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在改版。

原文在Xuite放的,搬家後改了一些文字和句子。


正文:



窗外下著傾盆大雨,泰妍從浴室出來,微涼的空氣讓窗子起了一層白霧,她拿著毛巾,停下了腳步。

滴答滴答的雨聲讓她的思緒煩燥了起來,她喜歡下雨天,喜歡下雨時能沖淡自己的傷口,掩飾眼淚,她很喜歡下雨天。

但是如今雨滴的聲音卻讓她格外刺耳,她姑且拉起毛巾蓋在頭上,快步的走向客廳。



「你洗好啦?」秀英趴在沙發上吃著洋芋片。回應了秀英後,泰妍跟著想開口叫她別用腳按選台器,但是想想萬一她用沾著洋芋片油膩膩的手去按選台器更不妙吧,於是泰妍忍住了。

她走到廚房,從冰箱裡拿出了Yuri買的牛奶,把瓶中的牛奶全倒入杯子後,泰妍回又到了客廳,嗑完洋芋片的秀英正改吃著歌迷送給允兒的蘋果麵包。

看著快速選台的電視,畫面跳過了許多熟悉的人影,利特oppa、始源oppa、澤演oppa…「等等!!」

被突如其來的呼喊聲驚嚇到,秀英停住了手上的動作,眼神直直望著泰妍。

電視上演的是前陣子ssica單獨上的強心臟,畫面上的ssica正因為姜虎東所說的話而被逗得哈哈大笑,就算是從螢幕上看著,也會不自覺的想要寵著她,那隱藏在微笑之後─ ─ 每每一閃而過的落寞。

這時MC姜虎東開玩笑似的要ssica在勝基oppa和某位來賓中選一個理想型。

看著ssica害羞的在兩人之間審視著,泰妍握著毛巾的手默默的加重了力道,縱使知道這一切都是開玩笑的,但是她就是不高興,不喜歡ssica對著她以外的人笑得這麼燦爛,笑得這麼勾引人。

「說起來…」咬著麵包的秀英看著節目後突然開口「ssica今天會留在Kara的宿舍吧?雨下的這麼大,應該是不會回來了吧?」

稍早少女時代還一起上了節目,到了中午泰妍和Yuri卻各自還有行程於是沒有與團員一起回宿舍,直到晚上十一點左右回到宿舍,才聽成員提到這件事。

「又是Kara,乾脆叫Jessica留在Kara好了。」重重的把馬克杯放到桌上,泰妍用力的擦拭著未乾的頭髮然後離開客廳。

後頭的秀英瞪著大眼喵了四濺在桌上的牛奶,然後又望向泰妍的背影「呀!你發什麼脾氣啊!!」她慢一拍的大吼起來。

泰妍卻早了一步把房門關上。

秀英的怒罵聲頓時隔絕在外頭,泰妍又陷入了無止盡的寧靜之中,除了屋外的雨聲以及自己因為生氣的關係而加重的鼻息,整個室內詭譎的寂靜著。

泰妍把毛巾丟到了地上,毫不理會未乾的髮絲,她把自己拋上了柔軟的床鋪。

埋在枕頭裡發出了不知名的呻吟聲,然後因為氧氣不足的關係才從枕頭裡抬起了頭。

到底在生氣什麼,連自己也搞不懂。

「Kara什麼的,哪有比少女時代好啊…」泰妍獨自在安靜的房內咕噥著。

越是寂靜就越容易想太多,金泰妍開始漸漸明白這點。

她現在腦子裡想的盡是ssica會不會也蹭著荷拉撒嬌,或者會不會因為玩的太嗨了而大方親吻了同是海外歸來的妮可,一想到這些金泰妍簡直就想要殺人了,前提是如果眼神能殺死人的話。

她難受的把被蓋拉上,蓋住了自己的頭。

到底要怎麼做才能確實的忘記那個人,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自己不要那麼在意她,如果可以,真的很想在剛剛上深深打破時直接詢問聽眾。

