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兒站在鏡子前把未扣好的釦子扣上,她看著鏡中的自己,似乎有點…憔悴?

嘆了口氣,她對自己最近看起來憔悴這點並不感到意外,只是比起面容上的憔悴,現在可以說是身心俱疲吧?

她把手中的水輕拍在自己臉頰上,希望這樣能稍微趕跑些自己的疲憊感,但是從眼神中只看到了無比的黯淡。

「能不能,翹課呢?」她這麼問了鏡中的自己。



當然,沒有得到任何答案,只有秀英在門外拍打門板要她趕緊出來的叫罵聲。





默默的坐在沙發上,允兒感到十分的不自在,看來昨晚睡在fany房間的事情被知道了,Sunny一直以一種準備殺人的眼神瞪著她,,不過這並不是讓她不自在的主因,真正的主因是那個坐在餐桌上啃著吐司的人。

而允兒所指的主因,在允兒剛踏入客廳後,馬上把手上咬到一半的吐司遞給泰妍,然後拿起自己的背包快步的從允兒的面前走過。

「Yuri姊姊,你要去學校了嗎?」允兒鼓起勇氣開口問道,這是今天允兒所主動開口的第一句話,所以允兒打從心裡希望Yuri能回應她。

沒想到Yuri穿上鞋子後,對著正在翻報紙的孝淵說道「孝淵,我去學校囉。」

接著還是沒有正視允兒一眼,頭也不回的關上了大門。

發出了呻吟聲,允兒直接倒在沙發上,她煩悶的拉著自己針織毛線外套的鬆緊繩。


這就是所謂的吵架吧?還是冷戰?

或許都是吧?

不管是哪個,允兒只覺得非常的難受,她不知道Yuri在氣些什麼,但是她知道Yuri非常的生氣,很少會看到權侑利這麼生氣的,可能這還是自己認識她到現在,第一次看過她這樣吧。


☆ ☆ ☆ ☆


Yuri拖著緩慢的步伐走在紅磚道上。

她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想到早上對允兒的態度,好像有點太超過了?

畢竟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自己單方面的耍脾氣霸了。

允兒從美國回來後,姣好的長相和完美的身材馬上讓她成為學校的風雲人物,許多男性爭相邀約。

而允兒的個性大剌剌的,往往被拒絕的人也會變成允兒的朋友,眼看著允兒的交友圈越來越廣,自己心中那股不安也越來越深。



只是,單純的吃醋而已。

只是,害怕允兒會討厭這樣的自己而開始自暴自棄而已。

……僅僅如此,而已。




但是為什麼哭了?



