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預見了OOC的可能性= = +



「唔哼…」縮在監牢角落的Yuri輕輕的咳了一下。

最近因為天氣又降溫的關係,牢房裡變得更加寒冷,而身為階下囚的她,理所當然的沒有任何衣物能保暖。

但是她沒有露出怨恨的表情,反而無奈的抓了抓頭「要是感冒了肯定會被允兒罵的。」


就在這時牢房外傳來沉重的腳步聲,讓Yuri意想不到的人出現在牢房外。

金泰妍穿著黑色的皮衣,面無表情的對身旁的下屬撇了頭,對方立刻上前打開了Yuri的牢房門。

然後她被帶了出來,宛如即將上死刑台的感覺,不過這也是她預想中的事。

身為叛亂軍大尉的她,怎麼可能會被放過一馬。

就算……



她抬起頭望向走在前頭,那穿著黑色皮衣的嬌小背影。


─ ─ 就算我曾經妄想過你還能像以前那樣保護我。






被帶到了後山的某處後,泰妍示意幾名軍官能先行離去,在他們走遠後,泰妍回過頭望著Yuri,她慢慢的抽出軍刀。

以為自己的生命到此,Yuri絕望的閉上眼睛。

銳利的刀鋒劃破空氣所引起的聲音響起,但是她卻沒有感覺到疼痛,反而束縛著雙手的感覺消失了。

睜開眼睛,原來泰妍只是割開了綁著Yuri的繩子,望著泰妍收起軍刀的背影,Yuri語氣略顯顫抖的問「為什麼不殺我?」

泰妍帶著苦澀的味道笑了,她感到可笑地反問「難道我們不是家人嗎?」

Yuri站了起來,他不敢置信的望著泰妍,大家都知道,fany死後泰妍的改變,原本Yuri也認為泰妍並不會因為他們的關係而放過她,但是泰妍不僅放過了她,甚至還說出了這種話。

「我做錯了嗎?不應該這樣嗎?這些事情,我從來沒有想過,因為我是帝國的軍人,所以我奉工做這些事,我不覺得我有錯。」泰妍回過頭來望著Yuri,眼神中除了認真之外,還有滿滿的疲憊。

「不是因為這樣的吧?」Yuri嘆了口氣「對不起。」這麼說著後,她跪了下來,雙膝磕地的跪在泰妍面前「當時我們的家人在戰爭中喪命時,當時也不過大我幾個月的妳,就這樣帶著我們這團不到十歲的孩子們逃亡,為了一條麵包而動手打人,為了保護孩子們不被抓走而第一次殺人,你一直保護著我們,直到現在都是。」

聽著Yuri的話,泰妍感到諷刺,她想殺Yuri,但是Yuri卻說感謝自己。

「作為帝國的軍人而和叛軍對抗,也只是想要為了我們保住那個家吧,我們九個人在帝國唯一的家,想要幫我們保住,然後讓孩子們不會無家可歸,但是我回報妳的卻只有背叛。」

Yuri始終沒有忘記過,當時泰妍拿了自己生平打工而得到的第一份薪水回到家時,大家聚在一起用了那筆薪水買了五花肉,讓孩子們吃飽。

當時的經濟狀況根本讓他們沒有那個多餘的錢去吃五花肉,但是泰妍卻笑著拍了Yuri的肩膀─ ─ 放心吧,之後的事我會想辦法的,妳們就多吃點吧。

那時的泰妍,宛如姊姊般的守護著他們,Yuri閉上眼,那時候泰妍臉上疲憊卻寵溺的笑容彷彿又出現在眼前。

之後他們加入了國家的軍隊訓練營,為了那微薄的賞金,九個孩子們一起加入了。

大家在要出發前往訓練營地時,聚在家門口,手牽著手,發誓說好不管發生什麼事,最後都要回到家裡。

但是在訓練了四年後,Yuri看清了帝國的粗殘與殘忍,豪不留情的殺人、掠奪、縱火,為了不讓其他孩子們擔心,Yuri毅然決然獨自的離開了帝國的軍隊,反而轉向叛軍中。

五年前的那一晚,當自己準備踏出軍隊時,她遇到了泰妍,泰妍問了她要去哪,她欺騙了她,然後…就這麼一去不回了。

「對不起,泰妍…一直沒能告訴你,謝謝…如果沒有你,權侑利不會活到現在的。」

緊閉著雙眼,泰妍長嘆了「我沒有你想的那麼偉大…」

接著泰妍拉起Yuri,拍去了她身上骯髒的灰塵,然後凝視著Yuri的臉「像這麼看著你,好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