但是比起這些,泰妍更害怕的…

是假如ssica知道了自己的心意後會怎麼想,會覺得噁心嗎?會反感嗎?還是會疏遠…光是想像,泰妍就揪心的無可至拔。

「唉…」雙腿交互踢著床尾,她又深深的嘆了口氣。

正想要找個人發洩情緒,床頭的手機響了起來,泰妍懶散的看了來電顯示。

是ssica。

她接起了電話,卻沒注意到自己的嘴角竟跟著仰起的笑容「喂?」

電話那頭沒有聽到熟悉的聲音,反而是一陣一陣的吵雜聲,還有些許的叫喊聲,正當泰妍試圖去辨識後頭的聲音時,某個女性的聲音響起,而對方的聲音還帶了些許的喘意「泰妍xi!!」哦,還有點哭腔。

泰妍認得這個聲音,雖然不常聊天,但是因為和團員們幾乎都有很好的關係,所以自然而然也記住她「荷拉?」

對方似乎快要哭出來了,她焦急的說「ssica在我們宿舍喝醉了,正在大吵大鬧的。」

泰妍幾乎是下意識的差點噗嗤的笑了出來。

難怪後頭的聲音這麼喧鬧,她幾乎可以想見ssica喝醉時那可愛的模樣,但是荷拉沒有讓泰妍想像太久,她有些拘謹的說「而且她說…她要金泰妍陪,如果不是金泰妍她就會繼續喝下去…」

稍微仰起的嘴角瞬間停住了,她沉默了一會「…好,我知道了,一會兒就過去。」

掛掉了電話後,她起身,換上了從衣櫃裡拿出來的襯衫,在外搭上針織毛線衣後,她拿起掛在牆上的大衣走了出去。


秀英把蘋果麵包吃完後,正享受的喝著暖呼呼的菊花茶,然後看著不搭嘎的愛情勵志電影。

「我出去一下。」泰妍在玄關穿鞋子時順便交代了自己的去向。

叫了計程車後,她前往Kara的宿舍。







在下車時淋了一點雨,她甩了甩頭髮,然後按了電鈴。

在聽到裡頭些微的慘叫以及些許的歡呼後,具荷拉打開了門,她全身除了衣衫有些凌亂之外,看起來也頗狼狽的,她看到泰妍後露出了感激的眼神「泰妍xi,你真的來了。」

在還沒有搞清楚狀況之前,她被荷拉拉了進去。

比想像中還要乾淨的客廳,一開始還以為會是砸滿了破盤子之類的,但是意外的整潔,除了沙發旁那一堆驚人的空酒瓶以及躺在沙發上哼著不成調的Gee的ssica。

真是丟人。泰妍這麼想著然後走向ssica。

「ssica,我們回去吧?」她半蹲了下來,與躺在沙發上的ssica平視。

因為酒意而迷濛的雙眼,半瞇著望著泰妍,被這樣的眼神所注視著,泰妍感到有些口乾舌燥,明明是同性,卻有種想要撫摸ssica的感覺,想要把ssica玩壞的感覺,真是糟糕…

而且Kara的成員們顯然已經把泰妍當成了救星,全部都站在一旁宛如看戲般的盯著瞧。

這麼遭受著兩方面的視線夾擊,就算是平常已經在粉絲前習慣被注視的泰妍也感到不自在,她仰起職業性的完美笑容「不好意思,但是能不能,給我們一點私人時間談談呢?」

Kara的成員們這時才驚覺自己的失態,點了點頭,紛紛臉紅的跑回自己的房間。

「呼…」少了一邊的壓力後,她鬆了口氣。

卻疏忽了那酒醉的人,泰妍的頭轉過來時,正巧與ssica湊過來的臉頰碰在一起,雖然不是唇碰到唇,但是這樣近距離的親密接觸,泰妍急忙往後退幾步,並在心中暗暗叫著不妙。

看著泰妍如此巨大的反應,誤以為是反感的ssica難受的垂下眼簾「就這麼討厭嗎…」

「咦?」

還不等泰妍回過神,ssica的手便拉住泰妍的衣襬,稍一用力,泰妍便失去重心倒向ssica的身上。

「fany可以,為什麼我就不行…為什麼你偏偏就這麼討厭我…」ssica緊緊抱著泰妍,沒有放鬆的跡象。

不知道是該先處理那件事才好,被ssica這麼抱著,鼻息吐在脖子上的酥麻感,讓泰妍想要緊緊的占有她,但是那句討厭,是指我嗎?