Yuri拼命的想要把眼淚擦掉,可是越是擦拭越是停不住哭泣。


太痛了,這種感覺。

只要一想到允兒可能會離開自己,就覺得快要無法呼吸似的,難過的彷彿快死了。

「允兒…」難忍的呼喚脫口而出,就算難過也好,她想要她在身邊。

突然自己落入了溫暖的懷抱中,她驚訝的抬起頭「秀英?」

和允兒同年級的秀英,也是他們自組社團的其中一員,雖然年紀不是最大的,但是有時候卻像個姊姊似的照顧著他們。

秀英緊緊抱著Yuri「在街上哭了多難看呀,雖然我們現在沒什麼名氣,但是等到我們出名之後,可能就會:名樂團成員權侑利大學時期曾經在街上崩潰大哭之類的新聞喔。」

秀英正在想辦法安慰著自己,用著她的方式努力著,想到這裡,Yuri不禁破啼微笑,她輕搥了秀英的肩膀笑著說「這時候的權侑利又還不出名,不會被拍到的。」

秀英放開了Yuri,並且制止了Yuri打算用手臂擦眼淚的舉動,然後她從口袋裡拿出衛生紙輕輕的擦拭著Yuri的淚痕「就算這時候不出名,還是有人注意著你的。」

秀英的舉動很溫柔,和允兒有些彆扭的擁抱不同,讓人感覺到了溫暖與關懷。

「誰?」權侑利沒有嗅出秀英語帶玄機的話,反而更深入的問道。

崔秀英停下手上的動作,帶笑的望著Yuri「你覺得呢?」

稍嫌曖昧的氣氛,讓Yuri直覺的回答「呀!崔秀英你喜歡我!?」

或許他們的氣氛看起來就是曖昧,但是秀英卻反露出了不屑的眼神,然後扶著Yuri的頭硬轉向後方「我可不想被她殺了。」

在他們身後不遠的柱子後,有個拼命想要隱藏住自己身子的女孩。

「允兒!?」Yuri馬上認出了對方。

穿著黑色外套白色帽T的允兒尷尬的從柱子後走了出來,然後搔了搔臉頰,左顧右盼著,走到Yuri面前「唔…因為我很擔心姊姊,所以才…」

話還沒說完,Yuri馬上撲入允兒的懷中。

「Yuri姊姊!?」林允兒被嚇了一跳,雖然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可是Yuri只是更加放肆的把臉埋進允兒的肩窩,怎麼都不肯抬頭。

秀英也聳了聳肩表示不明白,接著她指了指手錶,然後探頭到允兒耳邊細聲說道「你欠我ㄧ頓飯。還有,下次自己的戀人自己安慰,不要在叫其他人做了。」

吐了吐舌,允兒示意明白了,接著秀英拍了拍Yuri的頭後,便轉身離去。



「Yuri姊姊,還要繼續抱下去嗎?」過了一會後允兒開口問道。

Yuri還是沒有抬頭,只是悶在允兒肩窩點了點頭。

「姊姊又不是小孩子了。」允兒輕輕撫摸著Yuri的頭「今天我只有一堂課,結束後我去找姊姊好嗎?」

Yuri終於悶悶的開口「我不想上課了。」

平時以乖巧自居,還沒有翹課紀錄的權侑利竟然說出了這種話,允兒也有些嚇到了。

「我要翹課,陪我。」Yuri用鼻頭蹭著允兒的肩膀撒嬌的說道。

完全驚嚇,林允兒敢發誓她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撒嬌的權侑利,甚至是交往之後也是,Yuri一直都是像個大姊姊一樣溫柔的陪著自己。

所以當驚嚇過後,稀奇的感覺很快便取代上來,雖然這樣的Yuri還不太習慣,但是允兒卻不討厭,反而這樣被Yuri抓著撒嬌的感覺,還不錯?

「Yuri姊姊好可愛。」把對方摟得更緊了些,允兒帶有挑逗意味地小聲的說道。

「允兒喜歡嗎?」

平時,林允兒偶爾會開Yuri的玩笑,說著一些挑逗似的話,然後看Yuri傻傻的跟自己辯駁起『允兒和Yuri,誰真的更加可愛』,現在的Yuri真的比往常都反常太多了。

允兒真的很擔心,因為Yuri本來就是屬於什麼事都悶在心理的類型。

加上身為戀人,她希望自己的肩膀是足夠讓Yuri依靠的,而不是一直被Yuri當成是妹妹或者是需要被照顧的孩子。

但是也正因為是戀人,所以她比任何人都更加有耐心,允兒沒有把疑慮說出來,她反而笑了「喜歡啊,只要是Yuri姊姊我都喜歡。」

「貧嘴啊。」Yuri推開了允兒,並轉過身去「走吧,我想吃冰。」

允兒無奈的看著Yuri的背影,怎麼就這麼愛逞強呢?






