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日本(默哀)===============================

 

三月十一日,日本發生了規模8.9的大地震。

傷亡慘重,而在泰國的少女時代的成員們聽聞這個消息,不儘各各面露悲傷的神色,紛紛為在日本的人民保佑平安。

在難過之餘,他們不免也慶幸起再前一天就離開日本所以沒有遇上這場大災難。

和姊姊們聊了幾句後,俆玄回到了房裡,她拿起電話撥打了快速通話的第一組號碼。

這組號碼,不知從何時擠下來本來是母親的位置的第一組,時常在通話名單中的第一位,但是如今不管撥打幾次,都只有冰冷的女聲說著無法接通之類的話。

俆玄嘆了氣,坐倒在椅子上。

平常演唱會上幾乎都能遇到的人,現在卻是想找也找不到,而且一方在日本、一方在泰國,就算擔心,也不能做些什麼呀。

無奈之餘她打開了桌上的筆記型電腦,想要從線上的新聞知道遠在日本的KARA有沒有出事。

 

 

結束了在泰國的韓流演唱會後,少女時代馬不停蹄的直奔回韓國,幾位姊姊還有雜誌的拍攝,而趁著這個空檔,其餘的成員剛好有了短暫的歇息時間。

允兒一回到家後馬上趴在沙發上,怎麼都不肯移動半步,泰妍只得無奈的坐到旁邊的單人沙發,俆玄又拿出了手機。

看著依然沒有改變的通話紀錄欄,她有些擔心起來。

Nicole的手機從昨天就一直打不通,而且聽說日本那邊持續有激烈的餘震。

會不會,發生什麼事了?─ ─ 她皺起了眉頭心想著。

最近她和Nicole有點漸行漸遠的感覺,自從開始了我們結婚了的拍攝之後,Nicole開始不在頻繁的與她連絡,簡訊也是,從平時的一天一封,到一週一封,她想過要和Nicole談談這件事。
有個疙瘩在心理,那是怎麼也不好受的,但是最近KARA又爆出了解約糾紛。

心疼Nicole之餘,也有些埋怨對方為什麼不能早點和她談談,雖然對解約這種事沒有經驗,但是只要Nicole願意說出來,那她就算去問李秀滿叔也會幫她找出辦法的。

但是倔強的Nicole卻不曾對她暢談過,平時見面總是掛著微笑。

這樣的微笑雖然美麗,但是卻讓俆玄莫名有了距離感,是因為不信任所以不說嗎?還是因為我們的感情還不到能讓你聊這種事?

無法理出頭緒,俆玄難過的再度撥打了電話,得到的依然是無聲的回應。

 


走出了房間,來到允兒和泰妍身邊,看著新聞上播報的日本災難,孩子們的父母喪亡,失蹤等等,已經看了有段時間的允兒早就哭紅了眼睛。

「允兒,等等記得用冰塊敷眼睛,免得明天紅腫。」泰妍冷靜的這麼說著。

「嗯,泰妍언니,少女時代要捐多少錢呢?」善良的允兒已經想到了捐款的事情。

沒有注意聽允兒和泰妍的談話,俆玄心中的那股不安感越來越重,看到災害現場民眾哭喊著尋找家人的樣子,她想起那人微笑的樣子,輕喚她名字的聲音,嬌愼著撒嬌的模樣,興奮的和她討論紅薯的臉龐。

「俆玄!怎麼連你也哭了!!?」泰妍看著老小的眼淚驚呼了出來。

「咦?」俆玄伸手撫了臉頰,果然有溫熱的液體滴滴滑落「為什麼我哭了?」

兩位姊姊看到平常穩重的老小突然哭了出來,手忙腳亂的想要安撫,並慌張的拿著衛生紙擦拭著淚水。

「不哭不哭喔,俆玄是嫌允兒說五千萬太少嗎?那我們再增加喔。」

俆玄搖了搖頭,任憑兩位姊姊在一旁開始爭吵起來要捐多少錢的事情,她只感到胸悶。

萬一Nicole死了怎麼辦?她還有好多話沒說,她還想要牽著她的手,她想要擁抱她,萬一Nicole死了怎麼辦?

俆玄從來沒有為一個人這麼心痛過,甚至於和鄭榮和오빠在假像結婚時,她也不曾為오빠感到有情緒上的起伏。


這時俆玄的手機響了,她急忙接起電話。

對方開口的第一句話讓俆玄憋住的淚水差點又潰堤了。

「你們沒事吧?回韓國了嗎?還是還在日本?有受傷嗎?」面對俆玄一連串如砲珠般的問題,Nicole哭了。

俆玄聽到對方啜泣的聲音,更加慌張。

「俆玄…」

「是?」

「俆玄……」

「俆玄…俆玄…俆玄……」

Nicole反覆喃喃喚著俆玄的名字,哭泣的聲音讓俆玄心疼的揪起眉頭,注意到旁邊的姊姊們直盯著她的視線,她走到了房間內。

啜泣聲持續了一會後,Nicole帶著哭腔傻傻的笑了「那個時候我還以為我再也沒辦法這樣叫你了。然後好後悔,好後悔什麼都沒和你說清楚,好後悔和你冷戰,在那一瞬間,我真的… 好想見你…」

