yuri拉開大叔的手笑著。

從權侑利的笑容中感受到一股涼意,大叔深呼吸了一口氣,不情願的朝著室內吼道「全員馬上撤出大樓!!!」

等到四樓屋內的腳步聲漸漸遠去後,允兒的腳下出現銀白色的魔法陣,她看著同樣腳下也出現亮黑色魔法陣的權侑利。

「說好了,這次如果我幹掉的屍鬼比你還多,我要在上面。」

Yuri搖搖頭,仰起一抹笑容「Ok,今晚我肯定還是會把你吃死死的。」

「呿。」允兒拉起了連衣的帽子,然後兩把槍發出了上膛的聲音「誰把誰吃的死死的,別下定論的這麼早。」

 


☆ ★

 

接獲允兒的報告電話後,泰妍帶著剩餘的五個人趕到現場,一下警車,她忍俊不禁的笑了出來。

「陰氣濃厚成這樣,刑一還沒有人有死傷啊。」她對著早已撤出大樓的刑事課隊長諷刺的挖苦道。

方才被允兒和Yuri看輕已經夠傷尊嚴了,現在甚至連隊長金泰妍都是這副樣子,刑事一課的副隊長簡直怒不可言,他以身高的優勢俯視著泰妍。

「你們特一的傢伙!誰知道你們是不是裝模作樣的?!誰知道你們是不是勾撘上層才有這種地位的!?!別一副囂張的樣子!!!」

才剛怒吼完後,刑一的隊長一拳揍向副隊長,他雖然滿臉的不悅,但是也彆扭的道歉「我的部下不懂事,還請您別和他計較。」

泰妍笑了笑,她走到被隊長揍了一拳的副隊長面前。

「其實很難相信的吧,這種事情。」她注視著副隊長的眼神「完全無法相信對吧,魔法什麼的。」

副隊長沒有答話,但是從臉上反抗的表情看來,他的確壓根不信這種事。

「要我把這個案子還給你們也Ok。」

泰妍伸出了手掌,然後腳下也出現了金色的魔法陣。

刑一的隊長搖了搖頭轉身離去,而宛如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副隊長則是抱著一絲希望似的訝異的看著地上無故發光的法陣。

「我的附屬能力是言語和想像。」泰妍輕聲喚道「繩子。」金色的氣凝聚在泰妍手上,消散後,細長的繩子出現在她手上。

她仰起手上的繩子,然後用右手的食指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我只要能想像的出來,也能把這物品的名稱說出來,那我就能像這樣把物體召喚出來。

現在告訴你遊戲規則,只要你能用任何方式打倒我,那麼這個案子我無條件歸還給你們。」

副隊長肩膀一軟,他嘆了口氣然後轉身離去。

魔女的能力是用來對付異界之物,普通人想要與之抗衡,根本是毫無勝算的,副隊長不禁對剛剛自己那衝動的脾氣感到懊惱。

 


「disappear(消失)。」泰妍手上的繩子又再次化為虛無,緊接著她按了耳上的無線電「允兒、Yuri,能聽到嗎?」

停了一下後,無線電傳來槍擊聲以及物體被貫穿的聲音,然後允兒有些興奮的聲音回覆道『聽到了。』

「給我報告裡面的情況。」

『裡面真是糟透了,屍鬼多到根本打不完似的,目前已經破七十隻囉。』

後頭隱約傳來Yuri輕鬆的說著七十三隻。

「泰妍。」Sunny小跑步到身邊後,拿著幾張資料「找到資料了,這裡三十年前是個墳場,好像之後改建成民宅,然後五年前發生一起強姦殺人案,這之後就開始一直有不明死亡的案例,所以漸漸變成空屋。」

泰妍拖著下巴,沉思狀的瞇起了眼睛。

然後秀英也來到泰妍身邊「Boss,找到了,怨念的源頭在十七樓的朴姓女子家中,就是當年那個強姦殺人案的受害者家中。」

「Ok。」泰妍對秀英和孝淵撇了頭「你們兩個去掩護Yuri和允兒,然後Sunny和我直接去十七樓。」

「了解。」收到命令後秀英和孝淵快步的直接跳躍上三樓早已破碎的窗口,然後兩人從窗戶中攀爬了進去。

泰妍和Sunny交換了眼神後,緊接著也以彼鄰的鄰棟大樓陽台欄杆做為踏點,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躍上了十七樓的高度。