「好冰!」雖然擔憂著Yuri,允兒還是陪著她到了冰品店,在初冬的天氣裡吃著巧克力香蕉冰。

「對呀。」Yuri默默挖著自己的聖代,然後不時以『嗯,哦,對呀』來附和著允兒。

完全被敷衍著,有些不甘心的,允兒扯了扯Yuri的衣角,然後嘟起嘴巴「我想吃姊姊的巧克力棒。」

雖然Yuri平時就寵著允兒,可是聖代上的巧克力棒自己也動心很久,難得就快到手了,她露出了有些猶豫的表情。

可是基於寵溺的心態,Yuri還是把巧克力棒遞給允兒。

允兒輕笑了,宛如惡作劇即將成功的孩子般的笑容,她咬上了巧克力棒,卻不願接過。

Yuri只得一手拿著巧克力棒,另一隻手在下方接著掉下來的餅乾屑。

然後允兒把巧克力棒咬到最後只剩一截後,她微微抬頭望著Yuri。

接受到戀人注視的視線,Yuri也反望著允兒,想知道允兒想傳遞的訊息。

然後允兒露出了陽光似的笑容,在Yuri眼中卻宛如有企圖般的笑,還在懷疑著,允兒便連同最後一截巧克力棒含住了Yuri的手指。

「咿!」指尖傳來濕潤的觸感,Yuri發出了無法管制的怪叫。

允兒好笑的挑起左眉,卻不放開含住的手指,舌尖輕輕繞著Yuri的指尖,舔舐著上頭殘留的巧克力醬。

想要制止的左手也被允兒一把抓住,Yuri清楚的從觸感感覺到允兒的吸吮「允兒…別這樣…」

「Yuri姊姊很甜啊。」鬆開了Yuri的手後,允兒舔了舔自己的唇角然後笑道。

「林允兒你發瘋了啊!!」紅著臉,Yuri用沒被侵犯的另一隻手指著允兒,然後像是察覺到什麼似的趕緊在把手縮回。

「我只是吃我想要吃的東西而已啊。」允兒露出了人畜無害的笑容,甜甜的說著。

這孩子根本是披著羊皮的狼!!─ ─ Yuri緊緊護著自己被侵犯過的手指忿忿的想著。

允兒沒有再繼續玩弄Yuri,她也開始挖著自己的巧克力香蕉冰,然後皺起了眉頭。

「怎麼啦?」

「好像不甜。」允兒用湯匙戳了戳自己的冰。

「是嗎?」Yuri用自己的湯匙稍微挖了一口來吃「好甜。」眉頭因為巧克力醬和香蕉的甜度而微微皺起。

「明明就不甜。」允兒則堅持著自己的論點。

「怎麼可能?」放下戒心,Yuri挨著允兒的肩也跟著認真的研究著那碗極端的冰品。「明明就很甜。」

「我知道了!」允兒像是發現什麼似的輕敲了自己的手掌。

跟著湊到Yuri的耳邊「一定是因為Yuri姊姊的味道還殘留著的緣故。」

「呀!不要哈氣啊!!!!」Yuri掩著耳朵稍微離開允兒的身邊,然後瞪著允兒。

撇過頭的允兒含糊的應了聲,卻是因為方才Yuri的反應而臉紅的無法正視對方,允兒撫著臉頰,好燙。









吃完冰品後和Yuri到處逛逛之後,兩人便回家了。

「唷,你們兩個去哪啦?」攤在沙發上看電視的西卡頭也不抬的問道。

「去約會了。」

「呀!林允兒!!」Yuri用力的拍了允兒的肩膀,抱怨似的喚著。

西卡看了兩人一眼,又把視線拉回電視上。

把允兒推入房間後,Yuri抱怨似的看著允兒「為什麼今天要這樣啊。」

「哪樣?」慢慢走向Yuri,允兒笑道。

「呀!你別過來!」為了躲開允兒,Yuri跳上床。

允兒也跟著撲上去,Yuri想要逃開,衣擺卻被抓住,無可奈何之下只好拿起了枕頭砸向允兒。

被第一個枕頭攻擊到,允兒巧妙的閃開第二個枕頭後,用力一拉,把Yuri拉倒在床上。

雖然對方也極力掙扎著,允兒也不干示弱的壓制著,結果變成了兩個人在床上打滾互相牽制著。


過了一會,終於體力不支而雙雙躺在床上。

「好累。」允兒把頭轉向一旁,看著倒在她身邊的Yuri。

Yuri發出了無奈的笑,然後伸手把允兒額前凌亂的瀏海撥開,細心的用手整理著允兒凌亂的頭髮。

允兒這次反倒乖乖的讓Yuri弄著,只是眼神緊緊的注視著Yuri,一秒都不曾移開。

「看我做什麼。」把允兒的髮絲弄好後,Yuri稍微大膽的滾到了允兒的身旁,笑著把下巴依在她肩上看著她。

「果然好喜歡,Yuri姊姊。」允兒也伸手把Yuri凌亂的頭髮梳裡好,看似大剌剌的允兒,卻在這時十分的溫柔。「所以不要東想西想的,就這麼和我在一起好嗎?」

Yuri有點想哭了,累積起來龐大的不安與憂慮,一下子就被允兒驅趕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喜歡。

這樣太不公平了。

「我怕。」Yuri捲著允兒的髮尾,細聲道出自己擔憂的事情「我怕允兒離開我,我不知道允兒怎麼想的,但是如果沒有允兒了,對我來說就如同沒有氧氣,你懂嗎?」

既然開始,就有分離 ─ ─ 這是凡事都會先規劃好的權侑利害怕的,允兒還在美國時,Yuri常常計畫著如果再次見到了允兒,要如何和她告白,要如何讓她愛上她這樣的事情,但是開始交往後,Yuri反而不敢去想往後的日子。