「我沒有討厭你,所以你先放開我好嗎?」

ssica的臉磨蹭著泰妍的脖子,接著,哽咽的聲音傾洩而出「你為什麼不回頭看看我?為什麼總是讓我看著你的背影…為什麼你的眼裡容不下我…」

不對不對不對!!!我的眼裡滿滿的都是你,包含心裡也是,一直佔滿的都是你,就連現在…還對你產生了性的欲望,我沒有討厭你!!!

口拙的泰妍在心底吶喊著,卻不知道該怎麼去解釋,這樣的舉動反而讓人誤會是無情的拒絕,ssica緊咬著下唇:「你真的很殘忍,明明,就應該知道我的心意了,卻裝做豪不知情,你到底以為你能傷害我多久。我到最後,要抱著什麼心情去愛著你…。 我要,怎麼面對fany…這些妳全都不知道,每次只要裝著不知道好像就沒事了,你到底要我的心破碎幾次你才甘心!!!!」

ssica最後幾乎是大聲嘶吼著,她推開了泰妍,轉向桌上尋找著酒瓶,哭著然後因為自嘲所以也傻笑著。

沒有料想到自己原來給ssica帶來了這麼多的傷害,頓時之間泰妍只能緊緊抱住ssica,好讓她無法在繼續找酒。

ssica大聲哭著,並拍打著泰妍「放開我,放開我…」

哭到累了,反擊到無力了,她只能任憑著被抱在懷中,口中卻呢喃著同一句話「不要不愛我卻抱著我…求你了…」

泰妍打從心理想自己揍自己一拳,不希望ssica受傷,只希望她能快快樂樂、幸福的生活著,沒想到帶給她傷害的人,會是自己。

她怨著,怨著毫無膽量的自己,也怨著不聽自己解釋而擅自妄下定論的ssica,她姑且抬起了ssica的唇,在對方還來不及反應之前,狠狠的吻了上去。

想要傳達的,希望傳達的,滿滿的愛全寄託在這吻上,濃烈且貪婪的掠奪著ssica的氣息。

直到嘴唇的疼痛才讓泰妍拉回理智,她摸了自己的下唇,被ssica咬了一下,顯然是制止不能情急之下才咬人的,ssica的雙眼帶著歉意卻也帶著恐懼。

泰妍扶著ssica的雙頰,把自己的額頭輕輕的靠上她的額頭「這個吻的涵義,和你的心情是一樣的。」

ssica搖了搖頭,她緊緊抱住泰妍「就算是騙我的,在給我ㄧ秒的時間…抱緊我… 這之後,我會只把你當朋友的…」

ssica已經傷到這種程度,那是泰妍怎麼也沒料到的,曾經還想為了ssica的幸福而把某個演藝圈的資深oppa介紹給她,或者是在網路上看到YulSic後也意圖湊合他們,沒想到自己的舉動一直都是在給ssica帶來傷害。

她緊緊的收緊手臂,ssica因為酒意和疲倦而睡著了,泰妍在心中暗暗下了決定,雙眼閃爍出宛如覺悟般的光芒。







因為身體的疲憊感而睜開了眼睛,ssica看到了不屬於自己房間的東西,但是也並不是陌生的房間,枕頭上充斥著泰妍的味道,不僅是枕頭,待在這個房間,彷彿就好像被泰妍所包圍般,那麼的讓人安心。

她搖晃了沉重的腦袋,因為酒精的關係,她還是感到暈眩。

看來是昨晚自己喝多了被帶回了宿舍,完全失態了呀……只記得依稀片段的她心想著。

口稍微有點乾澀,她坐起身子想要倒杯水喝,正巧喵到房內唯一的掛鐘,現在已經是晚上八點二十分了。

床頭旁的便條紙吸引了她的注意:

『ssica,如果起床了就先去吃個東西吧,昨晚喝了那麼多,不要一下子就吃太辛辣的,我有請Yuri幫你煮了粥,要好好吃完,桌上有解酒液和葡萄汁,難受的話就喝一點吧。

