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為虛構平行文,如有不喜慎入。




「抱歉,上校說不見任何人的。」守著門口的兩名士兵攔下了滿臉怒意的金髮女子,但是卻語帶顫抖的答覆著。

Jessica聽完被攔住的原因後,挑起了左眉,此舉更引來兩名守衛的驚恐,連頭都不敢抬起來,只得窘迫地望著地板。

Jessica的存在如此讓下屬感到害怕,但是兩名守衛卻始終不敢移開半步,由此可見房裡長官的軍銜地位更加崇高,Jessica冷哼了一聲,推開懦弱的兩名守衛繼續前進。

被這麼反抗,守衛也著實嚇了一跳,但是馬上反應過來,他們拉著Jessica苦苦哀求道「少校,拜託請您別為難我們了。」

「我現在就要見金泰妍,有什麼後果由我負責。」Jessica轉頭瞪著兩名守衛,接著她把視線移向他們拉著她的手。

兩名守衛像是察覺到了失敬,連忙放開各自的雙手,接著各向兩旁站開。

沒有繼續把時間耗在兩位守衛身上,Jessica用力的推開門走了進去。



在房內唯一一張大書桌前,本來低頭閱讀軍務的少女在聽到巨大的開門聲後慢慢的抬起頭。

Jessica重重的摔上門後,直直的朝著少女走去「你不能殺了權侑利!!!!!」

金泰妍聽到了Jessica的怒吼,卻不慌不忙的先摘下了眼鏡放到桌上,然後她撐起了下巴:「你這樣無視我的命令跑進來就只是為了替權侑利求情?」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那個人是Yuri啊!!」Jessica走到桌前,碰的一聲用力的拍了桌子「她不是非親非故的陌生人,她是那個和你相處了九年的妹妹啊!!!」

面對對方來勢洶洶的斥責,金泰妍卻不改原本的面孔,她冰冷冷的望著Jessica「她是帝國反抗軍的將領,為什麼不殺?」

「你發瘋了嗎!?」看著金泰妍越是冷靜的模樣,Jessica就更加緊張「就算她是帝國反抗軍的將領又怎樣,她…」

金泰妍打斷了她的話,她冷笑著「所以你現在是在不捨權侑利嗎!?然後接著連你也要背叛我嗎!?」金泰妍的口氣開始有些大聲。

Jessica嚇了一跳,她反而被金泰妍的氣魄給壓制住,有些膽怯的辯白「我不是那個意思…」

「不然你是什麼意思!?我是你的長官,我說什麼就給我照著做,權侑利是反抗軍的將領,殺了她算是殺雞儆猴。」泰妍顯然也察覺自己的失態,她咆哮完後無力的把身子往後倒去,靠著椅背,並揉著自己的眉間。「我累了,出去吧。」

Jessica哭笑不得,剛剛那一瞬間她承認自己被泰妍所嚇到了,但是就這樣要她接受Yuri被處決的事情是絕對不可能的「你別想就這樣打發我,殺掉Yuri,是因為你忌妒嗎?」Jessica挑釁似的笑了起來「忌妒允兒在渠道那戰沒有擊破Yuri,反而加入了反抗軍的陣營,你不就為了這個事情而對Yuri怨恨在心嗎!?」

「閉嘴!」金泰妍握緊的拳頭猛力的敲在桌上,她站了起來瞪著面前那位目無上司的下屬「那件事我不想提起,就算是你也不要太超過了。」

「是呀,誰不知道自從fany死後你就依賴上了允兒,但是允兒卻反過頭來和Yuri跑了,這不正是你執意殺掉Yuri的原因嗎?」

面對Jessica的挑釁,泰妍反而不如剛開始的冷靜,她宛如失控般的走向Jessica,用力的扭住她的手「不準提到美英!!!!!」

金泰妍的憤怒是十分明顯的,但是這點彷彿就像是Jessica所希望的,她淺淺的笑了出來「你還記得fany?不對,應該說…你還敢提起fany?」

看著Jessica因為手腕被擰痛而皺起的眉頭,卻因為固執而不願喊疼,這樣的個性反而更讓泰妍不高興,她放開了手,背對Jessica「出去… 」

「你又要逃避了!?只要提到fany,你就要閃避,你到底有沒有重視過fany!!」

「我有多愛美英,那是任何人都不會懂得,失去了美英,我痛苦到無法活下去,那是任何人都不會懂得!!」泰妍緊緊閉著雙眼,語氣因為壓抑的關係而顯得急躁「ssica…美英走後你陪著一直到現在我很感謝,但是惟有Yuri的事我不能退步。」

