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ica完全大愛♥




權侑利在床上睜開眼睛,卻又再度半瞇了起來,想要睡覺但是鼻子卻不停的遭受嗅覺的騷擾。

空氣中混雜著油膩的味道以及有點燒焦似的感覺,她感到十分不舒服,一大早起床能聞到煎蛋香或者咖啡香對她來說就像是非現實般的夢幻,但是如今這個味道根本就是讓人反胃呀!

掙扎著爬了起來,寒冷的空氣在接觸到皮膚後讓她打了個寒顫,穿起拖鞋,她快步走向廚房。


果不期然,自己唯一的室友 - 潔西卡,正在廚房裡弄著不知名的物體,太過專注而沒有注意到走到身後的Yuri。

Yuri稍微喵了眼鍋子裡的東西,隨即發出了驚呼聲「呀!這是什麼啊!?」

鍋子裡有個將近半焦黑的雞蛋,從形狀上看起來應該是雞蛋,權侑利心想。

被Yuri的驚呼聲嚇著,ssica略為不滿的瞪了Yuri後,又把焦點拉回鍋子上「這是煎蛋。」

「我猜也是……」Yuri咕噥的說著。

接著她又看到了桌上夾在吐司裡的東西「為什麼火腿這麼油啊!!!不是告訴過你煎火腿就不要再加油了嗎!?」

ssica顯然感到不耐煩,她提高了音量反駁「但是我在煎的時候沒有"滋滋"的感覺啊!!所以才加了一點點油嘛!!」

「火腿自己本身會出油啊!!!就算不加油,到後面也會有"滋滋"的感覺啊!!」

ssica推開了站在旁邊教訓著自己的Yuri「好啦好啦,你很煩耶。」

Yuri不屑的笑了,然後用鍋鏟推了推鍋子中的雞蛋「這又是什麼鬼東西?」

從冰箱裡拿出美乃滋的ssica淡淡的回答「就說了是煎蛋嘛。」

Yuri挑起了左眉。

鍋中的物體除了焦黑之外就是焦黑,要把這種東西夾到吐司裡?

「你確定這樣夾進吐司裡好嗎?它燒焦了耶。」Yuri好心的提醒道。

ssica不以為然的鏟起煎蛋「這你就不懂了,這是因為我加了巧克力醬所以才黑黑的關係。」

Yuri差點沒敲手驚呼:原來是加了巧克力醬。

是說誰煎蛋會加巧克力醬啊!!!!!Yuri扶著額頭吐槽著。

難怪味道會比普通雞蛋燒焦的味道還詭異。

「能否請問一下你突然下廚是打算給誰準備早餐?」

「羨慕呀你?」ssica幸福的笑著。

「不。」Yuri往後站了點「我好給那個人準備胃藥。」

語畢,Yuri馬上跑出廚房,隨著語句剛落,ssica的叫罵聲也響起,Yuri巧妙的躲過了從廚房飛來的勺子。







拿著自己手製的早飯,ssica敲了敲學生會的辦公室門。

泰妍稍微抬起了頭「嗯?」

ssica興奮的走了進去「泰妍,還沒吃早飯吧!?」

看到進來的人,泰妍把眼鏡拿了下來,然後起身摟住ssica「我們ssica今天怎麼這麼早起呢?」

泰妍寵溺的用鼻尖磨蹭著ssica的脖子,ssica因此而被逗笑了「很癢。」

ssica輕輕吻了泰妍的臉頰,接著離開了泰妍的懷抱,把手提袋放到桌上「我做了早餐喔。」

雖然ssica的好心情泰妍不想打壞,可是ssica的手藝可是曾經被大家下了禁止令的,隨著ssica打開保鮮盒的過程,泰妍感覺好像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即將出現在眼前。

緊接著似乎有什麼奇異的味道跑了出來,泰妍感到胃好像抽痛了一下。

「鏘鏘,是三明治喔。」ssica拿出了十分詭異的三明治,中間夾著完全漆黑的片狀物體,而且還不止一片。

泰妍著實受到了驚嚇,她戰戰兢兢的接過三明治,這東西看起來實在不像能吃的,她無言的想著。

想要回絕ssica的好意,卻撇見了ssica左手上的傷痕,她暫時先把三明治放到一旁,抓住了ssica的左手「怎麼受傷了?」

急忙想要把手抽回,可是卻被握得緊緊的,ssica只好誠實的說出實情「只是早上被燙傷了……」

泰妍皺起了眉頭,她牽著ssica來到桌旁,從抽屜裡拿出藥膏。

冰涼的藥膏碰觸到燙傷處時產生的刺痛感不禁讓ssica的呻吟忍不住脫口而出,泰妍的眉頭帶有頻率似的隨著ssica的呻吟時而舒展時而緊繃。

待到藥膏都塗抹完後,泰妍溫柔的在傷處上吹氣著,好讓ssica舒服些。

「謝謝 。」ssica掩飾不住臉上的紅暈,害羞的道謝著。

把藥膏收起來,泰妍一把抱住ssica「謝什麼,傻瓜。」

像孩子撒嬌似的把臉埋進泰妍的肩窩,ssica用著鼻音甜膩的說道:「感覺我快被泰妍寵壞了。」

「現在才感覺到?」

ssica不滿的咬住泰妍的脖子,無視著對方的哀號。

「那換個方式說…」ssica咬的力道並不大,泰妍也知道ssica只是單純的在撒嬌,於是她放低了聲調「我是因為太喜歡ssica了,所以才這麼不自覺的寵愛著,難道昨晚沒有讓ssica感受到我的愛意嗎?」