PS:如果可以的話,能聽一下希澈oppa的Young Street嗎?』

ssica笑了,然後把便條紙再次回味一次。

帶著愉悅的心情,她到廚房找到了Yuri放在電鍋裡的白粥,然後打開了音響,才一調到頻道,就聽到泰妍那特殊的笑聲,宛如大媽似的笑著。

ssica坐在座墊上咬著湯匙也跟著笑著,只是單純的被泰妍的笑聲所感染而已,無關他們目前正在聊的話題。

雖然成員們似乎都在房內,只有ssica一個人獨自吃著飯,但是聽著泰妍的聲音,她卻一點都不感到寂寞。

直到白粥見底後,電台在播著Backstreet Boys的Inconsolable,ssica含著湯匙隨著歌詞的意境而發呆起來。


Keepin it inside, it's killing me (把這份感情藏在心中彷彿就要把我殺了)

Cause all I ever wanted comes right down to you (to you) (因為我所想要的全部,都落在你身上)

I wish that I could find the words to say (我是多麼希望能用語言把這份感情表達出來)

Baby I would tell you, every time you leave (每當你離開,我都想告訴你)

宛如唱出了自己的心聲,她自嘲似的笑了,然後隨著音樂配合著節奏開口「……I'm inconsolable (我傷心欲絕)。」


對不起,我有點又自以為是起來了,說好的,我會把你當朋友了,不再騷擾你,僅僅、就只是朋友了……


「是Backstreet Boys的歌啊。」在ssica發呆時走進客廳的Yuri手上拿著香蕉牛奶坐往單人沙發上。

ssica撇向Yuri,這時才發現她的脖子上帶著淡淡紅色的印記,雖然穿著帽T,但是有幾個是衣服遮蔽不到的,十分明顯,估計應該是某人留下來的記號,幸好今天沒有通告。

「你被蚊子叮啊…」稍微有點忌妒他們兩人這麼幸福的感情,ssica明知故問的指著Yuri的脖子問道。

「咦!?」顯然Yuri以為這件帽T就夠掩飾了,所以格外緊張起來「那是…對啦,是蚊子啦!」

ssica噗哧的笑了出來,咕噥似的拿起桌上的另一瓶香蕉牛奶「好大一隻蚊子呢。」

後頭的Yrui似乎在解釋著什麼,但是ssica全心全意的把注意力又放在電台上,歌曲播完後,希澈oppa正在和泰妍聊關於雅典娜的OST的話題。

「我說……」

「嗯?」

「你這麼愛允兒,但是萬一有一天你們得分開了,那該怎麼辦?那是不是一開始就別在一起會比較好?」

Yuri放下了香蕉牛奶,她聳了聳肩:「我會等到有那一天在來思考怎麼辦,而在那一天還沒到來前,我會繼續愛著允兒。」

「那萬一允兒有一天不愛你了呢?」

「ssica。」她看著茫然回頭的友人,然後燦爛的笑了:「我ㄧ直都相信允兒喔。」

看著Yuri的笑顏,她拐彎抹角想要知道的答案,Yuri也拐彎抹角的回答了。


她和泰妍缺乏的,是信心,給彼此的信心。


「如果在這麼猶豫不決,幸福是會溜走的喔。」Yuri自言自語的起身走向廚房,回來時還拿了顆蘋果。


ssica撫上了自己的唇,昨晚和泰妍的吻記憶猶新。


『這個吻的涵義,和你的心情是一樣的。』


─ ─我愛你…嗎?


