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時代的Leader、永遠的童顏隊長、擁有一副上天賜予的好嗓音的隊長 - 金泰妍 생일 축하합니다 。

雖然無法為你做些什麼,所以我獻上了SunFanyH文一篇(去死啦你!!),請笑納呀泰妍。

 

 

========================= 金泰妍,生日快樂♥ =============================

 

 

在感情的世界裡她一直抱持著one to one的定律,就是所謂的一對一,你愛我、我也愛你,沒有所謂的單戀,或者暗戀,但是自從她遇到她後,她的這個定律開始莫名崩壞。

她的笑眼很迷人,她的語調很孩子氣,她的身材無可挑剔,她的長相完美,這些是Sunny能講出來形容那個女孩的,但是這樣的女孩卻深深愛著那名叫玉澤演的男人。

她豪不放棄,跌跌撞撞的愛著澤演,每當看到她摔倒,心疼的想要扶起她,這個固執的獅子座女生會推開她的手,自己拍了拍膝蓋站了起來,依然笑著對她說:我沒事。

每當聽到Tiffany這麼說,Sunny都很想把那名叫玉澤演的男人抓到面前,狠狠的甩他兩巴掌,她想叫他好好睜大眼睛看看,黃美英每次被他單獨丟下後,自己擦拭掉眼淚的背影,那樣無助又單薄的背影,李順圭已經看過幾百次了。

她不懂玉澤演怎麼能傷她傷的這麼深,怎麼能假裝沒看到她假裝的這麼徹底。

但是直到她自己發覺她深深愛上黃美英後,她才知道,原來她也是深陷愛情中盲目的人。


順圭是一家簡單的小酒吧的老闆,而美英和澤演正是她店裡的常客。

固定晚上七點出現,禮拜三因為加班所以會多點牛肉串,fany習慣喝調酒而澤演喜歡洋酒,fany通常會坐在他的右邊,澤演通常會心不在焉的玩著手機。

這些,是Sunny每天看到的,也是她閉上眼就能想到的景象。

平常Sunny會站在吧台的右手邊,因為這樣的角度,正好能透過澤演的側臉好好看著fany的臉。

但是最近她很反感,每每看到fany因為澤演而微笑的臉龐,Sunny就得猛灌一杯酒才能消掉滿腹的怒意。

自己到底是怎麼了?她也不知道,只知道,眼前這個女孩,她看不慣她那虛偽的笑容。

微笑著,明明傷害自己那麼重的人就在眼前;微笑著,明明臉就是這麼難過;微笑著,明明就想放聲大哭

她到底用那虛偽的微笑藏住了多少東西,藏住了多熱切的感情,藏住了多澎湃的愛意,她真的,很厭惡她那完美的笑容。


九點半後,澤演會先行離開,拿著自己的酒錢到櫃檯,他始終都會拿的剛剛好,不用找、也沒有多給。

而玉澤演離開後,Sunny會固定的調起一杯適合女性的酒,因為只有這時,Tiffany才會來到她面前。

她把調好的酒放在fany面前,然後擦拭著杯子。

fany會小酌著自己幫她調的酒,然後自顧自的聊著,Sunny很少主動提起自己的事,但是fany和她相反,從他們認識至今,Sunny甚至已經聽過了fany小學時暗戀的故事,或者是大學時名叫鄭秀妍的同學恰好就是她在美國時的鄰居。

今天fany的心情看起來很好,但是眼神中那抹寂寞還是無法藏住,亦或者是Sunny已經不知不覺中練就了能輕易看透這女孩的本事。

於是Sunny反常的搭話了「有好事嗎?你今天心情不錯呢。」

fany笑了,她把身子向前傾了些「你也會好奇呀?」

Sunny聳了聳肩,然後轉身把杯子放回了後面的架子上,她有些焦躁的皺起了眉頭。

要是承認了因為看到fany的笑眼而心跳加速,那是不是很遜?