用非魔法的手槍擊碎了窗戶後,泰妍輕易的躍入了十七樓的樓層裡。

跟著進入的Sunny隨即皺上了眉頭「好濃厚的陰氣。」

對各感官都強化的魔女們來說,這麼敏銳的感覺在這濃烈的陰氣中反而成了痛苦的折磨。

平常人聞不到的屍臭味和到處發出的嘰嘰聲讓人不寒而慄。

而泰妍和Sunny若無其事的朝著門外走去,在走廊上便迎頭遇上了允兒口中的屍鬼。

宛如殭屍般的樣子,卻是個鬼魂的集合體,只是在陰氣過重的這棟大樓裡所以得到了暫時的肉體,變成了半屍半鬼的樣子。

泰妍豪不猶豫的拔出槍,朝著屍鬼的額頭就是一槍,鮮血和腐爛的腦袋爆開後,身體一軟倒在地上的屍鬼隨即化為一陣濃霧消失不見。

後頭的Sunny也遇到相同的情況,只是她開了幾槍後,煩躁的嘖嘖兩聲「這麼大掃除也太慢了吧。」

她的腳下也出現火紅色的魔法陣,緊接著左手上便聚集了一團火球。

火球越燒越旺時,她朝著擠滿了屍鬼的走廊丟出了一個火球。

一陣爆炸後,Sunny拍了拍手上的灰塵「乾淨俐落。」

「走了。」不理會爆炸的泰妍,鎮定的繼續向前跑去。

 

☆ ★

 