「那如果我說不要殺Yuri是fany希望的呢?」為了不再度刺激泰妍,Jessica放輕了語調「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的嗎?fany死前所說的話…」

從背影看得出來,泰妍動搖了,因為聽到Jessica所說的而身子稍微顫抖了一下。

會動搖那是當然的,因為這是泰妍這一生最想知道的事情。

當時為了保護泰妍而中槍的fany,躺在自己懷中時,因為大量失血的關係而導致無法正常說話,fany在自己耳邊努力說著─ ─

「"我們九個人是一家人,就算曾經給彼此造成了傷害,我們還是一家人,絕對不要,因為任何一件事而去動手傷害了你的家人",fany當時要我這麼告訴你,她怕你會因為她的死而對反抗軍更加仇恨,所以要我無論如何都要勸住你,不要傷害了我們的任何一個家人。」

隨著Jessica的話語結束,室內回歸到了一片寧靜,除了兩人因為方才的爭吵而顯得急促的呼吸聲之外,室內完全一片死寂。

趁著泰妍沉默的這段期間,Jessica無聲的喘了口氣。

自從fany死後,泰妍改變最大了,變得不愛笑了,變得更霸道、更沒人性,變得已經不再像從前的金泰妍了。

可如今又站在泰妍的背後,才發現泰妍還是像以前一樣,嬌小的身子,搖搖欲墜的背影只是讓人更加憐憫,但是大家卻沒有注意到這點,沒有注意到,金泰妍失去Tiffany後那龐大的寂寞和痛苦,反而抱怨起泰妍的改變以及心狠的手段。

過了一會,泰妍開口了,聲音中不再充滿攻擊性,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倦意「我知道了,Yuri的事我會重新考慮的。ssica…讓我暫時靜一靜好嗎?」

「嗯…謝謝你。」準備轉身離去的Jessica,視線卻無法離開泰妍那孤獨的背影,她脫下了手上的手環,放在桌上「泰妍,你不孤單,有我在,所以別怕。」



待到關門聲再次響起後,泰妍才回頭看著桌上的手環。

她記得,ssica說過─ ─那隻手環是她的家人還沒被砲戰炸死之前送給她的,是她今生唯一還留有對家人的記憶之物,是她的寶物,守護了她走過無數場戰爭,在每個夜晚中陪伴了獨自哭泣的她。


「傻瓜…」泰妍撫摸著手環,上頭還有殘餘的溫度。

看著皮革的手環因為老舊的關係而稍微退色,但是卻從中感受到了ssica想要告訴自己,用語言無法輕易解釋清楚的東西。

她像是下了某種決心似的戴起了手環,並拿起自己的軍外套,走到了門口「我要去見權侑利。」


☆ ☆ ☆ ☆


離開泰妍的房間後,ssica本來穩定的腳步,開始逐漸加快,到最後宛如逃跑般的奔跑著。

直到體力不支後,她靠著牆壁跌坐了下來,額上的汗水順著髮絲滴落了下來,她抬起手臂,擋住了眼睛。

「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抱歉…」她反覆的說著抱歉,卻不知道是對著誰說的。



抱歉,fany…我擅自竄改了你說的話。


那一夜,Tiffany在自己懷中慢慢流失溫度的那一夜,她俯身在我耳邊小聲說道:


─ ─ssica,泰妍就交給你照顧了。



抱歉,泰妍…這句話,沒有理由必須讓你知道。





待續?



嘛,純粹是想要寫看看軍事風的少女時代呀,自己試寫了一小段結果好喜歡(炸

請不要吐槽為什麼帕尼死了!!(泣)



總之如果寫上癮了說不定會嘗試寫看看這樣的少時?(笑



金泰妍 - 帝國軍大佐(上校)。

Jessica(鄭秀妍) - 帝國軍少佐(少校)。

Tiffany(黃美英) - 帝國軍少佐(少校)。



權侑利 - 反抗軍大尉(上尉)。



暫時出現的幾位階級大概就是這樣XDDDD也不要來吐槽為什麼Yuri是反抗軍的呀!XDDDDDDDD(被打

順帶一提,如果想要想像的朋友,帝國軍的軍服是藍黑色,軍外套就是黑色皮衣。

而反抗軍的就是純白色軍服(請參照Genie海軍服版),軍外套就是米白色有點北國風,外搭上毛絨絨的袖口和領口(慢著)。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無暱稱
  • 比本來想的好看很多!!
    好看!開頭雖然很悲傷
    但後面寫的好好 啊啊!!〜〜
    是說帕尼竟然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