fany沒有察覺到Sunny的異狀,她又像往常一樣自顧自的說起話來「今天呀,澤演答應和我交往了呢。」

『哐當』,彷彿心中有什麼東西破碎了,碎裂的碎片四處飛散,刺傷了胸口,Sunny下意識的撫住胸口,這樣的動作也沒有被fany察覺,她還是繼續說著。

「可是呢,我知道的喔。」fany的聲音裡聽起來有著無限的怨悶「他喜歡的人是我們公司行銷部門的經理林允兒。」

Sunny閉上眼睛讓自己保持鎮靜的狀態,她放低語氣,卻有些顫抖「那他還答應和你交往?」

「或許是心虛了吧,澤演他是個很溫柔的人,體貼、又溫暖,所以才會接受了我的告白吧。」

飛散的碎片往心理紮的更深了,破碎的心臟滴血著,她很痛,痛到想大叫,痛到想嘶吼,緊咬著下唇不想要讓哽咽聲脫口而出。

「而且我想如果是澤演,就算心不在我身上,還是會照顧我的吧,或許有一天,他會愛上我的。」

唇上突然一陣疼痛,接著鐵鏽味在口中淡淡的散開,Sunny伸手撫了嘴唇,才發現自己因為用力而把嘴唇咬破了,但是她卻不是很在意,她拿出架上的Vodka(伏特加),直接仰頭灌了一大口。

喉嚨瞬間被嗆辣的酒精所嗆到,她猛烈的咳嗽起來,卻又再接著灌入了第二口,順著第一口的適應,第二口Vodka很順利的入喉,瞬間未稀釋的Vodka所帶來的酒精效用馬上見效,頭暈的Sunny只得扶住桌腳免得摔倒。

看到Sunny突如其來的舉動,fany起先嚇了一大跳,接著她馬上把Vodka搶了過來「你瘋了啊!!這樣喝你不要命了嗎!?」

她對上了Sunny那茫然的眼神,Sunny醉了。

瞇緊眼睛盯著fany,Sunny用兩隻手撐著桌子,然後把臉靠向fany的臉「你憑什麼管我?你去找那個男人過你幸福的日子就夠了,你什麼時候在乎過我了!?」

Sunny真的醉了,Tiffany從來沒看過Sunny這麼無理取鬧的樣子,而且彷彿壓抑了什麼很久似的,她在吧台內來回走著,手指不時重重的敲著桌面,口中喃喃自語著些什麼。

看著Sunny自己冷笑、然後嘆氣、接著又微笑的樣子,fany其實有些感到好笑,發酒瘋的人通常都很可笑又麻煩的,她稍微懂了。

「Sunny,我先帶你回房間好嗎?店鋪的事我交代荷拉來收。」

 

☆ ★ ☆ ★

 

「唔…」Sunny的舌頭撬開了fany的唇齒,在口腔內肆意的打轉著,舌頭勾弄著她欲退縮的舌尖,直到fany快要無法喘息,她才放開了她。

離開時勾出的銀絲讓fany羞紅了臉,她帶著不滿的眼神瞪著Sunny,酒後亂性這種事,真的沒想到有一天會親自在自己的身上應驗。

Sunny的手握住了fany豐滿的胸部,時而粗暴時而溫柔的揉捏著。

「啊!」羞恥的聲音隨著Sunny的擺弄而傾洩而出,她遮住嘴試圖阻擋這些聲音的流出,Sunny卻拉下了她的手「我想聽你的聲音。」

她把臉埋進fany的胸部之間,恣意的磨蹭著,並發出了讚嘆的聲音。

「住手啊!!」被逼急的fany抬起腳便朝著Sunny踹去。

接著她慌張的往門口跑去,卻在以為即將逃脫前被捉住了手腕,Sunny的雙眼帶著怒意。

她粗暴的把fany推向牆壁,小小身軀不知哪來的巨大力量,被緊緊禁錮的手腕漣一絲的移動都沒辦法。

Sunny的聲音低沉而沙啞「誰准你無視我!?」

她的手直接探入了fany的裙內,朝著那私秘的地帶用力搓揉著。

這樣的衝擊讓fany招架不來,她只能緊緊抓著Sunny的衣服然後扭動著腰肢,試圖讓下體帶來的不適感驅散。

很快的內褲便被浸濕,Sunny勾起了那沾滿液體的手指,伸出舌頭輕輕舔舐著「好甜。」

fany撇過了頭,她無法正視著這麼羞恥的事情,背部被緊緊的抵向牆壁,她痛苦的想要掙脫,這樣的反抗卻只是招來Sunny的憤怒「你就這麼討厭我嗎!?」

「啊!」fany的眼角終於流下了淚水,Sunny咬住了她的鎖骨,不是輕柔、帶情色性的啃咬,而是真真實實的用牙齒用力的咬下去,但是在聽到fany的啜泣聲後,Sunny又變成溫馴的小狗般,用舌尖輕輕舔舐著被咬傷的傷處。