「唔哇,八十五!」允兒雖然喘著氣,但是卻愉悅的用眼角撇了身旁的Yuri。

Yuri轉了轉脖子,回過頭瞪著允兒「你灌水了三隻。」

「哪有!」允兒躲過一隻飛奔而來的屍鬼後,跟著朝後腦杓補上一槍,左手的槍也不忘朝著右邊要往自己接近的屍鬼發射。

「哪裡沒有,明明和我平手同樣是八十四隻。」權侑利踹開一隻屍鬼,然後隨手又發射了一槍。

雖然兩人看似樂在其中,但是因為特殊材質的關係,本來不輕易會破裂的外套竟也有一條一條的破痕,而且灰塵和血漬沾滿了外衣。

兩人早已疲累不堪,加上他們的子彈並不是一般的真槍實彈,而是以他們的魔力作為素材,透過槍枝發射的魔法彈。

雖然對人體沒有殺傷力,但是這本來就是用來對付異界的生物,如今已經快魔力耗盡的兩人甚至連子彈都快射不出來了。

只能苦哈哈的調侃著對方好讓心情愉悅點。

「我快沒魔力了。」Yuri終於在無法一槍爆頭後老實的告訴林允兒這個事情。

和Yuri差不多情況的允兒也乾笑著,被帽子遮住的臉龐難得顯露了一絲的疲憊「我也差不多了。」

「在這樣下去只能用體術了吧。」Yuri朝著屍鬼的頭連開兩槍後並用力的踢出一腳讓後頭的屍鬼一頭破裂。

允兒挑起了左眉「我不要,好累又好髒。」

從對話中完全感受不到兩人的危機,樓梯傳來的碰撞聲讓他們兩人好奇的望著門口。

高挑的秀英從門口進來後,拿著太刀一刀便砍下了阻擋在門口的數隻屍鬼的腦袋。

「沒死吧兩位。」壞笑的又揮出一刀,秀英彷彿在切豆腐般游刃有餘。

「嘖,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死了啊。」

「是說崔秀英你也太慢了吧!?」Yuri怨怨的瞪著門口的秀英抱怨道。

秀英聳了聳肩「擔心你們兩個死了,我可是還讓孝淵斷後快速的趕來的呀。」

這時耳掛式無線電傳來Sunny興奮的聲音『Game  end!』

Sunny語句剛落,屋內的屍鬼開始破碎,變成一摟白煙飄散在空中。

本來擁擠的屋子變回了原來的樣貌,空盪又寂靜,但是最初那股腥臭味和讓人感到壓迫的陰氣完全消散。

秀英把太刀收回了漆黑的刀鞘中,然後伸展了腰「Sunny和Boss終於解決了源頭了。」

「诶!?」本來疲累的坐倒在地上的允兒抬頭看著秀英「源頭是?」

「怨靈,加上這塊地本來就是極陰之地,所以助長了那怨靈的力量。」

「在哪?」

「十七樓。」

Yuri似笑非笑的用手指梳理了髮絲「早知道就直接上十七樓了。」

和秀英準備下樓時,允兒撲抱住了Yuri,本來還戴著的連衣帽也隨著戰鬥結束而脫下「언니的戰績如何?」

拖著允兒小步小步的朝著樓梯走去「八十九。」

允兒聽聞馬上露出高興的表情,她磨蹭著Yuri的手臂「我可是九十的喔。」

「好啦好啦。」

「所以언니,今晚一定要把你吃乾抹淨。」

看著允兒高興的向走在前方的孝淵還有秀英跑去,Yuri不禁無奈的搖了搖頭。

 

─ ─回答九十你肯定會說九十一、九十一你肯定會說九十二,林允兒你真的以為你在想什麼我會不知道嗎?

 


☆  ★

 

「各位辛苦了。」沒值晚班的允兒和Yuri換下了滿是污泥和血漬的制服後,手牽著手快速的逃出了特一的辦公室。

「可惡的林允兒!!跑的這麼快是怎樣啦,本來想叫她買個東西來吃的說。」嘴上咬著麵包的秀英喃喃抱怨道。

這時獨坐在臨時座位上的宣美終於憤怒的拍桌站了起來。

「為什麼泰妍언니也下班了!!!」

同為值班的孝淵喝著蘋果牛奶回答「沒值班的話當然要下班囉。」

「泰妍언니平時不是都會待到很晚才走的嗎!?」看來宣美連泰妍的行程表都調查的非常詳細。

「是因為那個吧…」孝淵看向秀英「ssica的假期被孝利언니獲准的關係吧?」

宣美愣了一下「你說什麼?」

「今早ssica直接去找了孝利언니並表示要請為期一個禮拜的假期,언니恩准了,所以泰妍可能是早早回家陪ssica吧。」

「為什麼肯恩準這麼長的假期啊!!!!!!」

秀英不解的撇了頭「說為什麼的話,不就是因為很有趣嗎?」

 

 

另一方面權侑利和林允兒合租的房子內。

Yuri無奈的看著坐在沙發上啃著蘋果到睡著的允兒。

「真是,就愛逞強。」Yuri把允兒仍緊緊握著的蘋果拿開後,扶起她往臥室走去。

把允兒安置在床上後,看著允兒磨蹭著枕頭然後重新喬好舒服的位置入睡的樣子,Yuri真的無奈的笑了。

「笨蛋啊。」她輕輕吻上允兒的唇,然後伸手關掉了床頭的電燈開關「晚安,我的允兒。」


End。

 

後記:沒錯,又是試寫版的,上次的軍事文有點太血腥了(咦?)所以這次走魔法☆少女☆戀愛的風格(靠!!

服飾的話我簡單講述一下(其餘請靠想像力):黑色外套鑲白色絨毛邊,內制服是藍黑色的軍裝服,然後同樣白色邊掛金色徽章。

至於能力什麼的,基本上魔女一率得到的能力都是「優於常人的運動神經和反射能力以及高速的痊癒速度」

像ssica、Sunny、泰妍等是附屬的能力。

 

至於怎麼會爆出這篇,大概就是daum的CF吧(喂

我被西裝允萌殺死了,還有Boss樣的泰妍,帥氣刑警的秀英,傻傻呆呆的ssica,穩重的Sunny,有些無能的儍初丁警察孝淵(喂

 

總之,能喜歡就好了m(_ _)m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超喜歡這種風格的阿!!!!!!! 魔法時代大發XD
  • yao。
  • 很喜歡這總風格呢,
    怎麼你每次是寫的我都很喜歡啊。
    可能是我喜歡看廝殺(?)
  • 喜歡廝殺+1ww
    我喜歡超能力啦、非現實之類的感覺w

    於 2013/06/20 14:49 回覆

  • 訪客
  • 不要寫那麼多試寫啦><
    明明軍事風和魔法風都很精彩
    結果那麼快就完了
    可以繼續寫下去嗎TT






















    <a href=http://zaza-free-online-games.en.softonic.com/ >free games</a>
  • 囧!雖然軍事、魔法風很棒,不過現在要我寫有點難度...(ry

    於 2013/08/17 22: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