這時手機的震動讓她從思考中驚醒,她打開簡訊,泰妍只傳了幾個字『想告訴你的,都在這首歌裡,這是我全部的真心。』



不知何時音響傳來了熟悉的前奏。

ssica哭了出來,眼淚不受控制的流著,她慌忙抓起秀英丟在沙發上的外套,朝著門外跑了出去。



「ssica姊這麼急忙的是要去哪呀?」允兒坐到Yuri身旁後,看著玄關問著。

Yuri沒有馬上回答,她在允兒坐下後,跟著鑽進允兒的懷中,磨蹭著允兒,聞著她身上那特有的香氣,她滿足的發出長嘆。

允兒雖然無奈,但是卻也寵溺的撫摸著Yuri散落的髮絲。

聽著泰妍的歌聲,接著又想起那飛奔出去的愚笨友人,Yuri不禁搖頭,為了他們兩人遲鈍的愛情而無奈的笑了。

允兒挑著眉不解的低頭望著Yuri,她湊上前,輕輕吻了允兒的唇:「我愛你。」

「我也愛你。」允兒愣了一下,隨即笑著回應上Yuri的吻。


내가 바보 같아서
或許我是個傻瓜

바라볼 수 밖에만 없는 건 아마도
才會只是呆呆地凝望著你

외면할지도 모를 니 마음과
不知道害羞 和你的心

또 그래서
所以

더 멀어질 사이가 될까봐
才會越來越遙遠吧

정말 바보 같아서
真的像個傻瓜

사랑한다 하지 못하는 건 아마도
才會連愛你的話也說不出口

만남 뒤에 기다리는 아픔에
相遇之後的等待是多麼痛苦

슬픈 나날들이 두려워서 인가봐
或許是害怕日子一天天地變得悲傷吧



「oppa,我先走囉。」泰妍在錄音室門口和希澈打了招呼。

拖著疲累的腳步走往電梯,卻被守在電梯門口氣喘呼呼的人嚇了一跳:「ssica…」

「泰妍…」只是單純的想見她所以不顧一切的來到了這裡,但是實際見到後ssica卻反而不知道該說什麼。

兩人相互沉默著,泰妍首先打破了這陣尷尬:「你…怎麼會來這裡?」

慢慢走向泰妍,ssica在心中默默的給自己打氣。

直到來到泰妍面前後「我…我是來回應你的真心的。我也、很喜歡你…。」

被直白的告白,泰妍撇過了頭,稍微掩著嘴想要掩飾笑意,但是這樣的舉動很快被看穿,ssica指著泰妍難以置信的抱怨著:「呀ーーー!!你竟然笑了?!」

「不是,不是那樣啦!!」泰妍乾脆不加以掩飾,她牽起ssica的右手:「只是覺得很高興,不自覺就…」

似乎還頗滿意泰妍的理由,ssica向泰妍靠了過去:「這還差不多~」

「Pabo。」泰妍笑了。







他們兩人從後門溜掉了,擺脫了守在前門等著接泰妍結束通告的經紀人,他們手牽手一起從後門跑了出去。

幸虧今天的氣溫比平常都低,ssica套著帽T的帽子,而泰妍戴著墨鏡和棒球帽似乎都不違和,兩人盡量選人少的地方走。

牽著ssica微涼的手,泰妍有些心疼:「冷嗎?」

ssica搖了搖頭,難得的有些害臊的說著:「從剛剛到現在,還是感覺好熱。」

泰妍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他們踏著頻率相同的步伐,走在安靜的小徑上,泰妍收起了笑顏:「那個,我想要跟妳道歉。」

「咦?」

「因為我的關係讓你感到不安,但是我只是很害怕,害怕如果得面臨分開的那一天,那還不如…」

ssica不等泰妍說完,拉過泰妍的手臂,趁著對方慌亂時吻了上去。

結束了不算深的吻後,ssica捏著泰妍的鼻頭:「有個人告訴我,與其現在擔憂那種事,還不如趁著現在整天和愛人膩在床上。」好吧,ssica承認她有稍微竄改了Yuri說的話。

「床上ーーー?!」泰妍顯然也有點傻眼。

「別在意那個啦。」ssica尷尬的自顧自地往前走。



怎麼可能不在意啊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看著ssica帶著雀躍的腳步走在前頭的背影,泰妍也不自覺的笑了出來,然後她突然停下了腳步:「Jessica!」朝著路口的她大聲喊道。

ssica停下了腳步,回頭看著泰妍。


「鄭秀妍!!」泰妍接著叫出了本名。


「什麼?!」


深深吸了一口氣,泰妍把雙手捲成桶狀,湊到嘴邊:

「You are my everything to me

You are my everything to me

하늘의 별처럼 환하게 비춰주리
就像天上的星星,明亮的照耀著

그대는 나만의 사랑
你是我ㄧ個人的愛

영원한 나만의 사랑
永遠是我ㄧ個人的愛

우리 사랑해요
我們相愛吧

그대 하나면 난 충분해요
我只要有你一個,就足夠了 。」


沒料到泰妍會突然唱起Like a star的歌詞,而且選的部份非常的肉麻,她尷尬且無奈的跑到泰妍面前:「雖然這條路很少人經過,但是你也低調點啊!!!」

泰妍吐了吐舌頭:「我ㄧ直都很低調。」

「說的也是…」想起泰妍平時在放送中如何忍住並且疏遠她的事情,ssica真的打從心底佩服泰妍的忍耐力。


所以…現在是壓抑了太久所以爆發了嗎? ssica恍神的想著。


看ssica又發起呆來的樣子,泰妍有些不高興的環腰摟住ssica:「我要回覆。」

「什麼?」面對泰妍突然孩子氣的要求,ssica有些不解。

看著泰妍半抿起的嘴,還有一副小狗被冷落的模樣,有點恍然大悟的笑了起來:「是、是。我也很愛金泰妍~♫ 」

泰妍挑起了眉毛:「就這樣?」

「不然呢?這樣還不夠嗎?」ssica湊上了嘴唇,在泰妍的唇邊徘迴著。

「那不如給我唱Gee吧?」拉近了ssica,泰妍吻上了她的臉頰,像是對待寶物似的小心觸碰著:「你知道你在Kara的宿舍喝醉酒然後高唱走音的Gee嗎?我現在是想到就想笑啊。」

「呀!!!金泰妍!!」這種事情,還稍微有那麼一點印象,她羞恥的掩住臉:「那種事情,給我忘掉啦!!!」

「如果我還是少女時代的一員,那這件事可能就很難忘掉。」泰妍大笑著,又偷吻了ssica的耳根。








「你們!!!」Sunny插著腰站在門口看著夜歸的兩人。

但是Sunny真正生氣的並不是他們夜歸這件事,而是他們兩人欺騙了經紀人,但是並沒有和希澈一起回來然後也沒有告知團員這件事。

「抱歉啦。」泰妍拍了拍Sunny的屁股,吐了舌頭俏皮的道歉著。

丟下Sunny和泰妍,直接來到客廳撲上沙發的ssica發出了長嘆:「外面真的好冷啊,然後走的腿好酸…」

Yuri趴在允兒肩上喝著酸奶,然後用腳踢了躺在旁邊的ssica:「搞定了?」

「Of course。」附上了大拇指。

允兒稍微撇了頭,她看著ssica:「什麼東西搞定了?」

ssica吐了舌頭:「不告訴你。」

然後在準備進房前摸了摸坐在單人沙發上看著Discovery的老小:「唉咕 ~ 我們可愛的老小啊~~~~」

允兒小聲的湊到Yuri耳邊說道:「ssica姊好像心情非常、非常的好…」

「真的…」Yuri極度不適應的抖了身子。









幾天後在MBC的音樂中心遇到了曾被ssica騷擾過的Kara成員,大家都高興的聊天,這時荷拉悄悄的接近了泰妍:「泰妍xi,抱歉。」

「嗯?」

「我現在只要一聽到Gee就好想笑…」具荷拉掩住臉誠實的坦白道。

泰妍拍了拍荷拉的肩膀:「我懂,而且我們等一下就是要表演Gee…」

「辛苦了…」

兩位雖然不常聊天,但是卻意外成為戰友的兩人相互對視後,紛紛嘆了口氣。



而隔天網路上就流傳出少女時代的隊長金泰妍在音樂中心演唱Gee時爆笑出來,並被隊友Jessica怒瞪了一眼的影片。





End。



後記:嘖嘖,超過五千字的,就不算微小說了。

TaeSica什麼的,最喜歡了呀♥

比起原創什麼的,我還是更喜歡寫現實文(攤手)



ssica喝醉酒不會亂啦!!!!請不要誤會了!!!(靠你這傢伙!)

然後泰妍和荷拉都是無辜的啦!!!!!他們都很喜歡Gee啦!!!!!(靠腰!!!


這是,在改版!!(笑炸)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