「拜託,順圭,別這樣好嗎?」fany帶著淚水的搖了搖頭。

Sunny沒有回答,她抽下自己的領帶,並趁著fany反應不及時,迅速的綁住了fany的雙手。

被這麼一個劇變所嚇到,fany用力的扯著,試圖想要掙脫,但是Sunny的手解開了她的釦子,她伸手拉開粉紅色的胸罩,雪白的雙峰便這麼暴露在空氣中。

低頭含住了一邊的乳尖,Sunny的左手也跟著捏住另一邊的胸部,搓揉著,而舌頭則順著早已堅挺的乳尖打轉著,她像嬰兒般的吸吮著fany的胸部。

本來還能堅持住的呻吟聲如今早已壓抑不住,fany喘息著。

Sunny的舌尖順著胸部滑下,滑過了平坦的小腹後,她接著跪了下來,帶著詭譎的笑容,這次fany還來不及反抗,Sunny便脫下了那與內衣成套的粉紅色內褲。

她伸出舌頭舔舐著那早已濕透的祕穴,酥麻的感覺讓fany的呼吸聲逐漸轉為急促。

Sunny的舌頭順著肉壁輕舔著,最後她逗弄著那血紅色的小核

「啊!!!!」fany紐動著身體,卻止不住身體所帶來的反應,宛如觸電般的感覺遍及全身,雙腳彷彿要站不穩了,她現在只能依著Sunny,免得自己跌倒在地。

當以為這樣就結束時,她看到了Sunny那詭異的笑臉。

Sunny的手指豪不猶豫的插入了fany的下體,因為方才的唾液的潤滑,第一根手指很順利的進去。

她喘息著抽送著手指,因為焦躁的關係,她直接伸入了三根手指,被突如其來的異物撐大下體,fany哽咽的哭著,並請求著不要。

Sunny輕輕吻著fany的唇,然後哄著「忍一下,好嗎?」

她把手指用力的挺了進去,起初還緊縮的下體,因為適應的關係,開始順著Sunny的抽送一縮一合,而本來疼痛、宛如被撕裂的感覺如今變成了愉悅的感覺。

Sunny每一次的抽送都讓她縮緊了身子,她逐漸把身子靠向Sunny,跟著Sunny的抽送而擺動著腰肢。

越來越快的抽送終於讓fany達到了高潮,透明的液體濺滿了Sunny的雙手,她只能無力的靠著對方,急促的喘息著,然後感覺下體流出的液體滑過大腿的濕黏感。

「fany,好乖… 」

在閉上眼睛的前一刻,她從側面看到了Sunny的臉龐。

不捨、難過……還有眼淚。


在暈眩的浪潮襲來的前一刻,她聽見了那人細聲的那句─ ─

 

「미안하다 …」

 

 

 

Sunny安靜的站在自己平常習慣站的位置上,眼神黯淡的幌神著。

那晚她和fany上床了,這件事她清楚的很,因為當時自己的理智尚存著,並且還告訴她不可以這樣,但是當她看到那用笑眼偽裝著自己的女孩哭著、呻吟著,各種不同的面貌後,她無可自拔深陷在這情慾之中。

她痛苦的閉上眼睛,拿起桌上那杯酒並仰頭灌了下去。


這是第九杯自己習慣性為那人所調製的酒,這同時也表示fany已經九天沒有出現了。


她皺起了眉頭,原來自己平常下意識調給fany的酒是這麼的甜膩。

而且這杯酒的特殊涵義─ ─


Tender Love (柔情之戀)