她的手接著移到Yuri的頭上,她放輕動作的撫摸著「那時候你的個子還比我小呢…」

Yuri的雙眼隨著泰妍的撫摸頭的動作而漸漸濕潤。

泰妍一直背負著的東西,她從來都不懂,如今再次看到泰妍後,她感覺泰妍好憔悴,當時那個站在他們面前張開雙手保護著他們,在允兒生病時不眠不休一直陪伴在床邊,就像個小巨人一樣的存在,現在只剩滿臉的倦容,直到這一刻,Yuri才真正感覺到─ ─

金泰妍,她不過才大我幾個月而已呀。


「對不起…」Yuri哭了出來。

抱著對泰妍滿滿的歉意,她哭了出來。

依賴著泰妍、卻又背叛了泰妍。甚至,在fany離開的時候也沒能陪在泰妍身邊,這樣的自己,到底憑什麼求泰妍饒了自己一命,現在權侑利的這條命,本來就是金泰妍救回來的呀。

「傻瓜。」泰妍輕敲了Yuri的額頭「基本軍規沒學好嗎?在戰場上,沒有家人、朋友,只有敵人。」

Yuri很清楚泰妍這句話的意思,她在暗示著她們目前現在的關係─ ─敵人與敵人。

擦掉了眼角的淚,Yuri後退了幾步「對不起泰妍,有人在等我回去,我不能死。」

泰妍原本柔順的眼神突然充滿殺意,她望著Yuri,眼神彷彿老鷹瞄準了獵物,只差時機準備下手了「你是叛軍的將領,放過你這種事本來就不可能了,這件事,我想你也很清楚吧。」

Yuri點了點頭,眼神卻戒備著泰妍的一舉一動。

接著,Yuri愣住了。


泰妍拿著軍刀往自己的肩膀上劃去,鮮紅色的鮮血頓時大量的流了出來「這樣的傷,我就足夠理由說是執行私刑中被權侑利傷到而使她逃跑了。」

「你是笨蛋嗎!?」Yuri大吼著,她也不顧泰妍手上的武器,她衝到泰妍身邊,想要幫她處理傷口。

泰妍卻一把推開她「你該走了。」

「泰妍!!!」踉蹌退步後,Yuri帶著淚怒視著她。

「快走,西方那邊有人會接你的。」泰妍急迫的催促著Yuri。

深知如果自己還耗在這裡泰妍肯定不會離去,Yuri咬著下唇轉身準備離去。

「對了,要說抱歉的是我。」泰妍看著Yuri的背影細聲說道「我差點失去初衷,要不是ssica…fany,我肯定會因此做出讓自己後悔一輩子的事。」

忍住又想要奪框的淚,Yuri跑了起來。

朝著樹叢裡拼命跑著,隨著距離的漸遠,她的淚開始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帶著哭腔的聲音反覆呢婻著道歉,然後拼命奔跑著。





當自己身心俱疲時,肉體的疲勞讓自己無法在跑下去後,她慢下了腳步,扶著旁邊的樹幹喘氣起來。

因為對泰妍的歉意而讓她再度揪起心時,充滿暖意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姊姊。」

抬起頭,允兒站在面前望著自己,她喘息的聲音不比Yuri來的微弱,身上穿著的米白色軍服也沾染上了許多汙漬,她喘著氣,然後笑了起來「幸好你沒事。」

「允兒!」原本應該已經沒有絲毫的力氣能移動的Yuri,卻撲向了允兒,靠著允兒的肩膀,她又大聲哭了出來。

撫著Yuri的後腦,允兒心疼的把Yuri摟的更緊。

當時接到了Sunny的電話就馬上趕了出來,她萬萬沒想過泰妍會放過Yuri,所以就算在電話中Sunny這麼說了,她還是因為擔心而用盡全力奔跑著,就是希望能更快見到Yuri平安無事。

可是在看到Yuri哭成這樣之後,允兒知道,在Yuri被抓走的這段期間,肯定發生了什麼事。

過了許久,Yuri因為哭累而攤在允兒懷中不願離開,允兒只得無奈的背起Yuri,雖然允兒是個女孩子,力氣卻比一般女孩子還要來得大,所以Yuri的重量對她來說並不會造成負擔。

但是她還是小心翼翼的放穩了腳步走著,就怕會因為過大的搖晃而讓靠著她的背睡著的Yuri感到不舒服。

「真的、歡迎回來,Yuri姊姊…」

這幾天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允兒的臉上終於掛上了久違的笑容。





沒有待續了!!



整個有種角色性格偏差的感覺了(撞牆),所以請不要當真呀,看看然後吐槽笑笑就好= =+

因為實在是太喜歡軍事風了,所以才這麼想寫寫看,不過果然只有服裝適合?(被打)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無暱稱
  • 服裝是很適合無誤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