─ ─ 沒有允兒在身邊的日子。


這樣的想法沒有被壓抑住,反而隨著允兒的交友圈越拓越寬,等到Yuri不再逃避,正視了這個問題時,才發現自己完全束手無策。

「我知道。」允兒輕笑了,然後坐了起來「因為,我也是這樣,抱著和Yuri姊姊一樣的憂慮在害怕著。」

Yuri趴在床上,靜靜的聽著允兒說,然後允兒低下了頭,把額頭靠向Yuri的額頭「姊姊你懂嗎?」

「我懂。」Yuri輕輕蹭了允兒的額頭「我懂權侑利最喜歡林允兒。」

「林允兒更喜歡權侑利啊!」

噗的一聲笑了出來,Yuri用力推了允兒,失重的允兒就這麼往後倒去,而趁著這空檔,Yuri巧妙且迅速的跨上允兒的腰間「權侑利比林允兒的喜歡更喜歡。」

「什麼啊!」不干示弱的允兒也想要把Yuri扳倒,向來以力氣自豪的允兒不費吹灰之力又把Yuri壓在身下,雖然看似輕鬆,允兒卻也微微喘息著。

「林允兒比權侑利的喜歡要更喜歡。」

Yuri還沒開口辯駁,便被允兒的唇堵住。

沒有很纏綿的,只是很溫柔的輕吻,接著允兒便放開Yuri「我已經錯過你兩年了,不可能會再次放手的,Yuri姊姊你就做好會被我纏上一輩子的準備就好了。」

雖然年紀比自己小,而且時常宛如孩子般幼稚,但是允兒在自己不知不覺中,已經有了寬闊的肩膀,不再只是長相成熟,允兒帶來的安全感Yuri真真實實的感受到了

「我們允兒真的長大了耶。」

可惜權侑利的感嘆就這麼脫口而出。


狹小的房間頓時寂靜了,只剩時鐘的滴答聲在迴盪著。


「完全想哭啊!!」允兒直接倒向一旁,抓起自己的枕頭埋住自己的臉,然後不斷哀號著。

Yuri脫口而出後才驚覺到自己說錯話,卻大笑著安撫著允兒「抱歉啦,允兒別氣啊。」

「有什麼好笑的啊!!」

「就是好笑嘛!誰叫允兒突然要變成變態。」Yuri理直氣壯的反駁著。

「變態什麼的,根本是Yuri姊姊好嗎!?」把手上的枕頭扔向Yuri,允兒埋怨的說著。

「我哪有!!」

「我根本是被帶壞的呀,也不想想,到底是誰每天晚上藉故說著冷呀,棉被不夠暖呀,兩個人的體溫是最暖活的,然後爬上我的床的呀!!!」允兒一一數落起Yuri的罪狀。

「呀!!」衝上去想要掩住允兒的嘴,卻被允兒推開「不准在講了!!」

「然後,每次Yuri姊姊要我不都乖乖配合!」話題開始轉向失控的趨勢。

「林允兒!」Yuri不干示弱的指著允兒「你不也說舒服!所以那件事不是我的錯!!」

允兒燦爛的笑了,然後伸手把毫無防備的Yuri壓在身下「的確是舒服,所以身為權侑利百分之百的好情人,我也想讓你體驗那種感覺。」

「咦!?」Yuri歪了頭,然後嘗試著想要起身,卻發現允兒跨坐在自己腰間,雙手被壓制了,完全沒有逃脫的空間,這才驚覺到危險

「咦咦咦!?!?」

「姊姊也說過了,我長大了呀,所以要好好教我喔。」允兒的危險發言再附上燦爛誘人畜無害的笑容。


這孩子哪裡可愛了!?哪裡像天使了!?

我不要從今以後被吃死死的呀!!!!!!!!!!!!!!!!!!!!!!!!!


可惜Yuri的哀號已被無法克制的呻吟聲所取代。




End。



允侑甜文LOVE系列第二彈(炸

我果然喜歡腹黑帥氣陽光攻 - 小允(慢著,這屬性太詭異了!!)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不香
  • 孩子們,西卡還在外面阿阿阿阿阿阿阿阿…