這是在PUB裡流傳的小故事,如果男性想要認識某位女性而不敢開口,那麼就可以藉著Tender Love (柔情之戀)來表達自己的好感。

不過大概已經來不及了吧,Sunny嘆了口氣。

這時酒吧的門開了,Sunny最想見到的人,同時也是最害怕見到的人直直的走向吧台,在她的眼前停下了腳步「老闆,一杯Long Island Iced Tea(長島冰茶)。」


Sunny皺起了眉頭「剛開始別一下就喝這麼烈的…」

fany微微笑著「又不是我要喝的,我要送人的不行嗎?」

原本才剛沉澱的內心又翻攪了起來,Sunny在吧台下的手不知何時已握成了拳頭,她深呼吸了一下「我知道了。」

越是告訴自己的腦袋不要在胡思亂想了,就越是壓抑不住自己的思緒,她帶著怒意的把酒精含量調高,一邊和著兩種酒時一邊祈禱著喝下這杯酒的男人會一醉不起。

在Sunny調製Long Island Iced Tea(長島冰茶)時,他們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對於那晚的事他們隻字不提,也許是尷尬,亦或者是想當做沒發生過。

也許,在她的心中,那比一場一夜情都不值得被記住。Sunny在把Long Island Iced Tea(長島冰茶)遞上時痛苦的想著。

fany沒有接過酒杯,她接著說道「基本禮貌上應該幫我送一下吧?」

「說的也是…但是你那男友今天沒有來……」

話還沒說完,fany便早一步的打斷「我要送給李順圭的。」


破碎的心似乎開始痊癒,暖暖的感覺充斥著胸口,她拿著Long Island Iced Tea(長島冰茶),嘴巴一開一合,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男性對女性送出了Tender Love (柔情之戀),如果女性對男性也有好感,能接受的話,就會回送一杯Long Island Iced Tea(長島冰茶)。

 

這是接受的意思嗎?Sunny注視著fany。


「不接受嗎?」

「不,只是太突然了,幾天前你才和我說了你交男朋友了。」

fany苦惱的撇了頭,接著她示意Sunny從酒吧中出來,並牽著她的手來到了她和澤演平常會坐的位置。

fany把Sunny推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然後看著她「你看到了什麼?」

還不了解fany的意思,Sunny有些困惑的四處打量著,抬起頭時她愣住了

 

平常fany凝視著澤演的角度望過去,透過酒吧的玻璃窗能清楚的看到自己所站的,最右邊的位置。


「我時常,這麼看著你呢,很有趣。」fany在澤演的位置上坐了下來,撐著下巴並笑道「你一直看著我,然後不時會焦躁的來走去,或者皺起了眉頭喃喃自語的,看起來真的很有意思。」

Sunny靜靜的聽著,並且按住了自己的眉間。

「直到有一天,我發現原來我並不是那麼在乎澤演,只是喜歡每當我提到澤演時,你緊皺著眉頭的樣子,為我心疼的樣子。」

「是嗎…?」


兩人安靜的互望著,突然fany笑了「你知道這幾天我在想的都是什麼嗎?」

Sunny緊張的頓了一下,然後誠實的搖了搖頭,她可不希望fany等會說出來的是上次那晚的事情。

「我在想,你還真像隻野獸啊。」fany這麼說著,並稍微拉下了自己的領口。

淡淡的紅印仍明顯的佈滿鎖骨附近,如果細看的話,甚至能看到些微的齒痕。

很糟糕的,Sunny噗嗤的一聲笑了出來,這樣的舉動馬上招來fany的白眼,她只得乾咳一下然後故作認真的挑起眉頭「起碼穿套頭的或圍圍巾還能遮住嘛。」

「你為什麼要咬的這麼用力啦!!」

Sunny愣了一下,接著她寵溺的笑了「因為我想要讓你變成我的女人。」


接著她伸手撫上fany的鎖骨處,輕輕的用指腹滑過淡紅色的印記,不捨的看著被留下齒痕的脖子。

「你的身上有我留下的記號,這樣你就是我的所有物了,我是這麼想的喔。」

fany的臉頰早已通紅,她捂著臉抱怨著「所以你還是不接受嗎?」她指著桌上的Long Island Iced Tea(長島冰茶)。


有句話叫自作自受,或許就是形容現在的情形,但是這次的結局不會是自食惡果的,絕對會是甜果的吧,Sunny笑了,然後豪不猶豫的仰頭喝下那杯自己特別調製過的Long Island Iced Tea(長島冰茶)。