「什麼呀!?」果不期然ssica紅著臉推開了泰妍,用雙手遮住紅透的臉頰,她從指間露出兩個眼睛眨呀眨的瞪著泰妍「變態妍…」

宛如勝利般的,泰妍發出了與形象不符大媽似的笑聲,然後吐出了舌頭繼續宣揚她的勝利。

ssica輕推了泰妍的肩,埋怨似的抿起了嘴巴。

「好啦,別生氣嘛。」泰妍笑著重新把ssica摟住懷中,用哄著孩子般的語氣細聲的說著。

「就愛欺負人…」想要推開泰妍,卻礙於力道上的不足,只好被她乖乖的抱在懷中。

「因為嘟著嘴巴生著悶氣的ssica也很可愛嘛,而且…」泰妍輕輕吻著ssica依然微皺著的眉間「我只喜歡欺負ssica一個人而已喔。」

「你!」ssica抬起頭瞪著泰妍「你是把我吃死死了嗎?」

雖然自己一直都有被玩弄著的感覺,但是仔細想想,好像真的的確是一直被玩弄著。

「我說的都是實話,如果質疑我,我會很傷心的。」泰妍的吻宛如蜻蜓點水般的落在ssica的頰上。

「笨蛋。」

「的確。」泰妍敷衍似的附和著,她吻上了ssica那柔軟的雙唇。

纏綿的長吻直到雙方都透不過氣才依依不捨的離開,泰妍的唇卻依然游移在ssica的嘴邊,伸出一小節的舌尖輕輕舔著因為方才的吻而勾勒出來的液體。

「ssica好甜。」抱著ssica的手不禁加重,泰妍的腦袋開始發出警告。

她完全想要就這麼撲倒ssica,但是礙於這是辦公室的關係,理智如今正在腦中與慾望抗衡著。

身為金泰妍的戀人,Jessica也不是那麼笨。

從鼻息就感覺出來泰妍的想法,根本不需要等到她伸出手在自己的大腿上亂摸著。

於是ssica推開了泰妍,臉紅的整理好衣領,抬起頭,卻對上泰妍那半瞇起的雙眼。

這樣的眼神她見過許多次,但是往往都是發生在被推倒的前一刻,ssica連忙把話題帶回一開始「三明治,不吃的話就冷掉了。」

「說的也是。」泰妍顯然還有一絲的理智尚存著,她接過三明治後,微笑著吃了下去。

卻在下一秒完全後悔自己衝動的行為,口中擴散著詭異而噁心的味道,果然就如同那東西的外觀一樣,味道上也不是人吃的。

她想要吐掉,卻看到ssica期待的眼神盯著自己。

又想起那被燙傷的手,平常幾乎不做家事的鄭秀妍,只為了自己而甘心一大早起床然後親手做早餐,金泰妍你不吃完不覺得太對不起秀妍了嗎?

泰妍拿出生平最大的力氣吞下了口中那數度讓自己想要反胃的東西,然後仰起職業性的完美笑容「很好吃。」

「真的!?」ssica的雙眼簡直亮了起來,終於放下了擔憂的心,她高興的笑了出來。

「嗯,真的。」看到ssica的笑容,反而更讓泰妍不敢去傷害她,於是又大口的咬了第二口「真的完全好吃。」

雖然口頭上的欺騙還能做得到,但是身理上的反應卻真實呈現了出來,額上開始滲出冷汗,甚至連面部都慘白了許多。

「太好了。」可惜ssica因為沉溺在泰妍的讚美中而沒有注意到自家戀人難受的樣子。



好不容易終於埃到ssica離去,泰妍坐在位子上難受的輕敲著額頭,胃好像開始翻騰的十分厲害。

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推了開,Yuri沒有敲門便直接走了進來「看你的樣子,該不會真的有把ssica那有毒物品吃了吧?」

「還全部都吃完了…」才一開口便感覺喉嚨裡油膩的噁心,她隨即也跟著發出了呻吟。

Yuri一臉佩服的看著泰妍「愛情的力量真偉大?」

「求你以後別再讓她下廚了…」

「我也這麼想的。」Yuri從口袋裡拿出了小瓶子「吶,允兒給我的,很有效的胃藥。」

她拍了拍泰妍的肩膀「放心吧,我早就在來這裡之前就幫你請好假了,你把藥吃了就早點回去休息吧。」


等到Yuri也離開後,泰妍趴在桌上盯著裝有胃藥的小瓶子「所以說……權侑利,你為什麼不在一開始就阻止她呀!!」聲音裡除了難受之外還多了一份悽涼。



End。



後記:其實ssica的廚藝並沒有那麼糟啊!!!!!不要被誤導了呀!!!!!(被打

只是感覺努力做著自己不會的事情,這樣的ssica簡直萌翻天了而已(笑

本來這篇原設是YulSic的說,但是果然還是不來電,所以只好PASS了。



背景什麼的,就是學生啦XDDDDDDDDDDDDDDDDDDDD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