「幸好你沒事,真的… 」俆玄背靠著門板,幾天下來的擔心終於能放下了,她無力的笑了出來。

Nicole頓了一下「俆玄,我有個禮物想給你。」

這時允兒在門外大喊「俆玄,來一下。」

俆玄和Nicole交代了一聲後,急忙出去看看有什麼事。

才剛踏出門,便看到了那讓自己眷戀的人,Nicole穿著米白色的帽T,臉龐雖然被黑色鴨舌帽所遮住,但是那一抹羞澀卻掩蓋不住。

Nicole抬起頭,有些害臊的說「驚喜嗎?」

她的眼角還有些許的淚珠,俆玄有些不忍的握住Nicole的手「很驚喜。」


帶著Nicole回到房裡後,俆玄注意到了她輕便的背包「裡面是?」

Nicole沉默了一下,撇過頭去細聲的說「睡衣…」

俆玄看著那耳根紅透的人,不禁笑了出來「離家出走了嗎?」

「荷拉去找泫雅,智英去f(x)的宿舍,勝妍언니和奎麗언니又黏在一起,我ㄧ個人在宿舍也很尷尬嘛,你要是不收留我,我也可以去找Tiffany언니或者是孝淵언니的。」

「留下來是沒問題,但是你和成員們報備過了嗎?經紀人오빠呢?」

Nicole爬上了俆玄的床「都交待了,所以別擔心,不會被報失蹤人口的。」

看著Nicole就在身邊,俆玄有著說不出的安心,但是同性之間的愛情真的,有可能嗎?

「Nicole,你談過戀愛嗎?」

Nicole有些驚訝的望著俆玄,雖然對方還是一副宛如學生在課堂上詢問老師問題的好學生姿態,但是戀愛的話題從俆玄的嘴裡提起真的十分稀奇。

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那個和俆玄假象結婚的男人。

Nicole仰起了苦澀的笑容「談過,怎麼?」

「那和同性的呢?唔,就像奎麗오빠和勝妍오빠那樣的…」

「那倒還沒有過。」

「欸…」

見俆玄沉默著思考著什麼的樣子,Nicole有些煩躁的說「你想說什麼就說吧?和榮和오빠怎麼了嗎?」

「我和榮和오빠沒怎麼呀,錄製都很順利呢,連後面兩次的份都一次拍攝完了。」

「俆玄,那你到底想說什麼?」

「唔,想知道如果我很掛心很掛心一個人,對她會想哭、想笑、想撒嬌,想她的笑容是因為我,想她的心理是想著我,這樣,是不是代表我愛上那個人了?」

Nicole沉默了一下,她看著俆玄堅定的眼神,不禁有些訝異,俆玄的對象是指成員嗎?還是外人?但是總體來說,那些要點不可否認的,她只能點頭。

眼淚似乎快要流出來了,她假裝打了哈欠,然後伸手抹去眼角的淚「我想睡了。」

她站了起來,想要趕緊逃出俆玄的視線中,早在俆玄和鄭榮和開始成為假象夫妻後,她就意識到了自己那不對勁的妒火,戀愛過幾次的她,在看過幾集的我們結婚了,砸壞了幾個選台器後,她知道自己深深愛上俆玄了。

所以才會盡量和俆玄避不見面,甚至連電視都不敢看,就怕聽到有關紅薯夫妻的消息自己會受不了。

突然她的手被捉住了,俆玄帶著困惑的眼神望著Nicole「Nicole,照這麼說我好像是愛上妳了。」

Nicole愣了一下,然後抓住俆玄的臉頰便往兩旁拉開「你真的是俆珠賢嗎?」

被拉的臉頰疼痛,俆玄皺起了眉頭「當然是我啊。」

「你沒發燒?」

「沒有。」

「你不是喜歡鄭榮和的嗎?」

俆玄撇了頭「假象夫妻不代表真的在一起了,這是為了滿足觀眾的需求所以營造的假象…」

Nicole搖了搖手示意她別在說下去,然後望著那優等生的閃爍眼神「我怎麼會愛上妳這種笨蛋啊…」

俆玄笑了一下,接著伸手把Nicole拉進懷中「或許就是因為愛上妳才成了笨蛋。」

被俆玄磨蹭的有些癢,Nicole稍微推開她「你今天真的很奇怪耶!平時不是都看些泰戈爾的書,怎麼卻儘說些肉麻的話啊。」

「唔,泰妍오빠有時候在家裡會和ssica오빠說些情話,允兒오빠和Yuri오빠也是幾乎每天都黏在一起,Sunny오빠則是每天都要和fany오빠解釋她的寶貝只有她,絕不會外遇之類的話,就連沒有交往的孝淵오빠和秀英오빠也時常看著很肉麻的電視劇,模仿裡面的台詞。」

「總結來說,你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囉?」


「正答。」

 

俆玄的笑容非常燦爛,而且環在腰上的手收的非常緊。

這時候的Nicole有種,這孩子絕對還會持續成長的感覺,然後腦中一閃而過的是林允兒那腹黑的笑容,她稍稍打了個冷顫。

 

End。

 

很短,因為只是當時一閃而過的想法。

少女時代好險在前一天去了泰國,但是KARA卻還留在日本拍攝URAKARA

所以自然就想到和Nicole感情很好的俆玄,想到連電話都打不通,音訊全無的友人會是怎樣的感覺

雖然有點草草了事就對了(你也知道?)

 

總覺得我的CP很微妙。

TaeSica和2Ny有種互相cover著的感覺,秀英很老練,很像大眾cover,很懂得適時的跳出來解圍,或者講些有關男人的話題,所以個人認為秀英是大眾cover。

孝淵有點狀況外,等到她來cover,事情早就結束了(喂

允侑是室友,時常黏在一起已經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所以他們很順水推舟的膩在一起,職位也有點像大眾cover,雖然沒有那麼積極的cover就是了(笑

至於俆玄,不知道為什麼的,就認定了她是Nicole的(搔頭)

我也很喜歡勝妍和奎麗這個CP喔,雖然幾乎都說奎麗是女王攻,但是個人看奎麗根本是女王受吧wwww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