「噁…。」Sunny捂著嘴巴,從口腔直衝胃裡那嗆辣的味道讓她差點吐了出來。

不得不佩服自己,按造禮儀,一口氣喝完Long Island Iced Tea(長島冰茶)、Martini (馬丁尼)、Around the world (環遊世界)等女生回送的調酒是基本,如果沒辦法一口氣乾掉那就出局了。

但是像這杯直接混合了Vodka (伏特加)、Gin (琴酒)、Rum (蘭姆酒)、Brandy (白蘭地)、Grand Marnier (柑橘甜酒)甚至還加上了Tequila (龍舌蘭)、Whisky (威士忌)等烈酒調製而成的東西,已經說不上是Long Island Iced Tea(長島冰茶),只是一堆高濃度酒精的混合體。

一口氣乾掉的結果就是讓自己頭暈到天旋地轉,四肢完全無力。

fany也吃驚的扶住差點倒在椅子上的Sunny「你上次直接灌整瓶的Vodka (伏特加)都沒事了,只是一杯Long Island Iced Tea(長島冰茶)怎麼這麼快就醉了啊!?」

Sunny痛苦的把頭枕在fany的大腿上,難受的呻吟著「我想吃甜的…」

「甜的!?糖果?還是糖─ ─」

她的衣領被Sunny拉了下去,還反應不及便被吻了上去,不同上次粗暴且侵略性強的吻,Sunny很溫柔,動作很輕,像是在碰珍貴的易碎品似的。

她感覺到Sunny的手環上自己的後頸,她也渴求似的伸出舌頭與探入自己口腔內的小舌糾纏著。

直到Sunny主動離開了fany的唇後,她的手依然環著fany的脖子,仰望著fany的微紅的臉,Sunny笑道「很甜。」

「你真的很像色狼耶…」fany咕噥似的喃喃道。


Sunny雖然閉著眼睛,但是fany的這聲抱怨卻沒有讓她漏聽,她舒服的在fany的腿上蹭了一下後


「一直在勾引我的你就是害我變得這麼色的原因喔。」

 

End。

 

後記:

本文重點簡要篇: 順圭壞掉了、帕尼呻吟好萌、澤演打醬油、泰妍生日快樂(你自重!!)

我完蛋了,光是一篇H文就榨盡我的腦容量了(死)

之前在寫部Cap的CP時也曾經寫過H文,只是那次的狀聲詞比較多,嗯嗯啊啊的有點蠢(慢著),2Ny我實在寫不出嗯嗯啊啊的狀聲詞,所以聲音方面自行想像(被揍爆

其實這篇本來要寫進去的東西最少也有三四樣沒寫到,本來預定地點是浴室,特定動作:綑綁、矇眼、背後姿加強暴風(你這變態給我去死一死啊你!!)

最後只寫出了綑綁加不算強暴風的H(掩面泣

最後還是要祝泰妍生日快樂(揮手)

允兒:「然後感謝我們帕尼언니的失..身(拍帕尼的肩膀)」

帕尼:「嗚嗚(掩面哭泣)」

Sunny:「不準欺負我的帕尼!(挺身檔)」

帕尼:「順圭也是欺負我的人其中之ㄧ啦,你們大家都合夥欺負我啦~ (淚奔)」

 

淚奔的帕尼好萌!!!!!!!快奔來我懷裡抱抱啊!!!!

 

 所以那霉體啊!搞清楚,不是只有允兒愛欺負帕尼,連我都想要欺負帕尼啊!!!! 這小妮子多可愛啊!!!!! 

欺負她的人反而還會心臟破裂啊!!♥♥♥♥♥♥♥♥♥ (拜託妳滾!!)

 

 

 

 

泰妍:「今天不是我的生日嗎?我的出鏡率怎麼那麼低?通編輯了嗎?」(碎碎唸ing)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